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收編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收編

李旦是個大海商,就像這個時代大多數海商一樣,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海盜!

在後世的教科書中,有麥哲倫,有哥倫布,有達伽馬,他們站在了時代的巔峰,披荊斬棘,開拓新世界,發現新財富.他們是海上騎士,同時也是搶掠殺戮的海盜頭子,做著最肮髒殘忍的暴利行業.

遙遠的東方,天朝的子民同樣不缺少海上騎士,他們擁兵成千上萬,手下的海船幾十艘上百艘,比起歐洲的同行一點不差.

李旦就是海商之中的佼佼者,他本是福建破落子弟,被逼無奈前往菲律賓經商,後來又輾轉到了日本九州,成了僑民領袖.

大明有三條重要的海上商路,一個是向東部的日本,一條是經由菲律賓南下,一條是穿過馬六甲海峽,駛往中東歐洲.

這三條航路,有兩條控制在李旦的手里,最後一條通向馬六甲的航路,西洋商人也必須得到"中國船長"的點頭,才能平安地把貨物運走!

李旦的威風,比起嘉靖年間的"五峰船主"王直猶有過之.

不過就是這樣一位傳奇的海上霸主,大明的官員對他的了解甚至比不上西洋人,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悲哀.

……

李旦坐在椅子上,看著眾將對珍珠垂涎三尺,他嘴角露出了輕蔑的笑容,分明是在說:一群土包子,老夫還有金山銀山呢!

李旦只敢這麼想想,他真正在乎的那個人還沒有表示呢!

張恪端著手里的杯子,仰脖灌了一口,苦澀之中帶著芳香,比茶葉更濃烈,更提神,正是李旦送來的咖啡.

站在張恪身後的杜擎對咖啡也產生了濃濃的興趣,見張恪喝得滿臉陶醉,仿佛玉露瓊漿一般,杜擎也端起了杯子,猛灌一口.

沒有想象中的香甜可口,只有濃濃的苦澀,說出來的味道.

杜擎咬著牙,凝眉瞪眼,好不容易咽了下去,苦著臉說道:"大人,這玩意怎麼和龍膽瀉肝湯似的,別是有毒吧!"

"丟人的玩意,不怕老船主笑話嗎?"張恪責罵道.

李旦急忙擺手,笑道:"不礙的,說實話西洋人吃喝玩樂的那套東西,差著咱們十萬八千年呢!老夫又一次和他們吃牛肉,用刀一切還冒血呢!"

"那豈不是茹毛飲血!"

難怪夷人都是一身毛,長得怪模怪樣的,敢情他們還是一幫野獸.在場的眾人不由得對李旦生出了同情,看來干什麼都不容易.

"老船主,西夷雖然野蠻成性,可是他們也沒有那麼多虛偽的包袱!"張恪笑道:"試問,若是海商,是生活在大明好,還是生活在西夷好?"

"這個……"

一句話戳到了痛處,李旦猶豫起來.

"侯爺,李旦這輩子都是大明的人,可是要說咱們朝廷,似乎,似乎有些不近人情.老夫海上漂泊半輩子,早就想葉落歸根.偏偏朝廷的官老爺兒就說咱是天朝棄民,愣是不讓登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老夫這把賤骨頭就要葬在海天之間了!"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愁是與生俱來的東西,見慣了波濤洶湧的大海,戰勝過無數凶惡的敵人,就算泰山崩于前,也不會變色的李旦,此時淚水止不住地流淌下來,在場的眾人也跟著傷心.

喬福忍不住說道:"恪哥,李老先生也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您就想想辦法,說服朝廷,准許老先生回家,也算是了卻他的心願."

此話一出,李旦急忙站起,躬身施禮.

"侯爺,若是您能幫著小老兒回家,我願意獻上白銀二十萬兩,糧食兩萬石,珠寶十斗,充作軍需!"

真他娘的有錢,聽李旦這麼一說,于偉良等人都有了當海盜的沖動,這玩意比貪墨還容易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張恪身上,等著他下決定.

"老船主,你光是想回家嗎,這個願望恐怕太低了一點吧?"

李旦苦笑道:"老朽年過五十,早就厭倦了海上漂泊,能葉落歸根就是天大的福分.再說了,我們這號人即便是被招安了,朝廷也不會放過我們的,想想當年的五峰船主,被朝廷誘降,結果慘死王本固之手,前車之鑒,不能不察啊!"

憑著大明朝官員的尿性,他們恥于和海盜為伍,即便是招降了,也是權宜之計,日後肯定會清算.

這似乎是海盜們的宿命,可是張恪深知,在遙遠的歐洲,一個不起眼的島國赦免了海盜頭子,發給了私掠許可證,甚至讓他們加入了海軍,授予爵位.

靠著海盜們強悍的海戰本領,一舉埋葬了西班牙的無敵艦隊,奠定了日不落帝國的基業!

海盜成了時代的英雄和象征,他們有著最敏銳的商業嗅覺,最嫻熟的海戰本領,最勇于開拓的心,甚至手上聚集了龐大的財富.

他們就是一塊璞玉,一柄神劍,用之,則能開疆拓土,創造前所未有的文明!

活在天朝上國美夢之中的大明統治者,對時代的最強者鄙夷,恐懼,把他們排除在帝國之外,頑固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肯重新審視新世界.

終究有一天,他們的子孫會嘗到苦果,其實這一天已經不遠了.失去海洋,失去財富,就好像人體失去了血液,龐大的帝國很快就會被一群野蠻人踩在腳底下,滑向萬劫不複的深淵……

張恪坐在位置上,時而凝眉,時而瞪眼,時而咬牙啟齒,又時而惋惜感歎.大家伙全都嚇了一跳,心說大人別是得了失心瘋吧!

