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帝國的黃昏 溥儀: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3)  
   
溥儀: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3)

在蘇聯五年

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這使溥儀預感到末日即將來臨。8月15日,政府宣布無條件投降,18日凌晨,長春舉行了偽滿皇帝退位儀式,溥儀按照日本人起草的“退位詔書”念了兩分鍾,偽“滿洲國”草草收場,存在了近14年的傀儡小朝廷可恥地覆亡了。隨後,他在日本人的安排下,拋下“皇後”婉容、“福貴人”李玉琴及其他家眷,乘小型飛機飛到沈陽,准備換乘大型飛機逃亡日本。但溥儀萬萬沒有想到,蘇軍早已占領沈陽機場,他和隨從走出機艙便成了蘇軍的俘虜。第二天,在蘇軍的押解下,溥儀等9人前往蘇聯,先後被關押在赤塔的莫羅科夫卡收容所、伯力紅河子看守所、第45特別戰俘收容所等處。在這些地方,他過了5年的特殊俘虜生活。

隨後的生活出乎溥儀等人的意料。蘇方對待他們就像對待療養者一樣:在膳食上,他們每日四餐,早餐有面包和各種點心、咖啡、茶等;午餐至少兩菜一湯;下午三四點鍾還要開一餐,叫“午茶”;晚餐常吃西餐,內容更為豐富,有牛舌、牛尾、果酒、點心等。在起居上,收容所為溥儀准備了單間,還專門安裝了有線廣播,播放音樂和俄語新聞等節目。閑暇時間,溥儀等人不需要勞動,可以散步、聊天。開始蘇方對他們的活動范圍還有一定的限制,後來限制逐漸減少,溥儀可以在山上、山下、河邊、樹林隨便走走,活動范圍比他當“滿洲國皇帝”時都大。更有甚者,當蘇方知道溥儀會彈鋼琴,還將一架鋼琴搬到了他的住處。

溥儀對他帶來的隨從一直都端著“皇上”的架子,天天接受他們的請安。他整日誦佛念經,坐床修行,還讓隨侍放哨,好讓他擺弄諸葛神課、金錢卦等玩意兒,占卜自己的未知命運。他的這些做法從未受到蘇軍的干預。

從成為俘虜的那一刻起,溥儀就有一種恐懼,他擔心蘇軍會將他移交給政府。他認為:“共產黨和國民黨誰戰勝了誰,都對自己沒有什麼好處。只有留居蘇聯,才能保全性命。”溥儀向蘇軍提出的第一個要求就是長期留居蘇聯。他多次給斯大林寫信,均石沉大海,這使他十分沮喪。上層路線走不通,溥儀就開始拉攏他身邊的蘇軍。溥儀從長春出逃時,隨身攜帶了不少價值連城的珍寶,其中有珠寶、首飾、翡翠、玉石、懷表等。他經常用這些寶物討好蘇聯官方。

在國際法庭作證

1946年春夏之交,蘇聯內務局對溥儀以下各偽滿大臣開始了一系列傳訊。詢問日本關東軍如何控制偽滿政府,溥儀怎樣由天津到東北當皇帝等等。8月,蘇方通知他到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當證人。

溥儀到達日本後,先後見到了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法官克萊墨爾和中國法官梅汝璈。在法庭上,溥儀陳述了日本帝國主義奴役滿洲的計劃和實施過程。他詳細敘述了“九一八事變”後,天津日本駐屯軍司令香椎浩平如何強迫他去旅順,關東軍參謀長板垣征四郎怎樣威逼他從旅順到長春去當“滿洲國皇帝”,以及他如何遭受日本帝國主義者的監視,無權甚至無個人的人身自由。從8月16日起,溥儀連續出庭8天,創下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單人作證時間最長的紀錄。作證完畢後,他又回到了蘇聯,繼續做特殊俘虜,直到回國為止。

1950年7月30日,蘇方向溥儀下達了回國通知。即使此時,溥儀仍對第45特別戰俘收容所的翻譯別爾面闊夫表示了留在蘇聯的意願,但別爾面闊夫告訴他:“如果現在還是蔣介石的中國,你還有可能不被蘇聯送回去,但是,現在是的中國,恐怕你沒有可能留在蘇聯了。”31日,溥儀登上了回國的列車。

