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7節  
   
第17節

至元二十四年(1364)正月,朱元璋即吳王位,他終于完成了從農民向王侯的轉變過程(之前他一直沒有封王),事實證明,艱苦的道路走下去,得到的成果也會更多。曆史上為了將他與張士誠的吳區分開來,稱這個政權為西吳,張士誠為東吳。
然而有的史料上記載著朱元璋自立為吳王的字樣,大家仔細研究一下就會發現,這句話里自立二字很值得推敲。因為韓林兒此時還是名義上的皇帝,要成為吳王要經過他的批准,批准後就是合法的,如果朱元璋是自立,明顯就是一種犯上的行為,並沒有得到韓林兒的詔書。韓林兒是否心懷不滿,不肯下詔書任命朱元璋呢,這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至元二十五年,朱元璋在經過周密准備後,發兵進攻東吳。
八月出兵,不到半年,便工區了江蘇一帶的大片地區,如徐州、鹽城、泰州等,甚至還包括張士誠原先的根據地高郵。
眼看朱元璋就要踢開他前進路上最後一塊攔路石,與元朝政府決戰,此時,一個意想不到的消息讓他驚呆了。
意想不到的背叛
正在他征戰江蘇的時候,密探告訴他,他的親侄子,戰功卓著的朱文正已經勾結了張士誠,准備出兵討伐他。
朱元璋之前也曾被人背叛過,至正二十二年,大將紹榮和趙繼祖密謀殺害他,被告發,朱元璋將其二人處死,至元二十三年,正在與陳友諒決戰的關鍵時刻,大將謝再興叛變,朱元璋處理及時,將叛亂鎮壓。
然而,朱文正的叛變,卻讓他真正陷入了痛苦中,連自己最信任的親侄子,得力大將都要背叛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
其實原因很簡單,只是為了官位。
在朱元璋打敗陳友諒後,他論功行賞,由于朱文正是他的侄子,立功最大。所以他先問朱文正有什麼要求,要封什麼官。朱文正頗有些大將風度,對朱元璋說,咱倆是親戚啊,你先封別人吧,我對這些沒什麼興趣。
朱元璋聽了大喜過望,覺得自己的這個侄子真是個人才,識大體,顧大局。于是就把好的位置封給了別人,仍舊讓朱文正來守江西。
他哪里知道,朱文正是跟他客氣客氣的,就如同拍賣行里的叫價,他是等著朱元璋提高價錢,挽留他一下,說出如你一定不能推辭這類的話,沒有想到朱元璋居然不抬價,直接敲了榔頭。
成交!
朱文正的不滿終于爆發了,守洪都是我功勞最大,論功行賞卻沒有我,他怎麼想也想不通,整日借酒澆愁,還公然出外強搶民女,賣官賺錢。但這仍然不能讓他達到心理平衡,每當他看到那些手下在應天這些富庶的地方耀武揚威,而自己只能守著江西,都會從心底里對朱元璋表示不滿。當這種不滿到達頂點,他就必然走向極端。
天下誰還可以和朱元璋抗衡?
只有張士誠了。
就在他緊鑼密鼓的准備時,朱元璋知道了這個消息。
他丟下了手中的工作,親自來到洪都。
他要清理門戶。
[62]
朱文正和朱元璋的見面很有戲劇性,看到朱元璋時,朱文正就懵了。朱元璋卻一點也不懵,他充分表現了自己質樸的本性,沒有講諸如今天天氣很好啊,你好象長胖了之類的寒暄話,一點也不玩虛的,直接用鞭子去抽朱文正,一邊打還一邊說:小子,你想干什麼!
朱元璋本來想處死朱文正,但由于馬皇後的勸阻,他沒有這樣做,而是將他關了起來。客觀的講,朱元璋對朱文正還是不錯的,他在之後的洪武三年(1370)封朱文正年僅八歲的兒子為王,並就藩桂林。
無論怎麼說,錯誤在朱文正的一邊。
這個戰功卓著,頗具天才的將領就這麼結束了他的光輝一生,最後在囚禁中死去。他的悲劇源自于他的性格,這個有著軍事天才的人,卻不懂得怎麼為人,他性格乖張,心胸狹窄,品行不佳,即使不壞在這件事上,總有一天,也會因為其他事情惹禍。從這個角度看,他的悲劇是注定的。
性格決定命運啊!
這件事情卻給朱元璋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他從此不敢相信任何人,連自己最放心,最得力的侄子都背叛自己,還有何人可以相信?
對于朱元璋來說,火藥已經埋藏在他的心里,就看何時爆發了。
解決這件事情後,朱元璋接著對付他的老對頭,張士誠。
至元二十五年的戰爭已經把張士誠趕出了長江以北,東吳軍縮在江杭一帶,也就是今天的蘇州和杭州。張士誠似乎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他還想占據所謂的江南半壁,當他的富地主。
可是朱地主用行動告訴了他,天下只能有一個最大的地主,而這個人絕對不會是你張士誠。
至元二十六年(1366),朱元璋率領他的全部精英,以徐達常遇春為主帥討伐張士誠。
