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京城大亂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京城大亂

"老師,書房有些涼了,讓下人送個火盆過來吧!"

"不必!"洪敷敎笑道:"堂堂十幾萬大軍的統帥,還怕冷不成?"

"弟子當然不怕,倒是凍著老師,就是弟子不孝了!"

"呵呵,冷點好,冷點腦筋清醒!"洪敷敎臉色一變,驟然嚴肅起來,他盯著張恪,咬著牙說道:"永貞,其實你不該來京城的."

何止是洪敷敎,張恪身邊多少人都這麼說.憑著義州兵的實力和張恪的威望,守著遼東,誰也沒本事把他調進京城,完全可以做一個土皇帝,逍遙自在,何必來京城冒險!

可是張恪也有苦難言,他太清楚那位崇禎皇帝的德行,一旦他即位,雙方勢必嚴重沖突.偏偏張恪還沒有做好接管帝國的准備.

遼東移民沒有完成,東南的市舶司剛剛開辟,資本的力量剛剛萌發,遠遠不是千百年傳統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大明的江山還能維持,老百姓對皇帝尚存一絲希望.

無論怎麼看,都沒到取而代之的地步.

不管有多少危險,張恪都要來京城,參與皇權的交替,爭取寶貴的時間.

這些話別說面對老師,就算對著家人,張恪也沒法說得出口,他只能深深埋在心↘et里.洪敷敎看著張恪有些為難,只當他心中矛盾.

"永貞,為師不是想讓你造反,可也不想你落入危險之中.好在聖上沒有急著動手,看樣子暫時沒有危險,咱們正好仔細推演一下朝局,看看下一步該怎麼辦."

張恪始終堅信辦法總比問題多,因此笑道:"弟子正要討教老師的高見!"

洪敷敎在京城多年,把文武百官看了個透.而且有張恪這麼個弟子,他安枕無憂,絲毫不用擔心前程.老先生把功夫都用在了琢磨人心上面.

第一個要研究透的就是天啟,洪敷敎給天啟四個字評語:大智若愚!

天啟和他的父親光宗朱常洛在即位之前,處境都非常艱難,能夠拿到皇位,全都靠著清流的鼎力支持.

等到當了皇帝,這對父子都大力提拔過東林黨的清流.可是漸漸地天啟發現清流不清,相反,還是濁流,是一群利欲熏心,一門心思爭權奪利的小人!

而且他們的黨同伐異.甚至威脅到了江山社稷.

為此天啟毫不猶豫放出了兩個人,在中樞,利用魏忠賢的廠衛特務,壓制東林.在遼東則是重用張恪,提升武人地位.

目前看來,這兩個人都用對了,魏忠賢清除東林黨之後,任用大批干吏,雖然不夠清廉.但是至少能去做事,保證朝廷機器正常運轉.

至于張恪,更是掃平了遼東,平定心腹大患.讓邊疆恢複安甯.

如果天啟身體健康,或許這會成為一段君臣佳話.壞就壞在當一切變好,天啟的身體卻完蛋了.

年輕的皇帝不得不為了後事考慮.

洪敷敎笑道:"以老夫來看,聖上對你和魏忠賢都有著不信任.因為你們兩個都太強,超出了新君控制的極限,因此為了大明江山.最好就是將你們一起除去,可是聖上卻沒有這個能力了!"

"老師高見,既然不能除去,索性就繼續留著,讓兩個人相互制約,保證大明江山千秋萬代."

洪敷敎點點頭,可是又搖搖頭.

"陛下想的很不錯,只是他畢竟還只有二十二歲,年輕人最容易犯的就是一廂情願的錯誤,他這個設想有兩個致命缺陷."

張恪一聽,來了興趣,凝神聽著.

"第一,他錯估了魏忠賢,魏忠賢的強大,是建立在皇帝的絕對信任上,至于本身的能力,魏忠賢只算是中人之姿:第二嘛,他錯看了新君,不出意外,天子無後,繼承皇位的應該是信王朱由檢,信王這個人我見過,雖然名聲不差,可是他身邊聚攏了大量的清流,耳濡目染之下,他既討厭宦官,也討厭武夫.若是他掌權,斷然不會允許你和魏忠賢相互制約,他只會急不可耐地動手."

張恪哈哈一笑:"老師所見高明,要弟子說,還有一個漏洞,就是他低估了我手上的力量!"

這可不是張恪吹牛皮,他對義州兵的控制自不必說,光是他和東南大戶之間,甚至包括晉商之間,都有著綿密的關系.

再加上手握船隊,銀行,掌控海外貿易的暴利,有一大票人死心塌地支持著張恪,這些人手眼通天,力量驚人.扯旗造反未必能行,但是弄死個小皇帝還是不成問題的.

張恪想到這里,悚然而驚.

"老師,弟子有一點疑惑,按理說聖上二十出頭,身體應該很不錯,為何會每況愈下,莫不是有人……"

吸!

洪敷敎臉色霎時間大變,的確天啟病的奇怪.

"永貞,你是說有人暗害皇上?"

