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殺張恪去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殺張恪去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遼東釘子戶》更多支持!

邁步走進撫順,滿眼狼藉一片,房舍四分之三被拆毀,磚頭房梁都用來守城了.失去家園的百姓一家幾口人擠在牆角,瑟瑟發抖.他們的眼神格外的麻木,空洞的仿佛沒有一切,哪怕是刀斧砍在身上,也不會感到痛苦,死亡或許是最好的解脫.

劉全秀受命到城中探查情況,沿著斑駁的小巷往前走,路上不時能看到骨頭,最初還以為是牛馬的,可是仔細看去,才發現是人的……

劉全秀當過搶掠的土匪,他連韃子的老人孩子都不放過,經常自嘲是要下十九層地獄.可是,看到了遍地的人骨,他真的恐懼了.

不管他怎麼控制,手還是不停地顫抖,額角冒出了汗水.

咬緊牙關,拾起一截腿骨,骨頭灰暗,一頭還有一大片清晰的牙印,劉全秀的面前出現了一片畫卷……

被饑餓折磨的人,狀如游走在人間的厲鬼,他們在地獄之城飄蕩,吃掉一切可以吃的東西,就連他們的同伴也不例外,這條腿骨就是他們吃過丟下的.

食物越來越少,就在剛剛,餓昏了頭的人再度捧起了骨頭,像是狗一樣,用力啃著,哪怕是能多汲取一絲的養分,延續卑賤的生命!

劉全秀再也不敢想下去,他微微仰起頭,兩滴淚水從眼角湧出,順著腮邊落到了塵土中.

"大人,那邊有幾個百姓!"

劉全秀豁然站起,面色鐵青地走過來.

街角有間破敗的茅草屋,磚石建造的房子都被拆光了,只有草屋幸存了下來.輕輕一推.兩扇院門就倒了,劉全秀大步流星地走進去,猛地推開房門,一股白氣伴隨著腥臭的味道,撲面而來.

只見五六個人……姑且稱之為人!圍坐破鐵鍋的前面,鍋里熱水沸騰,幾條狀如麻杆的東西在里面煮著……那是人的四肢!

在他們的旁邊胡亂放著一具失去手腳的尸體,空洞的眼睛睜得老大.活人和死人的目光竟然是出奇的一致.

面對沖進來的劉全秀,幾個人像是受驚的鳥獸,發出近乎野獸的叫喊.他們顧不得翻滾的熱水.抓起里面的手腳,大口大口啃著.沒有搶到的人竟然張口咬向同伴,咬開了干癟的血管,腥臭的血液滿嘴都是,他們仰天嚎叫,竟然好似野狗.

砰!

清脆的槍聲響起,地獄般的一幕從人間消失了……

"啟稟大人,城中百姓人竟相食,已經.已經……"劉全秀再也說不下去了,淚水止不住流淌下來.

張恪一陣愕然,一旁的于偉良痛苦地五官扭曲,他突然舉起了巴掌.

啪啪啪!

"都怪我.都怪我無能啊!我對不起撫順的百姓!"淒厲的吼聲,如同受傷的野獸.

所有見證這場慘烈戰斗的士兵無不低頭落淚,大家像是孩子一樣,嚎咷痛哭.

昔日繁榮的撫順.竟然變成了人間的煉獄,是誰把他們逼到了今天的地步?

怪建奴,怪朝廷.還是該怪他們自己!

足足哭泣了一刻鍾,張恪伸出手拍了拍于偉良的肩頭:"于兄,岳武穆說過,壯士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既然生逢亂世,大將軍不得不如此!"

"不!"于偉良斬釘截鐵地說道:"永貞兄,該死的時候,我于偉良不會皺一下眉頭,可是從攻打撫順開始,就是錯誤!都怪袁應泰和楊漣,他們為了自己向皇帝誇下的海口,明知韃子設計,還逼著我們跳進來.五千弟兄,如今剩下的還不到兩千人!三千多人命,還要城中的無數百姓!他們何其無辜!"

"我,我要彈劾袁應泰,彈劾楊漣!"于偉良像是瘋了一樣,破口大罵:"老子拼了所有的功勞,老子拼了這顆腦袋,不把他們弄死,我決不罷休!"

于偉良瘋狂地發泄著,賀世賢等他喊完了,突然歎了口氣.

"于賢侄,說句不客氣的,我們武將在人家的眼里就是一群奴仆,你想彈劾楊漣,別幼稚了,你的奏折永遠都不會送到皇上的面前.就算是送去了,皇上也不會看一眼的!"

于偉良瞬間像是被戳破的氣球,蹲坐在地上,眼淚噼里啪啦地掉下來,無聲地哭泣更顯淒涼.

"于兄,要對付袁應泰和楊漣等人不難!"張恪冷靜地說道.

"永貞兄,你一定有辦法!"于偉良抓到了最後一根稻草,用力扯住張恪的手臂,指甲深深陷入肉里.

"幫我,除掉殺人的昏官,我給你磕頭了!"

"起來!"張恪一把拉住了于偉良,臉色嚴峻地說道:"要想讓別人把我們看成人,我們就要先把自己當人!承平年月,自然文官吃香,可是眼下是亂世,我們武人就該殺敵建功.有了功勳,有了地位,手里有了權力,區區幾個窮酸文人算什麼!我問你,當年的徐達,常遇春,他們會怕文官嗎?"

