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元順帝孛兒只斤?妥歡貼睦爾(4)  
   
元順帝孛兒只斤?妥歡貼睦爾(4)

順帝很信任脫脫,曾命皇子拜脫脫為師。侍禦史哈麻是先帝甯宗乳母的兒子,與母弟雪雪受到順帝的寵幸,很早就在宮禁做了宿衛。哈麻的口才十分出色,升任至殿中侍衛史。哈麻每天去宰相脫脫那里趨炎附勢,脫脫以為他是個好人。當時紅巾軍風煙四起,朝廷派出的征討大將接連潰敗,脫脫准備親自出征,臨行時他入朝奏請哈麻托掌國事。順帝召哈麻為中書右丞,雪雪為同知樞密院事。

哈麻見順帝厭煩國事,便引進了一個西天番僧入宮。這個喇嘛僧人教給順帝房中術,稱為“演揲兒”法。順帝如獲至寶,當即授給喇嘛僧人司徒的官職,讓他在宮里講授演揲兒法。順帝悉心練習,再加以實踐,果然行房的時候比以前暢快淋漓了許多。後來,他們又推薦西蕃僧伽璽真給順帝教授“雙修法”,其實也就是男女交媾的不同方位和姿勢。順帝樂在其中,下詔以西天僧為司徒,以伽璽真為大元國師。他們的子弟眾多,選取良家女子入宮修習秘術,每個子弟賜給他們宮女三四個作為供養。後宮的久旱逢甘雨,都稱伽璽真是無量歡喜佛。僧人又教順帝選取彩女學習十六天魔舞。順帝每每趁著酒酣的時候,隨手抱起幾個宮女行云布雨,親自試演揲兒法與雙修法。

順帝的一個弟弟叫八郎,也受了密戒,禿魯帖木兒也聯結了八九個官僚,勾結在一起在後宮里分了一杯羹,自稱為“倚納”。他們在順帝面前與宮女褻狎,男女裸處君臣不避,還聚集少壯男子和美麗的女子裸處在一室,不拘同姓異姓,也不分尊卑長幼,互相淫媾,君臣宣淫的丑聲穢行著聞于外,連市井百姓都知道。

到後來,西天僧與伽璽真在宮闈任意奸淫年少美麗的和嬪妃,順帝天天戴綠帽子,卻從來不去禁止。全國的女子到了出嫁的年紀,不論美丑必須先弄到僧人的府中強行淫媾,叫做“開紅”,待僧人玩弄夠了才可以發歸回夫家完婚。民間女子遭此荼毒,衢巷悲哭不絕于時。當時人都說:“不禿不毒,不毒不禿,惟其頭禿,一發淫毒。”

順帝還喜歡親自操作工匠建造之類的事情,而且手很巧,京師里有“魯班天子”的美譽。他親手為近臣刻削屋宇的模型,做得巧奪天工,然後讓這些近臣依照模型建造房子。模型上鑲嵌了許多珍奇的寶石,內侍們便哄順帝說:“這屋宇比不上某某家精美。”順帝便隨手將模型毀棄了重新做,內侍趁機從模型上摳下一些珠寶占為己用。

順帝建造了清甯殿,以及前山、子月宮等窮極奢華的殿宇。在內苑制造龍舟,樣式也是他自己設計的。龍舟移動的時候,龍首及口眼爪尾都可以活動,像是活的一樣。順帝高興地說:“難怪隋煬帝游江都樂而忘返呢!”

至正十五年(1355),年僅42歲脫脫被貶逐而死後,雪雪由知樞密院事拜禦史大夫,哈麻升任了中書左丞相,國家大權盡歸他們兄弟二人的掌握。哈麻做了宰相後,竟然想立皇太子為帝,讓順帝當太上皇。哈麻的妹妹知道了哥哥的預謀,回去告訴了她的丈夫禿魯帖木兒。禿魯帖木兒惟恐皇太子為帝,自己被殺,便向順帝告密。順帝將哈麻、雪雪兄弟杖死。

元朝滅亡

當時各地的農民起義軍,已經不把元朝軍隊放在眼里,開始互相厮殺。郭子興的女婿的朱元璋逐漸崛起,打敗了張士誠與取代了天完政權的陳友諒,至正二十八年(1368)正月,在應天府(今南京)建立了大明朝,建元洪武。接著朱元璋命徐達為征虜大將軍,常遇春為副將軍,率師25萬人北上滅元。

