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後梁末帝朱友貞:一代亂倫的王朝(1)  
   
後梁末帝朱友貞:一代亂倫的王朝(1)

五代十國,一般認為從公元907年朱溫滅唐到960年北宋建立,共53年。實際上十國當中有六個在960年之後滅亡,北漢在最後,滅亡時已是979年。五代是中原的五個王朝,先後與之並存的十國除北漢外都在秦嶺淮河以南。其它並存的還有遼和西夏,但因為史書一般以漢族為中心,對其他少數政權常常忽略。

朱溫雖然滅唐稱帝,但地盤並沒有擴大。而昔日的對手卻紛紛以討賊興複唐朝為口號,聯合起來對付他。晉王李克用是反對他的核心力量,岐王李茂貞也以唐朝的忠臣面目出現,號召討伐朱溫。蜀王王建干脆在成都稱帝,公開自立。吳王楊行密死後,其子楊渥不肯歸附,仍以唐朝為正宗。所謂五代十國,只不過把藩鎮的招牌改上一改,節度使改稱帝王,戰區改稱帝國、王國。有些政權並不適用嚴格的國家意義,如南漢、荊南、楚、吳越,往往維持著藩鎮的外貌,在表面上臣屬于中原的五代政府。尤其是荊南,它為了得到賞賜,幾乎向每一個鄰邦稱臣,各國都喚它的國王高從誨為“高賴子”。

五代十國是個大混亂大破壞的時期,上有暴君,下有酷吏,再加上長年戰爭征賦不斷,所以前人把五代稱為“五季”,也就是末代,最差的。歐陽修在他寫的《新五代史》里常用“嗚呼”開頭,這並不是他裝腔作勢,不說其他,“凌遲”(即千刀萬剮)這種殘酷刑罰就是在五代出現的。

兒子殺老子,弟弟殺哥哥

在中原,朱溫與李克用互為主要對手,李克用為報昔日之仇,屢次與後梁血戰不止。李克用是沙陀族的首領,原為唐朝的雁門節度使,黃巢占領長安後,他率軍勤王,被唐僖宗封為河東節度使。李克用當年追擊黃巢,因為糧盡而退兵,回軍途中經過汴州,便入城休息,只帶了隨從親兵300人。當時的汴州節度使朱溫大擺筵席,招待李克用及其官屬。李克用從來瞧不起流寇出身的朱溫,酒醉後說了一些侮辱朱溫的話。朱溫懷恨在心,在夜里派兵圍住李克用留宿的上源驛。李克用的手下一面拼死抵抗,一面用水潑醒醉酒的李克用。李克用率幾名親兵突圍逃回軍中,其他人被朱溫殺得干乾淨淨。李克用上疏唐僖宗評理,無兵無權的皇帝拿朱溫也沒有辦法,只能下詔為他們和解。從此李克用和朱溫成了死敵。

朱溫與李克用反複爭奪澤州(今山西晉城)、潞州(今山西長治),結果大敗而歸。此後在柏鄉(今河北柏鄉)之戰中又損兵折將,再次出兵時,自己所率部隊竟被晉軍區區幾百騎兵騷擾突襲得倉惶逃竄,終致全局失利,從此他憂急成病,死前已經預感到了後梁的滅亡。

朱溫對部下、戰俘、士人均濫殺成性。每次作戰時,如果將領戰死疆場,所屬士兵也必須與將領與陣地共存亡,如果生還就全部殺掉,名為“跋隊斬”。所以,將官一死,兵士就紛紛逃亡,不敢歸隊。朱溫又讓人在士兵的臉上刺字,如果思念家鄉逃走,或者戰役結束後私自逃命,一旦被關津渡口抓獲送回,必死無疑。而更讓朱溫遺臭萬年的是他的荒淫,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在他的兒子外出征戰時,他便將兒媳召入宮中,名為侍病,實為侍寢,與之亂倫。更讓人吃驚的是,他的兒子們對父親的亂倫不但不憤恨,反而恬不知恥地利用妻子在父親床前爭寵,討好朱溫,以求將來繼承皇位。父子這種丑聞,在曆史上恐怕獨一無二了。

