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2)  
   
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2)

錯殺袁崇煥

到崇禎帝即位時,在關外的東北,後金貴族早已崛起,努爾哈赤的子孫正虎視眈眈覬覦著關內的大明朝。從萬曆四十七年(1619)的薩爾滸之戰後,在明軍與後金軍隊的力量對比中,後金軍隊明顯占據優勢。所以朱由檢登極伊始,就起用了抗遼名臣袁崇煥。

之所以稱袁崇煥為“名臣”而不是“名將”,是因為袁崇煥其實是科舉出身的文人,並沒有武功,但他的確很有指揮才能。天啟六年(1626),他就做上了肩負東北防務重任的遼東巡撫。甯遠一戰,袁崇煥用新式武器紅衣大炮打了一次勝仗,使遼東戰局出現轉機。但是,他很快被魏忠賢罷免。朱由檢即位,在處理完魏忠賢後,便全力應付遼東戰局。十一月,重新召還了袁崇煥。次年(1628)元月,任命袁崇煥督師薊遼,兼督登萊天津軍務,等于是將遼東的防務全部委托給了袁崇煥。

袁崇煥在遼東甯遠、錦州一線的防衛布置得很好,但後金軍隊選擇進攻的路線是繞過甯遠、錦州一線,從薊門南下,進逼京師。崇禎二年(1629)十月下旬,後金軍隊10萬到達遵化城下,距京師不過二三百里。十一月初一日,京師戒嚴。袁崇煥立即命山海關總兵趙率教增援,自己也于十一月初五日率兵入關。按照當時總督京城防衛的士孫承宗的意見,明軍應當拒敵于順義、薊州、三河一線,而不應退守通州、昌平。但是,袁崇煥先是沒有設法阻截後金軍隊,接著又退守京城。十一月十六日,袁崇煥的大軍到達京師廣渠門外。這樣,袁崇煥無異于縱敵深入,而京城內外的官民都受到騷擾。一時間,謠言四起,說袁崇煥與後金有密約在先,是故意引後金軍隊入關的。皇太極及其謀臣范文程策動了除去袁崇煥的反間計,也許正是受當時謠言的啟發。

袁崇煥在崇禎元年(1628)七月接受皇帝召對時,誇下“五年平遼”的海口。在當時明朝與後金的對抗中,明軍能在遼東抑制住後金軍隊的進攻已屬不易,“五年平遼”無異夢囈。袁崇煥這麼說,據他自己講,不過是為了暫時寬慰寬慰皇帝而已,卻引起了朱由檢無端的猜忌。另外,他曾擅殺大將毛文龍,也讓朱由檢不安。而後金皇帝皇太極效仿《演義》中周瑜利用蔣干盜書的模式,讓被俘的太監楊某偷聽到“袁經略有密約”的對談,再放楊某逃跑。楊某一回京城向皇帝彙報,朱由檢對于袁崇煥的容忍與信任也蕩然無存了。

十一月二十日,滿桂在德勝門,袁崇煥在廣渠門,同時與後金軍隊開戰。滿桂退守德勝門之甕城,而袁崇煥身先士卒,將皇太極逼退。二十三日,袁崇煥入城晉見皇帝,請求像滿桂一樣,讓士兵入城休整。遭到朱由檢的斷然拒絕。二十七日,袁崇煥擊退了皇太極的軍隊,京師外圍局勢趨于平靜。

十二月初一日,朱由檢在平台召見了袁崇煥、祖大壽、滿桂三人,著錦衣衛拿下袁崇煥監禁起來。祖大壽是袁崇煥部將,奉命節制遼兵,率部東返。袁崇煥別囚禁後,他唇亡齒寒,不太聽朝廷號令。後來還是靠著獄中袁崇煥的親筆書信,才將祖大壽及守遼軍隊召還,並收複永平、遵化一帶。但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想利用袁崇煥來整倒內閣輔臣錢龍錫,說錢龍錫與袁崇煥兩人早就密議與後金議和。此論一出,袁崇煥算是死定了。崇禎三年(1630)三月十六日,崇禎帝命將袁崇煥凌遲處死,妻妾流放到福建。