朱元璋在派兵北上之前,曾召集將領商議作戰部署。大將徐達、常遇春主張出兵直取大都,然後乘勝長驅,剿滅諸軍閥。朱元璋不采此策,而制定穩步進軍的戰略:先取山東,撤其屏蔽;旋師河南,斷其羽翼;拔潼關而守之,據其戶檻,然後再進取大都,可不戰而克。攻下大都後,再西進關隴,可席卷天下。

朱元璋的想法,是有意為順帝留出一條去路,把他逐出塞外,這樣可以減少各地元軍殘余勢力的抵抗。明軍勢如破竹,元朝仍舊內部紛爭不息。徐達率馬步舟師,急速北進,破長蘆、直沽,進據通州。元順帝見大都不保,在七月二十八日夜,與太子、諸妃倉皇逃出健德門,北奔上都。當時有大臣建議他死守大都以待援軍,順帝根本不聽。八月初二日,徐達軍攻入大都,宣告了元朝統治的滅亡。

明朝洪武二年(1369),朱元璋出師進攻元上都開平,順帝又逃到和林,後來又顛沛流離到了應昌。不久,51歲的順帝因痢疾去世,元人諡為惠宗,朱元璋認為他在國破家亡的前夕不背城一戰,而是逃走,算是“順天命”,所以稱他為元順帝。

虛待齋曰

元朝不到百年就滅亡,是因為蒙古統治者的水土不服。他們的漢化程度太淺,甚至主觀拒絕漢化,執行歧視政策。在蒙古人眼中,漢人除了供給他們固定的田賦外,沒有別的用處。而中亞人(色目人,多為回族)則不然,他們在商業上的貢獻,要超過漢人很多倍。中亞商人只要向地方政府報案,說他在途中被盜匪搶劫,地方政府就得如數賠償。漢人自然要比中亞人低一等或低二等。而蒙古人所說的漢人,其實多是契丹、女真人,也包括當初在遼和金統治下的漢族人,契丹、女真人建國後都積極漢化,到亡國時在蒙古人眼里已經和漢族人差不多,都叫“漢人”。而當初在南宋統治下的漢族人,地位最低,被叫作“南人”。在元朝,蒙古人根本不讓“漢人”做官,將政權、軍權都掌握在蒙古人手中。認為只要這樣,漢人就無可奈何,不料想民變一旦發生力量,跟政變、兵變一樣地具有摧毀性。

蒙古族建立元朝時,剛從奴隸制度脫胎出來,所以元朝的統治原始、粗糙、混亂,很難有效地控制全國,政治斗爭非常血腥,必然導致統治的不穩固。蒙古官員的貪汙,跟他們當初的武功一樣,在曆史上也屬空前。第八任皇帝鐵木兒曾大力整頓官吏,一次就有18473撤職。當時每一個蒙古官員都是一個百萬富翁。帝國的繁重賦稅,到元末,全國各項賦稅平均額比建國時幾乎增加100倍。更大的迫害是賜田制度,皇帝可以隨時把漢人視如生命的農田,連同農田上的漢人,賞賜給皇親國戚。任何一個蒙古人,都可以隨意把漢人從肥沃的農田上逐走,任憑農田荒蕪,生出野草,以便畜牧。這樣的統治當然難以維持長久。

而具體到元順帝,我卻要說,他其實並不算昏,還是個頗有權謀的聰明人。以一個孤兒的身份當上皇帝,沒有任何可以倚靠的勢力,卻能夠執政35年不被廢黜,是很不容易的。35年里起碼有六七次關乎到帝位的危機,有些本文都來不及寫,他都能一一化解,保住了自己的帝位。他從來沒有什麼過激的言辭,辦事富于彈性,願意將就妥協,善于平衡朝臣之間的勾心斗角,許多勢可滔天的權臣都是被他不動聲色地除去。他的荒淫也只是在宮廷之中,並沒給社會帶來多大影響,對西藏密宗歡喜佛的崇信,同元朝的許多皇帝比都不算過分,同清朝的雍正、乾隆比都是輕的。天下興亡是大勢所趨,個人即便是帝王也難扭轉,對于元順帝,這樣的評價才是公允的。

上篇:元順帝孛兒只斤?妥歡貼睦爾(3)     下篇: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