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正說清朝十二帝 光緒帝載湉(6)  
   
光緒帝載湉(6)

這時朝臣不滿之聲鵲起。禦史朱一新奏稱:“我朝家法,嚴馭宦寺。世祖宮中立鐵牌,更億萬年,昭為法守。聖母垂簾,安得海假采辦出京,立置重典。”奏折批評派李蓮英隨醇親王視察海軍。還有人說,李蓮英妄自尊大,結交地方,收受賄賂。實際情況如何呢?清代文人、著名維新派人士王小航說:醇親王離開京城以後,每次接見文武官員,都讓李蓮英作陪。他的本意在避免攬權之嫌,以李蓮英為他佐證。而李蓮英一直記著安得海的教訓,每夜不住淮軍為他准備的華麗行館,只隨醇親王起居。醇親王見客,李蓮英穿著樸實,侍立裝煙

、點煙,退歸私堂,不見外客,日夜安靜,一無所擾。當時直隸、山東的一些地方官員,想巴結這位太後身邊的大太監,但都大失所望。慈禧看了朱一新的奏折,找醇親王問明情況後,命將朱一新降級。

李蓮英在慈禧與光緒之間采取什麼態度呢?有人說他完全站在太後一邊,反對變法,陷害光緒。也有人說李蓮英生性圓滑,兩面討好,不但慈禧太後喜歡他,光緒皇帝因為從小就受到李蓮英的看護,也喜歡他,叫他“諳達”(師傅),還誇他“忠心事主”。王小航曾講述一個故事:庚子年八國聯軍侵入北京,慈禧率光緒和王公大臣出逃,第二年回京在保定駐蹕。慈禧臨時寢宮被褥鋪陳潔淨華美,李蓮英住得也不錯,而光緒皇帝如何呢?李蓮英侍候慈禧太後睡下後,前來光緒住處探望,見光緒在燈前孤坐,無一太監值班。李蓮英一看,十分驚訝:光緒皇帝竟然沒有鋪蓋。時值隆冬季節,天寒地凍,無法入睡。李蓮英立即跪下,抱著光緒的腿痛哭說:“奴才們罪該萬死!”並且親自把自己住處被褥抱過來供奉給光緒帝使用。光緒回到北京以後,回憶西逃的苦楚時曾說:“若無李諳達,我活不到今天。”

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後死後,李蓮英辦理完喪事,于宣統元年(1909年)二月初二日,離開了生活51年的皇宮。隆裕太後准其“原品休致”,就是帶原薪每月60兩白銀退休。李蓮英死于宣統三年(1911年),終年64歲。李蓮英死後,得到清廷祭奠銀1000兩。北京恩濟莊太監墓地修造了一座豪華的李蓮英墓,“文革”時被毀,現在只有李蓮英墓志銘的拓片保留下來。

家庭生活悲劇

光緒皇帝生命的第四個時期是10年“囚帝”的生活。這10年他過得太苦了。國家發生不幸:八國聯軍侵入北京,簽訂《辛丑條約》;個人也發生不幸:大清國的皇帝居然做了“囚帝”。可以說,光緒皇帝的一生,政治生活是悲劇,家庭生活也是悲劇。

在光緒家庭生活中,除了他的生母之外,影響他最大的3個女人是:慈禧太後、隆裕皇後和珍妃。慈禧既是光緒的恩人、親人,又是光緒的仇人、敵人。據瞿鴻(jī)《聖德記略》載述,慈禧對光緒也有怨氣:“外間疑我母子不如初年。試思皇帝入承大統,本我親侄;以外家言,又我親妹之子,我豈有不愛憐者?皇帝抱入宮時才四歲,氣體不充實,臍間常流濕不干,我每日親與滌拭。”所以,光緒不聽話,搞變法維新,慈禧既痛又氣。光緒同慈禧的關系,貫穿在整個光緒一生中,不單獨講述;光緒同隆裕皇後和珍妃的關系,本節略作介紹。

光緒帝有一後、二妃,沒有子女。這在清朝皇帝中是獨特的(宣統6歲遜位另當別論)。

光緒十五年(1889年)正月二十日,19歲的光緒皇帝舉行大婚典禮。光緒的一位皇後和兩位妃子都是慈禧做主選的。

光緒的皇後葉赫那拉氏,是慈禧親弟都統桂祥的女兒,就是隆裕皇後。隆裕皇後長得不漂亮,既瘦弱,又駝背。這門親事是慈禧皇太後懿旨給定的,光緒雖不滿意,卻也無奈。皇後葉赫那拉氏與光緒皇帝的婚姻,完全是政治婚姻。慈禧將自己侄女嫁給自己外甥,目的就是在宮闈椒房,探悉皇帝的內情,控制和操縱皇帝,並為爾後母族秉政、太後垂簾聽政做鋪墊瑾妃像。光緒皇帝同皇後葉赫那拉氏大婚後,情不投,意不合,始終是一門不美滿的婚姻。光緒死後,宣統繼位,上光緒皇後徽號為“隆裕”,是為隆裕皇太後。隆裕皇太後在民國二年(1913年)正月十七日,死于太極殿。

光緒有兩位妃子,一位是瑾妃,另一位是珍妃,二人是親姐妹,他他拉氏,但相貌和性格卻大不相同。瑾妃相貌一般,性格柔和脆弱。後因其妹珍妃忤慈禧皇太後,被降為貴人。宣統時,尊為瑾貴妃,民國十三年(1924年)死。

珍妃,初為珍嬪,晉珍妃。在影視作品中的珍妃,聰慧明敏,嫵媚豔麗,機敏多情,非常感人。藝術作品把珍妃理想化,甚至于說她幫助光緒推行戊戌變法。其實,珍妃不像影視作品中那麼漂亮,而且略胖,有照片為證。光緒十四年(1888年)十月,年僅13歲的珍妃與其姐瑾妃,同時被選為嬪。次年二月,姐妹二人一起入宮。光緒二十年(1894年),慈禧皇太後60大壽,宮外雖然硝煙彌漫,宮內卻是歌舞升平。在這喜慶之年,宮里的人,該賞的賞,該升的升。瑾嬪與珍嬪,沾了喜氣,同時晉封:姐姐為瑾妃,妹妹為珍妃。珍妃這年剛滿19歲,是花樣的年華。珍妃年輕熱情,性格活潑,博得光緒帝的寵愛。而正宮隆裕皇後葉赫那拉氏,卻引不起皇帝的情趣,甚而產生厭煩。皇後與珍妃,宮闈之內,漸起情波。隆裕皇後因失寵而生妒忌,又因妒忌而生怨恨。她利用自己統攝六宮的地位與慈禧姑侄的身份,“頻頻短之于慈禧”,向姑母、慈禧太後告珍妃的狀。珍妃的入宮,她對光緒的同情和體貼,激起了光緒對生活的熱情。大婚後的數年間,光緒與珍妃共度了一段愉悅的時光。而這正是慈禧和皇後所不願意看到的。皇後葉赫那拉氏經過長時間觀察、了解,終于抓到珍妃的把柄。據《西太後遺事》記載:裕寬謀求福州將軍一職,先請托于太監李蓮英,因李蓮英索銀多,又以與珍妃娘家親近關系,“乃輦金獻之珍妃,俾伺便言之上前”。這件事被李蓮英的耳目探得,于是引起一場風波。


上篇:光緒帝載湉(5)     下篇:光緒帝載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