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2)  
   
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2)

由于朱全忠鎮壓農民起義有功,唐朝封他為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沛郡侯,後來又封為吳興郡王,還賜給他鐵券和德政碑。

風雨飄搖之際,僖宗暴卒

經過黃巢起義軍的打擊,唐朝數百年的基業已不複舊貌。藩鎮各擅兵賦,迭相吞噬,朝廷根本不能控制,成為實際上的地方割據勢力。朝廷實際控制的地區,不過河西、山南、劍南、嶺南西道數十州而已。

光啟元年(885)正月,僖宗自川中啟程,三月重返長安。數年驚魂還沒有來得及穩定,便又遭遇了新的動蕩。僖宗寵信的宦官田令孜,因企圖從河中節度使王重榮手中奪得池鹽之利而與之交惡,田便聯合邠甯節度使朱玫和鳳翔節度使李昌符向王重榮開戰。王重榮則求救于太原李克用,二人聯手大敗朱玫和李昌符,進逼長安。十二月,神策軍潰散,田令孜無奈再次帶領僖宗逃亡到鳳翔(今陝西寶雞)。

此時,各地節度使對宦官田令孜的專權十分不滿,朱玫將因病沒有跑掉的襄王李煴挾持到長安立為傀儡皇帝,改元“建貞”,僖宗被尊為“太上元皇聖帝”。僖宗以正統為號召,把王重榮和李克用爭取過來反攻朱玫,同時密詔朱玫的愛將王行瑜,令他率眾還長安對付朱玫。光啟二年(886)十二月,王行瑜將朱玫及其黨羽數百人斬殺,又縱兵大掠,僵凍而死的百姓橫尸蔽地,慘不忍睹。一些官員擁著李煴逃奔河中,王重榮假意迎奉,將李煴抓住殺死,並把他的首級函送給僖宗。

事變平息後,不少官員遭到殺戮,田令孜被貶斥,僖宗也打算重回京師。光啟三年(887)三月,返京的隊伍剛剛到達鳳翔,節度使李昌符以等待長安宮室修繕完工為名,強行滯留僖宗。到了六月,天威軍與李昌符發生火拼,李昌符進攻僖宗行宮,兵敗出逃隴州(今甘肅),僖宗命扈駕都將李茂貞追擊。七月,李昌符被斬。

經過這樣幾番折騰,僖宗的身體也垮了。光啟四年(888)二月,病中的僖宗終于又一次回到長安,在拜謁太廟以後,舉行大赦,改元“文德”。三月三日,僖宗得暴疾,六日,27歲的僖宗終于在顛沛流離之後離開了人世。

命運多舛的昭宗

昭宗李曄是懿宗第七子,僖宗的同母弟弟,6歲封壽王。在僖宗彌留之際,朝廷群臣並沒有看好他,而是看中了吉王李保,理由是吉王在諸王當中最有賢名,年齡又長于壽王。當時支持李曄的只有掌握軍權的宦官楊複恭等人。擁立的理由是:李曄和僖宗是同母所生,關系最為密切;李曄在僖宗多年避難逃亡過程中都隨侍左右,而且還能夠表現一些才能,與楊複恭關系相處也算和諧,比較能為楊複恭等人接受。即位這年,李曄22歲。

昭宗聽政以後,頗有重整河山、號令天下、恢複祖宗基業的雄心壯志。他認真,注重儒術,尊禮大臣,企圖尋找治國平天下的道術。大順元年(890),昭宗在准備尚欠充分的情況下,迫不及待地下詔削奪太原李克用的官爵和賜予他的皇室宗族身份。結果,李克用不服,拒絕交出兵權,各地藩鎮為求自保,對此消極觀望,昭宗派往河東(今山西)地區鎮壓李克用的官軍幾乎全軍覆沒。楊複恭乘機將支持昭宗的宰相罷免,並聯合一些節度使要挾朝廷,這給待機而動的鳳翔節度使李茂貞提供了口實,他以討逆為名聯合關中其他幾個藩鎮打敗了楊複恭。李茂貞隨即兵逼朝廷,昭宗無可奈何,只好殺死了楊複恭和宰相杜讓能推卸責任,李茂貞才算罷休。從此,李茂貞占據關中十五州,成為京畿地區最強大的藩鎮,他以朝廷元勳自居,干預朝政,還有問鼎帝位的野心。

