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正說清朝十二帝 順治帝福臨(5)  
   
順治帝福臨(5)

後,前7年間湯若望耶穌會士勢力影響較大些,後4年間佛教和尚勢力影響較大些。

順治帝尊崇耶穌會士,是受湯若望的影響。湯若望(JoannesAdamSchallvonBell),耶穌會士,德國人,明崇禎年間被征參與天文推算,設館于現在的北京宣武門內南堂。明亡清興,北京內城原居住民要遷往外城。湯若望以館內藏經、像為由,上書請求緩遷。他意外地得到諭准的滿文諭告,貼在堂門,得以免遷。順治元年(1644年),受命修正曆法。新曆

法稱《時憲曆》,修成頒行。他因此得了太常寺少卿銜,成了清朝的命官,開創了西洋傳教士掌管欽天監的先例。

順治帝親政後,湯若望不僅給皇太後治好了病,還給順治的未婚皇後博爾濟吉特氏治好了病。孝莊皇太後非常感謝他,請他參加順治皇帝的大婚典禮。皇太後尊湯若望為義父,順治尊稱他為“瑪法”(滿語“爺爺”的意思)。皇太後還將湯若望贈給她的十字聖牌掛在胸前。此後,順治一方面向湯若望請教天文、曆法、宗教等學問,另一方面向他請教治國之策。在順治十三、十四年間,順治曾24次親訪湯若望的館舍,長時間晤談。湯若望也沒有辜負太後和皇帝的信任,“睹時政之得失,必手疏以秘陳”,先後向順治呈遞了300多件奏帖,陳述自己的建議和見解,其中許多諫言被順治帝采納。順治很喜歡湯若望平易近人的作風,語言慈祥的奏疏。他對朝廷大臣說,湯若望對國君的愛是真誠的,不像有的大臣討好國君是為了得到功名利祿。

順治同湯若望的交往日益密切,以至超出君臣關系。順治允許湯若望隨時進入內廷,他也常到宣武門內湯若望的住所研討學問,參觀書房,游覽花園,共進便餐。順治19歲的生日,是在湯若望的家里度過的。他們歡洽之情,如同家人父子。順治因為寵信湯若望,給他封了許多職爵:先加太仆寺卿,不久改太常寺卿。順治十一年(1654年)賜號“通玄教師”。後又加封通政使,晉光祿大夫,升正一品。

湯若望想使順治皈依天主教,但因他已信佛教,而沒有受洗。順治帝病危時,議立嗣君。順治因皇子年齡太小(長子牛鈕已殤、次子福全9歲、三子玄燁8歲),想立皇弟;皇太後想立皇三子玄燁,征詢湯若望的意見。湯若望以玄燁出過天花(可終生免疫),支持皇太後的意見。順治帝便一言而定玄燁繼承皇位。史書說湯若望“直陳萬世之大計”。陳垣先生評價說:“吾嘗謂湯若望之于清世祖,猶魏征之于唐太宗。”

但在順治帝死後,湯若望被楊光先誣告而下獄。康熙帝親政後,給湯若望平反。因原封號“通玄教師”的“玄”字為康熙帝名諱,而改封為“通微教師”。關于這件事,將在下文詳述。湯若望的墓在今北京市車公莊大街6號院內。

同僧人的關系

順治成為一位篤信佛教的皇帝,有他生活環境的影響。早在他的祖父努爾哈赤時,藏傳佛教已傳到赫圖阿拉。努爾哈赤常手持念珠,並在赫圖阿拉建立佛寺。到皇太極時,盛京(沈陽)興建實勝寺,藏傳佛教在後金已產生很大影響。順治的生母是蒙古族人,自幼受到佛教的熏陶,又年輕寡居,以信佛解脫內心的孤獨與苦悶。再加上太監們的慫恿,順治帝稍長便信奉起佛教來。

順治十四年(1657年),在太監的精心安排下,20歲的順治在京師海會寺同憨璞(pu)聰和尚見面,兩人相談甚歡。順治帝欣賞憨璞聰的佛法智慧、言談舉止,便將他召入宮中。十月,順治帝又在皇城西苑中海的萬善殿,召見憨璞聰和尚,向他請教佛法,並賜以“明覺禪師”封號。他對佛教愈信愈虔,愈修愈誠。順治還召見玉林琇、木陳忞(min)、(ang)溪森等和尚,讓他們在宮里論經說法。順治請玉林琇為他起法名,“要用丑些字樣”,他自己選擇了“癡”字,于是取法名“行癡”、法號“癡道人”。玉林琇稱贊順治是“佛心天子”,順治在這些和尚面前則自稱弟子。

順治總有剃度出家的念頭。有一次他對木陳忞說,朕想前身一定是僧人,所以一到佛寺,見僧家窗明幾淨,就不願意再回到宮里。要不是怕皇太後罣(gua)念,那我就要出家了!在愛妃董鄂氏死後,他更是萬念俱灰,決心遁入空門。有記載統計,他在兩個月的時間里,先後38次到高僧館舍,相訪論禪,徹夜交談,完全沉迷于佛的世界。順治命溪森為他淨發,要放棄皇位,身披袈裟,孑身修道。溪森開始勸阻,他不聽,最後就剃成和尚頭了。這一下皇太後可著急了,火速叫人把溪森的師傅玉林琇召回京城。玉林琇到北京後非常惱火,當時命人架起柴堆,要燒死弟子溪森。順治無奈,只好讓步。溪森得免一死。後來溪森臨終時作偈(ji)語說:“大清國里度天子,金鑾殿上說禪道!”就是說的他同順治的特殊關系。

這件事過去不久,順治又聽從玉林琇的建議,命選僧1500人,在阜成門外八里莊慈壽寺從玉林琇受菩薩戒,並加封他為“大覺普濟能仁國師”。有一次,順治和玉林琇在萬善殿見面時,因為一個是光頭皇帝(新發尚未長出),另一個是光頭和尚,所以相視而笑。

順治是個既任性又脆弱、既多情又哀愁的人。他接連受到情感上的打擊——愛子夭折、寵妃死亡、出家不成,他極度憂傷的精神垮了,他骨瘦如柴的身體也垮了!董鄂妃死後剛過百天,“癡情天子”順治,因患天花,終因醫治無效,崩于養心殿。


上篇:順治帝福臨(4)     下篇:順治帝福臨(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