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遼東釘子戶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不怪田吉嚇得昏死過去,放在誰的身上都不會好過.面對著百官,張恪親口說要先發放俸祿,然後出了正月十五,等到重新開工,再進行調查.

也就是說,對于雙方都有半個月的時間,憑著魏忠賢的本事,把賬面抹平,該還回去的銀子還了,該滅口的滅了.

等到查的時候,最多送出幾個替罪羊,就啥事都沒有了.

魏忠賢也的確是這麼想的,他甚至覺得這是張恪故意網開一面,不想和自己撕破臉皮.

可是事實卻遠遠超出魏忠賢的想象,張恪竟然利用大年三十驟然發難,一舉拿下兵部,連點准備的時間都不給,真他娘的不愧是第一名將,玩政治斗爭也是一樣狠毒,一樣迅猛!

魏忠賢在地上來回踱步,這時候有人把田吉救醒了,他頓時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跟死了媽似的.

"干爹,九千歲!大事不好了,兵部截留銀子的賬冊都在,若是讓張恪拿到手,兒子就完了.干爹啊,您老可一定要救兒子啊!"

田吉砰砰磕響頭,抹得蟒袍上面滿是鼻涕.他可是真嚇壞了,雖然是兵部截留銀子那是慣有的,可是一下子截了二百多萬兩,其中涉及到京營,涉及到安東王張恪,這要是鬧起來,軍隊甚至會嘩變.到時候別說一個兵部尚書,就算九千歲魏忠賢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田吉伏地大哭,魏忠賢臉色陰得駭人.不過魏忠賢到底是魏忠賢.很快平靜下來.

"你先滾起來!"

田吉乖乖從地上爬起.魏忠賢思忖一下,說道:"眼下的關口是陛下那邊,咱家必須盯著,省得張曄那個老東西趁機說壞話."

魏忠賢敏銳的察覺他是被人算計了,本來該是張恪上書,結果張恪沒有動靜,卻從收複魏廣微那里發難.如今無論是內閣,還是司禮監都不靠譜兒了!

"叔叔,張曄的確不是好東西,他和張恪穿一條褲子,要不要出手把他拿下?"

"豬頭!"魏忠賢氣得大罵:"蠢貨,眼下是要息事甯人,不是給我挑事,拿下司禮監掌印,你是想把天捅破嗎?"

魏忠賢一頓臭罵.魏良卿垂著腦袋,再也不敢多說.

"聽著,你和田吉馬上去兵部,田吉好歹還是兵部尚書,一定把賬冊拿回來!"

"干爹,他們要是不給呢?"

"你他娘的不會搶啊!"魏忠賢終于爆了粗口.劈頭蓋臉說道:"去.告訴許顯純,把錦衣衛的人馬調去,再有把東廠的番子也帶去二百,咱家倒要看看,他張恪敢不敢動天子親軍!"

"叔叔真高!"

"要溜須回來說,趕快給咱家滾去!"

魏良卿和田吉點頭哈腰,出了屋子,一溜煙兒向外跑去.轉過牆角,正好撞上了一個人.

"啊,是洪公公!"魏良卿不尷不尬地說了句.

洪清泉一臉和煦的微笑:"原來是國公爺和田部堂.這麼大冷天,二位忙什麼,要不要喝杯茶,暖暖身子?"

"多謝公公好意,我們還有事,告辭了."

眼看著魏良卿和田吉的背影,洪清泉不屑地冷笑,"就憑你們,想和安東王斗法,道行太低,再修煉五百年吧!"

……

洪清泉還真有點先見之明,這兩個家伙的確不是張恪的對手,就算加上了錦衣衛指揮使許顯純也是一個德行.

他們三個氣喘籲籲,帶著人馬跑到了兵部,當他們趕到的時候,正好最後一撥人馬離開兵部衙門,盧象升親自送了出來.

"宋科長,接下來可要辛苦你們了!"

