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壽 慧極必傷(2)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壽 慧極必傷(2)

她以後該怎麼辦,繼續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的愚昧者嗎?不,她不要,她甯可死,甯可在冷宮過一輩子,也不要再做董鄂氏的替身,她不要!死也不要!

恍然的走出承乾宮,一邊流淚一邊艱難的走著,她不想再呆在那里,再看到那些畫與字,那會讓她更喘不過氣來,蹣跚而行的清如沒有注意到身後那雙陰冷如蛇的眼睛。失魂落魄的回到延禧宮,回到這個住了兩年多的宮殿里面,突然覺得一切都好陌生,好陌生,這是她住過的地方嗎?

清如此刻面色慘白,流淚不止的模樣嚇壞了一直在等待她的湘遠,連聲追問是怎麼了,然清如只是緊緊地抱著自己,然後不停地重複說著:“冷,好冷,好冷!”

“冷?”湘遠莫名其妙的重複著她說過話,直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現在不過是八月而已,怎麼會冷呢,但是看清如渾身發抖的模樣好象真的很冷,不敢怠慢,趕緊去取了炭來生火,靠著火盆,湘遠都流汗了,清如還是一個勁地發抖。

她冷的不是身子,是心,火再燙也暖不了心,就在湘遠一籌莫展的時候,遙遙的突然看到在某個地方有火光竄起。

在她還沒確定的時候,外面已經響起了嘈雜的人聲還有敲鑼聲,全部都往那著火的地方奔去,湘遠眯著眼看那越來越盛沖天而起的火光輕聲道:“那邊好象是承乾宮的所在,難道是承乾宮著火了?”

承乾宮著火?這五個字刺激了清如,她猛地起身往湘遠看的地方望去,果然,那果然是承乾宮的所在。

人影。承乾宮,起火,這三個詞在清如地慢慢恢複清明的腦海里被連了起來。她終于明白那個人影引她去承乾宮的目地了,她已經可以預見明天福臨怒問起火原因時。一定會有人說曾見她去過承乾宮,能想出這麼毒辣計策的,除了貞妃還會有什麼人!好,好一個貞妃!

原本就已經慘白地臉此刻是連一絲血色都沒有了,然而很快她就又笑起來了。也好,就讓所有的人在這里做一個了斷好了,反正她也不想再做替身了,貴妃?呵呵,就算讓她得了皇貴妃的位置也沒一絲意義了,這一切並不是她的,而是宛卿的,那個被當做董鄂氏替身地宛卿!

也許她明天會死吧,既然如此就讓她在死前安排好一件事。否則就是死也不安心啊,想到這兒,清如一直失神的眼眸中逐漸有了幾分神采:“湘遠。今天在神武門當班的是誰?”

“啊?”湘遠未想清如會突然問到這方面上去,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更新最快.她輕咳了一聲道:“回主子的話。是衛忠和衛武!”

清如輕聲說了一句:“好!”然後她振起精神對湘遠道:“你現在馬上從神武門出宮,去一趟索府。叫索大人連夜入宮,衛忠衛武是我們的人,他們絕不會阻攔,你悄悄將索大人帶到本宮這里來!”

湘遠睜大了眼睛,不知清如心里打的是什麼主意,私招他人入宮是絕不允許的,萬一要是讓人看到了去告發的話,那絕對會害了清如的,她試探著勸道:“娘娘,這樣做不合宮規,是不是等請示了皇上後再召索大人入宮,而且現在天色這麼晚,索大人想必已經睡下了!清如緩緩搖頭,說著湘遠不理解地話:“不行,本宮已經沒時間了,過了今夜就什麼時間都沒了,所以你一定要去,一定要帶索大人入宮見本宮,至于會不會被人看到……”諷刺的笑聲響起:“那已經不是本宮關心的事了,不要緊,什麼都不要緊了!”

在清如地堅持下湘遠無奈地離去了,而清如就靜靜地站在延禧宮里,遙望著遠處熊熊火光,在火光的印照下,她輕輕地笑著,一切終到了完結之時!

在湘遠和衛忠衛武地掩護下,索尼入宮見到了清如,然後清如遣退了所有人,單獨與索尼密談,他們整整談了一宿,至于他們在里面談些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只知道索尼出來地時候,本來筆挺的身子躬了起來,花白地頭發亦幾乎全白,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幾歲一樣。

清如送索尼走後並沒有睡,反而望著黎明的天空,月亮已經落下了,星星的痕跡亦漸漸淡去,只是今天還會有太陽升起嗎?如果升起,那太陽是什麼樣的?

“三阿哥送走了嗎?”清如問著身後剛回來的小福子,此刻她光潔的手腕上已經沒有了翡翠十八子手串的蹤跡,就在剛才,她將那手串帶在了還在甜睡的玄燁手中,她已經不需要這個了,就留給玄燁做個念想吧,以後不知還能不能再見到他,而玄燁可會想她這個不稱職的額娘?

“回主子的話,三阿哥已經抱到了太後的慈甯宮里,主子的信奴才也向太後說了,她讓奴才回來告訴你,說她答應了讓您放心,奴才們抱三阿哥的時候很小心,沒有吵醒他。”小福子恭謹的回答著。清如點點頭,隔了很久和說道:“湘遠,小福子,你們說人死了以後會去哪里?”

