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1節  
   
第11節

劉福通正在絕望之中,徐壽輝是紅巾軍系統的,可是他不在了,還能指望誰呢,自己打了一輩子仗,就是這樣的下場?
只能靠朱元璋了,雖然自己沒有把都元帥的位置封給他,但相信他還是能念在同是紅巾軍的面子上來救我的。
他向朱元璋送出了求救信,朱元璋收到了,他找來了劉基商量這件事,劉基不說話,先問朱元璋的意見,朱元璋認為一定要救,原因有二,其一,自己也是紅巾軍,而且韓林兒從名義上說還是自己的皇帝。其二最關鍵的是,安豐是南京的門戶,如果安豐失守,南京也會受到威脅,唇亡齒寒。
這又是一個看似無懈可擊的理由,而且作出這個決定的還是朱元璋本人,但劉基反對。
他能用什麼理由反對呢
致命的錯誤
劉基與朱元璋針鋒相對,對朱元璋的兩點理由作出了逐條批駁,
首先韓林兒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去救韓林兒,不救出來還好,救出來了怎麼處理呢
其次,安豐失守是小事,如果陳友諒趁機打來,該怎麼辦?!
真是難于抉擇啊,朱元璋經過苦苦的思考,決定還是采取自己的意見,出兵安豐。
劉基十分少有的堅持自己的意見,他拉住朱元璋的衣袖,不讓他走,一定要他放棄進攻安豐的計劃。
朱元璋是一個很頑固的人,長久以來,他的感覺都是對的,這次他仍然相信自己的感覺。
從這件事情上看劉基,就會發現此人確是奇才,不但懂得天文地理,厚黑學水平也絲毫不低于陳友諒,他明白,要想避免弑君的惡名,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君主自己死掉。
劉伯溫的名聲果然不是白白得來的
而朱元璋當時(注意這個詞)在這方面的水平明顯不如劉基。
朱元璋終于率領他的大軍出發了。
大錯就此鑄成
與三年前他站在獅子山上看著陳友諒一樣,此時陳友諒也在江洲看著他。
一股強烈的喜悅感沖擊著他
機會終于到來!
[41]
朱元璋去了安豐,陳友諒對他的行動了如指掌,但令人費解的是,他居然沒有采取任何行動!
他為什麼不珍惜這個機會,是一個難解之謎。
後來的軍事分析家們往往以他反應遲鈍,判斷錯誤來解釋,然而事實上可能並非如此。
作為陳友諒的忠實同盟,張士誠在此時攻擊安豐本來就帶著威脅應天的意味。在之後的戰爭進程中,他還會給朱元璋設計一個圈套,一個大大的圈套。
至正二十三年(1363)三月初一,朱元璋出發救援安豐,他此行的戰果可能是
1、 安豐解圍成功,韓林兒和劉福通得救,他將獲得巨大的威望,韓林兒從此成為他的傀儡。
2、 安豐失守,韓林兒和劉福通死去,自己將不受任何人管轄。
三月十三日,朱元璋到達了安豐,並且得到了他最後的戰果。
安豐失守,劉福通戰死,韓林兒卻于亂軍中被他救了出來。
這是一個讓朱元璋哭笑不得的結果,不但沒有守住門戶,反而多了個累贅。
而他不知道的是,一張更大的羅網已經向他張開。
陳友諒正在饒有興趣的看著朱元璋的表演,並准備著自己的下一步計劃
是的,安豐還不夠遠,遠遠不夠,這里不是一個理想的地點,必須找一個地方讓朱元璋耗盡他的全部力量,然後再與他決戰
洪都背棄了我,我卻沒有攻擊洪都,不是我不想,只是時候未到,在此之前,我只能忍耐。當你被那張羅網困住的時候,就是我出擊的時候。
朱元璋,我改主意了,我不趕你走了,我要殺了你!
敢于與我為敵,不服從我的人,只有滅亡一途!
朱元璋帶著失望的情緒踏上了回應天的路,看著身邊的這個韓林兒,不知該如何是好。
與此同時,張士誠的軍隊並未就此罷手,在朱元璋撤退的路上,他們組成小股武裝對朱元璋的數萬大軍不停的進行騷擾,這個讓人厭煩的私鹽販子!這種不打不逃的游擊戰術讓朱元璋很是惱火,于是他做出了他軍事生涯中最錯誤的一個決定
進攻廬州!
朱元璋終于鑽入了圈套。
出征!
廬州就是今天的安徽合肥,此城非常堅固,而且有張士誠的重兵把守,朱元璋的打算很明顯,他攻下了廬州,就打開了通往張士誠老巢江浙一帶的道路,這也可以算是此來徒勞無功的一種補償。
但徐達堅決反對他的主張
在朱元璋的營帳中,徐達反複陳述著他的主張,救援安豐已經是失策,而現在進攻廬州,堅城之下,必然難克,如陳友諒此時出兵,必有不測之禍
朱元璋卻不以為然,自己出軍安豐,陳友諒毫無動靜,此人見識不過如此,有何可懼?
徐達仍然堅持自己的觀點。
朱元璋突然大喝一聲,打斷了徐達,他的眼中燃燒著怒火,此行不但毫無建樹,還給自己弄來個不清不楚的領導。如此狼狽,回去有何面目見劉基。他下定了決心:
“你不用再說了,我決心已下,必取廬州!”
“出征!”
與此同時,被朱元璋認為毫無見識的陳友諒正在他的行宮里,最後一次打量著他的王宮,在他身後,站著漢軍的所有高級將領。
[42]
他一刻也沒有閑著,在這里的幾十個日夜里,他已經動員了這個最強大戰爭機器里所有的潛力,組成了六十萬大軍,將乘著無敵的戰艦,對朱元璋發起最後的攻擊!
再也不用忍耐了,朱元璋,你的末日到了!
他端起了酒碗,對著他的將領們說出了最後的話:
“此次出征,我軍空國而攻,是取不留後路,破釜沉舟之意!此戰有進無退,有生無死!蕩平朱逆,只在一役,天下必為我大漢所有!”
他一飲而盡,將酒碗碎之于地
兩支軍隊,從不同起點,向著不同的目標出征了,但他們終將到達那宿命中的戰場,迎接最後的決戰!


