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第三部分  後蜀後主孟昶:文化建設在李煜之上(1)  
   
第三部分  後蜀後主孟昶:文化建設在李煜之上(1)

北宋建立後,趙匡胤即著手統一,先後滅南平、後蜀、南漢、南唐。吳越投降,最後滅掉北漢。自唐天寶十四年(755)安史之亂,到北宋太平興國四年(979)北宋完成統一,其間經過了225年改朝換代的大混戰,一場惡夢總算過去。

在北宋滅掉的這些小國中,末代皇帝除了鼎鼎大名的南唐後主李煜,值得一提的還有後蜀後主孟昶。他本來是一位少年老成的英明君主,但最後卻做了意志消沉坐以待斃的亡國之君。他寫詩詞寫不過李煜,但綜合卻遠在李煜之上,為中國的文化事業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本是年少英主

五代時,孟知祥為西川節度使,後唐明宗死後,孟知祥僭稱帝號,建立後蜀。孟知祥當皇帝才幾個月就死了,其子孟昶即位,就是後主。

孟昶資質端凝,少年老成,果敢剛毅。孟知祥晚年,對故舊將屬非常寬厚,大臣放縱橫暴,為害鄉里。孟昶繼位,眾人欺他年輕,沒把他放在眼里,更加驕蠻恣肆,往往奪人良田,毀人墳墓,欺壓良善,全無顧忌。其中以李仁罕和張業名聲最壞。孟昶即位數月,即以迅雷之勢派人抓住李仁罕問斬,並族誅其家,一時大快人心。

張業是李仁罕外甥,當時掌握禦林軍。孟昶怕引起內亂,殺李仁罕後不僅沒動他,反而升任他為宰相,以此來麻痹他。張業權柄在手,全不念老舅被殺的前車之鑒,更加放肆任性,竟在自己家里開置監獄,敲骨剝髓,暴斂當地人民,引起公憤。見火候差不多,孟昶與匡聖指揮使安思謙合謀,一舉誅殺了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權臣。藩鎮大將李肇來朝,自恃前朝重臣,倚老賣老,拄著拐杖入見,稱自己有病不能下拜。聞知李仁罕等人被誅殺,再見孟昶時遠遠就扔掉拐杖,跪伏于地,大氣也不敢喘。

收拾服貼了父親孟知祥留下的一幫老臣舊將後,孟昶親政,選拔新人擔任各級官吏,並效法武則天設立銅匭于朝堂,鼓勵官民密告枉吏推薦良才。他頒布勸農桑詔,要求各地刺史、縣令將農桑勸課作為主要政務,又曾罷免武將們兼領的節度使職務,改為文臣擔任,改善地方吏治。

但後蜀畢竟是偏居一隅的小國,孟昶的雄心壯志,很快就被現實粉碎。後晉被契丹滅之後,趁後漢劉知遠立足未穩,孟昶也曾想趁機染指中原,但所任非人,大敗而歸,不能成事。周世宗柴榮在位時,由于孟昶上書不遜,周軍伐蜀,蜀軍大敗,丟掉秦、成、階、鳳四塊土地。情急之下,孟昶忙與南唐、東漢等周邊小國聯合,共同抗周。

孟昶在位後期,正逢後晉、後漢、後周交替迭興之際,各家逐鹿中原,無暇顧及川蜀,孟昶的外部壓力減輕,據險一方,正好“關起門來做皇帝”,他年輕時一直壓抑的“打球走馬”、“好房中術”的壞習慣一下子釋放出來,逐漸奢侈放縱,連尿盆都嵌滿珍珠寶玉作裝飾,豪侈至極。紈绔子弟王昭遠好說大話、善于逢迎,孟昶很喜歡他,加以重用,凡一切政務,都任由王昭遠辦理。自己則酣歌睇R,日夜娛樂。他為了打球走馬,強取百姓的田地,作為打球跑馬場,還命宮女穿五彩錦衣,穿梭來往于場中,好似蝴蝶飛舞。

花蕊夫人

孟昶嫌後宮妃嬪沒有絕色,便廣征蜀地美女以充後宮。青城有一姓費的女子,生得風姿秀逸,且擅長吟詠,精工音律。後主選入宮中,十分寵愛。因前蜀王建之妾小徐妃,號為花蕊夫人,也就襲其名稱,封費氏為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每逢侍宴,紅牙按拍,檀板輕敲,余音嫋嫋,繞梁三日。她還很會烹調,用洗淨的白羊頭,以紅曲煮之,緊緊卷起,將石鎮壓,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後切如紙薄,吃起來風味無窮,號稱“緋羊首”,又名“酒骨糟”。又以薯藥切片,蓮粉拌勻,加用五味調和以進,清香撲鼻,味酥而脆,並且潔白如銀,望之如月,宮中稱之為“月一盤”。特別新制的其他肴饌,不計其數。後主命禦膳司刊列食單,多至百卷,每值禦宴,更番迭進,每天都沒有重味的,讓孟昶對花蕊夫人的寵愛一日勝似一日了。“要想管住男人的心,先要管住男人的胃”,這句話也許是花蕊夫人首先說的。

花蕊夫人最愛牡丹花與紅梔子花。後主因此開辟宣華苑,不惜金錢,到處收集牡丹花種,栽植在內宮花圃。後主與花蕊夫人,日夕在花下吟詩作賦、飲酒彈琴。又下令首都街道遍種芙蓉。秋天芙蓉盛開,沿城四十里遠近,疊錦堆霞,一眼望去,好似紅云一般。傾城婦女,都來游玩,珠光寶氣,綺羅成陣,簫鼓畫船,逐隊而行。

後主最怕熱,每遇炎暑天氣,便喘息不已,甚至夜間也難著枕,便在摩訶池上,建築水晶宮殿,以為避暑之所。又鑿了一處九曲龍池,婉蜒曲折,有數里之長,通入摩訶池內。最奇妙的是池內安著四架噴水機器,將機括打開,四面的池水便一起噴到空中,高達數丈,聚于殿頂,仍從四面分瀉下來,歸入池中。孟昶攜了花蕊夫人,偕同宮眷,移入水晶宮內,以避暑熱。他調寄《洞仙歌》一闋,後來被北宋蘇東坡改為詞曲,留傳下來:“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換!”夏天體涼還不出汗,成了“人體小冰箱”,這樣的美女哪個男人不想摟著呢?

逸豫亡國

北宋建隆三年(962)十一月,宋太祖趙匡胤命忠武節度使王全斌為主帥,率兵騎六路大軍分六路進討,同時,他又下命在汴梁的右掖門為蜀主孟昶修建宅邸,等抓到他後好安置,顯示了伐蜀的決心。

此時的孟昶仍沉浸在溫柔鄉里,自忖外面有王昭遠這個“諸葛亮”鎮撫,大可安枕無憂。聽說宋兵來伐,孟昶派大臣李昊“歡送”王昭遠出兵迎敵。王昭遠手執鐵如意,一副儒將派頭,左右前後指揮,看上去很像模像樣。酒至半酣,王昭遠對李昊講:“我此行出軍,不僅僅是抵禦敵兵,還想率領這兩三萬虎狼之師一直前進,奪取中原,易如反掌!”

“諸葛亮”出發後,孟昶又派他的太子孟玄喆率數萬兵馬把守劍門。大軍出發之際,這位太子爺用豪華的繡輦抬著他好幾個愛姬隨行,並攜帶了大批樂師和樂器,隨行大軍也儀甲燦爛,很像一支演戲的大部隊。

上篇:後周恭帝柴宗訓:天下被人奪去(2)     下篇:後蜀後主孟昶:文化建設在李煜之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