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宋朝的那些事兒:如果這是宋史 第三部分 第100節:六十六天平後蜀(9)  
   
第三部分 第100節:六十六天平後蜀(9)

增兵,給了王昭遠又一個可以幻想的理由。所以當史延德突然出現在清強店,撲向他的劍門關時,王昭遠的反應是馬上後退,連稍微的抵抗都沒有,就退向了漢源坡(今四川劍閣東)。至于關乎到整個後蜀命運的劍門天險,他交給了手下一個在曆史上都查不出姓名的偏將。

他可以等待援軍,沒有必要現在就拼命嘛……那位不知姓名的偏將就非常可憐,他不僅要抵擋史延德,還要面對從正面沖上來的王全斌。曆史沒有記錄下他有多神勇,因為史延德和王全斌在劍門之巔勝利會師了。

蜀川最強的天險,也是最後一道屏障就此被攻破。

但王昭遠的表演還沒有結束,他帶著近兩萬大軍仍然駐守著劍門的一部分。漢源坡,兩萬蜀軍站在崇山峻嶺之間,面對著沖過來的敵人勉強列成陣勢,可是他們卻看不到自己的主帥到底在哪里。他們看不見,王昭遠癱倒在胡床(能折疊的行軍床)上已經徹底站不起來了。由他的副手趙崇韜勉強帶人迎戰。

沒法解說這場戰斗,因為根本就不存在戰斗。後蜀人一哄而散,趙崇韜被非常搞笑地晾在了最前面,他成了王全斌的又一個平蜀紀念品。但是打掃完戰場,人們卻驚奇地發現怎麼都找不到王昭遠。這個剛才還站不起來的人這時神奇地失蹤了。

王全斌沒有時間遺憾,他的面前還有劍州城(今四川劍閣),這是後蜀人在劍門關上的最後一個據點,剛剛潰散的蜀軍都跑到了那里,他必須速戰速決。劍州城成了後蜀人不堪回首的地方,一退再退,苟且偷生,所有的天險都不知利用,最後在劍州城里,一萬多蜀軍被集體屠殺……

之後,王全斌繼續進軍,才在東川(今四川三台)一個農家院的小倉庫里偶然抓到了一個哭得泣不成聲、雙目紅腫,嘴里還念念有詞的人。經確認,這就是後蜀的"諸葛孔明"王昭遠,當時他面對宋軍的刀槍視而不見,只顧著反複吟詠一首唐詩的最後一句——

遠去英雄不自由。

可惜了晚唐才子羅隱的佳句,他到了這時還是死不認錯,因為前面一句是——時來天地皆同力。

"時來天地皆同力,遠去英雄不自由。"這時他不是諸葛亮了,他變成了項羽。

因為,"此天亡我也,非戰之罪……"

這時候太子殿下孟玄喆已經領兵到了綿州(今四川綿陽)。這樣的"神速"有點像是之前王昭遠支援韓保正,不過太子殿下既然青出于藍勝于藍,他比王昭遠就還要走得加倍的自在悠閑。

出趟遠門不容易,尤其是長在深宮很少出成都的城市青年。孟玄喆召集了一萬人馬,首先把他們打扮一新,具體的細節要精確到連旗杆都與眾不同。蜀錦,這是幾千年來中國錦繡中的老名牌,太子用它來把軍中所有的旗杆都纏了起來。旗杆用蜀錦,那麼旗子用什麼?大家自己去猜吧。但是千萬不要以為太子殿前是個奢侈浪費的人,出兵當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太子為了不影響裝飾效果,就下令把旗子蜀錦都卸下來,等雨停了再裝上去……結果很多沒有藝術修養的大兵把彩繡的旗子都掛反了,呈現出一種特殊的前衛美感,這讓圍觀的群眾得到了樂趣,而太子本人也大為激賞。

就這樣,孟大太子帶著一萬大兵外加成群的姬妾,再外加好幾十個優伶戲子,踏上了增援劍門,拯救家國的征途。可以想象,像一只快樂的小鳥一樣飛出了繁華喧鬧的成都的孟玄喆一路之上是多麼的快樂!美麗的四川,你是這樣的神奇,我真是太愛你了……但是一切都在綿陽戛然而止。

孟玄喆立即掉頭就往回跑,就算他再天真可愛,也知道劍門關失守意味著什麼。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軍事天才也真正的顯露了出來。抗戰需要什麼?需要付出代價!于是,他的身後就出現一團團的熊熊大火。當他一路狂跑,回到他的父親面前時,他得意地說——老爸,我把事情都辦妥了,現在從綿州到成都,什麼都不見了,能燒的都被我燒光了……

孟昶徹底僵硬。天哪,他不懂,這是什麼樣的臣子,這是什麼樣的兒子啊……他仰天長歎,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玩我?不過眼前的事實讓他變得清醒,無論是他還是王全斌以及劉光義,都非常清楚一個事實。

