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拉卓(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拉卓(1)

另外幫江江的《陌香》(目前排第一,不過第二追的比較緊)還有凌凌的《回到大漢-我是女禦醫》(目前排十三)拉票啦,這兩個文現在都在PK榜上,大家有票的趕快去投哦,

回到宮里後,清如繼續做著她的貴妃娘娘,只是比以往繁忙了許多,要幫著皇後協理後宮的諸多事項,關于貢品賞賜的分配,還有各宮的俸例以及缺少的東西等等都需要經手,所以論起來倒要比以往充實許多,而後宮在貞妃禁足後也迎來了難得的平靜日子,如今後宮的形勢是清如一枝獨秀,其余眾人分承左右。

可以說這是清如入宮後過得較為舒心的一段日子,雖則有些寂寞,但好在無事時還能去找恪貴嬪嘮嘮家常,月凌走後,清如也就只剩下她和皇後還能說說話了,所幸玄燁聰明異常,不過七歲便已經通過了太傅的考察,在福臨的默許下開始教他關于朝政與兵法的知識。

四月,五月,六月,春天以及大半個夏天就這般無風無波的過了,直到七月初的某一天,皇後突然高興地跑來告訴她說,科爾沁要派人來探望她和靜妃了,據說原本吳克善親王是要親自來的,但他身體自上次病後一直未有大好,怕他在路上會有危險,所以派了親王的兒子,拉卓前來京城。

拉卓,剛一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清如失神了好一陣,在送走皇後之後,清如陷入了沉思中,她的記憶又再度回到了六年前的順治十一年,那一年她才十四歲。也就是在那一年,她遇到了拉卓,這個來自蒙古草原的少年。

其他拉卓與靜妃這對兄妹很像。一樣的率直,一樣地敢愛敢恨。只是他不像靜妃那般偏執任性,其他的事都已經模糊了,唯有一個場景一句話即使過了六年也依然清晰依舊。

“只要你願意,我願接起你所有的淚水,直至兩人白發蒼蒼……”他凝視著她地眼睛。無比認真。

然最終清如還是拒絕了,他不是她要找的人,所以她不願跟他去草原,感動歸感動,然那不是愛情,不是刻骨銘心地愛情。

如果當時,她接受了拉卓,跟著他去了草原,成為他的王妃。那自己現在的生活該是如何?以拉卓的性子,還有他對自己的癡情來說,自己應該會過地很幸福吧。.1^6^K^小說網更新最快.也許連孩子都已經好大了。

想到這兒,清如不禁微微一笑。額前的紅寶石墜子輕輕一蕩。然後又貼到了她的額上,涼涼的感覺從額上開始蔓延。

子矜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清如低頭微笑的樣子,溫柔而暖和,她也被感染的笑起來:“小姐,什麼事笑的這麼開

聽得子矜地聲音,清如方回過神來,剛才想的太入神,連子矜是什麼時候進來的都沒發現,她一撫臉頰道:“沒什麼呢,剛剛皇後來這里,與我說再過段日子,科爾沁那邊就要派人來京城看她與靜妃了,你猜那邊來地是誰?”

“是誰啊?”子矜將糕點放在桌上,口中不以為意的問著。

“是拉卓呢!”清如笑著說起了這個名字,既然來了京城,那必會入宮,能見到許久未見地故人,她自然是開心地,這麼多年過去,拉卓也應該成婚了吧,畢竟他是科爾沁部落的王子,就算他不急,吳克善親王也不見得會任由他這樣下去。

聽到拉卓這個名字時,子矜正直起來地身子微微一停,旋即站直了身子,她看向清如的眼眸中有了幾分複雜:“小姐,拉卓王子真的會來嗎?”聲音中有著幾分激動。

清如對子矜的異常先前還不理解,然很快她便笑了起來,拍著自己的額頭道:“瞧我這記性,倒還是忘了,你以前可是喜歡拉卓的呢,想當初他離開的時候,你還為此哭了好一陣,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以為你已經忘了,哪想你還記著他呢?”說到最後,清如的聲音里帶上了幾分捉挾的意味。

說起來也是天意弄人,拉卓喜歡清如,清如卻只是將他當成了哥哥來看待,並無其他的心思,反是清如身邊的丫環子矜,對拉卓有了不一樣的感情,還芳心暗許,當時拉卓對清如表白的時候,她著實難過了一陣,但在此之後她就將這份不合時宜的感情壓在了心底,及至後來清如拒絕了拉卓,拉卓收拾行裝准備回草原的以後,她就再也沒見過他。

“小姐你取笑我!”子矜臉皮子薄,被她這麼一說勾起了隱藏在心底的那份情意,臉龐頓時如火燒火燎一般。

清如卻是笑的更開心了,手指在子矜的臉上輕輕一劃道:“我取笑你什麼,喜歡便喜歡唄,要不要等這次拉卓王子來了以後,我向他提提,讓他收了你當王妃如此?”這話卻是玩笑了,清如也隨意說著玩的,雖然她沒有將子矜當過下人,但事實如此,若單以身份論,子矜是無論如何都配不起拉卓的,即使她現在已經是貴妃身邊的紅人了,如果是嫁與拉卓為側妃的話還好說一二,正妃卻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拉卓愛上子矜,讓他可以不顧一切的迎娶她為王妃,但是這可能嗎?