"當然不會,就算殺幾個,也沒什麼!"于偉良用力點頭,說道:"永貞,我明白了,關鍵還是自強!讓自己更有分量!"

張恪笑著點頭:"沒錯,不過于兄你放心,袁應泰和楊漣兩個人我一定會拿下,不干掉這種眼高手低,油鹽不進的榆木疙瘩兒,誰都不會有好下場."

張恪以往還覺得東林有些人品不錯,堪稱君子,可是治國秉政不是選道德模范,坐在了那個位置,就要承擔責任,瞎指揮丟城失地,損兵折將,黎民塗炭,這樣的人就要付出代價!

賀世賢也覺得張恪的話有道理,可是他還是覺得難度太大了.

"永貞,我看咱們還是商討下一步該怎麼辦,要不要留守撫順?"

"賀伯父.撫順已經成了死地,我們必須走!"

于偉良也說道:"我同意永貞的看法,建奴說不定什麼時候會去而複返.關鍵是我們該去哪里,是去沈陽嗎?別忘了,楊漣還坐鎮沈陽呢!"

"去奉集堡吧!"

張恪毫不猶豫地說道:"我有預感,老奴這次出兵絕不簡單.和楊漣和袁應泰攪在一起,掣肘太多,搞不好我們都會賠進去!不過,去奉集堡之前,我們還要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賀世賢和于偉良一起問道.

張恪笑道:"于兄剛剛繳獲了皇太極的兵符大印等物.整理公文的時候發現皇太極派遣十弟德格類去截殺總兵朱萬良.我們正好將計就計,送一封假命令,把德格類調回來,然後……"

張恪的手在脖子上一橫,做了個殺頭的手勢!

于偉良的腦子飛快,他瞬間明白了張恪的意圖,頓時忍不住拍手叫.

要是能殺了德格類,再加上他們斬殺的建奴,雖然文貴武賤.可是有了天大功勞加身,他們就不用怕楊漣等人,甚至上奏朝廷也會更有分量,正好報一箭之仇!

"好.就按照永貞兄說的辦!"

……

朱萬良在二三百個家丁的保護之下,好像是喪家之犬一般.跑到了一條溪水旁,這里是渾河的支流,春天的時候.冰雪融化,河流清澈見底,憋了一冬天的魚歡快地翻騰.

朱萬良勒住戰馬.呼呼喘氣.

"先歇歇戰馬,吃口干糧!"

靠在大樹坐下,朱萬良看了看身後零星地的家丁,手里抓著餅子,怎麼都咽不下去.

他和賀世賢一同去援救撫順,朱萬良故意放慢速度,晚上早早地安營紮寨,派遣了大量的夜不收偵查,生怕遇到建奴.

可是越怕越是遇上,就在後半夜,幾乎所有人都安睡的時候,建奴騎兵突然殺來,軍營被沖破,建奴到處放火,肆意砍殺.

朱萬良連盔甲都來不及穿,只能在心腹家丁的保護之下,沒命的逃竄,一直跑到了天亮,才能喘口氣.

路上朱萬良就想了,他如此慘敗,回沈陽楊漣不會放過他的,看來只有一條路,那就是逃到奉集堡.總兵李秉誠和參將劉希偉和他都不錯,興許能保住性命!

"大人,不好了!建奴追來了!"斥候幾乎哭出來.

朱萬良慌忙站起,果然遠處塵土飛揚.

"該死的建奴,連吃口東西都不成!"朱萬良扔了手里的餅子,上馬就跑.建奴在後面不停追擊,弓箭不時射來,他身邊的家丁越來越少.

朱萬良的心拔涼拔涼的,怕是他真的要完蛋了.

"大人,快看,建奴回頭了!"

朱萬良幾乎不敢置信,果然建奴向後退去了.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到底是怎麼回事?朱萬良撓了撓頭:"娘的,不管了,趕快去奉集堡!"

……

"啟稟貝勒爺,人帶到了!"

一個年輕的建奴老老實實跪在了德格類的面前,雙手托著書信,送給了德格類.

德格類並不識字,書吏接過來,看了一遍,頓時臉色鐵青,嚇得手都哆嗦了.

"天塌下來了?有什麼好怕的!"

"是不是,啟稟貝勒爺,岳托貝勒被打敗了,明軍正在攻擊撫順,四貝勒皇太極請求您立刻回援!"

"什麼?"德格類頓時眼珠子瞪得老大.

"胡說八道,岳托領著五千多鑲紅旗銳兵,明軍的那些飯桶,哪個是他的對手?"

德格類目光凶狠,突然盯上了地上的送信士兵.

"說,是不是明狗派你過來,想要誆騙本貝勒,來人,把他給我拖下去,砍了!"

報信士兵急忙掙紮,哭喪著臉喊道:"貝勒爺,奴才沒撒謊啊,明軍來了硬茬子了,殺了三貝勒的張恪來了!"

"神馬?"德格類的眼睛噴出了火焰,他和莽古爾泰是一個娘生出來的,沒了親哥哥的庇護,德格類在後金地位一落千丈,他對張恪恨得牙根癢癢.

"還等著什麼,殺張恪去!"(我的小說《遼東釘子戶》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敗皇太極     下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奴酋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