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溥儀: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2)  
   
溥儀: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2)

溥儀在養心殿召見了張勳。張勳說:“共和不合咱的國情,只有皇上複位,萬民才能得救。”溥儀說:“我年齡小,當不了如此大任。”張勳給溥儀講了康熙8歲做皇帝的故事。溥儀說:“既然如此,我就勉為其難吧!”溥儀將當天改為宣統九年五月十三日(7月1日),連發九道上諭封官授爵:封黎元洪為一等公;授張勳、王士珍等7人為內閣議政大臣;授梁敦彥等人為各部尚書;授徐世昌、康有為為弼德院正副院長;授趙爾巽等為顧問大臣;授原各省督軍為總督、巡撫;授張勳兼直隸總督、北洋大臣,仍留;馮國璋為兩江總督、南洋大臣等。而許多被任命的人事先不知道,事後也根本不承認。溥儀還要求全國“遵用正朔,懸掛龍旗”。當天,北京街上出現大門掛龍旗的現象。

然而,黎元洪拒不受命,避居公使館,電令各省出師討伐;電請馮國璋代行大總統,重新任命段祺瑞為國務總理。湖南等省督軍通電反對複辟。3日,段祺瑞組織討逆軍,自任總司令,討伐張勳。6日,馮國璋在南京就任代理大總統,任命段祺瑞為國務總理。7日,北京南苑航空學校派飛機向宮中投下三枚炸彈。太妃們有的鑽到桌子底下,有的嚇得驚叫,太監們更為驚慌,宮里亂成一團。同日,討逆軍在廊坊大敗張勳。12日,討逆軍進入北京,張勳逃到東交民巷荷蘭公使館內。溥儀的師傅和父親替他擬好批准張勳辭職的諭旨和退位詔書。這是溥儀的第二個退位詔書,溥儀看了放聲大哭。這年溥儀14歲,曆時12天的鬧劇就此結束。

被逐出宮

溥儀複辟的一個後果是:許多人覺得“宣統太不安分了”!留溥儀在宮中,就等于給中華民國還留著一條辮子。舊皇宮成為複辟勢力的大本營。于是,引出北京政變。

1924年10月23日,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改所部為國民軍,任總司令兼第一軍軍長。11月4日,民國政府國務會議討論並通過馮玉祥關于驅逐溥儀出宮的議案。5日,正式下令將溥儀等驅逐出宮,廢除帝號。

溥儀被逼出宮,事情來得突然。北京警備總司令鹿鍾麟,限溥儀等要在2小時內全部搬離紫禁城。溥儀覺得太匆忙,來不及准備。他想找莊士敦、找醇親王商量,但電話已被切斷。這時隆裕太後已死,敬懿(同治妃)、榮惠(同治妃)兩位太妃死活不肯走。載灃進宮,也沒有主意。鹿鍾麟極力催促,聲言時限已到,如果逾時不搬,外面就要開炮。王公大臣要求寬限時間,以便入告,盡快決定。鹿鍾麟對軍警說:“趕快去!告訴外邊部隊,暫勿開炮,再限二十分鍾!”內務府大臣紹英入告溥儀,限20分鍾,否則要開炮。溥儀在修正優待條件上簽了字,決定出宮,去醇親王府北府。溥儀交出“皇帝之寶”和“宣統之寶”兩顆寶璽。當日下午4時10分,從故宮開出五輛汽車——北京警備總司令鹿鍾麟乘第一輛,溥儀乘第二輛,“皇後”婉容、“淑妃”文繡及其他親屬、隨侍人員乘第三輛、第四輛,警察總監張璧乘第五輛,首尾相連地直奔溥儀當年的出生地——醇親王府北府。這年溥儀還未滿20歲。

在天津七年

1925年2月,被逐出宮的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化妝從北京逃到了天津,隨後入住張園。之後皇後婉容和淑妃文繡也趕到了這里。

張園的主人張彪,原來是張之洞親信,為了迎接溥儀的到來,他買了許多日常的生活用品和歐式家具。在張園住了一段時間之後,溥儀覺得這里要比北京的紫禁城舒服得多。用他的話講是:沒有紫禁城里我所不喜歡的東西,又保留了似乎必要的東西。在張園,溥儀再也不受宮里那套規矩的束縛了,也不再穿那套笨拙的龍袍,而是穿著普通的袍子馬褂,或者西裝,但這並不影響那些政客遺老們給他叩拜。這里雖然沒有琉璃瓦,沒有雕梁畫棟,但備有抽水馬桶和暖氣設備的洋樓顯然要比養心殿舒服得多。盡管在張園的經濟狀況和紫禁城比起來要差得多,但溥儀很快便被眼前這座大商埠城市所吸引。

