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3)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3)

納蘭的詞是提前了,在順治的時候根本還沒有,這里是為了小說,所以嘿嘿

清如瞧在眼里急在心里,她絕不願眼睜睜的看著拉卓喪命,只是她已經為福臨所懷疑,此時再勸只會火上澆油,根本救不了拉卓的命,正自著急間,皇後為外面的聲響所驚動走了出來,看到拉卓與福臨對峙的場面,明顯一愣,不解本應已經在回程路上的拉卓怎麼出現在這里了?

看到皇後,清如眼睛一亮,現在也只有皇後能勸了,她趕緊走上去輕聲道:“皇後,皇上要殺王子,他誤會我與王子有私情。”

“這麼嚴重?”拉卓算起來是皇後的王叔,她哪能任由福臨殺他,顧不得問具體原因,趕緊走上去道:“皇上……”

她剛說完這兩個字,福臨就怒氣沖沖地打斷了她的話:“誰都不許勸,否則以同罪論!”一句話就堵了皇後接下來所有的話,把她嚇的一陣寒顫。

與此同時,冷似鋼刀的眼神掃過清如,將她的面龐刮的一陣生疼,看來剛才她對皇後說的話並沒有逃過他的耳朵,而她求皇後救拉卓的話,也更刺激了他。

拉卓倒是不怕,反而仰天一陣大笑,笑過後以一樣冷凝的聲音道:“殺我?既然我今天敢來就不怕你殺我,何況你也不一定能殺的了我!”

“朕殺不了你?”福臨好似聽到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話一樣,然後冰封的話從他口中吐出:“你將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今日,朕就算殺了你,吳克善也無話可說。”說到這里他不再廢話。直接喝了一聲人:“來人!”

隨著他的話,在外面把守地禦林軍跑了進來,垂首等待福臨吩咐。而福臨直接就把手沖拉卓一指道:“將這個人拿下,就地正法!”

“不要!”清如驚惶地叫著。全然忘了這會為她帶來多不利的後果,皇後也一樣顧不得剛才福臨同罪論的話,惶恐地為拉卓求情。

方丈等僧侶不敢上來勸說,只能低頭不停地喧著佛號,眼見佛門清淨地就要見血。拉卓滿不在乎地將食指彎曲放在唇前一吹,隨著尖利的聲音高聳入云,牆院外不停地有人跳下,都是一身的草原服侍,總共大約有二十來個人,跳入後他們紛紛持刀擋在拉卓的面前,阻止禦林軍接近,由于沒有進一步的命令,所以兩邊僵峙著沒有立即動手。

在部下的護衛中。拉卓抽出彎刀指著福臨地鼻子道:“你除了身份比別人尊貴外,還有什麼?除了會自稱朕以外,你還會什麼?我真的不明白。如兒怎麼會喜歡你這種人,甚至為了你還甘願留在宮里不肯隨我遠走高飛。你根本就配不上如兒!”他是真不要命了。.wap,16K.Cn更新最快.居然當著福臨的面如此親呢的叫清如,直將福臨氣的面色發白。嘴唇不住的顫抖,恨不得當即就格殺了拉卓。

清如在一邊急的直跺腳,不停的使眼色給拉卓,讓他不要再說了,可是拉卓完全不聽她的話,依舊自顧著說下去:“我今天來就是要帶如兒走,帶她離開你這個根本就不懂得珍稀她地人!你是天子是嗎?那麼今天,我就要與天子為敵,即使不要這條命,我也要帶如兒走!”

福臨被氣得不輕,還從來沒有人像他這樣罵過自己,真是要反了:“說完了是嗎?好,今日你們一個也別想走,統統把命留在這里,禦林軍聽著,所有人,格殺勿論!”

就在禦林軍聽了福臨的話准備動手時,紅了眼的拉卓突然騰身而起,直撲福臨,所謂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指地就是這個。

“快保護皇上!”禦林軍也明白了拉卓要做什麼,嚇的心都快炸開了,趕緊想回身去保護福臨,卻被拉卓帶來地人給拖住了。

福臨此刻身邊並無高手護衛,圖海被他派了出去,還沒有回來,由于此次只是來上香而已,很快便回宮,所以他也不曾帶其他地高手來,哪想會突然出這麼一出。

福臨武功原也不差,但一來事出突然,二來沒有兵器在手,所以沒幾下功夫便被拉卓用抵住了脖子。

脅持皇上簡直就跟造反沒兩樣,拉卓瘋了,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感覺。

“你到底想做什麼?”被人用刀抵住地感覺怎麼也不會舒服,福臨盯著那刀鋒問道。

拉卓在後面扣著他冷笑道:“做什麼?我只想帶如兒走,其他的什麼都不要!”

清如堪堪從極度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沖拉卓大聲道:“你在胡說些什麼,我不會跟你走的,快放了皇上,放開他!”清如真的被嚇壞了,好怕拉卓一時沖動下真會傷了福臨。

“如兒!”拉卓的眼中充滿了令人心痛的悲傷:“你真的就這麼在乎他嗎?他有什麼好?”說到這里抵在福臨脖子上的彎刀收緊了幾分,一條血絲立刻出現在所有人面前,將他們的精神悉數崩了起來。清如知道,現在福臨的命就在自己手中,所以她只能強自打起精神說道:“不管我在不在乎,你都不能這麼對待皇上,你真的想害死自己,害死科爾沁全族的人嗎?”

