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5節  
   
第5節

這樣看來,朱元璋出生的位置實在是人才多多,他招納的謀士和將領無論和哪個時代的人才相比都不遜色,何安徽之多才邪!
此時的朱元璋手下精兵強將,謀士如云,並占據了滁州這個進可攻退可守的險要之地,他的眼界已經不是小小的濠州,也不是滁州,而是天下
這一年,他二十六歲。
[18]
最後一個障礙
朱元璋的順利似乎並不能給他的岳父帶來好運,郭子興此時正被整得夠嗆,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批斗,每次開會總是四個批一個,孫德崖幾次都想下手,想想朱元璋就在不遠的地方,實在不好善後,于是他就把郭子興擠出了濠州城,讓他下崗,自謀出路。
此時的郭子興才明白了人生的艱難,他沒有其它選擇,只能去投靠他的女婿朱元璋,但想想自己以前那樣對他,他還能善待自己嗎?
到了滁州,他的顧慮打消了,朱元璋不但不念舊惡,而且還把統帥的位置讓給了他,更讓人吃驚的是,朱元璋做出了一個誰也想不到的決定。
他決定把自己屬下三萬精兵的指揮權讓給郭子興,統帥的位置也就罷了,畢竟是個虛的,但兵權也交出去,就讓人吃驚了,郭子興百感交集,他其實從來沒有信任過這個女婿,甚至還考慮過害他,他也曾問過朱元璋,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朱元璋誠懇地說,如果沒有您,就沒有我的今天,我不能忘記您的恩德。
郭子興終于明白,自己錯了,朱元璋是對的。
當得知這個消息後,原先企圖殺害朱元璋的人也對他敬佩萬分,這中間包括郭子興的兒子郭天敘。
一個人要顯示自己的力量,從來不是靠暴力,挑戰這一准則的人必然會被曆史從強者的行列中淘汰,曆來如此。
[19]
郭子興帶了自己的幾萬人來,滁州的糧食不夠吃了,朱元璋進攻和州,攻下來後就住在那里,將滁州讓給了郭子興。
而此時濠州城中的孫德崖由于兵多糧少,強行要求到和州混飯吃,朱元璋正頭疼,此時卻得到了另一個消息,郭子興得知孫德崖來了,也帶了幾萬人來,要打孫德崖。于是小小的和州一下子擠了十幾萬人,而且兩個對頭正好碰上了,那就打吧。
可是打不起來,為什麼呢
因為人太多了,何州只是一個小縣城,一下子來十幾萬人,城里城外水泄不通,就好像我們今天的黃金周旅游景點一樣,別說打仗,想轉個身都難。
既然不能打,那就談吧
看來孫德崖還是講道理的,他表示,自己畢竟是外來的,還是自己走吧,朱元璋當即去為他送行,此時孫德崖在城內,他的士兵在城外由朱元璋陪同,但誰也沒有想到,還有一個人在蠢蠢欲動。
這就是郭子興,郭子興是不講道理的,他只記得孫德崖多次羞辱過他,也管不了什麼信義了,看到城內的孫德崖身邊沒有什麼士兵,就命令手下人將孫德崖抓起來,這就害了還在城外的朱元璋。
孫德崖的士兵聽說主帥被抓,就認定是朱元璋指使的,而此時朱元璋也得到了這個消息,場面極其緊張,朱元璋一看勢頭不妙,拔馬就往回走,士兵早就有准備,鐵索往朱元璋的頭上一套,下來吧您呐。孫德崖的士兵抓住了朱元璋,就去找郭子興談判。
郭子興正在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者孫德崖的表情,突然消息傳來,說朱元璋被抓住了,他一下子懵了,孫德崖固然不想放,可是朱元璋也是不能少的,于是他只好決定放人。
可誰先放,就又成了問題,此時,徐達站了出來,他願意用自己去換朱元璋,朱元璋回去後,再放孫德崖,孫德崖回去後再放徐達,這簡直成了順口溜,麻煩啊。
總算解決了這個問題,可是郭子興臨到手的敵人跑了,一時咽不下這口氣,得了心病,過了一個月居然死掉了,可見心胸不寬廣的人實在不能做大事。
但這對朱元璋來說並不是個壞消息,他仁至義盡,現在終于可以放開手干了,真正的事業在等待著他。
[20]


