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3)  
   
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3)

昭宗返回長安後,朱全忠很快發兵將朝中宦官全部殺死,同時下令各地藩鎮將擔任監軍的宦官一律殺死,多年來宦官專權的局面結束了,但唐朝也到了癌症晚期。朱全忠為了更好地控制昭宗,天祐元年(904)正月,他提出要皇帝遷都洛陽。為了杜絕唐朝故舊對長安的念想,朱全忠下令將長安居民按戶籍遷居,宮室和民居全部毀掉,房屋被拆後的木材扔在渭河當中,順河而下,月余不息。千年古都成為廢墟,長安城哭聲一片,關中百姓在遷徙途中大罵崔胤是“國賊”,斥責他引來朱全忠傾覆社稷,連累眾生。

四月,昭宗到達陝州(今河南三門峽),哀求朱全忠說,中宮剛剛生育,月子里出行不方便,請求到十月再入洛陽宮。朱全忠認為他是有意拖延待變,很是惱怒,惡狠狠地對手下牙將寇彥卿說:“你馬上到陝州,立即督促官家動身。”

昭宗無奈,只好從陝州出發。此刻昭宗身邊已沒有了禁衛親軍,隨從他東遷者只有諸王、小宦官十幾人和打馬球的內園小兒共二百余人。朱全忠仍然不放心,擔心這些人也會惹是生非,為防止節外生枝,下令將他們全部坑殺,將皇帝身邊的侍衛全部換成了自己的部下。

就這樣,遷都到洛陽的昭宗完全成為朱全忠的傀儡和招牌。朱全忠成為控制關東和關中大部分地區的最大的軍閥,他覬覦皇位已久,篡國之謀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太原李克用、鳳翔李茂貞、西川王建等連盟舉義,打出了“興複”的旗號來和朱全忠對抗。

昭宗自離長安,終日與皇後宮女喝酒自慰,但還是擔憂發生不測。朱全忠也擔心昭宗再次成為對手的招牌,就對他下了殺手。八月十一日夜,蔣玄暉率龍武軍將史太等百人來到皇宮內門,聲稱有緊急軍務面奏皇上,內門打開,蔣玄暉每門留兵十人把守,其他人一直沖到皇帝寢宮所在椒殿院。貞一皇妃打開院門,對蔣玄暉說:“急奏不應帶兵來呀!”話音未落,被史太一刀砍死。蔣玄暉帶人急沖到殿下,大聲問:“至尊何在?”昭儀李漸榮在門外道:“院使(指蔣玄暉)莫傷官家,甯殺我輩。”昭宗此刻半醉半醒,聽到動靜不妙,馬上從床上爬起來。史太早已持劍進入椒殿,昭宗身著睡衣繞著殿內的柱子逃命,被史太追上,一劍結果了性命。昭儀李漸榮想以身保護皇上,也一起被殺。何皇後苦苦哀求,蔣玄暉才放她一條活路。就這樣,年僅38歲的昭宗成為朱全忠圖謀篡國的刀下鬼。

名副其實的哀帝

哀帝李柷是昭宗第九子,昭宗被殺以後,蔣玄暉假傳遺詔擁立他即位。但他只是傀儡,一切政事都由朱全忠決策。他即位以後甚至都沒有改元,一直在使用“天祐”年號。

天祐二年(905)六月,朱全忠在親信李振和朝廷宰相柳璨的鼓動下,將裴樞、獨孤損、崔遠等朝廷衣冠之流三十多人集中到黃河邊的白馬驛全部殺死,投尸于河,制造了驚人的“白馬之變”。李振多年參加進士科考試總是不中,對裴樞等人懷有切膚之痛。他對朱全忠道:“這些人常自謂清流,現在投入黃河,就變成濁流了。”朱全忠大笑,這實際上掃除了他篡位過程中的一大障礙。

十二月,朱全忠借故處死了樞密使蔣玄暉,又將哀帝母後何氏殺死,並廢黜為庶人。不久,宰相柳璨被貶賜死,其弟兄也被全部處死。太常卿張廷范被五馬分尸,其同伙也被除名賜死者。朱全忠已是生殺予奪,大權在握了。

天祐四年(907)三月,經過一番假意的推辭,時為天下兵馬元帥、梁王的朱全忠接受了哀帝的“禪位”。建國號梁,改元開平,以開封為國都,史稱後梁。唐朝正式滅亡了。

哀帝先被降為濟陰王,遷往開封以北的曹州(今山東菏澤)。由于太原李克用、鳳翔李茂貞、西川王建等仍然奉天祐正朔,不承認朱全忠的梁朝,朱全忠擔心各地軍閥的擁立會使廢帝成為身邊的定時炸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于天祐五年(908)二月二十一日將年僅17歲的哀帝鴆殺。朱全忠為他加諡曰“哀皇帝”,以王禮葬于濟陰縣定陶鄉(今山東定陶縣)。

虛待齋曰

唐朝這三位末代皇帝,個人都沒有多大寫頭,但唐朝的滅亡還是令我們感歎當時人民的苦難和文明的衰落。長安作為的七朝古都,先後有2038年之久的輝煌,受到朱溫最慘重的一次破壞,從此喪失了首都的資格。中國文明的重心也離開涇渭平原,移向華北平原,之後再從黃河流域移向長江流域。

唐朝滅亡的根本原因,還是當時的政治體制。節度使權力太大,不僅統兵,還掌握當地的政治經濟,尤其是控制當地的稅收,這為他們招兵買馬犯上作亂創造了極好的條件,安史之亂的爆發就是明證。這個問題直到北宋開國皇帝趙匡胤才解決,他將政軍分開,將帶兵權和指揮權分開,同時降低軍人地位,頻繁調動將領崗位……從此避免了軍人政變叛亂的可能。但這些都是後話,留到以後再說吧。

上篇: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2)     下篇:後梁末帝朱友貞:一代亂倫的王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