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秦二世嬴胡亥:亡國責任只排第四(3)  
   
秦二世嬴胡亥:亡國責任只排第四(3)

胡亥的殺戮

趙高得勢後,便想起蒙毅曾經判過自己死刑,可以說是深仇大恨,便說動胡亥誅殺蒙恬和蒙毅。胡亥對趙高言聽計從,下詔處死蒙恬和蒙毅。後來,趙高又讓胡亥殺了右丞相馮去疾,將軍馮劫,秦朝的幾根棟梁,都讓胡亥伐倒了。

殺完了蒙氏,趙高還不過癮,對胡亥說,陛下剛即位,急須大振威力。要立威,就必須制定嚴酷、苛刻的刑法,使那些有罪的人彼此連坐,直至株連九族。再采取賤者貴之,貧者富之,遠者近之的辦法,換上一批親信,這樣,既可除去先帝的那些舊臣,又可安置陛下所親信的人,誰不感恩戴德,忠于陛下呢?這樣國家就安定了,陛下也可以高枕無憂了。胡亥的天下原本就是偷來的,做賊心虛,害怕諸公子與他爭位,決定一不做二不休,殺個乾淨。只剩下自己一人是先皇的骨肉,就不會有人來搶帝位了。

于是在趙高的羅織誣陷下,胡亥連興大獄。趙高將公子十二人、十人,舊臣近侍若干人一起拘捕,在嚴刑拷打之下,全部問成謀逆重罪。結果,公子十二人戮死在咸陽,公主十人則在杜郵被肢解,所有財物抄沒入官,被株連者不可勝數。

公子將閭等兄弟三人,是胡亥的同母兄弟,以為哥哥會網開一面,被囚于內宮後還自認無罪,只待不久即可獲釋。接到將他們處死的詔書後,將閭叫屈道:“我平時出入宮廷,未嘗失禮;隨班廊廟,未嘗失節,奉命應對,未嘗失辭,怎麼叫作不臣?”高呼“無罪”,痛哭流涕,最後也只有拔劍自殺。

還有一個公子高,雖未曾被拘系,自知不能幸免,本想逃走,但又怕因此株連全家,禍至滅族,只好“犧牲我一個,保住全家人”。他上書胡亥,情願殉葬父皇。胡亥非常高興,賜錢十萬以葬。

秦始皇的子女都被殺完,所有功臣除李斯之外,也被清洗乾淨,一時朝堂空虛,幸存者人人自危。趙高趁機把自己的親信安插到朝中要害位置,如弟弟趙成被任為郎中令,掌握京師和皇帝的衛隊,女婿閻樂為咸陽令。其他如禦史、侍中等官,也都換成了趙高的人,朝中到處都有趙高的爪牙和耳目。

感覺坐穩了寶座後,胡亥效法秦始皇,也巡游天下。南到會稽(今蘇州),北到碣石(今河北昌黎北),最後從遼東(今遼甯遼陽)返回咸陽。在巡游途中,趙高建議胡亥趁機樹立自己的威信,將那些不聽話的官吏全部誅殺。胡亥一路下來,殺了不少地方官吏,以致于許多地方都沒人敢當官了。

趙高“愚君”

趙高把持了國家大權,便開始蒙蔽胡亥。胡亥對國家大事根本不通,只想尋歡作樂,一天對趙高說:“人生在世,如同白駒過隙,現在朕既然已經君臨天下,那就應該悉耳目之所好,窮心志之所樂,這樣終百年壽,你看可以嗎?”趙高說:“天子所以稱貴,就在于深居九重,高高在上,只讓群臣聽到他的聲音,不讓他們見到面孔。從前先皇在位的時間長,群臣無不敬畏,所以即使每天與群臣見面,他們也不敢胡作非為,妄進邪說。現在陛下還很年輕,又剛剛即位,對各種事情未必樣樣精通。如果在朝廷中現場處理政務,萬一言語有誤,處置失當,就在群臣面前暴露了您的弱點,這豈不有損于陛下的聖明嗎﹖所以,陛下不必再臨朝和臣下見面,只管深居宮禁,有什麼事情由我和侍中來批答處理一下就行了。”這番話正中胡亥下懷,從此便深居九重,不和朝臣見面,一切政事交由趙高處理。從此,胡亥只是個名譽皇帝,趙高成了執行皇帝。

李斯看到胡亥深居禁宮,只聽從趙高的話,惟恐自己失寵,于是寫了一篇文章《行督責之術》,向胡亥獻出了獨斷專權、酷法治民的治國方法,給胡亥的暴政火上澆油。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趙高的最後一塊絆腳石,後來果然遭到報應,死得比誰都慘。

趙高殺李斯

有了李斯的主意,胡亥把秦始皇的暴虐發揚光大了。他繼續大量征發全國的農夫修造阿房宮和驪山墓地,調發五萬士卒來京城咸陽守衛,同時讓各地向咸陽供給糧草,而且禁止運糧草的人在路上吃咸陽周圍三百里以內的糧食,必須自己帶糧食。除了常年的無償勞役外,農民的賦稅負擔也日益加重,最終導致了陳勝吳廣起義的爆發。

陳勝及吳廣均為穎川郡(今河南)人,二世元年(前209)七月,兩人奉命押解一群工役500人,將糧食送到漁陽(今)的長城工地上去。但當他們到達蘄州(今安徽宿縣)大澤鄉時,遇上了傾盆大雨,道路全為洪水淹沒,車人皆動彈不得,被困了好幾天。如果他們無法依限期到達目的地,以秦國刑法可能被判處死刑。兩人殺掉監軍,領著這500人造反,假冒扶蘇及項燕之名,向全國各地發出檄文。不久,便有武臣自立為趙王、魏咎自立為魏王、田儋自立為齊王,一時間群雄並起。胡亥即位一年不到,起義軍已遍布全國各地了。

天下大亂的責任,大半還是該秦始皇負,胡亥剛上台,頂多算推波助瀾而已。但慣耍詭計的趙高,看不到天下大勢,不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卻把這看作是一個除掉李斯的好機會。他一邊對胡亥封鎖消息,一邊對李斯說,關東群盜蜂起,可皇上根本不把這事放在心上,勸諫他也不聽,還是丞相的話有分量,你去勸勸看。

李斯不知是計,答應下來。趙高故意在胡亥擁姬挽妾燕樂正濃時派人通知李斯,李斯趕緊去求見,結果引起了胡亥的反感。一連幾次都是這樣,惹得胡亥大怒,覺得你李斯故意趁我忙的時候來,找我的不痛快。趙高乘機進讒言,說李斯沒有從胡亥即位中撈到好處,心生怨恨,並誣陷李斯的長子李由是三川郡守,造反的陳勝是李斯鄰縣的人,陳勝的軍隊經過三川時,李由故意不出擊。兩人有文書往來,有可能要謀反。胡亥就讓趙高調查此事。

上篇:秦二世嬴胡亥:亡國責任只排第四(2)     下篇:秦二世嬴胡亥:亡國責任只排第四(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