"深宮之中,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像先帝服了紅丸,立刻喪命,鬧得天翻地覆.可是如果用慢性毒藥,一點點戕害陛下身體,可就隱蔽多了."

對于張恪的推論,洪敷敎眯縫著眼睛,仔細想了許久.

"永貞,此事或許有,也或許沒有.不過為師以為,倒是可以拿來做文章."洪敷敎說道:"我會安排人手調查,一旦查出蛛絲馬跡,暗害皇帝那可是天大的罪責,誰也逃不掉!"

有了罪證,就師出有名.張恪眼下最需要的就是這個,他握著大軍,不怕來硬的,就怕沒有借口,因此笑道:"老師,弟子還要養病,就要辛苦您了!"

洪敷敎頓時笑罵道:"你小子身體比牛還壯,少和為師裝蒜."

"弟子當然不敢和您老裝蒜,只是弟子要和那些人裝蒜."張恪笑道.

洪敷敎撚須大笑,十分開懷,說道:"永貞,查有無暗害陛下之人,只是防守而已.你領兵多年,肯定知道光靠防守.是打不贏戰爭的."

"恩師的意思是?"

"還要進攻."

"從哪里下手?"

"就從京營!"洪敷敎笑道:"改朝換代,沒有兵權可不行,京營雖然廢物,但是好歹有十多萬人,捏住了京營,手上的籌碼就多了."

……

張恪和洪敷敎談了大半夜,把一切要注意的都談過了.張恪對京中的局勢也了然于心,送走了老師之後,張恪並沒有急著動作,而是老老實實泡病號.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離著年關也越來越近.這個冬天還算是熱鬧,先是光複遼東,接著午門獻俘,又冊封張恪為安東王,熱鬧一個接著一個.

朝廷為了慶祝勝利,下令大赦天下,減免賦稅徭役,老百姓能喘口氣.大家都說這是安東王帶來的福氣,不出意外.光複遼黨的戲碼又成了戲台子的豬腳,大有唱著過年的架勢.

除了張恪之外,還有幾項重要的任命,崔呈秀以閣老的身份.出任遼東經略,王化貞被任命為遼東巡撫兼任左布政使,李之藻出任右布政使,楊廷筠出任按察使.張海川因為擒獲多爾袞有功.破格授予遼國公的爵位,署理遼東大都督.

這套班子用的還是張恪的舊人,可是明顯按照內地省份.設置了三司,只等水到渠成,就進一步分化張恪的權力.對此安東王沒有一絲的反應,完全逆來順受,老實養病,讓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大家伙就不關心張恪了,原因很簡單,到了年關,朝廷發不出俸祿了!

都說當官發財,可是京里大大小小的官吏也不都是肥的流油.比如都察院的禦史,六科廊的給事中,還有翰林院,國子監,詹事府等等清水衙門,一年到頭,得不到多少孝敬,百官就指著一點俸祿過日子.

前幾年,欠俸是常事,最近兩年,魏忠賢秉政,老魏還算不錯,最少也會發八成的俸祿.

九千歲說的明白,官員俸祿本來就不夠,若是拖欠,等于是逼著他們去貪汙,與其讓他們禍害老百姓,倒不如把俸祿發齊了.

老魏還算明白人!

臘月二十三,又是百官發俸祿的時候,大家早早等在了儲濟倉前面.頂著凜冽的寒風,終于開始發放俸祿了.

大家樂呵呵接過東西,仔細一看,全都傻眼了.

上至六部九卿,下至末品小吏,全都一視同仁,三升陳米,兩斗花椒,一千貫寶鈔……

轟!

頓時所有人都炸鍋了,沒有銀子,沒有絲綢布匹,難道讓大家伙喝西北風嗎!

百官鼓噪,戶部的官員一個頭兩個大,只能出來解釋.因為光複遼東,要犒賞有功將士,銀子和布匹都撥到了遼東,只能委屈在京的官員忍耐一下,明年一切都會好的……

這番說辭下來,不少官員都冷靜下來,一想到那位剛剛晉封的安東王,都不免心虛.

就在此時,有個給事中站了出來,冷笑道:"扯你娘的臊!安東王給陛下上了折子,犒賞三軍,獎掖有功,安頓退伍老兵,這些銀子都從戰爭債券里面出.至于朝廷的賞賜,只有一百萬兩白銀和五萬匹絲綢細布.何來把東西都給了遼東之說,我看是有人給貪汙了!"

一塊石頭落到了廁所,激起了公憤!

這些京官們把給的東西全都扔在了地上,分頭跑回衙門,仔細查看公文.

果然按照所說,根本沒有給遼東.大家仔細一查,總算是找到了毛病,朝廷的確撥付了大量的犒賞三軍的銀子,只是沒有落到遼東,而是到了京營和九邊其余諸鎮!

看到這里,文官都炸廟了!

好啊,給遼東我們沒說的,竟然給了京營,他們干了什麼?

"年兄,年弟,別客氣了,大家彈劾朱純臣,讓他知道我們的厲害!"(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帝王心術     下篇: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決戰紫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