"沒說的!"吏科都給事中宋權昨天挨了鞭打,渾身的傷鑽心刺骨的疼,小臉蛋煞白.就算如此,他也咬牙撐著前來.

無他,事關生死耳!

若是能揭開大案,他宋權一下子名揚四海,就走上了終南捷徑.言官雖然清苦不假,可是很多外官還羨慕的流口水.道理很簡單,只要上對了一本,參倒了一個權臣,立地成聖,前程似錦.

當然凡事都有風險,就拿這一次來說,事情涉及到了魏忠賢,權傾朝野的九千歲,稍有疏漏,就會身首異處,家破人亡,由不得他不小心.

"盧大人放心,從今天開始,六科給事中,十三道禦史,還有各個衙門的官員,我們會用命盯著,在清查完畢之前,絕對不讓任何人碰一個指頭!"

"呵呵,宋科長鐵骨錚錚,深明大義,本官放心.不過本官斗膽問一句,若是聖上下旨,讓你們交出賬冊呢?"

"這……"宋權頓時被問住了,其實天啟病重,未必能下旨,倒是魏忠賢有可能矯詔,這種事情九千歲也沒少干.

"下官會據理力爭!"

"呵呵,王爺讓我告訴一句,別忘了六科手上的權力."

六科!權力!

宋權雖然名叫"權",可真正要用起來,還是有些怕怕的.

"您是說要用科參之權,封駁聖旨?"

盧象升微微一笑意味深長地說道:"不是聖旨,而是亂命!"

宋權猛地拱手施禮,說道:"下官明白了!"

一轉身,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帶著強烈的決然,宋權上了馬車,直奔六科廊.

同魏良卿等人的擦肩而過,這位小小的給事中愣是沒有鳥這三位高官.田吉本能感到了不妙,他急忙催動馬匹,跑到了兵部門前,甩蹬離鞍,下了戰馬.

盧象升正要轉身,見是田吉等人到了,就笑眯眯站在門口.離著老遠躬身施禮.

"原來是部堂大人回來了.下官有禮."

田吉鼻子里哼了一聲,邁著大步,走進了兵部衙門,魏良卿和許顯純向左右看看,頓時皺起眉頭.

"盧大人,不是說有人封鎖了兵部,正在搜查嗎.人呢?"

"哦,三位大人是為了此事而來啊!"盧象升故意裝得恍然大悟,笑道:"是這樣的,他們已經來過,現在都走了."

"神馬!"

田吉一聽,又差點昏倒,他狠狠瞪了盧象升一眼,轉身撒丫子就跑.一直跑到了他的辦公書房,在牆上掛著一幅畫.他輕輕把畫掀開,只見里面出現了一個暗格,仔細看去,一摞賬本都放在里面,整整齊齊.

揉揉眼睛,再仔細看.賬本都在.田吉長長出了口氣.

這五本賬正是記錄私自扣下銀兩的賬目,沒有被動過,一切就有轉圜的余地.

回到了簽押房,田吉臉色好了很多,穩住了一口氣,整理一下官服,坐在了正中央.

"盧大人?"

"下官在."

"究竟是何人來封鎖兵部,他們可曾查抄什麼東西,去沒去過老夫的書房?"

盧象升道:"來人是六科和都察院的禦史言官和義州兵馬,他們拿了聖旨.下官也不好阻攔."

"還真是陰魂不散!"魏良卿冷笑了一聲:"安東王不是說要給百官發俸祿嗎?怎麼又來查抄兵部,根本就是亂彈琴!"

啪!

茶碗摔得粉碎,茶水茶葉濺得魏良卿滿身都是.

"你?"

"我什麼,告訴你一聲,把嘴巴放乾淨點,安東王豈是你能誹謗的!"

對于遼東出身的這幫人來說,罵自己或許能忍,可是罵張恪,那是萬萬不能忍呢!盧象升勇武異常,一身的殺氣,他一發威,嚇得魏良卿,甚至連錦衣衛指揮使許顯純都不敢動作了.

