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宋朝的那些事兒:如果這是宋史 第三部分 第88節:我有一個夢想(1)  
   
第三部分 第88節:我有一個夢想(1)

第十四章我有一個夢想

時間飛快,轉眼到了公元962年的年底。又快過年了,開封城里的大小官員們被趙匡胤折磨了一整年,都在盼著放假、休息、分年終獎金……千百年來的中國人都這樣,只要刀子還沒架到脖子上,到了年底就都會盡情找樂。可是這絕對不包括當時的趙匡胤。

趙匡胤還是陰沉著臉,整天見不著個笑容,而且他還行蹤詭密,尤其是當天時不正,雨雪紛飛的時候,一旦到了這種案發率非常高的天氣,他就越發的神出鬼沒。據傳說,就在一個正下著大雪的晚上,他突然出現了趙普的家里。

雪地里的趙匡胤顯得異常,因為他笑了,他"呼趙普妻為嫂,為之炙肉暖酒"。然後在遠離了皇宮群臣的環境下,他才向自己的首席謀士說出了心里話——

吾夜不能眠,一榻之外皆他人家也,故特來見卿。

之後兩個人談了很久,關于新興的帝國是否要發展,要向哪里發展,就在這一夜里定下了基本方針。但是說到底,當時的趙普直接把一張盡人皆知的奏章扔給趙匡胤也就是了,就是王樸當年的那篇《平邊策》。

無非都是先南後北,先易後難,何必趙普多廢口舌,而我再多廢筆墨?但是,有一點無論如何要注意到,那就是對于北漢的處理。

柴榮除了第一次因為報複而出征北漢之外,從來就對那個彈丸小地不屑一顧,他的目標直接定到了戰略意義比天都大的燕云十六州。而縱觀日後的趙氏兄弟,無論是知兵的趙匡胤,還是素不知兵的趙光義,都把北漢放在了首位。

不下北漢,不顧燕云。

這里面的區別我們以後細談。只是曆史在這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之後,就向趙匡胤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臉。他要的機會,最適合他的機會,竟然不請自來。

話說當時是五代十國,細算其中是十一國,而再細分,里面還有很多不稱國但是又獨行其是的"國中之國"。荊南、湖南,就是兩個非常典型的代表。

湖南,最早是一個叫馬殷的許州鄢陵人建立起來的。最初只有潭、邵(湖南邵陽)兩州,不斷苦心經營才逐漸發展到後來的七州。這麼點小地盤,按說不會太招人眼,可是很不幸,他遇到了早年雄心壯志不甘寂寞的李璟。

憑著老爹李昪留下的家底,李璟很快就拿下了湖南,但是隨後他就被拖進了淤泥里。反複拉鋸,再加上柴榮對李璟的折磨,馬氏的部將劉言趁機收複了湖南,之後就被部下干掉,最後的受益人叫周行逢。就在962年的年底,周行逢也死了,死後湖南的局面就像柴榮死後的後周一樣。

十一歲的小孩子周保權要比七歲的柴宗訓大上一些,但無論他大多少都沒用,因為他父親給他留下了一個差不多可以平起平坐的老戰友——張文表。周行逢剛死,張文表毫不猶豫,馬上起兵反叛。

周保權慌了,嚴格地說是周保權身邊的大臣們慌了,他們一邊派出湖南大將楊師?出兵平叛,一邊向趙匡胤求救。因為之前周家一直向北方稱臣,而無論是柴榮還是趙匡胤,都承認他們的臣屬地位。

消息傳來,開封城上下軍民人等都不由自地深深呼吸,接著兩眼爍爍放光,據說這是人類見錢眼開時的共同生理特征。他們都相信,此時皇宮里的皇帝陛下一定也和他們一樣的反應,還等什麼?馬上出兵!

但是讓他們咬牙切齒的是,他們的皇帝居然對此毫無反應。

趙匡胤臉色平靜,他對周保權派來向他喊救命的人說,你們先別急,都下去歇一會兒,過兩天等信兒。就這樣,來自湖南心急如焚的使者被不咸不淡地打發了下去。

之後,趙匡胤也開始了深深地呼吸。機會真的來了,他比誰都要清楚,少不更事的小孩子周保權和湖南那個沒經過大場面的小朝廷已經引火燒身。別人是前門驅虎、後門進狼,可這些亂了方寸的人卻是因為張文表這只狼,來引他這只空前巨大的餓虎。

那他還等什麼?湖南已經出現了權力真空,如果他不馬上出手,湖南周邊的荊南、後蜀、南唐可都在虎視眈眈!

湖南是塊肥肉,誰吃了都會更壯……但是,面臨機遇才能稱出一個人真正的斤量。趙匡胤不急不躁,直到等來了另外一個極其重要的信息,他才作出了最合理的判斷。

信息回來了,是他派到荊南(也稱南平)吊唁的使者盧懷忠。荊南,這是另一個名為藩臣,實同割據的小朝廷,它最初的統治者叫高季興,是五代開始時大終結者朱溫手下的大將,官拜荊南節度使。當時的荊南小得可憐,只有江陵一座孤城,而且久經戰亂,破敗不堪。高季興幾乎是駢手抵足一點一滴地把家業做起來的。

傳到宋朝建立,荊南的主人叫高保勖。高保勖毫不例外地向柴榮、向趙匡胤稱臣納貢,以求平安,曆史記載,他和他的前任哥哥高保融都到了"一歲之間三入貢"的孝順程度。但是非常不巧,在周行逢還沒死的時候,他就先死了,荊南就交給了他的長子高繼沖。

趙匡胤是仁德之君,對臣下的死非常難過,他專門派出了吊唁的使者。使者這時回來,給他帶來了一些跟婚喪嫁娶一點關系都沒有的信息——

陛下,荊南甲兵雖整,而控弦不過三萬。年谷雖登,但民困于暴政……取之易耳。

趙匡胤哈哈大笑,心懷大暢。一幅地圖已經在他的腦海里清晰無比地映射了出來——從北方的宋朝出發,要到達周保權的湖南,中間必須得經過高繼沖的荊南……而荊南,又深深地邁過了長江。也就是說,有朝一日,從荊南出發去南唐,別說是坐船,就算是光著腳走路,腳上都只會有土,絕不會變成泥……哈哈哈哈,還有比這更妙的事嗎?

趙匡胤再不遲疑,出兵!按照原先的軍事布防分區,荊、湖一帶正是宋朝第二號軍事強人慕容延釗的主戰區。很好,就由慕容延釗來負責這次出征,並且派出趙匡胤原來的幕僚老班底、當時已經是樞密院副使的李處耘監軍。同時,再任命太常卿邊光就職襄州,命戶部滕白為南面軍前水陸轉運使,全力以赴供應慕容延釗的軍需物質。

這是宋朝自開國以來,第一次走出國門,征討天下,趙匡胤已經派出了他最強的,甚至比他本人還要強的軍事班底,再彙集了十州之兵,務求一舉克敵,示威四方!

但是,誰也沒有料到,在這次以眾凌寡,泰山壓頂似的攻伐中,真正令人膽寒的,卻不是久經沙場威名遠揚的慕容延釗,竟然是那個出身幕僚、貌似柔弱文人的李處耘。曆史證明,他比當時,甚至比人類曆史上最最殘忍狠毒的人類公敵都毫不遜色……

上篇:第三部分 第87節:我的江山我裝修(7)     下篇:第三部分 第89節:我有一個夢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