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節  
   
第2節

如果說這是日記的話,那應該是世界上最悲慘的日記之一。
朱重八的願望並不過分,他只是想要一個家,想要自己的子女,想要給辛勞一生,從沒欺負過別人,老實巴交的父母一個安詳的晚年,起碼有口飯吃。
他的家雖然不大,但家庭成員關系和睦,相互依靠,父母雖然貧窮,但每天下地干活回來仍然會帶給重八驚喜,有時是一個小巧的竹蜻蜓,有時是地主家不吃的豬頭肉,這就是朱重八的家,然而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朱重八的姐姐已經出嫁,三哥去了倒插門。除了朱重八的二哥,這個家庭已經沒有了其他成員。
十七歲的朱重八,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親人一個一個死去,而他卻無能為力。人世間最大的痛哭莫過于此!
他唯一的宣泄方式是痛哭,可是哭完了,他還要面對一個重要的問題,要埋葬他的父母,可是沒有棺材、沒有壽衣、沒有墳地,他只能去找地主劉德,求劉德看在父親給他當了一輩子佃戶的分上,找個地方埋了他爹。
劉德乾淨利落的拒絕了他,原因簡單,你父母死了,關我何事,給我干活,我也給過他飯吃。
朱重八沒有辦法,只能和他的二哥用草席蓋著親人的尸體,然後拿門板抬著到處走,希望能夠找到一個地方埋葬父母。可是天下雖大,到處都是土地,卻沒有一塊是屬于他們的。
幸好有好心人看到他們確實可憐,終于給了他們一塊地方埋葬父母。“魂悠悠而覓父母無有,志落魄而泱佯”這是後來能吃飽飯的朱元璋的情感回憶。
朱重八不明白,自己的父母在土地上耕作了一輩子,卻在死後連入土為安都做不到。地主從來不種地,卻衣食無憂。為什麼?可他此時也無法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他也要吃飯,他要活下去。
在絕望的時候,朱重八不止一次的祈求上天,從道教的太上老君到佛教的如來佛祖,只要他能知道名字的,祈禱的唯一內容只是希望與父母在一起生活下去,有口飯吃。
但結果讓他很失望,于是他那幼小的心靈開始變得冰冷,他知道沒有人能救他,除了他自己。
複仇的火焰開始在他心底燃燒。
如此的痛苦,使他從脆弱到堅強。
為了有飯吃,他決定去當和尚。
[4]
和尚的生涯
朱重八選擇的地方是附近的皇覺寺,在寺里,他從事著類似長工的工作,他突然發現那些和尚除了沒有頭發,對待他的態度比劉德好不了多少,這些和尚自己有田地,還能結婚(元代),如果錢多還可以去開當鋪。
但他們也需要人給他們打雜,在那里的和尚不念經,不拜佛,甚至連佛祖金身也不擦,這些活自然而然的由剛進廟的新人朱重八來完成。
朱重八一直忍耐著,然而除了要做這些粗活外,他還要兼任清潔工,倉庫保管員,添油工(長明燈)。即使這樣,他還是經常挨罵,在那些和尚喝酒吃肉的時候,他還要擦洗香客踩踏的地板,每一個孤獨的夜晚,他只能獨坐在柴房中,看著窗外的天空,思念著只與自己相處了十余年的父母。
他已經很知足了,他能吃飽飯,這就夠了,不是嗎?
然而命運似乎要鍛煉他的意志,他入寺僅五十余天後,由于饑荒過于嚴重,所有的和尚都要出去化緣,所謂化緣就是討飯,我們熟悉的唐僧同志每次的口頭禪就是:悟空,你去化些齋來。用俗話來說就是,悟空,你去討點飯來。我曾經考察過化緣這個問題,發現朱重八同志連化緣也被人欺負。由于和尚多,往往對化緣地有界定,哪些地方富點,就指派領導的親戚去,那些地方窮,就安排朱重八同志去。
反正餓死也該,誰讓你是朱重八。
朱重八被指派的地點是在淮西和河南。這里也是饑荒的主要地帶,誰能化給他呢?
然而,就從這里開始,命運之神向他微笑
[5]
在游方的生活中,朱重八只能走路,沒有順風車可搭,是名副其實的驢行。他一邊走,一邊討飯,穿城越村,挨家挨戶,山棲露宿,每敲開一扇門,對他都是一種考驗,因為面對他的往往只是白眼、冷嘲熱諷,對朱重八來說,敲開那扇門可能意味著侮辱,但不敲那扇門就會餓死。
朱重八已經沒有了父母,沒有了家,他所有的只是那麼一點可憐的自尊,然而討飯的生活使他失去了最後的保護。要討飯就不能有尊嚴。
生命的尊嚴和生存的壓力,哪個更重要?
是的,朱重八,只有失去一切,你才能明白自己的力量和偉大。
[6]
朱重八和別的乞丐不同,也正是因為不同,他才沒有一直當乞丐(請注意這句話)。
在討飯的時候,他仔細研究了淮西的地理、山脈、風土人情,他開闊了視野,豐富了見識,認識了很多豪傑(實際上也是討飯者)。此時,他還有了自己的宗教信仰——明教,他相信當黑暗籠罩大地的時候,偉大的彌勒佛一定會降世的。其實就他的身世遭遇來說,他是不是真的相信彌勒倒是很難說的,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心中真正的彌勒是他自己。
但朱重八最重要的收獲是:他已經從一個只能無助的看著父母死去的孩童,一個被人欺負後只能躲在柴堆里小聲哭的雜役,變成了能堅強面對一切困難的戰士。一個武裝到心靈的戰士。
長期的困難生活,最能磨練一個人的意志,有很多人在遇到困難後,只能怨天尤人,得過且過,而另外一些人雖然也不得不在困難面前低頭,但他們的心從未屈服,他們不斷的努力,相信一定能夠取得最後的勝利。
朱重八毫無疑問是後一種。
如果說,在出來討飯前,他還是一個不知所措的少年,在他經過三年漂泊的生活回到皇覺寺時,他已經是一個有自信戰勝一切的人。
這是一個偉大的轉變,很多人可能究其一輩子也無法完成。轉變的關鍵在于心。
對于我們很多人來說,心是最柔弱的地方,它特別容易被傷害,愛情的背叛,親情的失去,友情的丟失,都將是重重的一擊。然而對于朱重八來說,還有什麼不可承受的呢?他已經失去一切,還有什麼比親眼看著父母死去而無能為力,為了活下去和狗搶飯吃、被人唾罵,鄙視更讓人痛苦!我們有理由相信,就在某一個痛苦思考的夜晚,朱重八把這個最脆弱的地方變成了最強大的力量的來源。
是的,即使你擁有人人羨慕的容貌,博覽群書的才學,揮之不盡的財富,也不能證明你的強大,因為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7]
當朱重八准備離開自己討飯的淮西,回到皇覺寺時,他仔細的回憶了這個他呆了三年的地方,思考了他在這里得到的和失去的,然後收拾自己的包裹踏上了回家的路。
也許我還會回來的,朱重八這樣想。


