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2)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2)

月凌既為壽星,又為賓主,先說道:“今日能請來貞妃娘娘與宛姐姐同陪月凌吃飯,月凌實在三生有幸。”

“貴嬪這麼說豈不是見外了嗎,若是你喜歡,本宮與宛妃大可經常來這里陪你吃飯,本宮這次來給你帶了一幅繡品做禮物,確是有些寒磣了,等下次皇上為你補辦生辰的時候,本宮再送一幅更好的禮物給你!”隨著貞妃的話,綠衣將捧在手里的繡品展了開來,卻是幅觀音送子繡。

看月凌收下後,貞妃眼兒一瞥轉向了清如,似笑非笑地道:“宛妃素來與貴嬪交好,不知道這一次宛妃送了什麼好東西,能否讓本宮開開眼?”

清如淡瞥了她一眼,柳眉輕動道:“娘娘這是說的哪里話,不過我送的也不是什麼太過貴重的禮,僅只是一壇酒而已。”說著她手指了一下放在桌沿的梅花酒:“這是昔日我們幾個還在一起時所釀的,我一直留到現在都沒喝,今兒個月凌生日,便拿了出來,待會兒娘娘您一定要多喝幾杯!”她故意略了日夕的名字沒有提。

貞妃先是將目光投向了月凌,看月凌點頭,她才對清如道:“既然宛妃有這興致,又是貴嬪的生日,本宮一定奉陪,好象算起來,這還是本宮第一次與宛妃同桌而食吧?”

“娘娘這卻是記錯了。”清如臉上的笑意濃了幾分道:“數日前,咱們不是還在禦書房共陪皇上用午膳了嗎?”

那一天是貞妃極不願回想的,因為她吃了清如的暗虧,現在被清如刻意提起,她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不過很快便被笑容的掩蓋:“可不是嗎,瞧本宮這記性,還是宛妃記得牢些!”

聽到這里。月凌插話進來道:“再說下去,這菜都要涼了。咱們還是先吃飯吧,不過在此之前咱們應該先喝上一杯。”她這話無意中就為清如省了不少事。

清如順著月凌的話拿起桌上地小壇子,在自己和貞妃的酒杯中分別倒上,淡黃色的酒水注滿白玉般地杯子,兩個杯子。兩杯酒,印著兩張不同的容顏。

看清如替自己倒完後便放下梅花酒,全然沒有要給月凌也倒上地意思,貞妃不由心中一突,張嘴道:“宛妃怎的不給貴嬪也滿上,只有我們兩個喝可就不成意思了。.1^6^K^小說網更新最快.”

月凌欲言,卻被清如抬手所制止:“娘娘,您可是忘了,洛貴嬪現在是有孕之人。太醫有話在先,她是絕對不能喝酒的,否則容易傷了還沒出世的胎兒。所以就讓洛貴嬪以茶代酒如何?”

雖然清如話說的並沒有問題,可貞妃心中還是隱隱不安。低頭打量著杯中看似無異常地酒。她卻是不敢輕易喝下,然宛妃都已經這麼說了。自己如果不喝未免也說不過去,到底要如何才好?

正在這時,貞妃看到了放在窗邊小幾上的安胎藥,此刻藥汁已經涼了許多,完全可以喝了,看到這個,貞妃心中頓時有了計較,她先是打了個眼色給寶鵑,然後才對清如道:“還是宛妃比較細心,本宮都忘了呢,既然如此,貴嬪你就以茶代酒吧。”

隨著這話的說出,手里已經端起了斟滿酒的杯子,看到她拿起來,清如亦拿起了酒杯,在她的嘴角含著淡然的笑意,仿佛什麼都不在意的模樣,三杯或酒或茶,在半空中微微一碰即分,然後各自舉杯相飲。

另一側,得了貞妃眼神示意的寶鵑早在此之前,就得了見機行事的吩咐,所以貞妃剛一示下,她立刻就猜到了是什麼意思,至小幾前拿了藥碗,往月凌所在地位置走去,因為貞妃坐在月凌的右側,所以自右往左走過去的時候,勢必要先經過貞妃地位置。

就在寶鵑經過刹那,貞妃借著右手以及絹帕的阻擋,執杯地左手迅速將杯子往寶鵑地方向一倒,倒出去的酒水,悉數倒入了寶鵑刻意往她這邊拿地藥碗里,只有很少一些才倒在了地上,不過由于少,所以看起來不明顯。

這藥碗本就只有七分滿,倒入一杯酒後,也不過漲到了八分滿,看起來並不是特別明顯。

在寶鵑的刻意掩護下,貞妃這一個動作並沒有讓別人發現,即使是在喝酒時一直注意著貞妃的清如,也只看到她身前的左手微微一動,其他的就沒看到,待貞妃亮出空杯子來,只當她已經將這一杯酒喝下去了,看到這里清如嘴角的笑容再一次擴大,她今天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貞妃,這個一直暗中算計她為難她的毒瘤就快要被連根拔起,她豈能不高興!