她在等,在等著福臨派人來抓她,如果所料沒差的話應該已經有人向福臨告密,將這火焚承乾宮的罪名栽到她頭上,而以福臨對董鄂氏的在乎,對承乾宮的在乎,他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主子好好的怎麼說起這個來?”小福子在後面笑著說,雖然在笑,可是他與湘遠的眼里都充滿了擔心,從昨天晚上開始主子就好象有點不對勁,也不知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沒什麼,只是突然好奇起來,下面真的會有黃泉地府嗎,真的會有奈何橋嗎。那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可以見到吟姐姐和月凌她們?”還有宋陵,清如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自承乾宮回來後。她突然很想宋陵,無比的想他們曾經在揚州地日子。每一件都清晰在目。

蓮子清如水,奈何宛如心!

左手慢慢握緊,在手心是一片碧綠的葉子,那是宋陵留給她的記憶,宋陵。下輩子地誓言我沒有忘,一直都沒有,下輩子我只許你一人,絕不再許第二人,也許很快,很快我就要來見你了清如慢慢地閉上了眼,她死心了,對福臨徹底的死心了,他不是她地良人。絕不是,愚昧四年,終于醒了。就讓一切在今天做個了結吧!

清如所料沒差,在太陽剛剛出來的時候。常喜就領了一隊的侍衛來。面色很複雜地請她到乾清宮去。

清如點點頭,什麼都沒問就跟著常喜走了。留下湘遠和小福子在宮中擔心不已,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的感覺這麼不詳。

到了那里,她看到了臉色鐵青的福臨,看到擔心不已地皇後,看到了貞妃,當目光瞥過貞妃時,她看到貞妃嘴角不經意留出的一絲獰笑。

她在得意嗎?得意終于可以整垮自己了,為了整垮她,貞妃甚至連親生姐姐身後留下的東西也可以燒毀,真的很狠,一點親情都不念,又或者在她心中根本沒有所謂的親情,既然沒有,那也就無從念起了。

然而突然間她又很可憐貞妃,可憐這個女人,她其實什麼比誰都更窮,更空虛,因為她不止沒有愛情,連親情,友情都沒有絲毫。

看到清如出現,福臨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地走向清如,臉上鐵青的,神色是暴怒的:“為什麼?為什麼要燒承乾宮?為什麼?”說到最後三個字他整個咆哮了起來,像一只被惹怒的獅子。

清如並沒有什麼害怕的意思在里面,坦然迎向他欲吃人地目光:“皇上你憑什麼認定是我燒了承乾宮?”

福臨指著角落里的一個宮女道:“她說她曾看你在承乾宮出現過,難道你還想抵賴不成?說,你為什麼要去承乾宮,朕不是說過不許任何人進那里的嗎?”

清如啟唇一笑,只是眼中地神色卻比福臨更冷千分萬分:“皇上只憑一個宮女的話就認定臣妾火燒承乾宮?呵,不錯,臣妾是去過那里,但是卻沒有做什麼火燒之事,如果你想知道到底是誰燒了承乾宮,你應該去問她!”說到她這個字時,手驟然伸起,指向貞妃。後者一臉驚惶失措地模樣:“宛貴妃何出此言,臣妾昨夜一時陪伴在皇上身邊,怎麼可能知道承乾宮地事呢,何況那里是姐姐的遺宮,臣妾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出火燒之事!”

福臨很快便將目光從貞妃移開,依舊逼視著清如道:“不錯,貞妃昨夜一直在朕身邊,她不可能去承乾宮,更不可能做什麼不該之事,你不要在這里胡亂冤枉人!”

“我冤枉她?”即便心中無愛,聽得他如此相信別人還是痛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地酸楚道:“不是所有事都需要親力親為的,她大可以讓手下的人去做,皇上,不論你信不信,我都說出這句話來:我沒有燒承乾宮,真正的凶手應該是貞妃才對!”她沒有再自稱臣妾了,福臨實在是太讓她傷心。

“你還在抵賴!”福臨暴怒地說出這一句,垂在身側的兩只手緊緊握在一起,好象隨時會揮過來一樣:“說!你到底去那里做什麼?”

清如後退幾步,在離福臨稍遠的地方站定,珠翠的光華映著她動人但是慘白的臉龐:“阿宛,董鄂香瀾的小名叫阿宛對不對?”

“住嘴!”福臨怒喝道:“不許你叫阿宛的名字!”

不,在福臨的心中主要的不是怒,而是怕,沒來由的怕,她知道了,她知道這個宛字真正的意思所在了!這個認知讓福臨打從心里害怕。

“呵呵,替身?我只是一個替身對嗎,皇上?”清如的眼里充滿了諷刺的笑,語氣卻是出奇的平淡,仿佛只是在說別人一樣。

福臨冷哼著轉過身:“不管你知道了什麼,這火燒承乾宮的罪你是脫不了的,你太令朕失望了,你看似簡單的一把火燒了朕最心愛的東西,如果這一次不處罰你,朕如何對得起逝去的先皇後!”

《魅人間》大家都去收藏推薦啊,現在都沒人氣呢,嗚....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壽 慧極必傷(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壽 慧極必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