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老娘的教導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老娘的教導

俗話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張恪成了定遼侯,老娘和妻子都成了超品夫人,穿戴的衣服,身邊伺候的丫鬟,吃喝用度,全都有規矩.要是出門那就更麻煩了,光是車駕都要排半條街道.

沈氏一貫節儉持家,受不了排場,小雪更是一切聽老娘的,輕易絕不出門.身份越高,受到的限制反而越多,反而讓沈氏格外不自在.

兒子回來,倒是讓她心花怒放,也顧不上傭人的勸阻,親自下廚,撿張恪喜歡的菜色弄了一大桌.

一家人團團圍坐,沈氏看了看侍女,沖著她們擺擺手.

"你們都下去吧,廚房給你們備了席面,再不去就涼了."

侍女們急忙點頭,可是沒有一個人敢走,偷眼看著張恪.

"怎麼?老夫人的話也不聽了?"

"奴婢們不敢!"侍女們慌忙低下頭.

張恪不耐煩地擺擺手,侍女們像是見了貓的耗子一樣,乖乖溜走了.沈氏看著她們的背影,笑道:"還是恪兒威風大,平時老身說她們,她們都說什麼規矩,規矩,我看她們眼里就沒有我,光有規矩!也不知道這侯府是誰當家!"

小雪道:"娘,她們說的也未准是錯的,戲文里不是常說侯門深似海,恪哥封了侯爺,那麼多人盯著他,不規矩,不體面,傳出去會被別人笑話的."

沈氏看著臉蛋紅潤的兒媳婦.忍不住笑道:"聽聽,小雪這丫頭光知道給你長臉,就不怕給為娘找麻煩!"

看得出來.老娘一肚子怨氣.

張恪笑道:"娘,您老也別委屈了自己,咱們不是在京城眼皮子底下,順心如意就好,沒什麼人敢嚼舌頭根子.說句不客氣的話,慈不掌兵義不掌財,管家也是一樣.那些婢子看得不順眼,只管家法教訓就是了!"

沈氏一聽.連忙搖頭,"使不得,使不得,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老身可下不去手."

坐在門邊的卉兒突然不以為然地撇撇嘴,抱怨道:"娘就是太心善了,就是上次兩個婢女竟然把琰兒掉到了井里,只是驅逐出去.換成別的人家,早就打死了!"

卉兒到底年幼,嘴里沒個把門的,此話一出,沈氏和小雪的臉色都沉了下來,嚇得她一吐舌頭.

張恪頓了一下.伸手把兒子張琰抱在了懷里,小家伙難得沒有哭鬧,只是低著頭.

"琰兒.掉進井里怕不怕?"張恪漫不經心地問道.

黑眼珠轉了轉,小家伙突然脆生生說道:"不怕,娘說了,男子漢什麼都不怕!"

"哈哈哈,是我的兒子!"

張恪哈哈大笑,摸了摸懷里.掏出一串光華閃閃的珍珠,每個都有鵪鶉蛋大小.塞到了兒子的胖手里.

"拿去玩吧

這麼大的珍珠每一顆至少值上千兩銀子,一串幾十顆,尤其是中間最大的一顆還是夜明珠,簡直價值連城.可是小小的張琰竟然撇撇嘴,根本看不上眼.

"娘,娘說了,這,這,是女人戴的."

小雪沉著臉,呵斥道:"琰兒,爹爹給你的東西,你怎麼能嫌棄呢?"

小張琰平時最怕娘親,一聽呵斥,急忙低下了頭,手里抓著珠子,悶頭不語.

"琰兒,是爹錯了!"張恪把可憐兮兮的兒子抱在眼前,笑道:"是爹爹疏忽了,哪能隨便拿點東西就打發琰兒,爹爹向你道歉,不過爹爹可沒有忘了給你准備禮物."

張恪一擺手,外面親衛跑進來,吩咐兩句,不多時又跑了回來,手里抱著一個大箱子,氣喘籲籲.

輕手輕腳把箱子展開,大家都向里面望去,尤其是小張琰,更是把眼睛瞪得老大,舍不得眨一下.

張恪抱著兒子過去,從箱子里拿出一件件東西,擺在兒子面前.

足足有二十八個黃澄澄的小動物,獅子老虎,野熊大象,乃至騾馬雞鴨,應有盡有,每一個都有拳頭大小,做工極為精細,簡直和活得一樣.

最出奇的是每個動物都有機關,只要輕輕轉動,小動物就能在地上走動,不多,只能走八步而已.

不過這也足夠讓小張琰傻眼了,他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玩的東西,頓時伸出了兩只小胖手,掙紮著就要抓.

可是一只大手抱著他,非但不讓他抓,還往後走.小家伙扁扁嘴,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琰兒,叫聲爹聽聽,只要叫一聲,就讓你玩!"

天可憐見,張小少爺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威脅了,黑亮的小眼睛盯著眼前的家伙,又看了看地上的動物.

小家伙終于妥協了,一聲細如蚊訥的聲音喊出.

"爹爹……"

"哈哈哈!"張恪笑得從來沒有這麼開懷,趁機在兒子的臉蛋上狠狠親了兩口,屋子里充滿了歡聲笑語……

回家之後的張恪完全換了一個人,每天都妻兒黏在一起,有空就去和老娘聊聊天.不過他絕口不提打仗的事情,更不會說朝廷的事情.

一連半個月時間,全家都沉浸在歡樂當中.

這天晚上,張恪去老娘問安,張琰就像是樹袋熊一樣,緊緊摟著爹爹的脖子,十幾天下來,小家伙從排斥到親昵,簡直片刻離不開爹爹了,弄得小雪都吃醋了.

果然是臭味相同的爺倆!

張恪滿面春風,來到了沈氏的房間里.

"娘,我和下面人說了,要從京里請幾個老宮女過來,她們會伺候人,也下得去手,好好管管家里頭的侍女丫鬟們,省得給您老添麻煩."

沈氏微微點頭,苦笑道:"恪兒,娘不是拉不下臉,我就是想著咱們家能到今天,除了你有本事,也要多虧老天爺厚待咱們,人不能忘本.對別人要心存善念,對待朝廷的事情,也要多上心.有句話怎麼說來的,當官不替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你可要記在心里頭啊."

老娘這是話里有話啊,張恪頓時坐直了身體.

"娘,您老是不是聽說什麼風聲了?"

沈氏長長歎口氣,說道:"你也別怪下面人,我這幾天就聽他們議論,說是朝廷抓了好多百姓,逼著他們去修城池,造長城.不少人家都,都被砍頭哩!"

沈氏說著,臉色慘白,戰戰兢兢問道:"恪兒,這,這不是你干的吧?"

"當然不是!"張恪毫不猶豫搖頭,說道:"娘,孩兒現在只能管著金州複州,征調民夫是孫閣老的事情……"

"娘不管誰的事情!"沈氏盯著張恪,一字一頓說道:"恪兒,你當了大官,可不能忘了本啊!"(未完待續)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衣錦還鄉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慘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