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1節  
   
第41節

很明顯,北元已經知道了明軍的行動計劃,他們躲藏了起來,這可不是平日孩童們玩的躲貓貓游戲,茫茫大漠,又沒有偵察衛星,到哪里去找人?
部隊已經走了很長時間了,現在糧食和水都不夠了,雖然士氣還算高漲,但能堅持多久呢?
他召來了自己最信任的部將王弼,詢問他:“我們現在在什麼位置?”
王弼回答:“這個地方叫百眼井,離捕魚兒海大約還有四十里。”
百眼井?此地名中居然還有個井字?這里已經很靠近捕魚兒海了,可不但沒有敵人,連水都沒有。
難道情報錯誤,敵人又轉移了?這是很有可能的,但他們又去了哪里呢?
正在藍玉思考的時候,部將郭英向他報告了糧食缺乏和水源殆盡的情況,藍玉明白,下決斷的時候到了。
在戰斗電影中,到這個時候,經常會出現以下的場景:一個戰士滿臉憤怒的表情,對部隊的指揮官(一般是排長或連長)喊道:“連長,打吧!”
另一個戰士也跑上來,喊道:“打吧!連長!”
眾人合:“連長,下命令吧!”
這時鏡頭推向連長的臉,給出特寫,連長的臉上顯現出沉著的表情,然後在房間里踱了幾個圈,用沉穩的語氣說道:“同志們,不能打!”
劇情的發展告訴我們,連長總是對的
這並不是開玩笑,當時的藍玉就面臨著連長的選擇。
前面我們說過,但凡重大軍事決策上拿主意的時候,就會有一群人在你身邊嘰嘰喳喳,這個說前進,那個說後退,這個說東,那個說西。反正說對了就有功勞,說錯了也是你做決策,責任推不到自己身上。這種便宜大家都會去揀,最可憐的就是統帥,因為他是最終的決定者,也是責任的承擔者。
這個責任並不是賠點錢,或者道個歉疚能解決的,因為如果判斷失誤,付出的代價將是十幾萬人的性命!
藍玉終于明白了當年徐達被擊敗後的沮喪和失落,現在他也陷入了這種痛苦之中,何去何從呢?
[141]
藍玉思慮再三,決定將將領們召集起來,聽取他們的意見。
不出所料的是,將領們有的說撤退,有的說前進,其中建議撤退的占多數,而王弼則堅決主張繼續前進(深入漠北,無所得,遽班師,何以複命)。但他的意見也很快就淹沒在一片反對聲中。
藍玉終于明白了,召來這些將領是沒有用的,主意還要自己拿。
就此退回去嗎?那自己十幾年的心血豈不是白費了,等待了這麼久,臨到關鍵時刻功虧一簣?不,我決不甘心!
那麼繼續前進嗎?可是敵人在哪里呢,糧食和水也不多了,部隊堅持不了幾天,十幾萬人可能就餓死、渴死在這里。到那個時候,自己也只能騎著馬踏過無數士兵的尸體逃回去,又有何臉面去見皇帝啊。
前進還是撤退,這是個問題
大家都不說話了,他們明白,現在已經到了緊要關頭。
士兵們看著將領們,將領們看著藍玉,藍玉看著天空
最終的判斷
如果上天能幫自己拿主意該多好啊,做出選擇是容易的,但如果我選擇錯誤,上天能給我第二次改正的機會嗎?
藍玉,你要明白,這個游戲最殘酷的地方就在于你只有一次機會。如同拍賣行里的一錘定音,貴賤得買,貴賤得賣!
到這個地步,兵書已經沒用了,誰也不能告訴我敵人在哪里,要作出這個抉擇,我還有什麼可以依靠的呢?
直覺?對,就是直覺!這里滿天黃沙,遍地荒蕪,沒有人煙,但我能感覺到,敵人一定就在附近!
可是直覺真的靠得住嗎,沒有情報,沒有線索,沒有任何蹤跡。就憑自己的感覺作出如此重大的判斷?
為了作出今天的判斷,我已經默默地奮斗了很多年。
是的,我要相信自己,要相信無數次戰場厮殺累積的經驗,要相信無數個夜晚孤燈下熟讀兵書,苦苦思索的努力。
沒有理由,沒有線索,沒有證據,但敵人一定就在附近!
前進!這就是我的判斷!我的判斷是對的,我的判斷一定是對的!
他下定了決心,沉穩的對那些等待他的將領們說道:“前進,敵人就在附近。”
沒有人再提問,因為他們已經從藍玉的臉上看到了自信,這種自信也感染了他們,感染了整支軍隊。
于是,十五萬大軍出發了,士兵們向著未知的命運又邁出了一步,但這支荒漠中的軍隊沒有猶豫,沒有動搖。因為他們相信,無論如何困難,藍玉一定是有辦法的,這個人一定能夠帶領他們取得勝利,並活著回家。
上下同欲者,勝!
[142]
藍玉帶著他的軍隊繼續深入荒漠,他們行軍路上小心翼翼,就連做飯也要先在地上挖個洞,在洞里做飯,以防止煙火冒出,被敵軍發覺(軍士穴地而炊,毋見煙火)。這實在是一支可怕的軍隊,在茫茫沙漠中,還注意到這樣的細節,這支軍隊就像一只沙漠中的蠍子,悄悄地前進,隱藏在陰影中,只有看到敵人,才會發出那致命的一擊。