到了天津之後,婉容與文繡之間的疙瘩越結越大,文秀後來回憶說:“在天津雖然我們同住一幢樓房里,但無事誰也不和誰來往,形同路人。婉容成天擺著皇後的大架子,盛氣凌人,溥儀又特別聽信她的話,我被他們倆冷眼相待。”文秀忍無可忍,數次自殺未遂,最後在妹妹的幫助下逃離張園,並訴諸法院地與溥儀離了婚。溥儀後來回憶說:“這與其說是感情上的問題,倒不如說是由于張園生活上的空虛。其實即使我只有一個妻子,這個妻子也不會覺得有什麼意思,因為我的興趣除了複辟,還是複辟。”

1929年7月9日,溥儀由張園遷至曾任駐日本公使陸宗輿的私宅“乾園”。溥儀將“乾園”改為“靜園”,取靜觀其變,靜待時機之意,說明當時的溥儀時刻不忘“複辟”。溥儀在靜園又居住了兩年多的時間。

出任偽滿洲國的傀儡皇帝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帝國主義決心在東北建立傀儡政權,他們看中了溥儀。為了急于把溥儀從天津帶到東北,除指使特務在溥儀的果品筐里放炸彈,寫恐嚇信,還制造了“天津事件”。這次行動的幕後總指揮是日本陸軍大佐,被稱為“中國通”的土肥原賢二。11月8日晚,土肥原賢二指揮張壁、李際春組織的漢奸便衣隊2000多人,等海光寺日本軍營警鍾一響,都從日租界出動,分赴馬場道、草廠庵、魚市一帶開槍射擊。駐天津日軍司令部立即下令占領了日本租界的外圍線,斷絕了與中國管轄市區的交通,並把溥儀居住的靜園嚴密封鎖起來。在一片混亂中,土肥原實現了秘密將浦儀帶出天津的計劃。

1931年11月10日傍晚,按照計劃,瞞過所有的耳目,由祁繼忠把溥儀藏進一輛雙座敞篷汽車的後箱里,帶出了靜園。此後,溥儀換上日本軍裝,改乘日軍司令部的軍車,暢行無阻地到了英租界的一個碼頭,登上一只沒有燈光的小汽艇,在十多名日本兵的護送下,順利地逃到大沽口,然後,溥儀被送上日本商船“淡路丸”號,13日到達營口市的滿鐵碼頭。18日,溥儀又被送到旅順,嚴密囚禁起來。從此,溥儀便可順利地去當他的“滿洲國皇帝”,但是也失去了人身自由。

1932年3月1日,日本侵略者假借偽滿洲國政府的名義,發表了一個所謂“建國宣言”,宣布偽滿洲國成立。3月8日,溥儀從旅順抵達長春。火車剛一抵達,站台上就響起了軍樂聲和人們的呼叫聲。溥儀在漢奸張景惠、熙洽以及日本特務等一幫人的簇擁下走出站台。此時的長春,滿街懸掛著偽滿洲的國旗,長春車站裝飾一新。溥儀前往“執政府”就職。3月9日,舉行了溥儀的“就職典禮”和國旗升旗儀式。臧式毅和張景惠二人獻上了“執政印”,鄭孝胥代念“執政宣言”。溥儀就任“執政”,年號大同,以長春為“首都”,改稱“新京”。然後,溥儀“接見外賓”,內田康哉致“祝詞”,羅振玉代溥儀讀答詞。這樣,一場20世紀曆史上最可恥的鬧劇正式上演了。

偽滿洲國成立後,根據原先安排,溥儀同日本帝國主義簽訂了一個賣國條約《日滿議定書》,日本帝國主義在政治、、經濟、各個領域全面控制了偽滿洲國。1934年3月1日,偽滿洲國改稱“滿洲帝國”,溥儀改稱“皇帝”,年號康德。日本帝國主義及其卵翼下的偽“滿洲國”,對中國東北實行軍事占領和殖民統治。

偽國都長春是日本對東北實行殖民統治的政治中心。偽滿洲國出籠後,在長春建立了龐大的中央機構。從溥儀“登基稱帝”的偽皇宮,到偽國務院及其所屬各都,特別是日本關東軍大本營,均裹以威嚴雄偉的近代化建築,竭力顯示偽國都的政治尊嚴和殖民統治氣勢。偽皇宮分為內外兩部分,內廷是溥儀及其家屬日常生活的區域,主要建築有緝熙樓、同德殿;外廷是溥儀處理政務的場所,主要建築有勤民樓、懷遠樓、嘉樂殿。此外還有花園、假山、養魚池、游泳池、防空洞、網球場、高爾夫球場、跑馬場以及書畫庫等其它附屬場所。溥儀在這里度過了14年的傀儡皇帝生活。

上篇:溥儀: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1)     下篇:溥儀: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