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4)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4)

秋月賭咒發誓說,就是放在東暖閣里沒的,既然她說的這麼肯定,清如也沒法,只得叫人繼續在東暖閣里找,可是一直到太陽下山,東暖閣所有可以搬的東西全搬出去,空出屋子後,還是沒找到錦囊。

望著被般的空蕩蕩的東暖閣,清如心煩意亂,到底在哪里,在哪里,難道真的憑空消失了嗎?正當她毫無頭緒之際,一只銜著蟲子的燕子映入了她的眼簾,在黃昏的彩霞下,這只燕子直直飛到了東暖閣的門前,然後便消失不見了,清如心中一動,撥開眾人走了出去,在走到門外後她抬頭一看,果如心中所想,在暖閣的屋簷上有一只新築的燕子窩,里面還有小燕子稚嫩的聲音。

現在是春天時分,燕子開始從南方飛回來在這里築起了窩,會不會那個錦囊就是被它給叼到了窩里?

想到這個線索,清如精神一震,著人尋了梯子來,讓小福子上去一探究竟,隨著小福子的上去,里面的大燕子小燕子都驚叫了起來,小福子不顧那在眼前飛來飛去不時啄他一口的燕子,伸手自燕子窩里拿起了一個沾滿泥土與羽毛的錦囊沖清如欣喜地道:“主子,您看,這錦囊真的在這里!”

“快拿下來與我看看!”清如迫不及待的說著。

小福子應了聲,趕緊爬下來,然後將失而複得的錦囊交到了清如的手上,清如顧不得上面的髒汙,使勁掰開絲繩,連指甲弄疼的都毫不在意。

隨著絲繩的解開,隨著里面東西地倒出。所有人包括清如在內,呼吸都出現了一刹那的停頓,清如更是久久無法回過神來。一眨不眨地盯著掌心的東西,那是一串手串。與她此刻帶在手腕上一模一樣地手串,碧綠晶瑩,通體透亮!

清如顫抖將手串拿到眼前,仔細的看著,沒錯。這串,這串就是當初她用來引月凌上勾地那串,為什麼?為什麼現在又會出現在這里?月凌難道沒有將它交給貞妃嗎?這不可能,如果她沒有交給貞妃,貞妃怎麼可能在福臨面前說那些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清如甩了一下頭,讓處于混沌狀態的腦袋清醒一些,然後慢慢的順著諸事的脈絡往下理,從她手里換下的那串,月凌在當天晚上就讓阿琳拿過來給她了。.1 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只是因為秋月地原因,所以她一直到現在才看到,可是同樣的。月凌也拿了一串同樣的給貞妃,那麼說了。就只有一個可能。月凌也做了一個假的,她將自己做的那個假手串給貞妃。然後把從她手里換來的手串秘密送了回來,她之所以對阿琳如此不怠見,只不過是做給貞妃看,做給那個寶鵑看!

雖然她從自己手上換來的那串也是假的,可是月凌並不知道,她以為那是真的,所以才給偷偷送了回來,月凌……她其實一直都不曾變過,依舊如梅一樣地純與潔,她待自己的情誼也從來不曾變過,是自己誤會了,是自己誤會她了,入宮後,那麼多人都變了,可唯有月凌,她從不曾,不曾!

怔怔的,有淚落下,越來越多,逐漸在手中積起一灘來,將那翡翠手串地半邊都給弄濕了:“月凌!”哽咽的聲音從清如地嘴里發出,子矜與湘遠還有小福子都是眼熱熱地,他們都是知道所有事的,自然也知道主子為何這麼激動,又為何要哭,他們悄聲遣退了其他人,只將秋月留下。

清如還在那里掉眼淚,一邊掉一邊輕輕地吐出聲音:“傻丫頭,為什麼不告訴姐姐,非要自己承受這麼重地包袱,在我與貞妃面前扮演著不一樣的角色,你明明不是那樣會戴面具的人,可為了我卻強自戴上了面具,是我對不起你,我對你的信任竟還不及你對我的多,月凌!”

此時此刻,所以有事聯系在一起,已經足夠讓清如知曉月凌的心意了,她之所以假裝與貞妃同一盟線,不止是為了保住自己與腹中的龍胎,很大一部分也是為了能夠幫到她。

貞妃詭計多端,即使沒有月凌,她也會想出種種辦法來害她,所以月凌不惜讓清如誤會而投靠于她,為的就是知道她會用什麼樣的辦法來害清如,然後再暗中相助,這樣的月凌讓她如何能不哭泣!

直到看她哭的差不多了,子矜方上面勸道:“小姐,這是好事啊,您就別哭了,現在洛貴嬪的心意您都知曉了,不如現在就去她那里一趟?”