子矜原本就已經夠熱的臉頰被她再這麼一說,更是不得了,然而很快又由紅轉白了,在清如還沒明白過來的時候,子矜略帶著幾分幽怨的聲音就已經響了起來:“小姐你就不要拿我開玩笑了,拉卓王子是什麼身份,我又是什麼身份,我哪可能配得上他,更何況,王子一直對小姐一往情深,哪可能喜歡上我這個小丫環,即使是您說了,他也不會同意的。”

聽得子矜這樣自怨自艾,清如方覺不經意的玩笑已經刺傷了子矜,她以為當初的子矜只是一時迷戀,未想直到現在她心底那份情意還不曾磨滅過,唉。

想到這兒,清如換了輕快的語氣道:“傻丫頭,可不許你這麼貶底自己,你是什麼人?你是陪我一起長大的人!誰敢看不起你。”轉而她又拍著子矜的手道:“好了,就當是我說的不對,下次我不說就是了,讓你嫁到科爾沁去,你肯我還不肯呢,那里是草原,與京城大相庭徑,你到了那里肯定會不習慣,我可不願你去受苦。”

子矜被她的語氣逗的笑了起來:“哪有小姐說的那樣,皇後和靜妃甚至于太後不也是從科爾沁出來的嗎,哪會那麼苦。”

清如笑笑不再接話,拿了一塊蝴蝶蘭心糕在嘴里,輕輕的咬著,每一口咬下都能感覺糕點在嘴里慢慢化開,只是這份甜意卻流不到心里去,子矜啊,她該如何安排她才是,綿意跟了秦觀,雖然秦觀還沒有完全接受她,但是已經不若剛開始那樣了,最近幾次問起綿意,秦觀總是不時露出一絲笑顏,看樣子他們的好事應該逃不了。

現在就剩下子矜和湘遠,她原是一直有心先安排了給子矜在京城找個好人家,然後再安排湘遠,可是今日之事,卻讓她發現了子矜心中一直暗藏的情意,拉卓啊,她怎麼就把他給忘了,子矜對他的感情一直沒有消失過,只是隱了在心底沒有告訴別人罷了。

拉卓,其實他是個很不錯的人,有責任,有擔當,也有情也義,可是他對自己,還有子矜對他……

即使真讓子矜跟了他,也不可能當正妃的,頂多只能做個側妃,側妃盡管也有妃名,但卻是個妾室,這一來,便違了她曾說過的一定要讓子矜他們當正室的話,這合適嗎?

落花有意隨水去,流水無情逐落花!

在七月即將過去的時候,拉卓終于到了京城,他總共帶了幾十個人來,這些人主要是為了保護他的安全,另外就是帶了一些草原的特產來,獻給太後和皇上皇後。

七月二十八日,拉卓帶人抵達京城的驛館,同時派人遞折至紫禁城,此次前來,旨在拜見太後皇上,代吳克善親王探望皇後與靜妃,是以此次他在京城的停留時間是半個月左右。

七月二十九日,福臨召見了拉卓,詢問了一下草原以及吳克善親王等人的情況,然後又問了他在京城的落腳情況,得知其尚住在驛站後,當即派人給他准備了更好的住處,並允其在京期間,可以隨意出入紫禁城,以方便其謹見太後,探望皇後與靜妃。

七月三十日晨起,清如掀了帳起身,淨完臉後她並未馬上坐到梳妝台前讓子矜替自己挽發,而是披著長發推開閉了一夜的窗門,夏天的太陽升的特別早,像現在就已經掛在天上散發出灼人的熱度了。

子矜拿著梳子走過來,一邊替她梳著瀑布般的青絲一邊道:“小姐,今天是拉卓王子正式入宮拜見太後的日子呢,我聽下面的人說,一大早就看見他入宮往太後的慈甯宮去了。”說話的時候她一直低著,雖然語氣盡是放平緩,但還是能聽到其中的波動。

清如輕輕的嗯了聲,也不知她聽進了沒有,直到許久後,她方回過頭來道:“你想見他嗎?”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三章 貴妃省親(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拉卓(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