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1)  
   
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1)

在我看來,明朝是曆史上最黑暗的一個朝代,皇帝除了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外,沒一個說得過去的,可以說是黃鼠狼下崽,一窩不如一窩。明朝自始至終,外有邊患,強鄰壓境,蒙古、瓦剌、滿州相繼而起,戰事紛紛;內有奸宦,政治黑暗,官匪橫行,孳生出劉瑾、魏忠賢等相繼把持朝政的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奸佞之臣,又有了閹黨與朝黨之間的黨爭,使朝政內耗不歇,可謂內外交困。到崇禎帝即位時,明朝已是風雨飄搖,奄奄一息了。

但最後亡國的崇禎皇帝朱由檢,現在卻有不少人說他的好話,說他多麼勵精圖治,多麼勤儉節約,多麼勤政愛民,他亡了國只是明朝氣數已盡,剛好讓他趕上了。其實在我看來,朱由檢絕對是個昏君,而且是昏君里頭挺可怕的一位,他既生性多疑又剛愎自用,既貪婪吝嗇,動不動濫殺一氣,又要把自己打扮得多麼寬仁,明明把百姓剝削到脫褲子,卻口口聲聲一句一個“愛民”……他是一個神經質到極點的人。這樣的人越勵精圖治,對國家和人民的禍害其實就越大,反而比那些不理朝政貪圖享樂的昏君更糟糕。

誅滅魏忠賢

朱由檢生于萬曆三十八年(1610)正月,是當時的太子朱常洛的兒子。5歲時,他死了。當時朱常洛的太子地位並不穩固,萬曆皇帝曾想廢掉他改立鄭貴妃之子。後來,朱常洛曆盡坎坷而位尊九五,但在即位的當年就因縱欲過度病死了,皇位傳到朱由檢的哥哥朱由校身上。朱由校對治理天下根本沒有興趣,將朝政大權一股腦兒地交給了自己的奶媽客氏和太監魏忠賢。

魏忠賢很快結成了幾乎包括大多數宰相和政府官員的“閹黨”,有“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兒”、“四十孫”。五虎以兵部尚書崔呈秀為首,五彪以錦衣衛都督田爾耕為首。而魏忠賢要打擊的是東林黨以及反對閹黨的人物。他采用特務手段,以皇帝的名義隨便抓人,然後拷打至死,包括左都禦史楊漣、都給事中魏大中等人都死于非命。當楊漣的尸體被家屬領出時,全身已經潰爛,胸前有一個壓死他時用的土囊,耳朵里還有一根橫穿腦部的巨大鐵釘。魏大中的尸體則一直到生蛆之後,才被拖出來。

閹黨一面血腥鎮壓,一面命各地官員為魏忠賢建立祠堂。浙江巡撫潘汝禎,于天啟六年(1626)第一個建立魏忠賢的生祠,魏忠賢對這個無恥之徒大為欣賞。各地紛紛跟進,生祠遍布天下。閹黨到處貪汙納賄,魚肉百姓,搞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如果不是天啟皇帝朱由校在位才7年就死了,閹黨一定會把明朝鬧亡。

天啟七年(1627)八月二十一日,朱由校駕崩,遺詔由他弟弟信王朱由檢繼位。當時朝廷內外自內閣、六部乃至四方總督、巡撫,遍布魏忠賢的死黨。魏忠賢不敢公然加害朱由檢,但是暗中的毒害還是有可能的。所以,17歲的朱由檢在八月二十三日入宮當天,一夜未眠,取來巡視太監身上的佩劍以防身,又牢記皇嫂張皇後的告誡,不吃宮中的食物,只吃袖中私藏的麥餅。登基之後的朱由檢,深知要除去魏忠賢,必須先穩固自己的地位並保證自己的安全。他一面像他的哥哥朱由校一樣,優待魏忠賢和客氏,一面將信王府中的侍奉太監和宮女逐漸帶到了宮中,以保證自己的安全。

魏忠賢對于朱由檢,始終無法揣透他的心意。他的策略,就是送一些給朱由檢。崇禎帝將送來的4名絕色女子照單全收,但很仔細地搜了身。結果,4名女子的裙帶頂端都系著一顆細小的藥丸,宮中稱為“迷魂香”,實際上是一種能自然揮發的春藥。朱由檢命4人將藥丸毀去。魏忠賢一計不成,另生一計,派一個小太監坐在宮中的複壁內,手持“迷魂香”,使室中自然氤氳著一種奇異的幽香,以達到催情的效果。這一招,同樣被朱由檢識破,並大發感歎說:“皇考、皇兄皆為此誤矣!”

這時,一些無恥的臣工們仍然不停地上疏為魏忠賢大唱頌歌,朱由檢讀這些奏疏的時候,總是“且閱且笑”。他還不斷地嘉獎魏忠賢、王體乾、崔呈秀等人。但當時朝廷中的大臣們有的看出端倪,都在尋思保全自己的良策,最先倒魏的竟然是魏忠賢的黨羽。十月十三日,禦史楊維垣上疏彈劾崔呈秀,于是,朱由檢免除崔呈秀的兵部尚書一職,令他回鄉守制。敏銳的官員們覺察到政治局勢的動向,揭發和彈劾魏忠賢的奏疏開始接二連三地出現。朱由檢一直不動聲色,任由著臣工們攻擊魏忠賢的高潮一浪勝過一浪,中間還得面對魏忠賢的哭訴,依然無動于衷。十月二十六日,海鹽縣貢生錢嘉征上疏攻擊魏忠賢十大罪狀:一,並帝;二,蔑後;三,弄兵;四,無二祖列宗;五,克削藩封;六,無聖;七,濫爵;八,掩邊攻;九,傷民財;十,褻名器。應當說,錢嘉征此疏並不是空洞的議論,十條罪名大都可以坐實。于是,朱由檢召魏忠賢,命令太監宣讀了錢嘉征的奏疏。次日,魏忠賢請求引疾辭爵,得到朱由檢的允許,後又下詔將他貶往中都鳳陽祖陵司香。

然而,魏忠賢是過慣了有權有勢生活的人,出京的時候竟然還帶著衛兵1000人、40余輛大車浩浩蕩蕩地向南去了。一個戴罪的太監竟然還敢如此跋扈,無疑進一步刺激了朱由檢敏感的神經。于是,朱由檢命錦衣衛旗校將魏忠賢緝拿回京。十一月初六日,得到消息的魏忠賢在旅館中繞房疾走,自縊而亡。他死後,朱由檢下令將其磔尸于河間,同時客氏也被賜死。此後,朱由檢將閹黨260余人,或處死,或遣戍,或禁錮終身,氣焰囂張的閹黨一舉被鏟除。同時,平反冤獄,起用天啟年間被罷黜的官員。他全面考核官員,禁止大臣結交朋黨,力戒廷臣交結太監。還整飭邊政,以袁崇煥為兵部尚書,賜尚方劍,托付其收複全遼重任。

這一系列有膽有識的舉措,使得朝野上下精神為之一振,人們仿佛看到了明朝中興的希望。這位年僅17歲的小皇帝,在清除閹黨中表現出的老練成熟,的確應該給人們這樣的期待。但不幸的是,朱由檢隨後卻又因對外廷大臣不滿,又重用了王承恩等另一批太監,還給予太監行使監軍和提督京營大權。大批太監被派往地方重鎮,凌駕于地方督撫之上,甚至派太監總理戶、工二部,而將戶、工部尚書擱置一旁,致使太監權力日益膨脹,朝臣越來越寒心。

上篇:元順帝孛兒只斤?妥歡貼睦爾(4)     下篇: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