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4)  
   
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4)

靖康元年(1126)一月,金軍抵達黃河,那些雙手抱鞍的士兵,一望見金軍旗幟就一哄而散。太上皇趙佶聽到消息,率領他的舊巨,出城向江南逃走。趙桓召集緊急會議,大臣一致主張遷都,只有太常少卿李綱,主張堅守待援。還沒有議論完畢,金軍已渡過黃河,抵達城下。提出下列和談條件:黃金五百萬兩,銀幣五千萬兩,牛馬一萬頭,綢緞一百萬匹,尊金皇帝為伯父,除把太行山之東七州交還金帝國外,再割中山(今河北定州)、太原(今山西太原)、河間(今河北河間)三鎮。趙桓只好接受,馬上派人搜刮民間的和妓院的金銀,分批繳納。這時宋朝勤王的軍隊漸漸集結,金軍感到力量薄弱,並沒有等到金銀繳齊,就向北撤退。趙桓下令,任何人膽敢中途邀擊金軍的,即以叛逆論罪。

金軍撤退之後,宋政府又恢複它抱殘守缺、苟且偷安的精神,李綱被貶出開封,趙佶也逃難歸來。官員們除了忙碌于“和”、“戰”的議論外,沒有在上采取任何防禦措施。可是,趙桓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他寫了一封密函給金帝國大將耶律余覩,請耶律余覩發動兵變。耶律余覩原是遼國大將,被耶律延禧所逼才降金,趙桓一廂情願地以為他會叛變金國與自己聯合。接著他又給遠在西域逃亡的遼帝耶律大石寫信,對過去叛盟之事表示歉意,要求恢複一百多年來的傳統友誼,聯合起來對金國夾擊。最有意思的是,趙桓竟把如此重要的秘密文件,交給金帝國派到開封催繳欠款的使節蕭仲恭,用重賄請他轉交給耶律余覩。蕭仲恭回國後立刻把密函呈給金朝。而派往遼國的使節也在邊界被金國的巡邏隊捉住,金國再次被激怒。

八月,金軍在半年後發動對宋朝的第二次總攻。將近30萬的宋軍奉命沿途阻攔,但他們根本不敢作戰,只要聽見女真兵團戰鼓聲就驚恐逃散。十一月,金軍又殺到開封城下,宣布趙桓叛盟毀約罪狀,要求割讓已在他們手中的整個黃河以北地區。

趙桓再度全盤接受,但這時候一個無賴漢郭京出現,聲言他會神術“六甲法”,可以把金軍消滅,生擒敵軍元帥。六甲法是挑選男子7779人,經過咒語訓練後,就刀槍不入。兵部尚書孫傅和一些高級官員都深信不疑,于是趙桓又決定作戰。郭京指定發功的日子到了,他命城上守軍撤退,不准偷看,說偷看會使神術失靈。然後大開城門,命他的神兵出擊,出擊的結果可以預料,全被殲滅。如果不是把守城門的士兵緊急把城門關閉,金軍可能乘勢沖入。郭京說:“看來還是得由我親自作法。”他率領殘余的神兵,縋城而下,下去後,頭也不回地一溜煙向南逃走。就在此時,金軍猛烈攻擊,攀城而上,城上沒有守軍,首都開封霎時陷落。

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

在攻下開封外城後,精明的金軍將帥並未立即攻城,只是占領外城四壁,並假惺惺地宣布議和退兵。欽宗居然信以為真,命何栗和齊王趙栩到金營求和。金軍統帥宗翰說:“自古就有南北之分,今之所議,在割地而已。”又“請求”太上皇到金營談判。與其說是請求,倒不如說是命令。徽宗哪有這份膽量?欽宗不得已,以太上皇受驚過度、痼疾纏身為由,由自己代為前往。

