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3)  
   
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3)

與虎謀皮終落虎口

蔡京所以能得到權柄,由于宦官童貫的支持,童貫才是趙佶唯一始終寵信的助手。趙佶曾派他當河湟戰區宣撫使,並代表皇帝出巡四方,沒有人能比他更炙手可熱。政和元年(1111)九月,徽宗派童貫出使遼國窺探虛實,返程途經燕京時,結識了燕人馬植。此人品行惡劣,但他聲稱有滅遼的良策,深得童貫器重。童貫將他帶回,為他改名李良嗣。在童貫的舉薦下,李良嗣向徽宗全面介紹了遼國危機和金國的崛起,建議宋金聯合滅遼。徽宗大喜,當即賜李良嗣國姓趙,授以官職。從此,宋朝開始了聯金滅遼、光複燕云之舉。

對徽宗這種投機取巧的愚蠢做法,朝廷內外許多有見識的大臣都不以為然,只有童貫、王黼、蔡攸等一幫奸臣異想天開,竭力支持。重和元年(1118)春天,徽宗派遣馬政等人自登州(今山東蓬萊)渡海至金,策劃滅遼之事。隨後金也派使者到宋,研究攻遼之事,雙方展開了秘密外交。在幾經往返之後,雙方就共同出兵攻遼基本達成一致,金國攻取遼國的中京大定府,北宋負責攻取遼國的燕京析津府和西京大同府。滅遼後,燕云之地歸宋,宋把過去每年給遼的歲幣如數轉給金國,這就是曆史上的宋金“海上之盟”。

其後不久,徽宗得知遼朝已經獲悉宋金盟約之事,非常後悔,擔心遭到遼的報複,便下令扣留金朝使者,遲遲不履行協議出兵攻遼,為後來金國毀約敗盟留下了把柄。在此期間,金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接連攻下遼朝的中京、西京,遼末帝天祚帝逃入山中,遼朝的敗亡已成定局。在這種形勢下,徽宗才匆忙命童貫帶領15萬大軍以巡邊為名向燕京進發,打算坐收漁翁之利。

童貫迅急統軍北上,出白溝(今河北雄縣西北白溝河鎮),分兩路進攻。當時遼皇帝耶律延禧逃往夾山(今內蒙古武川陰山一帶),跟外界失去聯絡。耶律延禧的叔父耶律淳親王在燕京(今)繼位,對女真兵團節節抵抗。宋軍突然采取行動,對燕京是一個晴天霹靂。耶律淳陷于腹背受敵的危境,派人晉見童貫說:“女真叛變作亂,貴國也應對它厭惡。如果貪圖眼前小利,捐棄百年友誼,去交結豺狼,只會種下將來無窮禍根,尚請貴國考慮。”可童貫哪里肯聽,他繼續督軍前進。遼軍只好迎戰,兩國在蘆溝橋相遇,宋兵團兩路大軍,同時潰敗。

然而耶律淳在位四個月便逝世,他的妻子蕭皇後繼續執政。駐紮在涿州(今河北涿州)、易州(今河北易縣)的遼軍統領郭藥師,跟蕭皇後不睦,向宋投降,獻上兩州土地。這對宋政府是一個鼓勵,趙佶命童貫作第二次北伐。蕭皇後派遣使節韓昉晉見童貫,奉上降表,請求念及119年敦睦的邦交,不再進攻,遼願降為臣屬,永為屏藩。童貫一口拒絕,把韓昉叱出帳外,韓昉在庭院中哀號說:“遼宋兩國,和好百年。盟約誓書,字字俱在。你能欺國,不能欺天。”痛哭而去。童貫在叱走韓昉後,發動對燕京的奇襲,在遼軍迎戰下幾乎全軍覆沒,被遼軍追擊到蘆溝橋,宋軍將近20萬人,被敵人的鐵騎沖刺,死傷殆盡,尸體盈路。遼軍作歌傳唱,譏刺宋的無心與無能。連被金軍追擊得丟盔棄甲的遼軍都打不過,宋軍戰斗力之弱,可想而知。以如此使人失笑的兵力,竟敢毀盟挑戰,再一次說明世界上確實有不自量力這回事。

宣和五年(1123)春,金太祖對徽宗派來的使者態度強硬傲慢,並責問趙良嗣,當初宋金兩國聯合攻遼,為什麼“到燕京城下,並不見一人一騎”。談到土地問題時,金太祖背棄前約,堅持只將當初議定的後晉石敬瑭割給遼朝的燕京地區歸宋,不同意將營州、平州、灤州還給宋朝,他辯稱此三地是後唐劉仁恭獻給契丹的,並非後晉割讓。金人態度強硬,宋方毫無辦法。

幾經交涉,金國最終才答應將後晉割給遼朝的燕京及其附近六州之地歸還宋朝,條件是宋朝除每年把給遼的歲幣如數轉給金外,另添每年一百萬貫的賠款。宣和五年(1123)四月,徽宗派童貫、蔡攸代表朝廷前去接收燕京地區。金兵撤退時,將燕京一帶的人口、金帛一並掠走,留下幾座空城送給了宋朝。童貫、蔡攸等人接收燕京後還朝,上了一道阿諛奉承的奏章,稱燕京地區的百姓簞食壺漿夾道歡迎王師,焚香以頌聖德。徽宗聞之大喜,即令班師。

收複了喪失188年之久的領土,趙佶自以為建立了不世之功,宣布大赦天下,命王安中作“複燕云碑”樹立在延壽寺中以紀念這一功業,並對參與此次戰爭的一幫寵臣加官晉爵童貫被封為王爵。朝廷上下都沉浸于勝利喜悅之中,殊不知末日即將降臨。

首都陷落

燕京剛剛收回,一個月後,金朝南京(今河北盧龍)留守長官張覺舉州向宋歸降。一個月前的宋金和約中規定,雙方都不准招降納叛。可一個月後,趙佶就忘在腦後,接受了張覺的投降,激怒了金國。

金軍一舉手之間,就把南京奪回,張覺逃入宋朝,請求庇護。在金的嚴厲壓力下,趙佶只好殺掉張覺,把人頭送還。這使所有想投奔宋朝的人全都寒了心。而金軍很快就對宋朝發動總攻。負責燕京防務的原張覺部隊叛變,燕京失守。金軍乘勝長驅南下,告急文書和金朝宣布趙佶叛盟毀約的罪狀,接二連三湧到東京,像一個霹靂打到趙佶頭上,打得他魂飛天外。大臣們認為非趙佶退位,不足以平息金國的憤怒。趙佶只好傳位太子趙桓,他悲哀地說:“想不到女真竟敢如此。”忽然昏厥,從龍床上栽到地下。

太子趙桓即位,就是欽宗。他派遣大將何灌率軍二萬人,前往保護黃河渡橋。士兵們好不容易攀上馬背,卻兩手緊抱著馬鞍,不敢放開——這就是宋朝的軍隊,不打敗仗才怪呢!

上篇: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2)     下篇: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