明朝那些事兒1 六、霸業的開始
和州太小了
朱元璋迫切的感受到了這一點,在這個小縣城不可能有大的發展,他的眼睛轉向了集慶(南京)。
迷信是封建時代人們的通病,要想占有天下,必須要占據王氣之地,南京就是這麼一個地方,紫金山縱橫南北,恰似巨龍潛伏,而石頭山則臨江陡峭,如虎盤踞,這就是南京龍蟠虎踞的來曆,此外在南京的前方還有一條長江,皇帝和我們一樣,買房子前都要看風水,南京背山面水,實在風水好得爆棚。在明之前,已經有六朝定都于此,到了元朝,這個地方叫集慶路。不但地勢險要,而且還很富呢
附近不但是重要的糧食產區,還兼顧著商業中心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這里有運河之利,在那個從北京走到南京要幾個月的年代,水路實在是太重要了。
馮國勝(馮勝)此人不但作戰勇敢,而且非常有遠見,他向朱元璋建議,應立即渡過長江,占領集慶,這個建議深深打動了朱元璋,他下定了決心,占領集慶!
可是船呢,朱元璋的這班人馬不是騎兵就是步兵,唯獨少了水軍,他正急得不行,一個人的到來帶給了他解決的方法。
此人名叫俞通海,明史上說他是水軍頭目,其實這人就是沿江打劫的海盜,經常干的就是類似水滸傳上“到得江心,且問你要吃板刀面還是吃餛飩”的那路勾當。
但是到朱元璋那里,他就是個重要的人物,殺點人,搶點錢沒關系,有用就行。
于是他召集了上千條戰船先攻采石,再破太平,終于到達了最後的目的地,集慶
這所謂的上千條戰船其實只是些小漁船,朱元璋的這一重大軍事缺陷—— 水軍,也成為制約他後來軍事作戰方法的主要因素。
[21]
集慶就在眼前!
此時的朱元璋是義軍的左副元帥,而郭天敘是都元帥,郭子興的妻弟張天祐是右都副元帥,這個職位是劉福通封的,朱元璋的地位最低,但是顯而易見,這兩個人根本沒有與朱元璋抗衡的本錢,軍隊的實際統帥是朱元璋。此時元朝的統治者們已經十分頭疼,到處都是起義軍,沒有工夫去理會小小的朱元璋,朱元璋正是抓住這個機會,向集慶發動了總攻。
由于船只太差,而且過于小看集慶的城防,朱元璋于至正十五年(公元1355年)八月和九月連續兩次攻擊集慶,都被元軍擊敗,然而失敗對朱元璋來說並不一定是壞事,因為在這兩次戰斗中,郭天敘和張天祐都戰死了,朱元璋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都元帥。
第二年(公元1356年)朱元璋親自帶兵分三路進攻集慶,用了十天時間攻破了集慶,並改集慶為應天。
窮人朱元璋終于擺脫了鳳陽,擺脫了濠州,擺脫了滁州,來到了富裕的南京,但真正的事業才剛開始,繼續努力!
不好惹的鄰居
朱元璋占據了應天,對他來說是件好事,但從曆史大勢上看,他的形勢並不樂觀,自古占據北方即有天時地利,中國地勢由北向南,由南方起兵進攻北方最後獲得勝利,少有先例。
可是朱元璋此時占據應天,卻是占了個大便宜。
我們介紹一下朱元璋的鄰居們,住在他東邊鎮江的是元朝軍隊,而住東南方平江(蘇州)的是張士誠,東北面的是張明鑒的起義軍,南面是元將八思爾不花(名字很有特點),西面是徐壽輝。
表面上看,朱元璋的鄰居們個個都比他強,家大業大,朱元璋被他們圍在中間,就好像是到外地打工的民工,寄人籬下,而這些鄰居們雖然並不喜歡朱元璋,但也正是因為他過于弱小,誰也沒把他看在眼里,自己打來打去,沒空搭理他。
更關鍵的是,朱元璋北面的鄰居是劉福通,這個是兄弟單位的部隊。幫助朱元璋擋住了元朝軍隊的進攻。元朝的統治者倒是很重視朱元璋,可是打不著。于是就出現了這樣的情形,能打的不想打,想打的不能打。
朱元璋充分利用了這一特點,對他而言,元朝雖然是他苦大仇深的報複對象,但還不到時候,他先要料理他的兩個鄰居。對他而言,這兩個鄰居才是真正可怕的對手。
[22]
下面我們要介紹他的兩個鄰居,他們的名字分別是張士誠和陳友諒。


明朝那些事兒1 七、可怕的對手
這兩個人都是當世之豪傑,如果他們分別出現在不同的朝代,應該都能成就大業,可惜,曆史注定要讓這個時代熱鬧一點。
這是一場淘汰賽,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能獲得勝利。
根據顧愷之吃甘蔗的理論,我們先介紹弱一點的:
張士誠,男,1321年生人,職業是販私鹽,泰州人,在這里要先說一下販私鹽這一封建時代長期存在的行業。鹽是國家管制的物品,非經允許不能販賣,但海水就在那里放著,不曬白不曬,不賣白不賣,所以很多人都看上了這條發財之道。
根據經濟學的理論,壟斷必然造成行業的退化和官僚化,古代鹽業也不例外,老百姓只要花三分之一的價錢就可以買到比官鹽好得多的私鹽。為了嚴格控制這一行業利益,曆代封建政府,無論是漢、魏、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國、宋元,也不管他們治國的方法是道家、儒家還是法家,在對這一問題的處理上,他們都遵照了韓非子的理論。


上篇:第4節     下篇:第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