閏十一月三十日黎明,欽宗率大臣多人前往金營,金軍統帥卻不與他相見,只是派人索要降表。欽宗不敢違背,慌忙令人寫降表獻上。而金人卻不滿意,命令須用四六對偶句寫降表。欽宗迫于無奈,說事已至此,其他就不必計較了。大臣孫覿反複斟酌,改易四遍,方令金人滿意。降表大意不過就是向金俯首稱臣,乞求寬恕,極盡奴顏卑膝之態。呈上降表後,金人又提出要太上皇前來,欽宗苦苦懇求,金人方才不再堅持。接著,金人在齋宮里向北設香案,令宋朝君臣面北而拜,以盡臣禮,宣讀降表。當時風雪交加,欽宗君臣受此凌辱,皆暗自垂淚。投降儀式進行完畢,金人心滿意足,便放欽宗返回。欽宗悲痛難抑,不知不覺間淚已濕巾,至南熏門,見到前來迎接的大臣和民眾,便嚎啕大哭。這是發自內心的感動,畢竟還有眾多臣民惦記自己的安危。行至宮前,他仍然哭泣不止,宮廷內外更是哭聲震天。欽宗初赴金營,曆盡劫波,三日後歸來,恍如隔世。

欽宗剛回朝廷,金人就來索要金一千萬錠,銀二千萬錠,帛一千萬匹,這簡直是漫天要價。當時開封孤城之中,搜刮已盡,根本無法湊齊。然而,欽宗已被金人嚇破了膽,一意屈辱退讓,下令大括金銀。金人索要騾馬,開封府用重典獎勵揭發,方才搜得7000余匹,京城馬匹為之一空,而官僚竟有徒步上朝者。金人又索要少女一千五百人,欽宗不敢怠慢,甚至讓自己的妃嬪抵數,少女不甘受辱,死者甚眾。關于金銀布帛,欽宗深感府庫不足,下令權貴、富室、商民出資犒軍。所謂出資,其實就是搶奪。對于反抗者,動輒枷項,連鄭皇後娘家也未幸免。即便如此,金銀仍不足數,負責搜刮金銀的梅執禮等四位大臣也因此被處死,其他被杖責的官員比比皆是,百姓被逼自盡者甚眾,開封城內一片狼藉蕭條景象。

盡管欽宗如此奉迎金人,金人仍不滿足,揚言要縱兵入城搶劫,並要求欽宗再次到金營商談。欽宗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上次身陷金營的陰影尚未散去,新的恐懼又襲上心頭,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此時,李若水等人也慫恿欽宗前往,欽宗終究不敢違背金人的旨意,不得不再赴金營。

欽宗到達金營後,受到無比的冷遇,宗望、宗翰根本不與他見面,把他安置到軍營齋宮西廂房的三間小屋內。屋內陳設極其簡陋,除桌椅外,只有一個可供睡覺的土炕,兩席毛氈。屋外有金兵嚴密把守,黃昏時屋門也被金兵用鐵鏈鎖住,欽宗君臣完全失去了活動自由。此時正值寒冬臘月,開封一帶雨雪連綿,天氣冷得出奇。欽宗除了白天要忍受饑餓的折磨外,晚上還得忍受刺骨的寒風,輾轉反側,不能入睡,心如刀割,淚如泉湧。

囚禁中的欽宗度日如年,思歸之情溢于言表。宋朝官員多次請求金人放回欽宗,金人卻不予理睬。靖康二年(1127)二月五日,欽宗不得不強顏歡笑地接受金人的邀請去看球賽。球賽結束後,欽宗哀求金帥放自己回去,結果遭到宗翰厲聲斥責,欽宗嚇得毛骨悚然,不敢再提此事。

金人扣留欽宗後,聲言金銀布帛數一日不齊,便一日不放還欽宗。宋廷聞訊,加緊搜刮。開封府派官吏直接闖入居民家中搜括,橫行無忌,如捕叛逆。百姓5家為保,互相監督,如有隱匿,即可告發。就連福田院的貧民、僧道、工伎、倡優等各種人,也在搜刮之列。到正月下旬,開封府才搜集到金16萬兩、銀200萬兩、衣緞100萬匹,距離金人索要的數目還相差甚遠。宋朝官吏到金營交割金銀時,金人傲慢無禮,百般羞辱。自欽宗赴金營後,風雪不止,汴京百姓無以為食,將城中樹葉、貓犬吃盡後,就割餓殍為食,再加上疫病流行,餓死、病死者不計其數。

上篇: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3)     下篇:中國曆史上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