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封爵(下)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封爵(下)

洪敷敎千里迢迢,跑到長生島,慰勞士兵倒是次要的,最關鍵的是弄清楚老酋到底死沒死,野豬皮可是幾代大明皇帝的心腹巨患,要是死掉了,自然是普天同慶,好處大大的.要是弄錯,虛報戰功的帽子張恪是跑不掉的.

如此大事,不能不慎重.

洪敷敎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是偏偏張恪一臉的冷笑,滿不在乎.

"老師,弟子上奏報捷的時候,老奴生死未卜,我知道他遭到了伏擊,應該是負傷了,然後建奴就灰溜溜兒撤走了."

啊!

洪敷敎一聽這話,頓時驚叫起來,豁然站起,在地上不停地走動,兩只手用力地搓著.

"老師,歇一會兒吧,弟子看著頭暈."張恪無力地說道.

"頭暈?我頭疼!"洪敷敎毫不客氣地說:"老酋是大金國主,若是死在了兩軍陣前,建奴必定惱羞成怒,瘋狂報複.可是他們沒有這麼做,反而灰溜溜撤退了,那就說明老酋的傷勢應該不是很重."

張恪微笑道:"老師果然法眼如炬,弟子也是這麼看的!"

"糊塗啊!"

洪敷敎氣得一片桌子,眉毛都立了起來.

"永貞,你是穩重的人,怎麼能如此糊塗,老奴生死未卜,你就敢向朝廷報捷,若是老奴未死,朝廷那幫虎視眈眈的言官不會放過你的."

"一幫耍嘴皮子的,不足掛齒!"

"閉嘴,張恪,你也太狂了吧!"

洪敷敎一改往日和風細雨,直接擺出了老師的威嚴,實在是被張恪氣到了.

"永貞,你知道不,東林黨之所以敗在你的手里,不是因為你多厲害,當然了,你是挺能折騰的……"洪敷敎語重心長說道:"聖上初登大位,東林黨以定策功臣自居,把持朝政,犯了皇家的忌諱,正是如此,東林黨才一敗再敗!"

放在任何別的地方,洪敷敎都不會如此直言不諱,長生島完全是張恪的地盤,他也不擔心什麼,師徒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

"如今天子即位三載,地位日益穩固,說到底聖上還是喜歡文臣的,這幫人嘴皮子再厲害,也沒法顛覆江山社稷.可是武將就不同了,尤其是你張永貞,功勳卓著,手下強兵悍將無數,皇上睡覺都不踏實.這時候一幫言官攻訐你,朝廷就會順手推舟.宋朝的狄青,岳飛是怎麼死的,功高震主,皇上不喜,文官惶恐,自然就難逃一死.本朝也不例外,平定甯王之亂的陽明公乃是當世聖人,心學的創始人,門生弟子無計其數.不就是因為功勞太大,威望太高,受到群臣妒忌,陽明公後半生不得不半隱半退,專注講學,實在是無可奈何的自保之道……"

洪敷敎滔滔不絕,講述著眼下的處境,相比起來,張恪比王陽明當時還要糟糕,他的功勞更大,手上的士兵更多,也更年輕,若是任由他發展下去,皇帝早晚會寢食不安的.

說到了最後,洪敷敎問道:"永貞,你知道眼下最大的危險是什麼?"

張恪微笑道:"聖眷衰了!"

"沒錯,既然知道,你怎麼還敢貿然報功啊,聽說皇上拿到捷報之後,哭天搶地,連木匠活都不做了,跑到太廟向列祖列宗宣耀嘞!要是知道老酋沒死,聖上不一定怎麼恨你呢!"

洪敷敎說完之後,盯著張恪,又是氣又是急,焦慮惶恐,不停地大口喘息.

看著老師的樣子,張恪的心里暖呼呼的,別管如何疾言厲色,老師都是真心待自己啊!

"恩師,您說的都對,可是弟子斗膽問一句,若是我不說老奴被打死了,朝廷會給我送糧食嗎?"

此話一出,洪敷敎的眼睛頓時瞪圓了,喉嚨里像是塞了東西一般,吐不出,咽不下,別提多難受了.

張恪說的沒錯,他就是從登州趕來,那里有水師,有糧食,可是登萊巡撫袁可立就是扣著不發,要不是欽差駕臨,根本運不走糧食.

長生島上的士兵已經餓了三天了,要是他在晚來幾天,怕是就要死人了!

一想到這里,洪敷敎剛剛的氣勢一下子就泄了,他所思所想都太遠了,長生島的士兵,還有張恪,他們想的只是怎麼活下去!

為了大明渡海鏖戰的有功將士,沒有死在建奴的鐵騎之下,反而要被自己的人餓死,這是何等荒謬,可是就活生生發生在眼前,發生在了自己愛徒身上!

此時洪敷敎再看張恪瘦削的身形,大大的眼睛,心中越發酸楚,眼淚止不住流出.

"都是為師錯了,是為師錯了!永貞,你有什麼冤屈,只管說出來就是,為師拼著官不做了,我也要回京到金鑾殿上理論去,我就不信,大明朝能這麼對待功臣嗎?"

張恪滿不在乎地笑道:"老師,您都說是聖眷衰了,去京城還有什麼用.其實從弟子投筆從戎,我就料到了今天.大明朝專門有一幫人,他們沒有本事做事,就盯著別人,雞蛋里挑骨頭,忠臣孝子也被他們逼得離心離德!"