朱友文是朱溫的養子,其妻王氏姿色出眾,美豔無雙,朱溫尤為喜愛。朱溫在枕席之間,答應王氏將來傳位給朱友文,這引起了親生兒子朱友圭的不滿。而朱友圭的妻子張氏也常常陪朱溫睡覺,隨時注意年老多病的朱溫的一舉一動。

後來,朱溫病情加重,就讓王氏通知朱友文來見他,以便委托後事。朱友圭的妻子張氏知道後,趕緊密告朱友圭,催他先采取行動。朱友圭立刻利用他掌握的宮廷衛隊發動政變,連夜殺入宮中。侍奉在朱溫身邊的人都嚇跑了,朱溫驚問:“是誰反了﹖”朱友圭回答:“不是別人,是我。”朱溫大罵:“我早就懷疑你不是東西,可惜沒有殺了你。你背叛你父親,大逆不道,天地也容不了你!”朱友圭回罵:“老賊萬段!”朱友圭的隨從馮廷諤一刀刺入朱溫腹中,刀尖透出後背。這一年是乾化二年(912)六月,朱友圭用破氈裹住朱溫尸首,埋在了寢殿的地下。

朱友圭殺父繼位後,眾都不服,特別是朱溫和張惠所生的朱友貞,身為嫡子,更是打起了“除凶逆,複大仇”的旗號,聯合魏博節度使楊師厚興師問罪。在楊師厚的幫助下,朱友貞得到宮中禁軍的配合,最後殺死朱友圭,奪取了皇位。在五代,他是通過兵變奪取皇位的第一人,為以後的兵變提供了效仿的先例。

朱友貞重用為他奪取帝位出謀劃策的趙岩,但趙岩沒有治國之才,只會弄權亂政,敗壞風氣。中央被他們弄得了,一些老臣在他們的縱容下橫行霸道,基層的官吏更是敲詐剝削,任意加重百姓的負擔。朱友貞不善用人,派朱友能任陳州刺史,朱友能橫行鄉里,縱容下屬騷擾百姓,最終逼出了陳州農民起義。起義雖然被鎮壓,但後梁統治已經到了窮途末路。本來陳州是後梁的財賦重地,當初朱溫能稱霸中原,打敗並消滅秦宗權,正是靠張全義經營陳州,全力供應才得以實現的。朱友貞卻反其道而行之,這又怎能不加速自己的滅亡呢?

生子當如李亞子

開平二年(908)李克用死後,兒子李存勖繼位為晉王。一上台他就在與朱溫的交戰中,出其不意地解了潞州之圍,繳獲了大量的糧食軍械。後來李存勖多次擊敗了朱溫的軍隊,使敵人在上產生了恐懼,往往兩軍還未交手就紛紛潰散。朱溫感到自己後繼無人,不是李克用兒子的對手,所以感歎說:“生子當如李亞子,我的兒子比起來只是豬狗而已。”

朱友貞即位後,李存勖集中全力要攻滅後梁,雙方連年混戰。朱友貞因為信用趙岩,外戚張漢鼎、張漢傑等人,大將出兵也派他們隨往監視。趙岩等人又仗勢弄權,賣官枉法,離間將相,賞罰不明,致使忠臣退避,上下離心,前線將領自相殘殺,與後唐交戰屢遭大敗。

李存勖步步得勝,他襲占楊劉,大戰胡柳陂之戰,又贏得了德勝渡口爭奪戰。兩軍爭奪這些黃河沿岸戰略要地,前後持續了兩年,雙方所用兵力均在10萬左右,反複拉鋸。交戰初期,由于梁軍占有這些據點和渡口,後援充足,所以處于有利地位。李存勖攻占之後,一方面可以進一步鞏固新得到的河北地區,更為重要的是,突破了黃河這個後梁首都大梁(今河南開封)最大的屏障,對後梁構成了致命的威脅。

上篇:唐朝三末帝:活著就是遭罪(3)     下篇:後梁末帝朱友貞:一代亂倫的王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