在討論作戰計劃時,發生了爭執,常遇春認為應該直接攻取東吳的老巢平江(今為蘇州),徐達也贊成他的這一意見,他們都認為,只要取得了平江,張士誠的所有地盤都將不戰而降。
朱元璋不同意。
朱元璋又一次展現了他的天才戰略眼光,他認為如果直接攻擊平江,張士誠在杭州的兵力一定來救,那麼平江就會極難攻克。而先攻擊杭州和其他地區,就能夠剪除張士誠的羽翼,平江自然也會成為囊中之物。
事實證明,朱元璋確實是一個天才的軍事家,他這次又對了。
在臨出發前,朱元璋反複強調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攻克城池之後不可以隨便殺戮,因為殺完了人,得到空地,有什麼用呢(克城無多殺,苟得地,無民何益)。
這話不是說給徐達聽的,是說給常遇春聽的。
這位老兄,自九華山後,惡習一直不改,攻城之後必行殺戮,朱元璋多次嚴重警告他,才有所收斂。
大軍出發了,朱元璋坐在營帳里,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興奮感。
天下就要到手了!
[63]
這次朱元璋又集合了二十萬大軍,並交給徐達和常遇春指揮,這兩位名將沒有讓朱元璋失望,他們相約分兵進攻杭州和湖州,並很快攻下。
現在只剩下平江了。
平江攻擊戰
平江號稱第一堅城,張士誠這幾年窩在家里,看著陳友諒被打垮,看著自己的地盤被朱元璋一點點蠶食,只干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修城。
平江誠共有八個門,分別是葑門、虎丘門、婁門、胥門、閶門、盤門、西門、北門。每個門的城牆都極其堅固,是用大塊條石混合糯米制成,城上設置有固定的弓弩位,有靠近城牆者瞬間就會被射成刺猬。城內還有大量的糧食,足夠守備數年。
張士誠雖然是一個不思進取的人,但他卻是一個意志堅強的人,當年元召集百萬士兵進攻小小的高郵,曆時三月不能攻克,就充分說明了他的意志力。
而此時,張士誠更加明白,如果平江失守,他就無處可去了。
他決定拼死一搏。
對這樣的一個城池采取攻擊行動,是需要周密的計劃的,可是當朱元璋的部下來詢問主攻哪個門時,朱元璋卻對他們大喊道:幾十萬軍隊,還要分哪個門主攻嗎,都給我往死里打!
看來幾百年後的李云龍並不是這一招唯一的使用者。
朱元璋做出了軍事部署,他將自己的名將們充分調動起來,分配了任務,具體如下:
徐達攻葑門、常遇春攻虎丘、郭興攻婁門,華云龍攻胥門,湯和攻閶門,王弼攻盤門,張溫攻西門,康茂才攻北門。
眼花了吧,還有呢!
他嫌這些人不夠,另外安排耿炳文攻城東北,仇成攻城西南,何文輝攻城西北。
數了一下,他在平江城外布置了十一支軍隊,從不同的角度方位攻打,別說是人,神仙也受不了。其實不用打,這麼多人只要擠進城去,也能把張士誠擠死。
朱元璋尚覺得做的不夠絕,在城外構築長圍,把平江城團團圍住,豈止是人,兔子也跑不出來。
為了解決平江城過高,士兵仰攻不方便的問題,他在城外動工興建新式房地產--木塔,共分三層,站在塔上可以俯視城內的所有情況,並在每層配備弓弩、火銃和襄陽炮(新式火炮)。真正做到了指哪打哪。
按說這麼幾套行頭擺出來,張士誠要是識時務,就該投降了。
可這個私鹽販子硬是認死理,一定要抵抗到底。
至元二十七年元月,攻擊開始。
朱元璋的步兵、弓箭兵、炮兵協同作戰,日夜不停的攻擊城池,步兵從城下進攻,炮兵從木塔上不停往下射箭、開槍、開炮。
張士誠的士兵在承受城樓下士兵進攻的同時,還要注意防空,而且木塔日夜都派人堅守,這些木塔上的士兵一旦碰上了值夜班,就不能下塔,吃喝拉撒都在塔上,吐個痰,小個便之類的行為,理所當然的往城樓上的東吳士兵身上招呼
實在是苦啊,這才是真正的胯下之辱!
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張士誠和他的士兵們以驚人的毅力堅持了八個月,直到至正二十七年(1367)九月,平江才被攻陷。
[64]
張士誠是很有幾分骨氣的,他在城破之時還在城中堅持巷戰,即使朱元璋反複宣傳,只要張士誠投降,不但不會殺他,還會善待他和他的親屬。但張士誠抱定了決死的信念,他殺死了自己的所有親屬後,准備上吊自殺,被部將解救下來。後被俘押往應天。
在押往應天的船上,他閉口不言,也不吃飯,表示自己決不屈服的決心。
朱元璋派重臣李善長審問張士誠,李善長厲言喝斥張士誠,卻得不到對方的任何回應。


上篇:第16節     下篇:第1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