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0節  
   
第10節

陳友諒打了敗仗,逃回了江西,而張士誠正如朱元璋所說的那樣“器小”,眼睜睜的看著陳友諒被痛打一頓,只派了幾千兵馬在江浙與朱元璋接壤一帶武裝游行了一番,就打道回府了,這個人確實如陳友諒所說,刀架在脖子上才會著急。

不速之客
龍灣之戰勝利後的一天,紫金山上的禪寺迎來了一位香客。當時的應天雖然已經為朱元璋所管轄,但治安情況仍然不好,所以寺中僧眾一到晚上就會緊閉寺門,這天黃昏時分,這個香客走進了寺廟的大門,口稱天晚無法趕路,希望留宿一夜,看門的小僧看此人相貌不俗(很丑)且十分凶惡,竟然不敢阻攔,讓他進了內寺。
禪寺的主持聞聽此事,慌忙出來看,當他初見此人,也不禁吃了一驚,但他畢竟是見慣大場面的人,細看之下頓覺此人身上自有一股豪邁之氣,且帶一把寶劍在身,他暗自揣測這人極有可能是出外打劫的強盜,像這種人一定不能得罪,如果激怒了他,一把火燒了禪寺,自己和老婆孩子怎麼辦,于是作主留他一晚。
此人正是應天的鎮守者朱元璋,在龍灣戰勝後,他也頗有些得意,常微服出巡,這也成為他之後幾十年的習慣,這天他來到紫金山下,見山上有一座禪寺,回憶起自己當年做和尚的情景,便到寺中一游。
這天夜里,住持左思右想睡不著,他怕那個強盜嫌疑極重的人晚上會出來搞事,可這話也不能直說,他思慮良久,終于想出了個好主意。他決定邀請這個人去大殿講禪。
所謂講禪和魏晉時期的清談差不多,一群人吃飽了飯,坐在一起吹牛,反正吹牛也不上稅。
朱元璋深更半夜被吵醒,得知居然是讓他去講禪,哭笑不得,他是何等精明的人,自然明白住持的意思,住的還是人家的地方,禮貌起見,他隨住持來到了大殿。
此時,空曠的大殿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分東西坐定後,住持開始仔細的打量起朱元璋來,他發現此人衣著樸素,雖面相凶惡,但舉止還透著一股土氣,頓時對此人大為藐視
做強盜做到這個地步,連件好點的衣服都沒有,說他是強盜都抬舉他了,頂多是個鄉巴佬。
但既然是講禪,還是要說點什麼的,于是住持開口了:“施主何方人氏?”
朱元璋答道:“敢煩禪師下問,在下祖籍淮右”。
“所持何業?”
“目下無業,唯四處游俠而已”
住持一聽此言,便覺自己判斷不錯,他准備教訓一下這個鄉巴佬
“我觀施主面相,似有殺氣,目下天下大亂,望施主早擇良業,安分守己,閑來無事探研佛道,可悟人生之理”。
朱元璋不動聲色的問道:“不知何謂人生之理”
“人生之理即心境二字,我送施主兩句真言,望好自揣摩”
“敢情賜教”
“先祖有云:境忘心自滅,心滅境無侵,人生無非虛幻,得此境界即可安享太平”
朱元璋看著眼前這個面露輕蔑之色的和尚,沉默良久,突然大笑!
笑聲在空曠的大殿里回蕩,久久不去
住持大驚失色,朱元璋站起身來,緩步走向住持,突然抽出腰間寶劍,將劍架在他的脖子上!
住持再也掩飾不住,驚慌失措,顫聲說道:“你想干什麼,如要錢財,可以給你”
朱元璋厲聲說道:“禪師心境如此了得,為何也會害怕!方今天下,所以大亂,唯因民不聊生,兵荒馬亂,只由隔岸觀火!如天下太平,誰願游俠,如爾等人,飽食終日,娶妻生子,只是妄談心境,苟且偷生,可恥!!”
言畢,朱元璋歸劍回鞘,朝自己的禪房走去。
住持此時才發現,眼前的這個衣著簡樸的人實在深不可測。
他對著朱元璋的背影大聲喊道:“貧僧有眼不識泰山,敢問施主高姓大名?!”
朱元璋的背影沒有停留,越走越遠。
住持歸房一夜未眠,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他決定第二天要問個明白。
第二天,他起身後,便跑到朱元璋的禪房,但已是人去房空,在大殿的牆壁上,卻留著用朱砂寫就的的幾行大字:
殺盡江南百萬兵,腰間寶劍血猶腥!
老僧不識英雄漢,只管嘵嘵問姓名。
[39]