這個時候寶鵑已經面色如常的將藥碗拿到了月凌的面前:“主子,這藥已經涼了許多,您早些喝吧,不然等它全涼後就更苦了。”

月凌試了一下溫度,果然是由燙轉溫,不由點頭,接過藥碗喝了起來,待得皺眉喝完後她抬頭對寶鵑道:“今日這藥的味道怎麼和前幾日不一樣,難道吳太醫又改過藥方了?”

寶鵑自然知道藥的味道為什麼不一樣,但是她此刻只能裝糊塗:“這個奴婢也不知道,要不要奴婢現在去太醫院問問?”

月凌看現在正是用晚膳的時候,便道:“不必了,等明日再去問吧,先把湯給盛了。”

寶鵑應了聲,放下藥碗後分別給三人將湯給盛了,酒剛下肚沒多久,清如的臉便開始泛起紅色,她心知這是溶于血中的藥物與剛入體內的七蟲蠱起了反應,她抬手一撫臉道:“瞧我這樣,剛喝了一杯就行了,酒力可真不行。”

貞妃見狀亦摸站額頭道:“可不是嗎,本宮也覺得有些頭暈,看來這酒雖好喝但酒性卻烈,咱們還是不要喝了,多吃些菜吧,宛妃你說呢?”

清如目的已經達到,自不會再行糾纏,同意了貞妃的話後,讓子矜將酒端了下去,她與月凌貞妃幾人,則專心吃起了滿桌的菜,雖然月凌這里做的未必會比各宮的小廚房或禦膳房好,但不一樣的廚子總會有些拿手的菜,比如眼前這道“香悶醋魚”便不曾在其他地方吃到過。

這頓飯直吃了一個時辰才吃完,其後又一起飲了茶才各自散去,月凌著人收拾了碗碟,原想將清如送來的那瓶還未喝完的梅花酒收起來,可不論她怎麼找都找不到,最後只得不了了之。

清如帶著子矜回到延禧宮,剛一進內,等候在里面的秦觀馬上讓清如坐下然後把起了脈,雖然他對自己的藥極有信心,但還是慎重仔細些的好,若然這七蟲蠱未被殺死,從而潛伏在體內,那可真是要糟了。

在一陣詳細的檢查,確認清如體內沒有七蟲蠱後秦觀才放心的離去,一直留在宮里的湘遠走上來問道:“主子,貞妃已經喝了您帶過去的酒嗎?”

“應該是喝了,本宮看著她將杯子拿到嘴邊的,再看時,杯子已經空了,本宮仔細看過地上,沒有被潑的痕跡,想來是她喝下去了。”清如低頭瞧著自己指甲上的瑰麗,語氣中有些許的不肯定,有時候順利的計劃也會讓人懷疑。

“那貞妃就沒有任何的懷疑嗎?”

清如瞧了湘遠一眼,輕咬下唇,湘遠的話她也曾想過,貞妃心思縝密異常,她肯定是有所懷疑的,只是沒有表露出來罷了:“也許她是以為本宮不會在酒里下毒吧,畢竟這酒我也是喝了的,不過,依本宮猜測,只怕她回宮後會立刻召太醫來給她把脈吧。”想到這里,清如吃吃地笑了起來,七蟲蠱可不是毒藥,一般的大夫根本就看不出什麼異常來,何況即使是看出了,也無藥可解。

與湘遠說完了話,清如忽而想到一件事,轉臉對子矜道:“你可曾將剩余的酒拿回來。”

子矜點點頭:“小姐放心,在剛才出來的時候,奴婢趁他們不注意,把酒拿了出來,剛才回到宮里的時候交給小福子去處理掉了。”

清如輕籲了一口氣:“只要沒留在咸福宮里就好,不然月凌要是一時興起喝上一口,那可就遭了。”停了一下她又道:“去把小福子給叫進來。”

小福子進來後,清如先問了他梅花酒的處理,待得知已經將酒水倒入燃燒的火中燒掉後,才安了心,然後著他到翊坤宮暗自潛伏,一旦發現那邊有什麼異動就立刻前來回報。

隨著月亮的升起落下,一夜悄然而過,小福子的監視結果可想而知,定然是無功而返,貞妃壓根兒未喝那杯酒,自然是不會有事,現在所要擔心的人是月凌,可惜清如並不知道這一切,甚至月凌本人也不知道,危險正向她一步步襲來!

翌日醒來,清如正在梳洗時,突然想到昨日月凌那說到一半的話,她望著銅鏡中替自己挽著頭發的湘遠道:“你可知洛貴嬪曾送過什麼東西來嗎?”

“洛貴嬪?”湘遠被問得稍稍一愣,手上的動作慢了幾分:“主子您是說那些君山銀針嗎?要不要奴婢現在就去給你拿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