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172個被誤讀的史事真相 文獻 第102節:聽好"絲竹"弦外音  
   
文獻 第102節:聽好"絲竹"弦外音

聽好"絲竹"弦外音

劉禹錫的《陋室銘》中有:"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絲竹",中學語文課本注釋為:"琴瑟、簫管等樂器。這里指奏樂的聲音。"這是沿用了舊注,只是字面上的解釋,真正理解"絲竹"在《陋室銘》中的含義,光是說到這里是不夠的,還應當"聽"出來"絲竹"在這特定語境中的弦外之音。

《陋室銘》先說了"可以調素琴",又說了"無絲竹",又是有樂器,又是無樂器,若僅依教材注釋就出現矛盾了。可見,這里的"無絲竹"並不是真的沒有"琴瑟、簫管等樂器",而是有其他意義的。

其實,這里的"絲竹"與"素琴"是反義相對,"絲竹"並不是指一般的樂器或音樂,而是指與村野、樸素相對的華靡、典雅的音樂。

絲竹指華靡、高貴的音樂的例子,可以舉出許多。

《三國志·魏志·陳思王植傳》:"竊位東藩,爵在上列,身被輕暖,口厭百味,目極華靡,耳倦絲竹者,爵重祿厚之所致也。""絲竹"與"輕暖"、"百味"、"華靡"成同義對舉。王羲之《蘭亭集序》:"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懷。""絲竹"是與"盛"相連的,是與"一觴一詠"相對的,這里的"絲竹"就是指華麗、喧鬧的音樂。白居易《琵琶行》說了"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後,又說"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可是又有"山歌與村笛",可見,這"絲竹聲"並不是所有的音樂,而是指城市里典雅的音樂,與"山歌與村笛"相對的音樂。歐陽修《醉翁亭記》"宴酣之樂,非絲非竹",歐陽修在這里以"絲竹"為非,喜的卻是"負者歌于途"之"歌",這是抑華靡而揚村野、清新、自然。清人黃景仁《綺懷》詩"結束鉛華歸少作,屏除絲竹入中年"。"鉛華"是婦女化妝品,這里是浮豔的借代。"鉛華"與"絲竹"是同義詞。

劉禹錫的《陋室銘》,主旨是表達安貧樂道,超脫凡俗的清趣,對市井奢華,官場紛繁的擯棄。將"絲竹"理解為華麗、侈靡的音樂,更符合文章的原意,這樣,"可以調素琴"與"無絲竹"的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

"鉤魚"不可作"釣魚"

《口號萬歲》一書中的《阿骨打的骨氣》有:

《遼史》卷二七載:"天慶二年二月,(天祚帝)幸混同江釣魚,界外生女真酋長在千里內者,以故事皆來朝。適遇頭魚宴,酒半酣,上臨軒命諸酋長次第起舞,獨阿骨打辭以不能。"……當時女真人處于原始公社後期,被迫向強大的封建帝國契丹大遼朝貢。遼國皇帝遠足去釣魚,女真的一些酋長不遠千里前來捧場。

說的是一個著名的曆史故事,這里的"釣魚"應該是"鉤魚"。不少人因為不了解"鉤魚",寫作"釣魚"。

《阿骨打的骨氣》所引的《遼史》卷二七,此處原文就是"鉤魚"並不是"釣魚"。

天祚帝鉤魚的混同江即松花江,若只是小小的釣魚,犯不上興師動眾,大張旗鼓,遠行混同江。農曆"二月"黑龍江正是嚴冬,鑿冰下鉤,用大纜拴上大鉤,鉤黑龍江流域的鱘鰉魚。鱘鰉魚可達幾百斤至千斤,鉤鱘鰉魚不是容易的事,有似後來的木蘭圍獵。遼帝鉤魚是春"捺缽"的主要內容。"捺缽"契丹語,又作"巴納",即國君漁獵行營的帳篷。春"捺缽"時,皇帝和臣僚共議國事,校獵講武,屬國、部族的酋長、首領都來朝見,皇帝設宴款待,君臣共賀。

鉤魚意義不僅僅是魚,既是比武,也是接見"外賓",還是開大會,場面很大,很熱鬧。

上篇:文獻 第101節:《三峽》寫的只是巫峽     下篇:文獻 第103節:水泊梁山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