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8節  
   
第38節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到了一百年後,他的子孫們已經繁衍到了幾十萬人之多,朝廷一個省的糧食來養活他們都不夠,最後某些皇子皇孫得不到糧食,又不能出去工作,就活活餓死在家里。這就是所謂的好心辦壞事吧
我想,這樣的分析和評價對朱元璋來說應該是公平的。
[130]
李善長的結局
在朱元璋整肅官吏的同時,另一個大案——胡惟庸案也在進行中,這個案件並沒有因為胡惟庸的死亡結束,它仍然延續著,不斷有某人因為另一某人的供詞被殺,何處是個頭?
出人意料的是,李善長還活著,他與胡惟庸是親家,而且他弟弟李存義是板上釘釘的同黨,朱元璋考慮到他在朝廷中的巨大影響力,不但沒有殺他,連他的弟弟李存義也免死,放逐到崇明島(今上海崇明島),這應該算是很大的恩典了。
然而李善長很明白,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他太了解朱元璋了,自己畢竟還是或多或少參與了謀反,以這個人的性格絕不會放過自己。
朱元璋,來殺我吧!首級任你來取!
洪武二十三年(1390),李善長家里修房子,他已經不是當年的丞相了,不能再呼風喚雨,但總得找人修啊,難道要自己動手?他想到了帶兵的湯和。
湯和是他的老鄉,也是他的好友,他向湯和請求借三百士兵當勞工。這似乎是一件平常的事情。然而有一件事是他絕沒有想到的。
湯和出賣了他
在借給李善長三百士兵後,湯和立刻密報了朱元璋,朱元璋又一次對李善長動了殺機。
應該說三百人實在是干不了什麼的,而且兵還是湯和派出去的,不會聽李善長的指揮,即使如此,這件事情已經足以成為駱駝背上的第一根草了。
這樣看來,湯和能夠活到最後,實在是有他的道理。
老眼昏花的李善長似乎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他立刻犯了第二個錯誤。
他的親信丁斌因為犯法應該被流放,李善長卻上書為丁斌求情。朱元璋又一次憤怒了,你以為自己是誰!我處理犯人還要你來管嗎?他下令不再流放丁斌,卻沒有釋放他,而是將他關到監獄里,日夜拷打。朱元璋相信,李善長身上一定有著某些秘密,而這個秘密丁斌一定知道。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是對的。
李善長所作所為對得起丁斌,丁斌卻對不起李善長。
他供認了李存義與胡惟庸共同謀反的細節。朱元璋當機立斷,把李存義抓了回來,還是嚴刑拷問,李存義于是又供出了他勸說李善長的情況,而李善長的那句“汝等自為之”也成為了朱元璋嘴里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句之一。
駱駝就要倒了,再加一把稻草吧,到了這個時候,稻草是不難找的
李善長的家奴經過仔細的分析,認為時機已到,落水狗不打白不打,打了不白打。他們合謀以受害者的身份向朱元璋申述,自己長期受到李善長的欺壓,並狀告李善長積極參與胡惟庸謀反,並且將時間地點說得相當清楚,雖然以他們的身份似乎不太可能知道得這麼清楚。但在當時,這一點並不重要。
[131]
此時湊熱鬧的人也不斷的多了起來,禦史們紛紛上書,彈劾李善長,從上朝時不注意禮節到貪汙受賄,罪名無所不包,似乎恨不得控訴他修建房子過程中砍伐樹木,破壞了環境。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一個絕對與辦案八杆子打不上邊的部門也在李善長身上踩了一腳,說來實在讓人啼笑皆非。
這個部門是欽天監,主要負責天文曆法,無論怎麼也想不到看天文的還能插一腳,但他們確實做到了,可見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他們向朱元璋奏報,最近出現星變,是不吉利的預兆,然後提出了解決的方法“當移大臣”。
要什麼來什麼,真是不能不服啊。
李善長活到頭了,別說什麼鐵券,就是鑽石券也救不了他。
追隨你幾十年,終于到了終點,我不能再陪你了,自己走完這條路吧。
不管怎麼說,李善長都沒有謀反的理由,他的兒子娶了公主,他本人不但是朱元璋的親家,也是第一重臣,即使胡惟庸謀反成功,他最多也只是第一重臣,有謀反的必要嗎?
朱元璋自然知道李善長沒有必要去謀反,但他卻有必要殺掉李善長。
念及李善長跟隨自己多年,在臨刑前朱元璋見了李善長最後一面。
朱元璋坐在自己的寶座上,看著跪在下面的李善長
這個人曾經是我最信任的部下,現在我要殺他
李善長跪在地上,抬頭望著朱元璋
這個人曾經是我最真誠的朋友,現在他要殺我
還能說什麼呢,什麼都不用說了
李善長看著朱元璋,幾十年前,他投奔了這個人,他們徹夜長談,相見恨晚,共同謀劃著將來的遠大前景。那一年,李善長四十歲,朱元璋二十六歲。
他向現在的皇帝朱元璋叩頭謝恩,走出了大殿。
李善長走上了刑場,他最後看了一眼天空
今天的天氣真好,天很藍
他突然想到,三十六年前,他走進朱元璋軍營的那天,似乎也是個晴朗的天氣。
洪武二十三年(1390),朱元璋殺李善長,夷其三族。
[132]