就在杜擎要叫吳有性的時候,張恪總算是長歎一聲,恢複了正常.

"老船主,本爵想要招降你,你可願意?"

"侯爺要招降我?"李旦疑惑不解.

張恪笑道:"挑明了說,朝廷根本不會重用先生,甚至您還會有生命危險.歸順本爵,聽我一個人的命令,五年之內,我保證老船主封官進爵,榮華富貴,甚至名垂青史,你覺得如何?"

李旦在海上混了多年,什麼人沒打過交道,顯然不會被張恪三言兩語就說動了.

"侯爺,小老兒不才,手下也有上萬弟兄,幾百艘船只.大人雖然貴為侯爵,可是也未必吃得下這麼大的一塊肉吧!"

不愧是看慣了生死的海盜頭子,面對一幫驕兵悍將一點不懼.

"哈哈哈,老船主,你只看到了眼前,怎麼不多看幾年."

"請問侯爺是說老夫鼠目寸光嗎?"

"沒錯!"張恪冷笑道:"你不過一介商人,靠著膽子大,敢闖敢拼,有了現在的勢力.本官乃是大明的侯爵,手上強兵數萬,鎮守一方,若是我下定決心,發展水師,用不了幾年,只怕海上就沒有老船主什麼事情了!"

張恪說話之時,透著強烈的自信,他的確有這個本錢.

"正是眼下本爵有求于你,所以雙方才能合作,倘若老船主放棄了這個機會,我也不勉強."

李旦沒有料到張恪會這麼干脆,幾句話就把他逼到了牆角上,難怪能擊殺奴酋,真不是簡單的人物.

"侯爺,海上的事情恐怕未必像您說的那麼簡單,水手船只都需要時間准備,怕是幾年未必能有什麼成果."

"哈哈哈!"張恪滿不在乎地笑道:"老船主,本爵用得著從零開始嗎,你不願意效力,自然有別人!"

張恪說著從懷里掏出了一封信,扔在了桌面上.

"看到沒有,這是顏思齊給本爵的信,這個人你不會陌生吧?"

豈止不陌生,簡直就是老朋友,老對頭!

顏思齊也是海商出身,年紀比李旦小了十幾歲,更敢干,更有沖勁,論起實力,和李旦伯仲之間,倘若顏思齊投降張恪,李旦的好日子只怕就沒了.

沒想到張恪還有這麼一個殺招,這是逼著老夫就范啊!

飽經風霜的老船主第一次怕了,額頭出現一層細膩的汗水.

整個帥廳安甯無比,只有張恪在地上不停地踱步,走到了李旦的身邊,停下了腳步.

"老船主,咱們不是沒有交情,當初我向朝廷獻計,利用金銀差價撈銀子,要是沒有你幫忙在日本周旋,只怕也不會那麼順利."

李旦苦笑著咧咧嘴,懊喪地說道:"都怪小老兒貪財,要不是大肆套利,日本的德川幕府也不會嫉恨老夫,弄得老夫無法在日本安身立命."

"老船主,你這話不是海上霸主該說的,丟人,喪氣!小小倭島算得了什麼,他不讓你套利,你就揍這個龜孫子,倭國像閉關鎖國,你就把他的國門敲碎!"

"小老兒那點兵怎麼夠對付一國啊!"李旦突然眼前一亮,失聲驚呼道:"莫非侯爺能幫小老兒!"

"沒錯!"張恪笑道:"我手下有兵,你手上有船,你幫著我奪取金州,我幫著你敲開日本大門.海上利益共享,光複故土的戰功也有老船主一份.封官進爵,可不是一句空話啊!"

原來如此!

李旦終于弄清楚了張恪的打算,同時心里也升起了強烈的恐懼.

這小子簡直不像大明的官員,竟敢勾結海盜,又敢利用海盜打建奴,最不可思議的是還打倭國的主意,膽大包天,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干的!

"侯爺,您說的自然不錯,可是小老兒還有一個疑問,倘若我幫了你,朝廷不承認,又該如何?"

"那就更簡單了!"張恪大笑道:"我給你兵,給你錢,幫你在日本或是朝鮮打下一塊地方,稱王稱霸,做一個海外天子,老船主可還滿意?"

此話一出,李旦的臉色就不停地變化,驚訝,惶恐,喜悅,擔憂,振奮,迷茫……

到了最後,李旦突然雙膝一軟,跪在了地上.

"侯爺,小老兒服了,我願意聽從侯爺調遣."

……

李旦歸順張恪,可不光是一個小老頭而已,此老手上光是在海上打滾的精兵就有五千多人,其余水手丁壯,加起來總人數超過兩萬.大船一百五十余艘,其余船只加起來不下五百艘.

除此之外,李旦還透露,他在琉球,菲律賓,台灣都有基地,尤其是在台灣,他招募流民,開墾荒地,屯田二十萬畝!儼然建立了海外王國.

有了李旦相助,張恪的實力暴漲一大截,從此之後,再也不用擔心海上封鎖了.

"老船主,我准備趁著建奴大亂,攻取金州,你意下如何?"

"好啊!"李旦笑道:"小老兒偷偷派遣船只來過,金州可是一塊寶地,尤其是港灣終年不凍,港口嘴小肚子大,正好停泊船只."

"既然老船主都說好,本爵就下定決心打金州,不過運兵的事情就麻煩老船主了!"

李旦急忙躬身笑道:"請侯爺放心,小老兒一定辦到,不過小老兒還有一個請求,請侯爺務必答應."r1152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海盜頭子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毛文龍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