袁崇煥千里迢迢率領將士冒著極度嚴寒前來保衛京城,經過浴血厮殺才擊退強敵,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下場,明朝將士怎能不與崇禎帝離心離德?袁崇煥一死,遼東的戰局更無人可以收拾。因此,當崇禎三年(1630)農民起義聲勢明顯壯大後,明王朝便陷入內憂外患的雙重困境之中。但是,在此之後,朱由檢還曾密令孫傳庭在崇禎十五年(1642)殺了李自成的同鄉賀人龍,等于殺了一名在鎮壓農民起義中頗為悍勇的將領。賀人龍被殺後,農民起義軍酌酒相慶:“賀瘋子死,取關中如拾芥矣!”崇禎帝的多疑、擅殺,無異于自毀長城。

多疑與擅殺

袁崇煥只是個開頭,頻繁地更換和濫殺大臣,是崇禎朝的特點之一。崇禎一朝17年,設內閣大學士如弈棋一般,輪換了50人,變換之快,讓人目瞪口呆。其中任期較長的兩人,分別是溫體仁和周延儒。

溫體仁是一個城府極深之人。崇禎元年(1628),他通過攻擊錢謙益在主持會試中有舞弊嫌疑而得到崇禎帝的賞識。次年(1629),禦史任贊化攻擊溫體仁娶娼受賄,反而被崇禎帝以為是錢謙益黨羽而罷免。崇禎帝有鑒于萬曆、天啟朝的黨爭,對于大臣結黨最為反感。他對于溫體仁的欣賞,是因為溫體仁孤立無黨。崇禎三年(1630)六月,溫體仁入閣為大學士,此後一直當了8年。周延儒比溫體仁早一年入閣,兩人在內閣中並不相讓,相互傾軋。崇禎六年(1633)六月,周延儒被溫體仁逐出京城,溫體仁把持了內閣,于是民間遂有民謠說“內閣翻成妓館,烏歸王巴篾片,總是遭瘟”。這是指當時內閣中的三位大臣:溫體仁、王應熊和吳宗達。溫,烏程籍,歸安人;王,巴縣人;吳,因無所作為,人稱“篾片”。一時間,這首民謠在京城街頭成為笑談。堂堂內閣大學士被人如此譏笑,可見其人品之劣。就是這麼一個溫體仁,卻一直執政8年,直到崇禎十年(1637)才被罷免。之後,周延儒複入閣。但是,崇禎十六年(1643),周延儒被勒令自盡。

在周延儒之前,內閣大學士薛國觀也被崇禎帝處死。總共17年間,被殺的大學士有兩人,被譴戍的大學士也有兩人,即錢龍錫、劉鴻訓。作為皇帝最親信的大臣,內閣大學士輕易落到這樣的下場,實在令大臣們寒心。在六部尚書中,刑部尚書換了17人,這17人中,薛貞被處死,韓繼思、鄭三俊、劉之鳳、李覺斯、徐石麒等先後下獄,獄中瘐死2人,大部分不得善終。兵部尚書中,王洽因崇禎二年(1629)清兵入關而下獄瘐死,陳新甲因泄漏議和之事而被處死。在地方督撫中,總督中被誅者7人:鄭崇儉、袁崇煥、劉策、楊一鵬、熊文燦、范志完、趙光忭;巡撫被戮者11人:薊鎮王應豸、山西耿如杞、宣府李養沖、登萊孫元化、大同張翼明、順天陳祖苞、保定張其平、山東顏繼祖、邵捷春、永平馬成名、順天潘永圖,另外還有河南巡撫李仙鳳被逮自殺。這些大臣,都是應對遼東戰事和平息農民起義的將領,他們動輒遭罪被殺,也就很容易說明崇禎朝軍事上的大潰敗了。

上篇: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1)     下篇:明思宗朱由檢:多疑擅殺假慈悲(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