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1)

今天更新六章,共計一萬七千七百字(為了把這一段寫完,寫的我快崩潰了,真夠多的,創日碼字的記錄)

在此事後,月凌不顧日漸沉重的身子又來過延禧宮幾次,大多也是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只是這幾次她的神色看起來似乎有著異樣的輕松,每每清如總覺得她有話要說,但問她是什麼事,她又不肯講,盡是看著清如微笑。三月初二,離月凌生辰還有一天的時候,秦觀終于把藥配好了,帶進宮來親自交給了清如,一種是給她事先服用的,另一種則是放在酒里的,由于時間至多只能拖十二個時辰,所以直到三月初三的那天清如才把藥放進去,酒沒有像上次秦觀測試時的那麼詭異,只是顏色稍微變深了些許,其他一切如常。

清如換了一襲淡綠色的旗裝,素淨的衣服僅在領襟袖口處繡了幾朵海棠花,于素色中帶了幾分嬌豔,發上除了那一對步搖垂下外,還前後插了幾對簪子,金絲交纏,珠玉其中,走動之際,發出輕微的脆響。

打扮停當後,著子矜拿了那壺梅花酒施施然往月凌的咸福宮走去,到了那里,只見月凌早已挺著個大肚子在里面等候了,一見清如進來,趕緊迎上道:“姐姐,你來了,快過來坐下。”她的態度是熱情的,清如亦含笑扶了她道:“你也是,都這麼大的肚子了還站在門口,今天我過來的時候感覺風還是很大的,咱們快進去吧,莫要讓風吹到了。”

到了里面,只見桌上已經擺了不少酒菜。三個位置俱空著,月凌看清如目光落在椅子上,在一側說道:“貞妃娘娘還沒有來。剛才她貼身婢女綠衣來告訴我說貞妃娘娘宮里還有些事,可能要晚些過來。”

清如淡淡的應了聲。拉著月凌的手一直沒放開,緩走幾步道:“也好,正好咱們姐妹趁這時間說說話。”說到這里她輕撫著月凌整潔光滑地發髻感歎道:“咱們四個姐妹,現在僅剩下你我二人在這宮里,不過還好。咱們至少都還好好的,你更是身懷龍裔,再有兩個月便可以生產了。”

月凌含羞地點著頭,忽而想到了什麼,抬頭對清如道:“姐姐你還不知道吧,前些日子,貞妃告訴我,說她已經幫我向皇上皇後請了旨,在我生產之前可以召我額娘入宮陪伴。.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更新最快.一直到孩子滿月為止,想著這個,我只覺現在日子過的真慢。恨不得明日便滿十月生產之期,這樣便可早日見到額娘了。我與她已經足足有三年半未見。不知額娘至今身體可還好?也不知阿瑪待額娘可有比以前好?”愁緒染上輕眉,如揮之不去地煙霧。月凌其實一個很多愁善感的人。

清如見狀說道:“這確實是一件喜事,也是皇上皇後對你仁厚,不過貞妃這般幫你,也屬難得,過會兒我還真要好好敬她幾杯酒,以謝她素日里對你地多方幫助。”說到這里,她眼睛極快的瞥過子矜手中所捧的梅花酒,意味深長的笑意在唇間泛起。

月凌點頭稱是,她也注意到了子矜手中的東西,不由好奇地道:“姐姐,這里面是什麼東西,你帶來做甚?”

清如自子矜手中接過梅花酒,眼眸中幾多歎息:“這是初入宮沒多久時,日夕做所地梅花酒,她曾拿了給我,我一直忘喝,直到前日在整理庫房時才發現,看見這瓶小小的酒,不由得勾起了我曾經的回憶,唉!”清如這聲歎息半真半假,昔日在不知道日夕真面目,在她沒有害水吟害大家時,她們在一起真的很開心,盡管清如那時沒有得到福臨任何的眷戀。

“姐姐你歎氣做什麼?日夕她做了這麼多事是罪有應得,根本不值得同情,還是說……”月凌小心地看了清如一眼,瞧她並不是太過悲傷才續道:“還是說你又想起了吟姐姐?”話剛一出口,她就有些後悔了,勸道:“姐姐,吟姐姐的離開雖然讓我們很難過,可是對她自己來講,未必不是件好事,宮里的事那麼複雜,我想吟姐姐多少也是有些厭倦了吧,死對她是一種解脫也說不定。”

清如將梅花酒放在桌上道:“沒事,我不是傷心,吟姐姐的離開已經是無法挽回的事,既使我們再難過也于事無補,還不若放開了心胸,只要我們心中時刻記著她便行了,我之所以感歎是為日夕啊!”