田吉忙來打圓場,說道:"甯國公的意思是百官為了俸祿跑到左順門大鬧,要是不先把俸祿發了,只怕他們還會鬧事,觸怒陛下和九千歲."

盧象升重新坐在椅子上,敲著二郎腿,冷笑道:"區區二百萬兩銀子,能難倒安東王?昨天王爺回去找了幾個商人,他們都同意拿出銀子購買田地,還預付了款子,如今順天府和戶部的人已經再給各個官員送年貨了."

盧象升一點沒有撒謊,張恪的動作就是這麼快!

他說賣地其實已經盤算好了,京城經過二百年的發展,早就人滿為患.早年曾經建過外城,後來因為財力不濟,加上蒙古人頻頻襲擾,不得不放棄.計劃中的"回"字型京城變成了後世熟知的"凸"字型.

眼下張恪干掉了建奴,重建了大甯都司,京城北方的威脅基本解除.就算沒有城牆保護,也沒有什麼好擔憂的.

張恪把這個情況和東南在京的代表一說,大家伙立刻覺察出前所未有的商機.

京城要擴大,周圍的土地立刻價值倍增.不光豐台大營,只要臨近京城的土地都受到追捧,另外加上京中的一些倉庫,廢棄的土地,一共賣了一百七十多萬.

由于馬上就是三十,把俸祿發下去,很多官員也來不及購買年貨.張恪就自作主張,其中兩成的俸祿換成米面,豬肉,豆油,絲綢,細布,甚至還有鞭炮對聯.

動員了順天府大大小小官吏,還有不少店鋪的伙計,給各位官員送到家里.

當看到這些年貨的時候,不少清水衙門的官員都痛哭失聲.

京城居住不易,手上沒權,只能住在百姓聚居的民巷,養不起轎夫,到哪都靠兩條腿,美其名曰安步當車.

連年拖欠俸祿,不少進士官甚至偷偷出去開班授課,輔導八股時文,甚至有人開了小買賣,賣點針頭線腦.

再不濟,就只能靠著婆娘織布繡花,換點銀子.

十年寒窗苦讀,一朝成名,竟然落得如此落魄,當這個官有什麼滋味!

正是心中有怨氣,大家伙才不顧魏忠賢的龐大勢力,跑到左順門痛哭,發泄心中的憤懣.

他們對魏忠賢有多少怨氣,此刻對張恪就有多少感激!多麼貼心,多麼體面!

"孩他娘兒,包餃子,多放肉啊!"

當官員們理直氣壯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安東王三個字徹底印在了心頭……

田吉皮笑肉不笑,說道:"安東王好本事,只怕是處心積慮,就是為了這一天吧?"

"胡說八道,田部堂,幾百萬的銀子沒了,愣說是給我們犒賞三軍,可是遼東上下,一個子都沒看到.一盆髒水都潑到安東王的身上,王爺能不徹查嗎?"盧象升訕笑道:"有些事情只怪你們太過分了,不過我這是讓他們拿走了兵部往來的日常文書和賬冊,至于要命的東西,一點沒拿.王爺只想讓某些人長點記性,而不是魚死網破,言盡于此,我告辭了!"

盧象升邁著大步,出了兵部大堂,只留下三個人面面相覷,傻愣愣的不知如何是好!

那張恪賣得究竟是什麼藥呢?

此時的六科廊,燈火通明,一百二十位賬房先生,背著算盤,坐在了條案後面.洪敷敎和畢自嚴沖著大家伙深深一躬.

洪敷敎說道:"諸位,今天是除夕,擾了大家的年,本官向你們道歉.眼下大明需要大家伙的鐵算盤,正月十五之前,你們務必把兵部的爛賬理清楚,這十五天,每天工錢五兩,有勞諸位了!"

聽到了工錢五兩,霎時間所有人都來了精神,算盤珠噼里啪啦,響個不停……(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 嚇死人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