張恪語氣平靜,仿佛說的不是自己一樣,可是越是平靜,洪敷敎就越是擔心.

"永貞,的確有一般宵小之徒,可是永貞你千萬不能生出什麼不臣之心啊,我大明朝二百多年,還從來沒有大臣能作亂呢!就算你兵多將廣,只要皇上一道聖旨,也沒幾個人能和你一條道跑到黑."

洪敷敎顯然不知道張恪在遼東打造了全新的體系,那些手下的士兵對朝廷真沒有什麼敬重.但是有一點他說的是對的,張恪遠遠沒有實力造反.

"哈哈哈,老師,弟子也沒想著造反."張恪笑道:"老酋真的死了!"

剛剛一番對話,洪敷敎已經下意識的以為老奴還活著,現在居然聽到老奴死了,他遲疑半晌,一把揪住了張恪的胳膊.

"你小子別逗老師了,快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吧?"

……

回到大戰的當晚,老奴被搶救回軍營,經過檢查,後背被旗杆砸了一下,並不算重,前胸被鐵砂子擊中,打碎了一根肋骨,造成拳頭大小的傷口.

軍醫官連夜搶救,幫著把爛肉清理乾淨,重新用最好的金瘡藥包紮起來,老奴悠然轉醒.

汗王沒有死,建奴全軍上下都松了一口氣.

皇太極聽到消息之後,甚至有點小失落.無論如何,汗王還活著就是好事情,按照老奴的意思,是想繼續和張恪死拼,不破長生島,死不回頭.可是皇太極擔心老奴的身體,再加上接連失敗,軍心動搖,他已經放棄了打下長生島的妄想.

經過勸說,老奴終于同意退兵,數萬建奴灰溜溜離開了複州,向著沈陽撤去.

可是他們離開了戰場的第五天,清晨早起,軍醫進入老奴的帳篷檢查病情,突然發現老奴臉色鐵青,伸著舌頭,怒目圓睜,竟然窒息而死!

頭一天晚上老汗王還有說有笑,轉過天竟然橫死,而且死得還這麼淒慘,頓時謠言四起,有人就說老汗王作孽太多,是冤魂來索命了.

皇太極見父汗暴斃,他是立刻封鎖消息,可是無奈已經傳了出去.他又氣又恨,想要重新攻打長生島,可是海冰已經解凍,戰機不再.

而且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大汗的寶座!

皇太極立刻著手控制兩黃旗,加上他已經握有的兩白旗,一半的力量在手,皇太極信心爆棚,根本沒有心思搭理張恪了.

老奴突然暴斃的消息先是被孔有德等人探知,起義軍被建奴壓著打,損失慘重,情況危急.

突然野豬皮死了,他們全都欣喜若狂,立刻報告張恪,除了討賞之外,更請求張恪給他們強大的支持.

當然張恪處境也不好,只能給他們點精神獎勵.不過得到了報告之後,張恪迅速推出了老奴的死因.

聽說老奴臉色鐵青,像是被掐死的,不明就里的人說什麼冤魂索命,可是張恪清楚,大量吸食芙蓉膏,會抑制呼吸神經,造成窒息死亡,老奴多半就是死在這上面!

張恪猜的一點不錯,野豬皮受傷之後,雖然不致命,可是牽動舊傷,疼痛難忍,他就響起了神藥芙蓉膏,吸食一點,果然疼痛消失了,甚至能坐起來了.

沒有什麼醫藥常識,又剛愎自用的老奴不停地吸食芙蓉膏,換來暫時的健康.

就在離開長生島四天多的時候,正好大雪天,溫度驟降,老奴新傷舊患一起疼痛,他比平時多吸食了一倍的芙蓉膏……

一代梟雄,突然落幕,讓所有人都詫異驚駭.

可是唯獨張恪,他是欣喜若狂,不管如何,老奴就是死了,距離長生島之戰不過五天時間,誰敢否認不是他殺得野豬皮!

斃殺奴酋,比起弄死多少建奴,都要驚天動地,都要耀眼奪目!

就算朝廷想限制自己,可是憑著斃殺老奴的戰功,也不得不給張恪升官進爵,大肆封賞,若非如此,只怕再也沒有給大明朝效力的人了!

"干得好!"

洪敷敎得意地一拍大腿,老懷大慰,淚水又止不住流淌出來,今天流的淚只怕比前半輩子加起來都多.

"老奴一死,只怕光複遼東就有希望了,在我死之前,能重回故鄉,雖死無憾啊!"洪敷敎哭得像是一個孩子.

張恪陪著老師流了一會兒眼淚,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張恪道:"老師,建奴只怕沒有那麼容易對付,老酋死了,說不定還有更厲害的人物,總之不能掉以輕心."

"嗯,不管怎麼說,斃殺老奴都是天大的勝利,為師立刻回京,給你請功取!"洪敷敎渾身輕飄飄的,別提多興奮了.

"當年陽明公擒住甯王,封了伯爵,武將封爵更容易,我看朝廷少說要給個世襲罔替的伯爵,最好是侯爵.要不是你太年輕了,真應該賞個公爵!"洪敷敎越說價碼越高,看他的意思,給愛徒封個王爺才好呢!r1152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封爵(中)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定遼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