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3節  
   
第13節

朱文正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睡好覺了,他在陳友諒大軍到來前做好了部署,八個門來回轉,督促將領做好准備工作,作戰之時,他總是穿著盔甲睡覺,一有危險,他要立刻起身,帶領自己手下那點少得可憐的兵力去增援,是名副其實的救火隊員。
當領導真不容易啊
但他確實堅持下來了,他用他頑強的意志抵抗了六十萬大軍的進攻,把他們阻攔在城下,完全無法動彈。
頑強的意志是可以戰勝強大敵人,朱文正證明了這一點。
大家可能也發現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援兵還不到呢
如此大的戰役,朱元璋一定已經得到了消息,為何他還不增援朱文正?
這並不能怪朱元璋
因為朱文正根本就沒有向他求援!
大凡這種敵眾我寡的防禦戰,守將都會在第一時間向主帥求援,寫上諸如你再不來,大家就一起完蛋之類的話,交給送信人,並且還會反複交待:讓他快點來,不然老子就沒命了!
朱文正真是個奇人
他似乎把陳友諒當成了到洪都露營的游客。
洪都戰役打了一個多月,朱文正以豆腐渣工程的城牆和有限的士兵與陳友諒的無敵艦隊反複較量,靠著他的軍事天才一直支撐了下來,他似乎認為自己還有力量去對抗陳友諒,更大的消耗對方的實力,為決戰做好准備。
但他也小看了陳友諒,一個能夠統管六十萬大軍的指揮者,怎麼會被小小的洪都難住。
洪都,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
六月,陳友諒發動了更大規模的進攻,朱文正敏銳的軍事嗅覺告訴了他自己,洪都的抵抗已經接近了極限。再也不能拖延了,他派了一個人去找朱元璋。
這是一個值得一提的人,他的名字叫張子明
張子明從洪都出發,去找朱元璋,為了保險起見,他白天不趕路,而是找地方睡覺,晚上趁人少才出發(有點類似倒時差)。這種沒有效率的走路方法,使得他走了半個月才到應天找到朱元璋。
此時的朱元璋也是一頭包,他派徐達去攻打廬州,所受到的待遇和陳友諒差不多,始終無法攻破城池。
朱元璋問張子明朱文正的情況,張子明是個聰明人,他沒有說朱文正撐不住了之類的話,而是說:陳友諒來了很多人,但死傷已經十分慘重,而且出師時間過長,糧食差不多了,如果你出兵的話,一定能擊敗他。(師久糧乏,援兵至,必可破)
朱元璋聽了這話後,十分高興,馬上派人去廬州讓徐達班師(早干什麼去了),准備決戰!
然後他告訴張子明:你先回去吧,我准備准備,不久就去洪都
不久是多久呢?
朱元璋接著說:讓朱文正再堅持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就到了!
一個月?到時朱文正的骨頭可能已經拿去敲鼓了!
[48]
張子明的勇氣
話雖如此,張子明還是上路了,這次為了趕時間,他日夜兼程,誰知到達湖口時,被陳友諒的士兵擒獲,陳友諒親自接見了張子明。
張子明給陳友諒的第一印象,是一個呆字,站在那里,手都不知往哪里放
這個人容易對付。
陳友諒開始給張子明做思想工作,從拉家常開始,到天下一統、民族大義等等等等,張子明只是不斷的點頭,到最後他也說煩了,表達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和我合作,誘降洪都,你就能活,不合作,就死。
張子明連忙說,我合作,我合作。
于是,陳友諒派人押著張子明到了洪都城下,讓他對城內喊話,讓城里的人投降
張子明連聲答應,走到城下,大聲喊道:
“請大家堅守下去,我們的大軍馬上就到了!”
陳友諒傻眼了,他沒有想到這個柔弱的讀書人有這樣的膽量,氣急敗壞,拿刀殺了張子明。
他這才明白,這個書生並不怕死,只是他的使命沒有完成,他還不能死
他還一直記得張子明臨死前那嘲弄的眼神
更讓他不安的是,從他的將領們的眼神中,看到的是對這個讀書人的敬佩。
這些殺人不眨眼的家伙居然會佩服這個人?
不對,事情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擁有最強力量的人就可以決定一切,不是嗎?
當我弱小的時候,那些比我強大的人肆無忌憚的欺辱我,現在我擁有最強大的軍隊和力量,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應該怕我,畏懼我,尊敬我!
那麼為什麼這個微不足道的讀書人不怕死,不怕我呢?
陳友諒第一次對自己的行為方式產生了懷疑。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用暴力和權威解決不了的,陳友諒不明白這個道理,就如同徐壽輝不懂得陳友諒的生存方式一樣。
