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驚駭的天啟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驚駭的天啟

每逢有封疆大吏進京朝見,城門都要戒嚴,不許商旅往來.※/申時前後,順天府派出五百兵丁,有些眼睛尖兒的百姓還看到身著飛魚服,拿著繡春刀的錦衣衛,不光是城門,沿途都有兵丁巡邏.

如此大張旗鼓,簡直前所未有,別是抓到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臣子吧!

所有人都不免提心吊膽,議論紛紛,想要一睹來人的面目.

可是所有人都失望了,錦衣衛親自押送,兩駕四輪馬車,遮得嚴嚴實實,誰也看不清楚里面得情況,直接送到了午朝門,有司禮監的太監領進了宮中.

百姓們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只當做一樁奇聞.

城中的文官鼻子靈敏,他們在幾天前就知道情況,而且一個個摩拳擦掌,准備大戰一場.

衍聖公府邸竟然被成千上萬的刁民的包圍,甚至搶奪糧食田產,逼得衍聖公一家出不了們.

天下奇聞,斯文掃地!

堂堂聖人後裔,曆經千年,何曾有過如此遭遇,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是不嚴懲,斯文何在,誰還有臉自稱孔孟之徒.

這幾天文官們,尤其是都察院和六科的言官大搞串聯,就准備嚴懲山東的文武,不殺幾顆腦袋,就對不起孔老夫子.

大家都在拭目以待,有些士人甚至集結起來,准備等著徐治進京,就把他打死在城門口,為孔聖人出氣.只是可惜,錦衣衛和順天府保護的太過嚴密,根本沒有下手的機會.

如今徐治直接送到了乾清宮面聖,每個人都在等著,看看皇上究竟能給什麼處罰.

要是罰得輕了,少不得要在金鑾殿上爭一爭!讓天下人看看,什麼叫做世道人心.什麼叫做耿耿丹心!

……

文官們磨刀霍霍,准備痛宰豬羊,可是天啟寢宮之中,全然是另一番場景.

徐治老老實實跪在殿門旁邊,五體投地.在里面則是擺好了條案,二十幾個小太監噼里啪啦地撥弄算盤,額頭上汗水流淌,也顧不得擦拭.

在條案前面,站著一位穿著蟒袍的大太監,正是司禮監掌印張曄!

他無聲無息地站著.在場每個小太監都感到了強烈的壓力,心弦繃緊,不敢有絲毫的差錯.

半晌一個中年太監捧著一張清單,送到了張曄的手里,輕聲說道:"干爹,這是萬曆四十五年的."

"嗯,繼續算著!"

張曄轉身急匆匆到了天啟的龍書案前面,把清單送上.

"主子,請看!"

天啟當了皇帝四年.早就不是青澀的少年,他從爺爺萬曆那里學來了經驗,面對龐大的帝國,上朝不上朝.其實無關緊要.幾十人上百人在一起吵吵鬧鬧,究竟能做什麼事情啊!

最關鍵的兩點,一個是人,一個是錢.只要抓緊了,這個天下就亂不了.

天啟對賬冊清單一點都不陌生,他掃了兩眼.頓時就眉頭皺起.

僅僅在萬曆四十五年,孔家就在山東吞並了五萬畝的田產!

這就意味著給大明朝納稅的糧田又少了五萬畝,天啟氣哼哼一拍桌子.

"好啊,國庫的錢都落到了孔家的腰包,不愧是天下第一家,比我們朱家還要威風呢!"天啟咬著牙說道:"算,趕快給朕算清楚,孔家這些年到底吞了多少!"

"是,老奴這就去!"

張曄疾步到了外間,小太監們噼里啪啦地算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天色已經黯淡下來.有宮女太監掌上了燈,宮中亮如白晝,絲毫畢現.

"萬曆四十七年的好了……"

"……四十八年的好了……"

"……天啟元年的好了……"

……

隨著不斷的唱和,最近十年的賬目都擺在了天啟面前!

小皇帝掃了一眼,頓時須發皆乍,眼睛通紅,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混賬,這是挖我大明的牆角啊!來人,把徐治給朕叫過來."

張曄急忙擺手,有小太監到了徐治面前.

"徐大人,聖上叫你呢!"

"是啊!"徐治如夢方醒,他跪得四肢都麻木了,這幾個時辰絕對是他這輩子最難過,最煎熬的時候.

一條小命就選在一絲,只要皇上發怒,一句話不光是掉腦袋,甚至可能戶滅九族!不光是皇上,宮外的那些文官也都不會放過他.

事到如今,就只能聽從張恪的指示,不管生死,一條道跑到黑吧!

"公公,幫幫下官,我起不來了!"

小太監急忙伸手,扶住了徐治,晃晃悠悠,到了龍書案前.

"罪臣山東巡撫徐治,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天啟掃了一眼,徐治四十出頭,面皮白淨,鼻直口方,相貌一流,心中暗暗贊歎.

"徐卿,這些賬目你是怎麼來的?"

徐治慌忙磕頭,說道:"不敢隱瞞皇上,其中一部分是衙門統計的田畝變更,還有大部分,是,是罪臣趁亂從孔家,偷的!"

天啟看著徐治,突然仰天大笑,眼淚都出來了.

"好啊,朕的封疆大吏竟然要去偷,簡直滑稽透頂!"天啟逼視著徐治,厲聲叱問:"他孔家就這麼大的膽子,連巡撫都怕嗎?"

徐治聽到這里,悚然而驚.他知道能不能闖過這一關,就看張恪告訴的方法靈不靈了.

"平遼公,你可要保佑下官啊!"

徐治心中祈禱,雙手緩緩拿下了頭上的烏紗帽,放在一旁.他的動作極為緩慢,就仿佛朝聖一般,絲毫不馬虎.

"罪臣有肺腑之誠,要瀝血上奏!"

"講!"

"是!啟奏聖上,臣僥幸得聖上錯愛,牧守一方,本該竭盡忠心,上報皇恩,下安黎庶.無奈何上任以來,山東災荒不斷,黎民倒懸,去歲竟然出現父子相食的慘象.臣窮極心力,毫無作為.推起原因,是罪臣無能,可是臣敢說,就算換任何人去,也未必能做好."

說到這里,徐治挺直了腰杆,厲聲說道:"每逢災害,士紳大戶就視作發財的良機,囤積糧食,哄抬物價.借著高利貸逼迫百姓破產,賣身投獻.更有大戶吞沒良田,變百姓為農奴,上吞朝廷賑災款項,下掠百姓救命口糧.光是去歲,山東就發生了十余次兵變,所幸總兵喬福鎮壓得當,沒有釀成災禍.可是如此下去,早晚連養兵的糧餉都沒有了,那時候只怕遍地烽火,狼煙四起!我大明的江山,列祖列宗的社稷,立時就亂了!"

徐治說完,一頭磕在地上,嚎咷痛哭.

龍椅上的天啟目瞪口呆,眼前恍惚出現了無數的流民,伸手乞食,淒慘無比.他的臉上一陣潮紅,痛苦地問道:"徐愛卿,當真到了這個地步嗎?"(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錦衣衛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