在撫順戰犯管理所

回國後,溥儀被關押在撫順戰犯管理所。剛開始時他還是很講排場的,別人幫他收拾床鋪、洗衣服、甚至洗腳,而且門都不用自己開,有一位親戚來看他,還是一見面就給他下跪。後來他才逐漸被改造過來。在戰犯管理所里,溥儀有生以來首次學會系鞋帶、自己洗衣服等生活技能。不過開始的時候,每天早晨溥儀整理好內務和洗漱完畢時,別的戰犯都已經吃完早餐了,後來他也慢慢習慣了。

剛開始溥儀不怎麼說話,就是分組討論會上也很少發言,但是他如果覺得自己的思想是正確的時候也會和管理員據理力爭,不過說服溥儀也不是很難。如果有外賓來,溥儀的表現就和平時的態度不一樣了,當然這也是組織上的要求,見面時會給溥儀准備大中華之類的好煙,那時溥儀會蹺上二郎腿,表現出以往的“皇帝氣派”。

溥儀以前的妻子李玉琴來到撫順戰犯管理所,要求和溥儀離婚。開始組織上希望兩人不要離婚,還特意在監獄給他倆安排了一個房間,讓兩人一起生活了三天。為了增進兩人感情,還告訴溥儀給妻子寫信,可是溥儀不會寫,只好由他的親戚代筆寫情書。但李玉琴很堅持,兩人還是離了婚。

這時,溥儀已打算寫他的自傳《我的前半生》。當時是由溥儀的弟弟溥傑執筆的,為了幫他寫這本書,管理所組織了他以前的大臣和親戚們一起收集資料,甚至連當時一些有關的機密文件都允許他們翻閱,溥傑每寫完一段,先是溥儀看,然後交到組織上審閱。那本書前後用了1年多的時間,完成了初稿。

當時戰犯的伙食標准是一天20元,每個月還有兩條免費的煙卷。而管理所工作人員的伙食標准是一天12元,戰犯吃大米,管教人員啃窩窩頭,就是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仍然保證了戰犯們的伙食標准。溥儀當時的生活受到了很好的照顧,連醫療都有很好的保障。

回到

1959年12月4日,溥儀得到特赦,9日回到北京。10日,他由六弟溥儉陪同來到公安派出所辦理戶籍手續,成為北京市有正式戶口的普通公民。1960年3月,他被安排到中國科學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工作,1961年3月調任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專員,1964年擔任政協全國委員會委員。這其間,他完成了《我的前半生》的寫作。

1967年10月17日,溥儀因患腎癌病逝于北京,終年62歲。自1962年4月他與北京關廂醫院女護士李淑賢結婚後,晚年生活還是比較幸福的。

虛待齋曰

末代皇帝溥儀一生的經曆坎坷而豐富,既是20世紀的曆史造成的,也與中國人的寬容心態有關。在法國推翻封建帝制的時候,最後的國王路易十六上了斷頭台。溥儀後來還當了大漢奸,但中國人還是寬恕了他。時至今日,他的故事仍不斷地成為鉛字,被搬上銀幕和熒屏,其實也反映了被封建王朝統治了兩千多年的中國人的特殊心態。中國人總覺得皇帝的身上還是有光環的,殺掉一個皇帝,無論如何都是不太好的事情。其實從北宋開始,就再沒有一個末代皇帝被殺了。

不過溥儀的生平經曆,無論如何也是一筆寶貴的精神遺產,他就是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我喜愛傳記寫作,就是覺得要想了解一個時代,最直截了當的方法就是去讀那個時代的幾個代表人物的傳記,通過幾個代表人物的生平,就可以窺探到那個時代的政治、經濟、社會、和人們生活的細節。但願我的這本書,透過一個個末代皇帝的生平,能讓讀者窺探到一點曆史的真實。

上篇:溥儀:一部活的中國近現代史(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