至元二十三年六月,在確定了與陳友諒決戰的方針後,朱元璋從廬州調回了徐達的部隊,並召集了他所有的精銳力量,包括二十萬士兵,和他手下的優秀將領徐達、常遇春、馮勝、郭興等人,連劉基這樣的文人謀士也隨軍出征,與陳友諒一樣,朱元璋這次也算是空國而來。
遲早有這一仗,躲也躲不過,那就打吧。
陳友諒和朱元璋就像兩個賭徒,一個帶了六十萬,一個帶了二十萬,去進行一場危險的賭局。他們使用的籌碼是無數人的生命,賭注是自己的生命,財富和所有的一切。
但這個賭局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贏的人將獲得這片大地的統治權。這個獎勵太讓人動心了,沒有人能夠拒絕。
[49]
至正二十三年(1363)七月六日,朱元璋帶著他的全部賭注從應天出發,去參加這場賭局。
朱元璋不會真的讓朱文正守一個月,他的軍隊以急行軍向洪都前進,不分晝夜,不停的走,向著他們的宿命中的戰場前進
朱元璋在行軍的路上,這是一個晴朗的白天,江上不時刮起陣風,卻讓人感覺相當溫和舒爽。
朱元璋卻沒有欣賞景色的心情,他的旗艦正向洪都前進,當他回頭時,看到的是他的眾多戰船,以及統帥戰船的文臣武將,這是二十萬的大軍。朱元璋每當想到這里,心里就止不住的激動。
從一個一無所有的放牛娃,到今天千軍萬馬的統帥者,我是怎樣走到這一步的啊,那麼多的艱難與困苦,悲涼與絕望,我都挺過來了,現在我要去爭奪天下!
陳友諒是如此的強大,無敵的戰船,勇猛的士兵,他一直都比我強,一直都是
已經不是三年前了,已經沒有伏擊這樣的便宜可撿了。這一次我要面對的是他真正的力量,只能硬碰硬!
朱元璋的手不禁的顫抖起來,這種顫抖是畏懼,也是期望。
當面對強大的敵人時,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先上去拼一拼,不行再說。這個行為的錯誤之處在于,牛犢並非不怕虎,而是因為它不知道虎的可怕。
當朱元璋弱小時,他專注于擴大自己的地盤,占據滁州!占據和州!陳友諒、張士誠算是什麼東西!
然而隨著他自己的不斷強大,他才意識到自己面前的是怎樣的一個龐然大物,是怎樣的可怕與不可戰勝。他終于開始畏懼。
越接近對方的水平,就越了解對方的強大,就會越來越畏懼。當他的畏懼達到極點的時候,也就是他能與對手匹敵的時候!
朱元璋不斷的追趕陳友諒,不斷的了解陳友諒的可怕,也不斷的增強著自己的實力,只為那最後的決戰,戰勝了他,天下再無可懼!
以顫抖之身追趕,以敬畏之心挑戰
[50]
陳友諒,我已經有了和你決戰的本錢,你已經在洪都耗了兩個月,士氣和糧食還能剩下多少,我雖兵少,但絕不怕你!
只要打倒了陳友諒,我就是天下之主!
此時江上突然狂風大作,朱元璋的坐船搖晃起來,他也從沉思中猛然醒來,這里不是決戰的戰場,陳友諒也不是那麼容易打敗的,要戰勝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馬渡江頭苜蓿香,片云片雨渡瀟湘。
東風吹醒英雄夢,不是咸陽是洛陽。
勝利仍然遙不可及,還是考慮一下怎麼作戰吧。
陳友諒,我來了!
七月十六日,朱元璋大軍到達湖口,為了達到與陳友諒決戰的目的,他分兵兩路,分別占領了經江口和南湖口,同時還封鎖了陳友諒唯一可以退卻的武陽渡口,堵塞了陳友諒的退路。
朱元璋經過反複考慮,正確的認識到,要徹底戰勝陳友諒,唯一的方法是徹底摧毀它的水軍,他決心與陳友諒在水上決出勝負。
七月十九日,陳友諒在得知朱元璋來援並且封鎖自己退路的情況後,主動從洪都撤退,前往鄱陽湖尋求與朱元璋決戰。
他徹底膩煩了和這個人打交道,也不想再等了。他沒有尋求突圍,回到江洲,雖然這對他來說很容易,朱元璋封鎖江口的那些破船根本不放在他的眼里。
我已經沒有耐心了,既然你要水戰,那就來吧,就在水上決一雌雄!
七月二十日,朱元璋水軍與陳友諒水軍分別來到了鄱陽湖,在康郎山相遇,兩只軍隊經過無數的波折,終于走到了最後決戰的地點。
大戰就在明日!
[51]
鄱陽湖,又稱彭澤,北起湖口,南達三陽,西起關城,東達波陽,南北相望三百余里,對當時的朱元璋和陳友諒來說,可謂是浩瀚無邊。它上承贛、撫、信、饒、修五江之水,下通長江,由于南寬北窄,形狀象一個巨大的葫蘆。
毫無疑問,就地形而言這是一個理想的戰場。
公元675年,不世出的天才王勃前往交趾看望自己的父親,路過滕王閣,為壯美的山色湖光所感,一揮而就了流芳千古的滕王閣序。
當王勃登上滕王閣,遠眺碧波萬頃、水天相連的鄱陽湖,不禁壯懷激烈,寫下了為後人傳頌千古的名句


上篇:第12節     下篇:第1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