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4節  
   
第44節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從朱標的話語里也可以看出他有著卓越的見識,那一句“皇帝是堯舜一樣賢德的君主,大臣才會是擁護堯舜的臣民”實在很有見地,如果後來的崇禎皇帝能夠懂得這一點,他的天下可能也不會丟得這麼快,更不會發出“大臣皆可殺”的感歎了吧。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朱標都是理想的繼承人,他自幼跟隨朱元璋,謙恭待人,和大臣有著良好的關系,見識過腥風血雨而處變不驚,有著豐富的處理政事的經驗。
朱元璋對朱標也很重視,他在洪武十年(1377)已經將很多政事交給朱標處理,並告訴了朱標處理國家大事的四字訣“仁、明、勤、斷”,將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朱標的身上,可以說當時的朱元璋最信任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馬皇後,另一個就是太子。
然而上天似乎是要懲罰朱元璋,朱標比朱元璋更早去世,這個噩耗徹底摧垮了朱元璋,他不顧大臣的勸阻,將皇位傳給了年紀尚小的朱允炆。這也可以看出他對這個兒子的感情之深。
我們從中可以看出,朱標確實是實至名歸的繼承人。
然而在某些史料中卻有著截然不同的記載,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151]
曆史是可以篡改的
記載朱元璋事跡最重要的史料之一《明太祖實錄》中是這樣記載的,首先還是老一套,說朱棣剛生出來的時候,到處冒光及五色滿室(具體描述可參考朱元璋出生記錄)。然後說朱元璋十分喜歡朱棣,不喜歡太子和太孫。甚至說朱元璋屢次要改遺囑,臨死前要傳位給朱棣,是被太子矯詔阻止的。
這些情節我們都似曾相識,沒有什麼新意,但這畢竟是史料上的記載,我麼不得不慎重的進行分辨。
我們說過,此文不但要敘述那段曆史,還會告訴大家一些分析曆史的方法,如之前講過,看一段史料先要辨明材料作者是誰,有什麼傾向,掌握了這個規律可以讓我們少走很多彎路。
所謂《明實錄》是明朝史官的曆史記錄,自永樂奪位後,對前朝曆史多有篡改,已是不爭的事實,朱棣為了說明自己不是奪位,對繼承人的確定問題更是極為重視,出現這些記載當不在意料之外。
而更具有說服力的是,後世的史官及正統史料都沒有采納這些說法,這些經驗豐富的曆史學家們仔細分辨和篩選了史料,他們對這些記載的態度是很能說明問題的。
根據以上情況,我們應該可以推定,朱標和朱允炆是當之無愧的繼承者。不可否認的是,朱元璋和朱棣的性格和做事方法是很相像的,但這並不能成為朱元璋想要傳位給朱棣的證據。
事實上,朱元璋後來已經認識到其為政過嚴的問題,他教導太子“以仁治國”,並對早年政策多有修正。朱元璋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他明白張弛治國的道理,選擇仁慈的朱標為繼承人是合情合理的。
朱標是一個不幸的人,他的一生都生活在朱元璋那龐大的身影中,沒有自治、自決的權利,生命線也不長,而他的兒子朱允炆更是不幸。這父子倆算得上是難兄難弟。
雖然曆史已經過去了幾百年,黃沙早已經將那些故往埋葬,但我們還是應該從那寫故紙堆中找出真相,還朱標父子一個公道。
因為遲到的公道仍然是公道。
[152]