乾甯三年(896)九月,占據汴州(今河南開封)的朱全忠、張全義與關東諸侯紛紛上表,說關中地區有災,請皇帝遷都洛陽,並說已經著手繕治洛陽宮室。這個時候,昭宗為了保障皇室安全,一度想任用宗室典掌軍隊,因阻力重重沒有實現,卻給宗室諸王帶來了滅頂之災。乾甯四年(897),華州節度使韓建要挾來華州行宮的昭宗,將宗室睦王、濟王、韶王、通王、彭王、韓王、儀王、陳王等八人囚禁,他們所統領的殿後侍衛親軍兩萬余人也被迫解散,昭宗還不得不在韓建的要求下,將德王李裕冊為皇太子,並進封韓建為昌黎郡王。這年八月,韓建又因私怨,勾結知樞密使劉季述假傳皇帝旨意,通王、覃王已下十一王及其侍衛,無論老少統統殺死,而韓建僅以諸王“謀逆”告訴昭宗了事。當韓建發兵圍住諸王的住所以後,宗室諸王驚懼萬分,披發逃命,沿著城垣大呼:“官家(宮中對皇帝的稱呼)救兒命。”有的還登屋上樹,以圖僥幸。景況之慘痛,使人歎息,而昭宗只有暗自垂淚。事後,他仍以韓建為太傅、中書令、興德尹,封颍川郡王,賜鐵券,並賞賜他禦筆書寫的“忠貞”二字。

光化元年(898)十一月,又發生了昭宗遭宦官廢黜、皇太子李裕監國的宮廷政變。

原來,昭宗經過這番折騰,往日的銳氣消失殆盡,終日飲酒麻痹自己,脾氣也變得喜怒無常,引起了宦官的恐懼。十一月的一天,昭宗在禁苑中打獵,大醉而歸。當天夜間,手殺宦官、侍女數人。左右神策軍中尉劉季述、王仲先借機要挾宰相召百官署狀同意“廢昏立明”,隨即帶兵突入宮中。剛剛酒醒的昭宗驚墜床下,還掙紮起來想逃跑,被劉季述、王仲先左右挾持著摁在座位上。昭宗皇後何氏就在昭宗面前取出傳國寶璽交付劉季述,然後和皇帝共乘一輦,帶著平日的侍從十余人赴東宮。昭宗一入宮中即被囚禁,劉季述親自給院門上鎖,每日通過窗口給他送飯食。宦官迎立皇太子監國,假傳昭宗之命,令皇太子李裕登皇帝位。

後來,宰相崔胤聯合禁軍將領孫德昭發兵打敗了劉季述,天複元年(901)正月昭宗“反正”,接受了群臣的朝賀。劉季述被亂棍打死,暴尸街頭。皇太子李裕降為德王,改名祐。可不久之後,鳳翔節度使李茂貞以勤王為名,將昭宗挾持到鳳翔幽禁起來。宰相崔胤告難于正在定州(今河北正定)行營的汴梁節度使朱全忠,請他發兵問罪。這正中朱全忠下懷,他立即前往長安,崔胤率文武百僚迎接。朱全忠隨後與李茂貞圍繞爭奪昭宗展開激戰。朱全忠大軍圍困鳳翔一年多,鳳翔孤立無援,城中百姓多餓死,昭宗也不得不在行宮自磨糧食以求生存。最終,鳳翔城破,昭宗成為朱全忠的戰利品。天複三年(903),昭宗在朱全忠的押解下還京。他賜朱全忠為“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並親解玉帶相賜。

上篇: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1)     下篇: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