明朝那些事兒1 二十、最後的名將,藍玉
李善長的死終于給延續十年的胡惟庸案件劃上了一個小小的句號。官員們終于可以松口氣了。
朱元璋卻沒有松氣,他似乎是個精力無限的人,在處理胡惟庸、李善長的同時,他在另一個戰場上也贏得了勝利。
這個戰場上的失敗者就是已經逃到大漠的北元,雖然在明初的幾次戰爭中,北元的實力受到了嚴重的削弱,但他們仍然有足夠的兵力對明朝的邊境進行不斷的侵襲。
朱元璋並沒有因為北元的實力削弱而放松對它的打擊,他一直認為蒙古騎兵始終是明朝最大的威脅。坦白的說,在軍事上,你不得不佩服朱元璋的眼光,他的預言在幾十年後很不幸的得到了應驗。
朱元璋組織兵力,分別于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二月及洪武十四年(1381年)正月,對北元發起兩次遠征。
這兩次遠征都取得了勝利,但並未對北元形成致命的打擊。而北元也認識到,與強大的明朝正面作戰是不可能取得勝利的,他們化整為零,采用打了就跑,跑了再打的游擊戰術不斷騷擾明朝邊境。
此時北元的統治者正是元順帝的兒子,從亂軍中逃出的愛猷識理達臘,他繼位為北元皇帝,他奉行的是堅決對抗明朝的政策,其實他采取這一政策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本來在大都當皇帝的父親也被人逼得搬了家,而自己的大部分親戚都被明朝抓去吃了牢飯。此仇實在不共戴天。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也要吃飯。作為游牧民族,在互市沒有開放的情況下,要想得到中原地區的物產,只有一個方法——搶。而且這個辦法不是太費勁,雖然有損失,但所得也不少。用經濟學上的話來說,叫機會成本低。這樣的生意自然是要常做的。
朱元璋清醒地認識到了這點,他知道,要想徹底消除北元的威脅,就必須讓這位愛猷識理達臘賠上所有的老本,永遠無法翻身。
但朱元璋也有一個難題,那就是明初的那些名將們都死得差不多了。當然,很多是被他自己殺掉的,最能打仗的幾個人中,常遇春死得早,李文忠被他削職流放,馮勝和鄧愈雖然還活著,也已垂垂老矣。而第一名將徐達也于洪武十七年(1384)病死,算是善終。
值得一說的是,很多書上記載,徐達得病後不能吃蒸鵝,而朱元璋偏偏就賜給他蒸鵝,徐達含恨而死。這一說法是不太可信的。
徐達不但是朱元璋的重要將領,而且還在和州救過朱元璋的命,殺掉他對朱元璋沒有任何好處,而且他為人低調,從不招搖。退一步講,即使朱元璋要殺徐達,也不需要用這麼笨的法子,找個人開點毒藥,派兩個錦衣衛就能解決問題。何苦要用賜蒸鵝這麼明目張膽的方法來殺掉徐達。
徐達是明朝的優秀將領,他平民出生,卻是不世出的軍事天才,他從小兵干起,跟隨朱元璋出生入死,在殘酷的戰爭中成長為元末明初最優秀的將領。他善于指揮大軍團作戰。深通謀略,為人寬厚,曆數十役,戰必勝、攻必取,與北元第一名將王保保的作戰更是他軍事生涯的最高峰。
他告訴我們,一個平凡的人經過自己的努力,也能成為叱姹風云的名將
而他的赫赫戰功及傳奇經曆也告訴了所有的人:
我徐達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將!
徐達的時代結束了,新的名將時代到來了。
這個時代屬于另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藍玉。
[133]
藍玉是安徽定遠人,他是常遇春的內弟,常遇春為人高傲,但卻對他的這個親戚非常推崇,幾次在朱元璋面前推薦。但朱元璋並沒有輕信常遇春的話,直到藍玉跟隨徐達參加了洪武五年的遠征,表現出眾,才委他以重任。
說是重任,其實也不算,藍玉的運氣其實並不好,在他的那個時代,名將太多。他無論從資曆和能力上都還差一截,只能乖乖的給那些前輩們打下手。
洪武二十年(1381),朱元璋又一次下令遠征,在當時能夠參加征沙漠(明稱伐北元為征沙漠)的軍事行動對每一個將領來說都是一種光榮。而藍玉在曆次征沙漠的行動中只是擔任了幾次配角,偏偏配角還當得並不順利,洪武五年的那次演出還是被王保保追著跑回來的。
這對于一個軍人而言,實在是不光彩的


上篇:第37節     下篇:第3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