清如無聲地點點頭,那串手串被她緊緊的握在了手心里,正當她們出門欲往咸福宮去時,阿琳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走近一看,只見她亦是滿臉的淚痕。

看到阿琳的模樣,清如心中猛的一緊,好似要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一樣,一旁子矜已經扶住了阿琳:“你這是怎麼了?何事跑的這麼急?”

阿琳理也不理子矜,只一昧的抓了清如的手道:“宛妃娘娘,您快去看看我家主子吧,她……她……”後面的話阿琳不知該如何說出口。

“她怎麼了?”清如心中的不安一層層擴大,緊緊抓了阿琳的手。

阿琳眼里是深到無邊的悲哀,她顫抖著道:“主子,主子她只怕是要不行了!”滾燙的淚再度從眼眶里落下來,滴落在眼前這片平整乾淨的地上。

清如聽到阿琳的話,只覺頭暈目眩,霞光流彩半明半暗的天如塌在頭頂,腦海中一片空白,連自身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只覺眼前一片黑暗與虛無。

直到過了很久她才逐漸緩過神來,同時也發現自己半跪在地上,湘遠和子矜一人一邊的扶著,而她的腿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可以支撐身體了。

“她為什麼會不行?”一字一句地問著,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著阿琳。

除了哭阿琳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奴婢也不知道,從剛才用晚膳的時候起,主子就一直說胸口不舒服,悶得透不過氣來,原以為只是小事,哪知後來越來越嚴重,主子連臉都白了,這才意識到不對勁,慌忙宣了太醫,幾位太醫到了之後都說主子是突發的心力衰竭,目前已經到很嚴重的地步,恐怕藥石已無靈,而且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同樣保不住!”說到最後一句,她不由得嚎啕大哭起來,默默的飲泣已經不能宣泄心中的悲痛了。

心悸……胸悶……心力衰竭……

這一切聯系在一起之後,清如的腦袋里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三個字:七蟲蠱!

沒錯,這一切都是七蟲蠱發作的現象,而現在離昨天也正好過了十二個時辰,是七蟲蠱發作的時間,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是月凌,不應該是貞妃嗎?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

清如失魂落魄的軟在那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阿琳卻是一邊哭一邊道:“娘娘,你快去吧,嗚……皇上已經在那里了,再遲,再遲恐怕您連我家主子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了,嗚……嗚嗚……”

聽到這句話,清如只覺得渾身如掉了冰窖一般,顧不得再去想原因,只想著見月凌,她一定,一定要見月凌,一定要見到她的最後一面!

這個信念讓她再一次有了力量,甩開子矜和湘遠的手,踉蹌著跑了出去,跑了沒幾步她忽又停了下來,對身後還呆站著的眾人厲聲喝道:“快,快去叫秦太醫,他要是不在就去宮外叫,務必要讓他在最快的時間內趕到咸福宮,還不快去!”此刻的清如就如瘋了一樣,小福子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以最快的速度往太醫院跑去,而湘遠與子矜則追上清如,想要扶住她,然清如只顧著自己跑,根本就不讓她們扶。

現在唯一有可能救月凌的就只有秦觀了,雖然他曾說沒有事後解救的辦法,但好歹也要試上一試她才甘心,但願,但願上天保佑,能讓月凌平安無事,否則她怎麼也不能原諒自己。

穿著花盆底鞋來跑步,結果可想而知,沒跑多遠就摔倒了,手磕在青石地上擦破了皮,清如卻一點感覺都沒有的繼續爬起來跑,嘴里不停的念叨著:月凌!月凌!

等跑到咸福宮時,清如的腿上手上已經磕的一片紅腫烏青,子矜和湘遠扶也不是攙也不是,只能跟在身邊,到了那里果見福臨皇後貞妃甚至于太後等人都在了,第一次,清如這麼沒禮儀的越過所有人,直接奔到床塌邊,在那里躺著的是月凌,是她在宮里唯一的好姐妹,而這一刻,她正捂著胸口喘氣,隨時都會有斷氣的危險,緊緊握了月凌的手,清如一句話也說不出,直到月凌勉強先叫了她一聲姐姐後,她才淚如雨下地道:“是我!是我害了你,月凌,是我害了你,我不配當你的姐姐!”

這一刻月凌仿佛明白了什麼,可是她並沒有追問下去,反而笑著搖頭:“姐姐,不要說這些,我不愛聽,以後都不許說這些,否則我就是去了陰間也不會安心的,你記得了嗎?姐姐?”聲音很是虛弱,而且總伴著粗粗的喘氣聲,她的心髒正在一點點衰竭,而太醫,那麼多的太醫,卻都束手無策!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3)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二章 舞夢(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