那是一個流傳了很久的傳統,只要失去了劍門關,成都城下就再也不會有什麼抵抗了。此前無論是劉禪的蜀漢,還是王衍的前蜀,都是這樣。

孟昶登上了成都的北門,極目遠望,他的眼前仍舊是無限江山。不過可惜,很快就會有敵人兵臨城下了。這時,有位叫石奉頵的老將軍走了過來,對他說不必驚慌,宋軍遠來,不能持久,只要我們堅壁清野,還是能守住成都的。

孟昶苦笑,他這時比誰都看得清楚了。史稱他歎息了一下,說——"吾父子以豐衣美食養士四十年,一旦遇敵,不能為吾東向發一矢,今雖欲閉壁,誰肯效死者!"

理智重新回歸,在他需要清醒的時候。他真的理解了當年劉禪和王衍的決定,想想前面劍門、三峽間派出過多少的士卒,守著多少的溝壑絕嶺,可是都無濟于事,現在要垂死掙紮,換來的除了死亡之外還能有什麼呢?

這時他的宰相李昊走了過來,提醒他不必絕望,臣已經打聽清楚了,荊湖兩地的前君主高繼沖和周保權在開封都活得挺好的,一樣地做官,一樣的安全。而臣還聽說,宋朝皇帝還給您特意蓋了房子,很大,有五百間哪,算是特殊優待……說著,李昊的臉上突然現出了一絲難以形容的詭異笑容,他小聲說,陛下,如果你同意,我會為此而盡力。

孟昶看著他,像是一時間再也說不出話來。可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只是片刻之後,他就似乎恍然大悟了,進而他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更加難以形容的笑容,那是苦澀?是自嘲?又或者是深入骨髓的悲哀?不,也許是尖銳得像鋼針一樣傷人的譏諷!

孟昶哈哈大笑,對變得有些僵硬的李昊擺了擺手,說——你去辦吧,我想起來了,這事你在行……然後他就此下城,再不回顧。

時光倒流,一切都從頭再來了。當年前蜀是怎樣滅亡的,現在後蜀就原樣再次翻版。就連當初寫降書順表的執筆人都沒有變化。

話說當天後蜀的李大宰相下城頭回到家來,拂紙執筆,文不加點,片刻之間就把國王孟昶交給他辦的事做完了。降表己成,然後他就難免有些得意了。畢竟時間過去了整整四十年,其間人世變幻,山河易主,而他卻並沒有老,當年做過的事現在他仍然得心應手!

四十年前,前蜀王衍的投降文本也是由他起草成寫的。

明天就是個好日子,公元965年2月7日,他還要提醒孟昶,投降更要講究個積極主動,要快馬加鞭地把降書順表送到殺過來的宋軍手里,以便爭取個寬大處理。還有,更加重要的是,作為當年前蜀滅亡時的目擊者,他還要把怎樣投降,以及投降時的應有穿著禮儀,所需要的用具都向孟昶全面介紹。

這時他歎息了一聲,畢竟那時的人,現在幾乎都不在了。你說他要不挺身而出,到時候要不合規矩出了丑,那可多丟人啊……

于是在公元965年2月19日的早晨,成都北郊外升仙橋畔,四十年前的一幕再次重現。孟昶身穿白衣,銜玉壁,手牽一只白羊,頭上纏著草繩站在橋邊。他身後是他的文武百官,這些人身穿孝服,赤足,伏在一口空棺材上放聲痛哭。

這就是中國當時出降的國君所應必備的官方"禮儀",以此來表示自己犯有死罪,聽候發落。而他的官員們,是在為他而服喪悲痛。

受降的一方,由宋軍主帥王全斌代表趙匡胤走了過去,取下玉壁和草繩,把白羊牽走,再把那口棺材燒了,然後當眾宣讀赦免孟昶的詔書,這一過場才算走完。據說當天的儀式在後蜀元老李昊的主執講解下進行得非常順利圓滿,雙方皆大歡喜,各得所需。唯一的遺憾是這位叫李昊的大明白人回到家後,發現他家的門上多出了一張紙,上面白紙黑字端端正正地寫著他一生為曆史所記錄下的最大功績——

世修降表李家!

公道自在人心,孟昶縱在千般不是,也輪不到身為宰相的李昊來做這樣的事。"食其祿而殺其主,居其土而獻其地",是諸葛亮要殺魏延的理由,而李昊雖然不曾殺王衍和孟昶,但他卻連續侮辱了自己的兩個主人。至于土地,他不僅獻了一次,還獻了第二次!

但什麼都沒法阻止趙匡胤的勝利了。後蜀從公元925年起,至此享國近四十年。宋軍從公元964年12月初出兵起,到孟昶出降,只用了區區六十六天,巴蜀四十六州二百四十縣五十三萬余戶就從此換了主人。

上篇:第三部分 第99節:六十六天平後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