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三章 貴妃省親(2)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三章 貴妃省親(2)

清如笑笑,指尖在茶蓋上轉了一圈道:“皇後盡說別人了,其實您不也一樣疼她愛她嗎?就像親生女兒一樣,有您的悉心照顧,相信她一定會快快長大的。”

說到這里,皇後的眼中充滿了慈愛:“本宮也不知道是哪世修來的福氣,能得到一個像建甯這麼可愛的孩子,宛妃,謝謝你!”她是指清如主動將建甯交給她撫養的事,畢竟當初月凌托付的人可是清如。

“皇後何必言謝,臣妾也是想為建甯尋一個更好的歸處而已。”清如淡然的說著,正當她還想再說些什麼時,皇後卻轉了話題:“其實本宮很想能再多些時間陪建甯,只是宮里事永遠都是那麼多,貞妃又獲罪被皇上除了協理之權,現在所有的大事小事都要本宮一力操辦,實在是沒多少時間陪建甯!”說完這話,她捧著茶卻不喝,只注意著清如的反應,然讓她失望的是,清如一直都是那副淡漠的樣,神色一分都不曾變過。

“這亦是沒辦法的事,誰讓娘娘您是一宮之主呢!”清如眯眼望向天上明晃晃的太陽,心里還在想著剛才貞妃說的話。

皇後想了想,放下茶盞道:“其實本宮倒覺得可以在你們中間再度挑一個人出來襄助本宮,如此一來,既使將來貞妃複起,她也不可能再接手此事,宛妃你說是不是?”

清如心中微微一震,她當然知道皇後所謂的可以襄助之人是誰,只是她自己現在實在沒心思想這些事,逐婉言道:“皇後的意思,臣妾明白。只是現在洛惠妃初喪,臣妾實在是……”

不待她將話說完整,皇後便打斷道:“這個本宮自然明白。宛妃與洛惠妃姐妹情深,她又是因你和貞妃的矛盾喪命。你心中肯定悲痛異常,只是逝者已矣,再追憶也于事無補,既然如此,還不若將目光放在前方。不論是不是貞妃下的手,她都是害死洛惠妃地元凶,現在她不過是暫時失勢,隨時都有機會複起,畢竟她有著一個咱們都沒有的王牌,現在能夠遏制她複起,使她不能出來興風做浪的人就只有你,宛妃,本宮不希望你一直沉浸在過往地悲傷中。而錯失了良機,這樣只會在將來的日子中讓你追悔莫及!”皇後地話如流水一樣潺潺而出,緩緩說著。每一句都點在了關鍵上,這些話似乎不像是皇後所能說到的。她的心思並沒那麼細。

面對清如略有些迷惑的樣子。皇後神秘的一笑:“宛妃必是奇怪為何本宮今日會突然說出這些來,其實這一切不單是本宮地意思。.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更新最快.也是……”她停頓了一下才小聲道:“也是太後的意思,你現在明白了?”

隨著這話,清如頓時恍然大悟,難怪皇後能說出那些話來,看來是太後教她說的,太後雖然不怎麼插手後宮的事,可是宮中或明或暗的爭斗沒一樣能逃過她銳利似鷹的眼睛。

貞妃,這個女子太後一直都不喜歡,無奈福臨對她頗多恩寵,特別是在先皇後逝去後,不僅將她扶為正妃,還許她協理六宮之權,太後不想與皇上起沖突,所以才忍住沒說,現在貞妃被禁足,太後無疑是眾多高興人中的一個。

現在沒了貞妃這個障礙,理所當然可以讓清如接替此權,襄助皇後共治六宮,想到其中有太後的插手,清如頓時為難了起來,半晌才抬頭道:“難得太後和皇後都如此看的起臣妾,臣妾定好好扶持皇後,助皇後將後宮治理地井井有條。”這麼一說便等于允了皇後的要求,也許這個權利是很多女人夢寐以求的,卻不是她所期盼地,她所要的僅只是福臨而已,然他是皇帝,注定不可以屬于她一個女人,何況,她根本就猜不透福臨到底是不是真地愛她?

想到這段從十六歲一直延續到二十歲地愛情,清如更多的只是苦笑,福臨不可能屬于她,而曾經有一個可以完全屬于她地男人,現在卻又陰陽相隔,宋陵,這個名字即使已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可每每想起依然會讓她心痛莫名。

皇後是開心的,她一直以來都希望清如能襄助她,現在總算等到了:“你答應了便好,等過幾日本宮便正式向皇上請奏這件事,皇上現在對你正是恩濃的時候,想來他也不會反對。”

“一切但憑皇後安排。”清如盈盈的離坐伏下身去,雙膝還未盡彎起,便已經被皇後拉了起來,圓圓的臉上盡是笑顏。

清如被拉起後,靜望著眼前枝開葉抽的花木,手慢慢抬起,由鬢邊的絹花一直撫到臉頰,隨著手的撫過,精神逐漸震起,皇後說的沒有錯,逝者已矣,追憶無用,月凌是因她而死的,她只有更好的活著才對得起死去的月凌,她要好好的活著,靠太後,靠皇後,靠福臨的恩寵使自己的地位更好穩固,只有這樣,將來才會有機會向貞妃討還一切,這個仇,她永遠都記得!