當大軍到達捕魚兒海南面後,藍玉終于發現了北元大軍的蹤跡,但到底有多少人,首領有多高的級別,他並不知道。無論如何,這是最好的機會,他立刻命令王弼為先鋒,向捕魚兒海東北前進,務求一舉殲滅北元軍隊。
此時,在捕魚兒海的東北邊,北元的最高統治者脫古思帖木兒正在和他的大臣們舉行宴會,他並不是傻瓜,藍玉的大軍一出發,他就得到了消息。他深知平時小打小鬧,打完就跑,對方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但這次朱元璋是來真的了,要跟自己玩命,好漢從來不吃眼前虧,他把自己的主力部隊和大大小小的貴族們都轉移到了這個地方。
此地平素無人居住,茫茫大漠,藍玉的軍隊沒有後勤保障,更重要的是軍馬沒有水草,藍玉深知用兵之道,是不會深入大漠的。(軍乏水草,不能深入)只要等到藍玉的補給供應不上,糧盡水絕,就可以反守為攻。
在等待的時間里,他也曾經不安過,萬一藍玉真的來了呢,但許多天過去了,連人影都沒一個,慢慢的,他放松了警惕,甚至連基本的守衛也不再設置,每天和大臣們飲酒取樂,順便說一句,這次避難,他還帶上了自己的老婆和兒子,這本是為了他們的安全。但後來事情的發展卻與他的設想完全相反。
就在王弼向他的大營挺進的時候,他正坐在自己的帳篷里,這天正好大風揚沙,天空被一層黃沙掩蓋,幾十米內都看不見人,白天變得如同黑晝,按說這樣的天氣,明軍更不可能發動進攻,他應該更加安心才對,但這漫天的沙塵卻似乎打在了他的心上,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在大漠和草原上英勇善戰的蒙古民族,對于危險往往有種先天的預知,這是他們民族長期游牧的生活習慣養成的,可是脫古思帖木兒也說不出到底哪里不對,預感終究只是預感。
還是接著喝酒吧.
在脫古思帖木兒舉行宴會上的帳外,一名百戶長喝醉了酒,他向駐防的太尉蠻子打了個招呼,暈暈乎乎的走出了營區,漫天飛沙中,他也不知自己走了多遠。等他有點清醒過來時,已經不認得回去的路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他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分辨出了方向,便回頭向大營走去,突然,他發現自己的前方出現了許多人影,由于天空被黃沙覆蓋,根本看不清遠處人的面孔,他以為這里就是自己的大營。連忙高興的一路跑了過去,到跟前一看,他才發現迎接他的是一群灰頭土臉,就像剛從沙里撈出來一樣的士兵。要命的是,這些士兵穿的並不是自己熟悉的軍服。
他們是明軍
這些明軍士兵用惡狼般的眼神看著他,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還大聲呼喊,很快,更多的明軍士兵圍攏了來,他們以看待珍惜動物似的眼神注視著他。他很榮幸地成為了第一個俘虜。
今天真是倒黴,出門忘了看黃曆啊。
[143]
黃沙中的戰斗
危機就在眼前,而北元貴族們卻仍在飲酒作樂,但並非所有的人都喪失了警覺。
太尉蠻子就是一個比較清醒的人,根據史料推測,這個蠻子很可能就是洪武三年(1370)在野狐嶺被李文忠擊敗的那個太尉蠻子。如果這一推測屬實的話,他倒也真是個人物。十八年過去了,多少名將都雨打風吹去,這位仁兄卻一直戰斗在前線,也算是老當益壯吧。
他作為北元軍隊的統領者,敏銳的感覺到在不遠處漫天風沙的背後,似乎有危險正在向他逼近。于是他增派了士兵加強守衛。可是天氣實在太差,沙塵飛起,白晝如同黑夜。士兵們摸黑在營區里走來走去,調度極其困難。這位太尉正在為此發愁,一群人的出現徹底為他解除了這一憂慮。
此時,風聲小了,代之而起的卻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北元士兵們發現,距自己僅僅十幾步之處突然殺出一隊面目猙獰,凶神惡煞的騎兵!他們伴隨著黑夜和飛沙而來,與傳說中的妖魔鬼怪的出場方式一模一樣。
他們不問來由,以千鈞之勢沖入元軍大營,揮舞馬刀,見人就砍,無數的北元士兵在黑暗之中恐懼萬分,以為這些人真是地獄中的妖魔鬼怪,完全喪失了抵抗的勇氣。


上篇:第40節     下篇:第4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