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172個被誤讀的史事真相 語言 第85節:"狗"與"犬"之別  
   
語言 第85節:"狗"與"犬"之別

語言

"狗"與"犬"之別

現在,"狗"、"犬"意思幾乎是相等的,狗就是犬,犬就是狗。要說區別,也有那麼一點:一、"犬"文言一點,"狗"通俗一點。軍犬不叫軍狗,警犬不叫警狗,犬牙交錯不說狗牙交錯,犬吠一般不說成狗吠,狗叫一般也不說成犬叫。二、"犬"用于貶義較少,"狗"用于貶義較多。犬馬之勞,不說成狗馬之勞,犬子是自謙,狗子是罵人,狗特務也不叫犬特務,狗屁也不說犬屁,狗東西不說犬東西。總之,二者差別是微小的。

在古代,"狗"、"犬"的差別可就比現在大多了。

甲骨文的"犬"極像狗的樣子,是個象形字。"狗"從"犬","句"聲,是個形聲字。依文字發展規律,應當是先有"犬",後有"狗"。《禮記·曲禮上》:"效犬者,左牽之。"《爾雅·釋畜》中說:"未成豪,狗。""未成豪"就是沒有長出剛毛,沒長出剛毛的就是小狗崽子。

成語"畫虎類犬",出自《後漢書·馬援傳》,原文是:"畫虎不成反類狗。"人們理解為:畫只老虎,卻畫成了狗。可是,畫得再不像,虎也不至于畫成狗的樣子,畫成貓倒也說得通,若真的能畫成狗來,說明還是會畫畫的,只是畫錯了對象。其實,這個"狗"並不是我們說的狗。

《爾雅·釋獸》中說:"熊虎丑,其子狗。""丑"意思是"類",這句話的意思是:熊虎類的崽稱為狗。清代大學者郝懿行解釋《爾雅》的書《爾雅義疏》說:"今東齊、遼東人通呼虎之子為羔,羔即狗之轉。"郝懿行認為,山東、遼甯一帶人,所說的"虎羔"、"熊羔"的"羔",是"狗"的讀音轉變,本來是"狗",後來變成"羔"。如此看來,畫虎類狗的意思應是:想畫只大老虎,結果畫出個小虎崽。老虎威風凜凜,可是小虎卻一點威風也沒有,不信到動物園一看就知道了。

別字弄出的"文曲星"

"文曲星"是傳說中的星宿,人們說它是主持文運的,文曲星臨頭,文人就要有好運了。可是,這"文曲星"的"曲"誰也解釋不了。"曲"有好幾個義項,可是哪一個也跟"文"對不上。這是怎麼回事?原來"文曲"二字,本是"文典",是寫錯了字,才弄出個"文曲星"。

"文曲"二字,最早見于《荀子·正論》,在這篇文章的末尾有"聚人徒,立師學,成文曲"。這句話影響很廣,于是"文曲"二字,就成了文學的代詞。

古代認為天上的星宿,與地上的事物是有對應關系的,斗魁上六星總稱為文昌星,是主宰文運的。唐裴庭裕《東觀奏記》中寫道:"初,日官奏文昌星暗,科場當有事。"可見,文昌星對地上之人是很有影響的,人們是很相信並重視它的。大約是在宋代,人們又因為荀子的名句"聚人徒,立師學,成文曲",稱文昌星為文曲星了。

《水滸》開篇就是:"文曲星乃是南衙開封府主龍圖閣大學士包拯,武曲星乃是征西夏國大元帥狄青。"由"文曲星"又引申出了"武曲星"。

直到清代學者王念孫在他所著《讀書雜志·荀子六成文曲》中,指出《荀子·正論》"聚人徒,立師學,成文曲"的"曲"是傳抄中的誤字,正確的應該是"典",應該是"聚人徒,立師學,成文典",這樣一來,一直解釋不通的"文曲"才解釋明白了。

馬的騎與乘

至于乘馬,早在王亥之前好幾代的"相土"時期就已經學會了,但不太普遍,大多是貴族的專有。遷徙隊伍中,更多的是負重行走的奴隸,簇擁在牛車、馬騎的四周,蹣跚而行——

余秋雨《古道西風·一》

《世本·作篇》確實說了"相土作乘馬"。但是,這"乘馬"就是用馬駕車,與騎無關。"相土作乘馬"在《荀子·解蔽》作"乘杜作乘馬"。王先謙注:"杜與土同。乘馬四馬也。四馬駕車,起于相土,故曰作乘馬。"

《左傳正義》:"古者服牛乘馬,馬以駕車,不單騎也。"《禮記·曲禮上》:"前有車騎,則載飛鴻。"《禮記正義》說:"古人不騎馬,經典無言騎者,當是周末時禮。"程樹德不同意這些觀點,但他在1930年著的《說文稽古篇·騎馬之始》論證之後說:"是騎馬之俗,當始商末周初也。"

中學語文課本中曾有一篇《古代的車馬》,選自王力主編的《古代漢語》。課文說:"戰國以前,車馬是相連的。一般地說,沒有無馬的車,也沒有無車的馬。因此,古人所謂禦車也就是禦馬,所謂乘馬也就是乘車。""我們認為春秋時代可能有騎馬的事,但那只是極個別的情況。到了戰國時代,趙武靈王胡服騎射,才從匈奴學來了騎馬。後來騎馬之風才漸漸盛起來的。"

陳夢家《殷虛卜辭綜述》第十六章第九節《車》說:"殷代的車,不但存在于卜辭文字中,並有實物出土。"但就是沒有騎馬的證據。《甲骨文編》中從"馬"的字有好多,但是沒有"騎"字。

盤庚時代騎馬的事目前根本證實不了,說"簇擁在牛車、馬騎的四周",冒出了"馬騎",天馬行空,奇了。

上篇:成語 第84節:"蛛絲馬跡"之"馬"     下篇:語言 第86節:"一不作,二不休"的"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