明朝那些事兒1 二十二、制度後的秘密
上面我們介紹了朱元璋時代的一些重大事件,是時候對明初的制度作一個概括性的介紹了,這些制度對整個明代都有著深刻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在這些制度背後隱藏著一個秘密,而這個秘密就埋藏在朱元璋的心中。
朱元璋和明朝法制建設
說起法制建設,大家可能很難把這個現代化的觀點和封建君主聯系起來,但朱元璋實在是個了不起的人,他不但制定了完備的法律,還成功的普及了法律。
我們之前說過,朱元璋制定了《大明律》,並規定了五種刑罰,分別是笞、杖、徒、流、死。翻譯成現代語言就是小竹棍打人、大木板打人、有期徒刑、流放、死刑。當然按照朱元璋的性格,他是不會滿足于這幾種處罰方式的,這五種只是正刑,另外還有很多花樣,之前已經介紹過,這里就不多講了。
而在明初的普法教育中,最重要的並不是《大明律》,而是一本叫做《大誥》的書,這到底是本什麼樣的書呢?為什麼它比《大明律》還重要呢?
所謂《大誥》是朱元璋采集一萬多個罪犯的案例,將其犯罪過程、處罰方式編寫成冊,廣泛散發。那麼為什麼朱元璋要推廣《大誥》而不是《大明律》呢?只要細細分析,我們就可以發現朱元璋確實是個厲害的人物。
根據法理學的分類,《大誥》采用了案例,應屬于判例法,這麼看來朱元璋還頗有點英美法系的傾向。朱元璋正確的認識到,要老百姓去背那些條文是不可能的,而這些案例生動具體。個個有名有姓,老百姓吃完了飯可以當休閑讀物來看,就如同今天我們喜歡看偵破故事一樣,更重要的是,里面還詳細記述了對這些犯人所使用的各種酷刑,如用鐵刷子刮皮、抽腸、剮皮等特殊行為藝術,足可以讓人把剛吃進去的東西再吐出來,然後發誓這輩子不犯法。
把犯人的罪行和處罰方式寫入《大誥》,並起到警示作用,實在是一種創舉。
但問題還是存在的,因為當時的人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文盲占人口的大多數,沒有希望工程,讀過小學(私塾)的已經很不錯了,大家在電視上經常可以看到,城門口貼著一張告示,一個人讀,無數人聽,並不是因為讀的那個人口才好,而是由于大家都不識字,這是符合客觀事實的,老百姓素質低,即使是通俗的案例也很難普及。
朱元璋再有辦法,也不能代替那麼多的老百姓去聽,去讀。這實在是個難以解決的問題。但奇人就是奇人,朱元璋用一個匪夷所思的辦法解決了問題。
[153]
他的辦法具體操作如下:比如張三犯了罪,應該處以刑罰,縣官已經定罪,下一步本來應該是該坐牢的去坐牢,該流放的流放,但差役卻不忙,他們還要辦一件事,那就是把張三押到他自己的家中,去找一樣東西,找什麼呢?
就是這本《大誥》,如果找到了,那就恭喜張三了,如果本來判的流放,就不用去了,回牢房坐牢,如果是殺頭的罪,那就能撿一條命。
反之,家里沒有這本書,那就完蛋了,如果張三被判為流放罪,差役就會先恭喜他省了一筆交通費,然後拉出去咔嚓掉他的腦袋。
其實從法理上說,家里有這本書,說明是懂得法律的,按照常規,知法犯法應該是加重情節。不過在當時而言,這也算是朱元璋能夠想出來的最好的方法了。
朱元璋通過這種方式成功的普及了法典,雖然具體效果不一定很好,但他畢竟做出了嘗試。
朱元璋的特殊規定
在洪武年間,朱元璋規定了很多奇怪的制度,如果要都寫出來,估計要十幾萬字,這里只簡單介紹其中幾種。不要小看這些制度,在這些制度的背後隱含著深刻的含義
在那個時候,人去世是不能隨便說死的,要先看人的身份,具體規定如下:
皇帝死稱崩、公侯貴戚死稱薨、大臣死稱卒、士死稱不祿、庶人死才能稱死。
這個規定給人們制造了很多麻煩。比如當時官員的喪禮,擺出靈堂,眾人祭拜。當時有很多人都搞“撞門喪”。所謂“撞門喪”是指祭拜的人和死掉的人不熟,有的根本就不認識。但同朝為官,死者為大,無論好壞都去拜一拜,具體操作過程如下:
進到靈堂,看清神位位置,如果不認識這人,就要先記住神位上的名字,然後跪地大哭:某某兄(一定要記准名字),你怎麼就死了啊,兄弟我晚來一步啊
如果你這樣說了,大家就會懷疑你是來砸場子的,你祭拜的是官員,怎麼能用庶民的說法呢?
正確的方法是這樣的,進到靈堂,先去問家屬:您家老爺前居何職?
家屬回答:我家老爺原是兵部武選司郎中。
這時心里就有底了,這是個五品官,該用“卒”
那就拜吧
別忙,還要再問一句:您家老爺可有世系爵位?
家屬回答:我家老爺襲伯爵位。
還是仔細點好啊,差點就用錯了。這時才能去神位前,跪地大哭:某某兄,你怎麼就薨了啊,兄弟我晚來一步啊
大功告成,真累啊
[154]
其實稱呼上的規定前朝也有,但並沒有認真執行過,而在洪武年間,如果違反這些制度規定,是會有大麻煩的,除了稱呼外,當時的老百姓也被分成了幾個種類。
職業分配制度
當時的人按職業劃分可大致分為:民戶、軍戶、匠戶。
其中民戶包括儒戶、醫戶等,軍戶包括校尉、力士、弓兵、鋪兵等,匠戶分委工匠戶、廚役戶、裁縫戶等。
這些戶的劃分是很嚴格的,主要是為了用人方便,要打仗就召集軍戶,要修工程就召集匠戶。看上去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但其實缺陷很大。
比如你是軍戶,你的兒子也一定要是軍戶,那萬一沒有兒子呢,這個簡單,看你的親戚里有沒有男丁,隨便拉一個來充數,如果你連親戚都沒有,那也不能算完,總之你一定要找一個人來干軍戶,拐來騙來上街拉隨便你,去哪里找是你自己的事情。


上篇:第43節     下篇:第4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