明朝那些事兒1 十、等待最好的時機
對于陳友諒來說,失敗是他所不能承受的,畢竟一直以來,他都是成功者,但這次他是徹徹底底的輸了。他認為上次戰敗的教訓在于沒有充分利用自己的水軍,所以他更加用心調教自己的艦隊,應該說陳友諒為我國的造船事業做出了貢獻,後來偉大的鄭和船隊使用的航船技術和造船技巧就是從陳友諒那里繼承過來的,當然,也算是搶過來的。
這次,他制造了一種秘密武器,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戰船,這種戰船高數丈,上下居然有三層,每層都可以騎馬來往,下層只管劃船,上下層相隔,這種設計非常科學,上面打得天翻地覆,下面還能保持動力,更為可怕的是,每條船外面還用鐵皮裹著,這應該是當時名副其實的航空母艦。
另一個設計就很能體現陳友諒的性格了,這種戰船上下之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下面只隔一層木板,就是聽不見上面說話,看來陳友諒還是中國隔音技術的開創人之一。這種設計最大的好處是,能夠把人隔絕開,即使上面吃了敗仗,下面還是照樣會拼命,還能防止泄密。反正要跟著我陳友諒一條路走到黑。
這種心思機巧的人,真是不能不服啊。
此時在他下游的朱元璋也不輕松,他知道上次的失敗損失對于財大氣粗的陳友諒來說只是九牛一毛,大戶人家,家里有的是娘,碰到災荒什麼的不用怕,挺一挺就過去了,可是自己還是名副其實的貧農,手里有的只是那一點從陳友諒手中繳獲來的家伙,萬一出點什麼事,這個秋風向誰去打?
更讓他煩惱的是,陳友諒在上游,他在下游,讓他很不舒服,這種心理其實我們很容易理解,好比你住在山坡下面,他住山坡上面,每次都要抬頭看人家,很難受。
陳友諒在江里洗臉,朱元璋就要喝他的洗臉水
陳友諒在江里洗腳,朱元璋就要喝他的洗腳水
陳友諒在江里撒尿,朱元璋。。。。。。。。。。。。。。。
這個揮之不去的人就像達摩克利斯之劍,總是高懸在朱元璋的頭上,哪有一夜得好眠。
一定要打敗他。
陳友諒有了新式武器,他非常高興,從至元二十一年(1361)開始,他不斷和朱元璋打水戰,結果是勝多敗少,他更加迷信武器的威力。
應該說陳友諒的失敗很大原因就是他沒有認識到什麼樣的武器是最強大的,不是軍隊的人數,不是武器是否先進,不是強大的艦隊,而是人心。
轉變
趙普勝是一個優秀的將領,每次進攻他總是手持雙刀帶頭向對方發起進攻,從來不是叫著“弟兄們上”的那種人,威信非常高,他對陳友諒也不錯,由于自己是個大老粗,他很敬佩會讀書寫字的陳友諒,每次都叫他陳秀才,把他當自己的兄弟看,而陳友諒為了能夠控制天完國,殺害了他,趙普勝臨死也沒有想到平日笑面迎人的陳秀才會殺他。
陳友諒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失去的遠比得到的多。從士兵的竊竊私語和議論中,從部下那異樣的眼神中,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但他並不在乎,自己控制了最強大的戰爭機器,自己就是最強大的人。
變化就在人們的心里,這是一個背信棄義的人,人們對陳友諒的評價大抵如此,從此天完的士兵們不再為了建立自己那理想的天完國打仗,他們打仗只是要拿餉銀,活下去。
而一支沒有理想,只是為吃飯打仗的軍隊是沒有戰斗力的,而且很不穩定。
陳友諒很快就會嘗到惡果了。
[40]
當陳友諒的水軍不斷取得勝利時,他的部下向他報告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鎮守洪都的將領叛變了,投降了朱元璋,這個消息驚呆了陳友諒。
所謂洪都就是今天的江西南昌,王勃的滕王閣序中就有洪都新府之言,這個地方對陳友諒太重要了,因為他的吳國首都在江洲(今江西九江),這兩個地方有多近,去過江西的朋友應該知道,這相當于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安了個釘子。他決不允許這種情況的發生。
但出乎意料的是,這次陳友諒沒有匆忙進攻,從他一貫的軍事風格來看,他是屬于那種想了就干,干了再想的人。
可是這次的情況不同,他吸取了教訓,要准備好一切再去作戰,他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和朱元璋從至正二十一年打到至正二十二年,都是小打小鬧,他沒有這個心情和貧農朱元璋鬧下去。
他在等待一個最佳的時機,在此之前,先忍耐吧,朱元璋,你終究會露出破綻的。
他確實等到了這個機會
至元二十三年(1363年)二月,張士誠突然向朱元璋北邊鄰居韓林兒和劉福通發動了進攻,他攻擊的是韓系紅巾軍的重要據點——安豐(今安徽壽縣),更為致命的是,韓林兒和劉福通都在城中,一旦城破,他們就完了。
張士誠攻擊韓林兒的原因很簡單,他已經于至元十七年(公元1357年)投降了元朝,現在他是正規的元朝政府軍了。和壞事做盡、做絕還敢洋洋得意的陳友諒相比,他是個軟骨頭,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之後不久,他又恢複了自己的國號吳,真是個私鹽販子啊


上篇:第9節     下篇:第1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