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公主後媽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公主後媽

華燈初上,張家人圍坐在大廳之上,足足談論了兩個多時辰,光是茶水都換了三五壺.≥,

張海川將這些年的經曆都講了一遍,尤其是到了庫頁島之後,他手下有兩三百人,很容易將島上的幾千人收服.他們就靠著漁獵為生.

島上的百姓沒有布匹,多數都穿獸皮衣服,偶爾釣起巨大的江魚,足有幾十斤重,經驗豐富的工匠就會把魚皮扒下來,晾曬之後,卷著糯米,來回揉搓,把魚鱗都揉掉,魚皮變得柔軟舒適,然後用魚泡熬成的膠質做粘合劑,魚皮衣服就做好了.

不用一針一線,也不用布匹,聽得大家伙目瞪口呆.張琰小眼睛溜圓,伸出小手,嘴里不停念叨著:"要,我要!"

"好,好!回頭給你帶幾件!"張海川開心地笑道.

沈氏聽得眼中含淚,伸手拉住丈夫的大手,哭道:"老爺,你吃苦了!"

"不算什麼!"張海川繼續說道:"我到了島上之後,日子就好了不少.島上野獸不少,我們打了狼皮鹿皮熊皮啥的,就拿出來賣,朝鮮,倭國,還有建奴,我都去過了.能做生意就做,不能做就搶,總之不能吃虧就是了!不滿你們說,眼下島上的百姓已經一萬多人了,有漢人,有朝鮮人,還有海西女真,總而言之,他們都聽我的話,俺張海川差不多就是草頭王,海外天子!"

張海川充滿了自豪,從一個被追捕的逃兵,搖身一變,成了手上有上千弟兄,獨霸一個大島的巨匪,他的確有理由自豪.

"這些年我一直沒斷了打聽你們娘幾個,去年跑到朝鮮做生意,聽說皮島那塊有了大明的駐軍.叫什麼東江鎮,還有一個總兵,叫毛文龍,是打建奴的.又聽說李成梁已經死了.我就琢磨著朝廷在用人之際,好歹我有上千弟兄,要是朝廷招安,至少能做個千總.脫了一身賊皮,再來找你們不就容易了嗎?好嗎,結果到了皮島一打聽,原來這個毛文龍是聽平遼公的."

張海川說著.悠悠地歎口氣:"我覺著自己個就算是能折騰,能打能鬧的,沒想到恪兒更有出息,竟然成了國公爺,鋒兒也當了總兵,我這個當爹的啊,真是慚愧慚愧啊!"

聽完張海川的敘述,張恪對他的成見早就煙消云散了.

得罪了李成梁,出逃在外二十年.又跑到了庫頁島那種地方受苦.那可是比起遼東還要苦寒無數倍,在這個時代來說,基本上就是人類禁區了.

相距遙遠,中間隔著好幾個國家.這個時代消息傳播極慢,就連大明境內都是如此,更何況遠在天邊的庫頁島!

老爹能一直念著家里人,得到消息.就費勁千辛萬苦,趕到了義州,中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不用問也知道.

"爹!"張恪喊了一聲.

"哎哎!"張海川連忙答應,眼中止不住的欣喜.

"您老先歇歇吧,我讓廚房准備晚宴,咱們爺倆不醉不歸!"

聽到了兒子的話,淚水在張海川的眼中來回直轉,他很明白,憑著兒子如今的地位,能接受他這樣一個老爹,實在是不容易啊!

"好,好!"

沈氏緩緩站起身,沖著張恪贊許地點點頭,拉起張海川的袖子.夫妻倆依偎著往外走去.

坐在張恪身邊的小雪一直默默聽著,眼中滿是淚水,玉手緊緊抓著張恪.

"恪哥,爹這些年太苦了,娘也太苦了.他們能重逢,是老天爺可憐咱們這個家啊!"

"嗯."張恪笑著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你的心思,雖然二十年沒見了,但是他就是我爹,我會孝順他的."

"爹爹!"張琰突然伸出小手,奶聲奶氣地說道:"爹爹,咱們都半年沒見了,琰兒也要孝順您!"

"哈哈哈,乖兒子,快讓爹好好親親你!"

……

晚宴在一家人的歡聲笑語之中,吃到了半夜,二十年的離別,有太多數不完的話,大家七嘴八舌頭,說到高興的地方,縱聲大笑,說道傷心處,一起流淚痛哭.

張海川饒有興趣,打聽張恪是怎麼升到了國公爺,張恪簡要的把這些人打過的仗介紹一遍,嚇得張海川眼珠子都快落在地上了.

這小子還是人嗎!成千上萬的殲敵,在朝鮮殺倭寇都沒這麼容易,更何況比倭寇厲害百倍的韃子呢!

"看來還是老子的種好!"張海川臭屁地想到,喝到了最後,爺倆勾肩搭背,你一杯,我一杯,最後一起摔在了桌子下面,二十年的隔閡就在一頓酒之後,神奇地消失了.

到了第二天中午,張恪忍著頭疼,爬了起來.來到老娘的院子請安.

"爹呢,他老人家怎麼不在?"

"他啊,跑到後面練功去了,一輩子勞碌命,就是歇不下來."

"娘,孩兒告辭了,我去看看."

張恪來到了後院練功場,只見一個人赤著上身,正在打拳.他的動作極快,招招凶狠,直奔要害,最要緊的是一股無堅不摧的氣勢,每出一招,就有一個敵人倒下去.從刀槍林中來回沖突,殺得七進七出,好不威風!

"好!"張恪忍不住拍手叫好.

張海川聽到之後,急忙收拳,趕快撿起衣服,穿了起來.可是張恪眼尖,早就看到了老爹渾身上下都是傷疤,好像老樹盤根一般,猙獰可怕.

不用問,這二十年,老爹是真的出生入死,比自己一點不輕松!

"呵呵,恪兒,爹這兩下子,還算是寶刀不老吧?"

"豈止是寶刀不老,簡直讓孩兒自愧弗如!"張恪笑道:"往後,您老可要不吝賜教,至少讓我打得過大哥啊!"

"哈哈哈,那個容易,鋒兒那小子腦瓜子不靈,爹有好些絕招都沒教他呢!這往後日子長了,恪兒想學,爹是傾囊相授!"

"那我先謝謝爹了!"

張海川說著,偷偷看了看四周,見沒人過來,拉住了張恪.

"恪兒,爹有件事,不知道當不當說!"

"說啊,咱們爺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張海川點點頭,又歎口氣,還沒說話,老臉通紅.

"恪兒,爹這些年對不起你娘啊?"

張恪瞬間瞪大了眼睛,還有什麼八卦消息嗎?

"我,我給你娶了一個後媽,其實也不算是後媽,就是,就是十年前打劫來一幫女人.弟兄們非要把最好看的那個給我.爹當時喝了點馬尿,就沒管住!"

"爹,我娘可是苦守了二十年啊?"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那個姑娘也不好辦……"

張恪挑了挑眉頭,怒道:"怎麼不好辦?"

"她是朝鮮國王的妹妹!"張海川紅著臉說道.(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張島主的囂張往事     下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小巫見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