拉卓被她的話說的五指一緊,握刀柄的手指節泛起白色,只是他並沒有松開的意思,直視著清如道:“我只想問你一句話,你到底跟不跟我走,離開這個只會令你傷心的皇帝!”

“我……”清如只覺左右為難,她自然是不想隨拉卓走的,可是她真的怕拉卓一時激動下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來。

清如還未說什麼,福臨卻是先有些緊張地道:“宛卿是朕的,她不會跟任何人走,你要是現在放了朕還來得及,朕可以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也依舊回你的科爾沁!”拉卓心里恨極了福臨,他不僅搶走了清如,還傷害她。讓她不快樂:“你現在沒資格與我談條件,你的命在我手里。只要有你在,沒有人敢動我!”

清如心知是絕對不能跟拉卓走地,不然只會害了他,以福臨的性子他一定會殺拉卓,平科爾沁的。所以她一定要說服拉卓主動放了福臨,只有這樣才能保下他一條命:“你忘了答應過我要好好照顧子矜地嗎?你忘了嗎?”

“我沒有忘,可是沒有你在身邊我會生不如死的,我已經這樣過了六年,不想再過剩下地半輩子,何況我只要一想到你在宮里受苦,我就恨不得殺了這個傷你的人!”他的眼神開始逐漸出現散亂與瘋狂:“好,你不肯跟我走是嗎?反正遲早都要死,我就與他同歸于盡!”瘋狂在這一刻達到最高峰。他已經聽不進什麼話了,只要他握刀的手一用力,福臨便會當場身亡。

皇後在旁邊不停地尖叫著。身子已經癱了下來,福臨面色也不怎麼好看。他全然沒想到拉卓真會動手。至于其他人都是忌于皇上在他手中,不敢輕舉妄動。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清如突然大聲地叫道:“拉卓哥哥!”

這句話讓拉卓停下了所有的動作,抬眼望向清如,這個稱呼是他無法忘記地。

只見清如在叫過這一聲後,緩緩拿起了手中的絹帕,雙手執帕橫在面前,遮住了半邊臉,然後她就這麼笑了起來,唯美而動人的笑,足令百花失色,只是那雙眼中,一直有波光閃動,使得美眸含悲帶切!

還記得,六年前,她亦曾這樣執帕對自己笑過,只是那一次沒有像這一次的悲傷淒美。

十四歲的清如笑的快樂而無憂,如今的清如笑的唯美而淒切!

這一刻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與聲音,包括福臨在內,都為清如那含淚的笑所震撼。

執帕地手一直在抖,眼里的淚更是不停的閃動,隨時都會落下,清如含淚笑吟道:“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拉卓癡望著清如,嘴里重複著她說過話:“人生若只如初見?”

“是啊,拉卓哥哥,為什麼我們不能讓彼此地記憶停留在初見時的那刻,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們之間變得複雜,我永遠都記得你帶我去劃船時地那份甯靜,永遠都記得曾經在一起時快樂而單純地笑聲,拉卓哥哥,我永遠都會記得你,所以,請你放開皇上好嗎,不要讓我對你的記憶里帶上恨地痕跡!”

“如兒……我……”拉卓的手已經松了,他的眼里無聲無息的掉下兩行淚來。

清如微一點頭,那淚也如拉卓那般掉了下來,順著臉龐落在地上,碎成無數片,她柔聲說著:“拉卓哥哥,放手吧,皇上會原諒你的,放手吧!”

福臨此刻也回過神來,他接著清如的話道:“對,拉卓,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朕保證不會傷害你!”

拉卓哥哥,放手吧,放手吧……

清如的話不停的在他耳邊回想,亦讓他漸漸回複了思考,是啊,清如是愛福臨的,如果他殺了福臨,那麼清如一定會難過,也會恨他,他不要清如恨他,不要!

手終于松開了,彎刀從福臨的身前掉落,摔在地上發出悠長而蒼白的聲響,刀落的那一刻,禦林軍立刻把拉卓押了起來,而他的部下亦是同樣的命運!

福臨遵照了他的諾言,沒有殺拉卓,也沒有怪罪科爾沁,僅僅只是派人押送拉卓回科爾沁而已,並派兵駐守科爾沁,嚴禁拉卓再踏出科爾沁草原一步,也即是說,他被軟禁在了草原中,再不可能到京城來,而子矜最終也隨拉卓回到了草原,不知他們在那里可會過的幸福,如果拉卓能忘情于清如的話,那也許會吧……

自報國寺回宮後,福臨沒有處置清如也沒有來見她,反是在第二日,也即是八月二十六日,聽到了福臨取消貞妃禁足令的消息。

貞妃,在被禁了五個月後,終于重新走了出來,重新回到了福臨的身邊。

在清如還沒什麼反應的時候,另一邊已經將准備了五個月的網罩向了她!

八月二十七日,揭示一切真相的日子……

八月二十八日,覆滅她一切希望的日子……

這兩天里所發生的事,清如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也就在八月二十八日的那天,她第一次當著他的面叫出了他的名字,一切只因漫天漫地的恨:

福臨,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另外幫入眼迷花拉PK票哦,就是現在PK榜上的第五名《茶糜》大家要是有票的話,趕緊去投,讓她努力保住前五哦,書號是

下面這個是地址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壽 慧極必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