想明白了這一點,她的笑不再如剛才那樣淡漠而勉強,注視著未開的花蕾,她的笑逐漸擴大,就如盛放的花朵,皇後亦看到了她這一刻的笑容,她會意地點著頭,太後說的很對,宛妃是明白人亦是聰明人,悲痛只能讓她沉寂一時,卻不可能拖得住她一世,也不可能將她一生都囚在黑暗中,即使自己今日不說這番話,過一段時間她自己也能想明白。坤甯宮一敘,讓清如將悲傷壓在了心底深處,開始重新振作,而隨著她的轉變,延禧宮一直以來籠罩的陰霾也逐漸淡去,宮中的各人再度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這天夜里福臨歇在了延禧宮,這些日子福臨對清如都頗多擔憂,生怕她會憂傷過度影響了自己的身體,所以經常來延禧宮過夜,有時候即使不過夜也要來看看才放心這夜來了以後。發現清如與前些日子的她不同,精神好了許多,頓覺十分的高興。擁著她在懷中道:“宛卿,你終于從陰影中走了出來。朕看到你現在這樣都不知道有多高興。”

宛卿,又是這個詞,又是這個稱呼,貞妃的話無可避免地浮上腦海,清如的心中不停地做著拉鋸戰。問還是不問,問了,怕一個問得不好惹福臨生氣,不問,心中又悶得慌。

算了,還是問吧,即使真有什麼事也要比一直憋在心里添堵來的好:“皇上!”她稍稍推開了福臨些許。

“恩?有什麼事嗎?”環在清如腰上地手並未放松。

清如咬著下嘴唇,努力使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淡些:“臣妾有一件事不明白,為什麼皇上您一直叫臣妾宛卿。而不叫名字?而且……而且臣妾好象從來沒有聽您這樣叫過別地妃子?”

當她說完這句話說,明顯感到抱著自己的身子一僵,只是這來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又與先前一樣了。

清如抑起頭想看清福臨的表情,可是他地一只手從腰上移到了她的頭上。緊緊將她的頭壓在胸口。讓她無法看到福臨的臉,更無法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麼。只是感覺溫度依舊,這個懷抱她永遠都不會忘記,也永遠不想離開,然很多事都由不得自己,緊張,真的很緊張,緊張福臨到底會怎麼回答,他會生氣嗎?會逼自己離開這個懷抱嗎?

由于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僅能聽到他的聲音,聲音一如往常的低沉動心:“怎麼?不喜歡朕這樣叫你嗎?”

“沒有呢!”在他懷里搖著頭:“臣妾只是對這個稱呼有些不明白而已,其他姐妹們皇上都沒有這樣叫過她們呢!”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就像說平常地事那樣。

有一聲若有似無的笑聲從頭頂傳下,接著是福臨的聲音:“宛卿自然是朕之愛卿地意思,朕覺得這個比你的名字好聽,至于沒有如此叫過其他人,那是因為你比所有地人都要特別,只有你,朕才會想要這樣地叫!宛卿,宛卿,朕要這樣叫一輩子!”說到最後,他的聲音變得有些癡迷。

這次回答,就如剛開始他這樣叫她時,她所問地一樣,僅只是覺得這樣好聽,這樣特別而已,但是後面那句“你比所有的人都要特別”,還是讓清如好生感動,能在皇上的心中占有特別的位置,這並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做到的。

僅管福臨的話並不能讓她完全的相信,但為了這點感動,她還是決定相信,也許就像福臨說的那樣僅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好聽,又也許貞妃只是為了擾亂她的心神從而亂說罷了,可笑自己還真將她說的話放在心里,實在是愚蠢。

隨著心事的放下,長久缺眠的困意襲了上來,窩在福臨的胸前她打了個哈欠,福臨有所感覺的低頭看著她溫柔地道:“困了嗎,也是呢,最近幾天都看你沒怎麼睡好過,即使睡著晚上也常常被驚醒,今天早些睡吧,朕陪著你啊!”

“恩!”清如順從的應了聲,絕美動人的笑再一次震撼了福臨的神經,恍忽中眼前這張臉仿佛變成了另一張並不相同的臉,就這樣,半隱半現的對著他笑,猛然的,沒有任何預兆,福臨再一次抱緊了原本已經松開的清如,緊緊的抱著,用力的抱著,像是要把她勒入肉里一般,一邊口中還不停地說著:“宛卿,不要離開朕,答應朕,不要離開,朕現在就只剩下你一個了,凌兒走了,貞妃又那樣,朕現在身邊只剩下你一個了,你不要離開朕,不要離開!”一遍遍說著相同的話,只是叫清如不要離開。

清如除了感動之外,只覺得好笑,離開,她能離開到哪里去,一入宮門深似海,她又不可能再出宮了,除非是死,這話真是說的奇怪,也許是月凌的事刺激了他吧,想到這兒,她回手拍著福臨的背部柔聲似水地道:“皇上可不是說傻話嗎,怎麼會就只有臣妾一人,您不是還有皇後,甯妃,恪貴嬪她們嗎?”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三章 貴妃省親(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三章 貴妃省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