這話可讓月凌不明白了,她順勢拉著清如坐在椅子上道:“姐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日夕昔日做了這麼多錯事,不止害了吟姐姐還幾番想要害你,她有什麼值得同情地?”

“當日,我去牢里宣旨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真實的日夕,可以說她之所以會變成那樣,完全是因她父親地野心造就的,如果沒有她父親,我想日夕也會和我們一樣,而不是變成那麼狠毒地人,今日我帶了這酒來,等貞妃來了,咱們好好喝上幾杯,就當是一次紀念吧。“恩,既然姐姐有這份心,那妹妹定當奉陪!”月凌地眼中閃著奇異的光芒,話里更透著一種難明地信息,仿佛……話中還有什麼沒說一樣。

正捧了茶上來的阿琳,聽到這里插話進來道:“主子,您忘了吳太醫的話吩咐?他說您在懷孕期間是不宜喝酒的,不然會影響胎兒的!”

阿琳這番為主著想的話,反而引來月凌的怒目而視:“不知分寸的奴才,本宮在與宛妃說話,哪有你插嘴的地方,還不快退下,再敢多嘴看本宮怎麼罰你!”原本姣好的面容在這一刻顯得有些猙獰,莫說是別人,就是清如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從寶鵑來後,月凌就對阿琳如此不待見,哪還有半點一起陪伴長大的情份在。

阿琳被這麼一訓,眼眶里頓時淚花閃爍,但卻怎麼也不敢讓眼淚落下,因為月凌瞪著她的目光還沒收回去呢,阿琳含著淚將茶放下後趕緊退了下去。

待其退下後,月凌才平息了怒氣,對清如歉意萬分地道:“不好意思,讓姐姐你看了笑話,實在是我禦下不嚴所致。”

阿琳是月凌的下人,她想要怎麼管教下人都是她的事,清如實在不宜多話,何況她今日來還有更重要的目的,故她只笑道:“妹妹無需在意,和姐姐還需要見外的,不過阿琳說的也有道理,你現在懷有身孕實在不宜飲酒,萬一要是傷到了胎兒,皇上將來問起罪來,我可擔當不起。”話里帶著幾分玩笑的意味,然說的確是實話,她是說什麼也不會讓月凌喝這酒的。

月凌低頭不語,半晌才笑道:“姐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凌兒一定會聽姐姐的話。”

今天的月凌,清如總覺得透著幾分古怪,還沒等她細想月凌又說話了:“對了,姐姐,上次我讓人送去的東西,想來你已經收到了吧?”

這句話清如聽得有些莫名其妙了,無頭無尾的突然來這麼一句,她不由問道:“東西?你指什麼東西?”

聽得她的問話,月凌的表情好象很是吃驚,愣了好一會兒後才張嘴說道:“就是我讓……”剛說到這里,寶鵑挑簾走了進來,在她手里還托了盤子,盤子上放了一碗褐色的藥,看到她進來,月凌立時住嘴不說。

“娘娘,藥熬好了,您現在就喝嗎?”寶鵑自顧著放下盤子,將碗端到月凌面前。

她進來前並未曾先行請示,按理這是不對的,不過月凌好似對此混不在意,一點也沒有要訓斥寶鵑的意思,她在碗外沿試了一下溫度後皺眉道:“有些燙,還是先放在一邊涼著吧,本宮過會兒再喝。”

寶鵑爽快的應了聲,將藥碗放在了窗邊的小幾上,隨著這藥的端進來,原本清涼的空氣中蔓延著幾絲藥的苦味,清如心中疑惑不明,但看月凌在寶鵑進來時立馬住了嘴,想來這件事應該是不能讓寶鵑聽到,所以也只能按捺住好奇

月凌對正欲出去的寶鵑道:“你去外面看看貞妃娘娘來了沒有,如果到了便叫小廚房把那些熱菜都端出來。”

話音剛落,簾子外面便傳來一陣軟軟的笑聲:“不用去看了,本宮已經來了,實在是抱歉,要讓宛妃和貴嬪久等了。”

在貞妃挑簾進來之前,月凌的臉上迅速閃過一絲失望,在清如剛剛抓捕到時便消失不見了,今天的月凌真的是很反常,難道,她知道了什麼?想到這里,清如的心頓時有些不安起來,但箭在弦上已經由不得她不發了,如果這一次不能除了貞妃,那她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想是事先得了月凌的通知,所以貞妃看到清如在,一些也不吃驚,笑吟吟地道:“宛妃來的倒是早,本宮臨行前宮里有點事,所以來的晚了些。”

清如與月凌一並起身道:“娘娘說哪里話,娘娘事務煩忙,等一會兒也沒什麼,何況我也不過是剛到,實在說不上久等二字。”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一章 翡翠手串(8)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