明朝那些事兒1 十一、洪都的奇跡
至正二十三年(1363)四月,陳友諒率領他的軍隊開始了自己最後的征程。
也就是在此之前不久,一個人來到了洪都,他是受朱元璋委派來此地鎮守的。
這個人叫朱文正。
此人是朱元璋的親侄子,由于洪都的位置很重要,不容有失,很多人都沒有想到朱元璋會把鎮守洪都如此重要的工作交給這個嘴上還沒有長毛的家伙。
他不過是個紈绔子弟。這是朱文正還未上任前人們對他的評價。
從實際情況來看,這個評價並沒有錯的。
這位朱文正同志一到洪都就留連于煙花之所,整日飲酒作樂,還譜了曲,讓使女們日夜排演。而軍事布防等重要工作則交給下屬去操辦,自己並不打理。
他的所作所為十分符合花花公子、敗家子、浪蕩子弟等不良形象的典型特征。
每次看到朱文正喝得醉醺醺,不省人事,屬下只能搖頭歎氣,這真是個大爺,什麼也指望不上他了。洪都危矣.。
陳友諒的第一個進攻目標正是洪都。
後人一直為陳友諒的這個決定不解,為什麼不直接進攻應天呢,那樣朱元璋將腹背受敵,不堪一擊,陳友諒為什麼現成的便宜不撿呢
這似乎是個很難解釋的問題,但我相信,在陳友諒那里,這個問題很好解釋。
陳友諒的性格弱點注定了他一定會進攻洪都。
他是一個心黑手狠的人,一直都在背叛和欺騙中生活,對這些東西並不陌生,洪都的投敵對他而言應該並不是什麼意想不到的事。
但從心理學上來說,像他這樣的人最忌諱的就是被人所背叛,對一個人而言,他最厭惡的往往就是自己所擅長的。
屬于我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
攻下洪都,就可以教訓那些背叛我的人,讓他們懂得,對我陳友諒要絕對的忠誠!
只許我負天下人,不許天下人負我,是這類人的通病。
當然了,攻下洪都還有很多好處,此處可以作為進攻應天的基地,進可攻,退可守,如果攻擊不利,也可以控制下游,徐圖再戰。
紈绔子弟朱文正的各種軼事自然也傳到了陳友諒的耳朵里。這對他而言又是一個極大的鼓勵。
攻下洪都,易如反掌!
但他似乎少考慮了一點
以朱元璋之精明,不可能不知道朱文正的言行,怎麼會把如此重要的一個位置交給這樣的人?
就在陳友諒向洪都進軍的當天,收到這一消息的朱文正收起了他那套飲酒取樂的行頭,對陳友諒露出了猙獰面目。
[43]
天下第五名將
人們的傳統觀念中,往往以是否熱衷于吃喝嫖賭作為標准來衡量人的好壞,如果按照這個標准,朱文正同志就一定是個壞人了。
但人們往往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有用的壞人和無用的好人。
朱文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這也導致了他後來的悲劇,但毫無疑問的是,他是一個有用的人。
在朱元璋手下,有著很多天才將領,他們的軍事才能和功績不遜色于曆史上任何名將。在這眾多的將星中,朱文正是耀眼的一顆。
按照軍事天賦和功勞,朱文正大致可以排在將領中的第五位,這並不是因為他不夠優秀,而是因為他前面的四個人都是無法超越的。後面將講述他們幾位的故事。
與朱文正共同守衛洪都的還有一個人,鄧愈,這也是個關鍵人物,如果要排名的話,他應該排在第六。因為他就是後來的開國六公爵之一。


上篇:第10節     下篇:第1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