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172個被誤讀的史事真相 詩詞 第61節:"臨行密密縫"解密  
   
詩詞 第61節:"臨行密密縫"解密

"臨行密密縫"解密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孟郊《游子吟》

唐代詩人孟郊的這首《游子吟》,是最為通俗的、最為人稱道的古詩之一。

許多人解釋這首詩的"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時認為:這是一位生活貧困、辛勤勞動的母親,親手用針線為將要遠行的兒子縫補衣服。怕兒子遠行時間長了,衣服穿破了,所以母親縫衣的針腳特別的密實。其實,並不是這樣,這樣的解釋只是從字面上看來的,並不是詩的真義。

我們注意一下這"臨行"二字。既然是慈母,為什麼要在兒子臨行時才想起縫衣服呢?兒子將要遠行了,當娘的為什麼不早早就給他准備好了呢?如果是說"臨行密密縫"是為了讓衣服結實,那這種行為又與"意恐遲遲歸"有什麼聯系呢?

其實,這"臨行密密縫"主要目的並不是為了使衣服結實,"臨行密密縫"是古代的一種風俗。當時不論是窮人還是富人,臨要遠行時,母親或妻子都要密密地縫衣服。"縫"與"逢"同音,希望的是早日相逢,主要目的是圖個吉利。

"臨行密密縫"這一行為要表達的就是"意恐遲遲歸",盼望早相逢。將"臨行密密縫"與"意恐遲遲歸"解釋為古代的送行習俗,這句詩與"意恐遲遲歸"的聯系才密切。

《憶江南》,白居易最憶是什麼

白居易的《憶江南》詞共是三首: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何日更重游?

江南憶,其次憶吳宮。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醉芙蓉。早晚複相逢?

這三首《憶江南》詞,為我們展示出美麗的水鄉江南勝境,成為膾炙人口、流傳千古的名作。但是,如果僅僅只是讀到作者描繪了江南水鄉的秀麗風光,是對江南的美好回憶,喚起人們對祖國河山和美好事物的無限熱愛,這是不到位的,我們不僅要看到這是寫景的佳作,更應該看到這三首《憶江南》中深一層的內涵。想一想他到底在憶什麼。

白居易于長慶二年(公元822年)至長慶四年(公元824年)為杭州刺史,寶曆元年(公元825年)為蘇州刺史,但只幾個月就因眼疾回到洛陽。也就是說白居易在江南待的時間最長的就是杭州。這三首詞是白居易67歲時的回憶之作。白居易的杭州為官,最為自豪的是他的政績,其中最為突出的就是治水。一個當上了官的讀書人,能夠將自己的所學造福于民,這是白居易人生的最好的落實,回憶這些,是作者最大的慰藉。三首《憶江南》中,字面雖然寫的是景,但是處處隱約透出作者對為政江南,特別是在杭州時的得意與自豪。

正如詞中所說的,三首《憶江南》是有"最憶"與"其次"的,是有順序的。

第一首。"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排在"最憶是杭州"之前,雖不說是"最憶",但是位置已經是列在最先了。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這是說自己時時惦記著江南。這里的"江花"之"江",我們不應該老實地理解為河流或是長江、錢塘江。紅勝火的花應該是荷花,流動的江水中是無花的;綠如藍的水,不應該是流動的江水,而應該是湖水。這首詞寫的其實是西湖。

將西湖之憶放在最先,時時掛念,除了西湖之美,主要原因應該是,回首當年帶著杭州人民對西湖的治理。白居易對西湖的感情,在他的詩中經常有所流露。在杭州時,他曾帶領百姓修築湖堤,蓄水灌田千余頃;並疏浚城中水井,以利飲用。至今西湖還為我們留下了不少關于他的傳說。如果僅留戀的是紅勝火的花、綠如藍的水,那樣就成了閑夢的江南,那就是游客的江南了。白居易的江南,留有他的播種,留有他的心血,這樣的江南之憶,實是收獲果實一樣的品味。

第二首說的是"最憶是杭州",卻放到了第二位,排在了西湖之後。"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其實這算不上寫景,實際是寫人,是寫自己,是寫自己工作後的業余生活。公務之余行走于山寺路上,毫無負擔地賞月;案牘之暇屈肱側臥,心境平和地看潮,這是身體的休息,更是心理的放松。這種緊張之後的解放,閑極無聊的散人是不可享受到的;這種工作之余的坦然,是刮地三尺的貪官絕不會有的。這些追憶中,流露著安甯、閑適與坦然。這實在是對杭州之任的自我欣賞。

第一首寫的是江南人司空見慣的荷花、綠水,第二首寫的是公余的愜意,只有第三首"江南憶,其次憶吳宮。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醉芙蓉。早晚複相逢?"寫的是蘇州,寫了酒,寫了歌舞,寫到了真的文人騷客的江南。但是,三首之中,也就這首最是"其次",最少有人稱道。究其原因,就是只有娛樂,少了前面兩首的那種真情。白居易任職蘇州,只有幾個月,就因眼疾而離開,他想在蘇州繼續杭州事業的想法沒能實現。他離蘇州時,郡中士民涕泣相送,這是對他杭州政績與人品的褒揚,同時也為他不能為蘇州百姓做主痛心。

白樂天二十多歲就中了進士,從此游泳宦海,幾上幾下,幾經波折。唯杭州之任最少羈絆,最有作為。一心治國平天下的他,能夠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回憶起來,收獲的自然是甜甜的慰藉與溫馨。而當官不為民做主的貪官、昏官,即使心如鐵石,也難免有負罪的恐懼,他們是不會有這樣的平和而美麗的回憶的,寫寫山水花月已經不錯了,斷不可能寫出白居易一樣的江南深情。

上篇:詩詞 第60節:"黃鶴樓"怎麼"黃"的(2)     下篇:詩詞 第62節:春夜為何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