明朝那些事兒1 三、踏上征途
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上天給元朝的最後一根稻草終于壓了下來,元朝的末日到了。
我們的謎底也揭開了,現在看來,脫脫堅決要求治黃河的願望是好的,然而他不懂得那些反對的人的苦心,元朝那腐敗到極點的官吏也是他所不了解的。現在他終于要嘗到苦果了。
當元朝命令沿岸十七萬勞工修河堤時,各級的官吏也異常興奮,首先,皇帝撥給的修河工錢是可以克扣的,民工的口糧是可以克扣的,反正他們不吃不喝也事不關己。這就是一大筆收入,工程的費用也是可以克扣的,反正黃河泛濫也淹不死自己這些當官的。
這是管河務的,那麼不管河務的怎麼撈錢呢,其實也簡單,既然這麼大工程,必然有徭役指標,找幾十個人,到各個鄉村去,看到男人就帶走,理由?修河堤,不想去?拿錢來。
沒有錢?有什麼值錢的都帶走!
可憐的脫脫,一個好的理論家,卻不是一個實踐家
老把戲出場了,當民工們挖到山東時,他們從河道下挖出了一個一只眼睛石人,背部刻著石人一只眼,挑動黃河天下反。民工們突然發現,這正是他們在工地上傳唱了幾年的歌詞。于是人心思動。
這真是老把戲,簡直可以編成電腦程序,在起義之前總要搞點這種封建迷信,但也沒辦法,人家就吃這一套。
接著的事情似乎就是理所應當的了,幾天後,在朱重八討過飯的地方(穎州,今安徽阜陽),韓山童和劉福通起義了,他們的起義與以往起義並沒有不同,照例要搞個宗教組織,這次是白蓮教,當然既然敢起義,身份也應該有所不同,于是,可能是八輩子貧農的韓山童突然姓了趙,成了宋朝的皇室,劉福通也成了劉光世大將的後人。
他們的命運和以往第一個起義的農民領袖也類似,起義、被鎮壓、後來者居上,這似乎是陳勝吳廣們的宿命。
盡管他們的起義形式毫無新意,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的偉大和在曆史上的地位,在史書上,將永遠的紀錄著:公元1351年,韓山童、劉福通第一個舉起了反抗元朝封建統治的大旗。
[8]
自古以來,建立一個王朝很難,毀滅一個卻相對容易得多,所謂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不是沒有來由的。


上篇:第1節((朱元璋))     下篇:第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