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53節  
   
第53節

朱棣愣住了,他回頭看了一眼這個自薦的和尚,微微一笑,問出了一句似乎很有必要的話:"為何?"
"貧僧有大禮相送。"
這下朱棣真的感興趣了,自己貴為藩王,要什麼有什麼,這個窮和尚還能送什麼禮給自己?
"喔,何禮?"
到關鍵時刻了,不能再猶豫了,這個禮物一定能夠打動他!
"大王若能用我,貧僧願意送一白帽子給大王!"
朱棣聞聽此言,勃然變色,他雖然讀書有限,但王上加白是什麼字他還是清楚的,他快步走到道衍面前,用低嚴的聲音怒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不要命了麼?!"
此時的道衍卻是笑而不言,似乎沒有聽到這句話,閉目打起坐來。
這個誘惑太大了,他一定會來找我的。
果然,過了一會,一個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跟我來吧。"
一絲笑容爬上了他的嘴角,屬于我的時代到來了,把這個世界攪得天翻地覆!
[184]
(為了跟天涯編號一致,本節為空)。
[185]
亂世之臣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從事著不同的職業,種地的農民,做生意的商人,修修補補的手藝人,他們都是這世上芸芸眾生中的一員。而在他們中間,有一些人卻不安于從事這些職業,他們選擇了另一條路--讀書。
從聖人之言到經世之道,他們無書不讀,而從這些書中,他們掌握了一些本質性和規律性的東西,使得他們能夠更為理性和客觀的看待這個世界。同時,科舉制度也使得讀書成為了踏入仕途的一條重要渠道。于是許多讀書人沿著這條道路成為了封建皇帝的臣子,協助皇帝統治天下。
在這些大臣中,有一些更為優秀的人憑借自己的能力成為了精英中的精英,他們判斷問題比別人准確,懂得如何抓住時機,能更好的解決問題,我們稱這些人為能臣。
所謂能臣並不單指正臣、忠臣,也包括所謂的奸臣,它只用來形容人的能力,而不是立場。
這些人都是真正的精英,但他們還可以按照人數多少和不同用途進一步劃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種叫治世之臣,這種人幾乎每個朝代都有,他們所掌握的是聖人之言,君子之道,其共同特點是能夠較好的處理公務,理清國家大事,皇帝有了這樣的臣子,就能夠開創太平盛世,代表人物有很多,如唐代的姚崇宋璟等。這種人並不少見,他們屬于建設者。
第二種叫亂世之臣,他們並不是所謂的奸臣,而是亂臣,他們掌握的是陰謀詭計,權謀手段,精通厚黑學,與第一種人不同,他們往往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經曆過許多風波,對人生的黑暗面有著清楚地認識。這些人的能量極大,往往能夠將一個大好的朝代斷送掉,代表人物是安祿山,這種人並不多見,他們屬于破壞者。
第三種叫救世之臣,這可是稀有品種,其遺傳率和現世率比熊貓還低,往往上百年才出一個。這些人兼有上述兩種人的特點,既學孔孟之道,又習權謀詭計。他們能夠靈活的使用各種手段治理天下,並用自己的能力去延續一個衰敗朝代的壽命。其代表人物是張居正,這種人很少見,他們屬于維護者。
而這位道衍就是一個典型的亂世之臣。
他並不是個真正的僧人,在出家以前,他也曾飽讀詩書,曆經坎坷,滿懷報國之志卻無處容身,他的名字叫姚廣孝。
[186]
[187]
姚廣孝
姚廣孝,長洲人(今江蘇吳縣),出生于至元十五年,只比朱元璋小七歲,出生于亂世的他從小好學,擅長吟詩作畫,十四歲出家為僧,取名道衍。交際廣泛,當時的名士如楊基、宋濂等人和他關系都不錯。
但他所學習的卻不是當時流行的程朱理學和經世之道,其實和尚學這些也確實沒有什麼用,但讓人驚奇的是,他也不學佛經。更為人稱奇的是,他雖身為和尚,卻拜道士為師!宗教信仰居然也可以搞國際主義,確是奇聞。
他的那位道士師傅是個不簡單的人,他的名字叫席應真,此人也是個奇人,身為道士,不去煉丹修道,卻專修陰陽術數之學。道芨孀潘暗囊彩欽廡┒鼇?br/>
所謂陰陽術數之學來源悠久,其內容龐雜,包括算卦、占卜、天文、權謀機斷等,這些玩意在當時的人看來是旁門左道,君子之流往往不屑一顧。但實際上,陰陽學中蘊含著對社會現實的深刻理解和分析,是前人經驗的總結和概括。
話說回來,學習這問學問的一般都不是什麼正經人,正經人也不學這些,因為科舉也不考陰陽學,但身懷此學之人往往有吞食天地之志,改朝換代之謀,用今天的話說,就是社會的不安定因素。此外學這門學問還是有一定的生活保障的,搞不成陰謀還可以去擺攤算命實現再就業。
一個不煉丹的道士,一個不念經的和尚,一支旁門左道之學。道衍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一步步成長起來,成長為一個陰謀家,他讀了很多書,見過大世面,了解人性的丑惡,掌握了權力斗爭的手段,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能夠做一番事業。
問題的關鍵就在這里,他雖結交名士,胸懷兵甲,卻無報國之門,因為考試的主要內容是語文,不考他學的那些課外知識。而且他學的這些似乎在和平時期也派不上用場。有才學,卻不能用,也無處用,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道衍都處于郁悶的狀態。
可能這輩子都沒有出頭之日了,他開始消極起來。
既然在家里煩悶,就出去玩吧,既然是和尚旅游,地點最好還是寺廟。全國各地的寺廟大都留下了他的足跡,而當他到嵩山寺游玩時,碰見了一個影響他一生的人,這個人給精于算卦的道衍算了一命,准確的預言了他未來的前程和命運。
[188]
這個人叫袁珙,與業余算命者道衍不同,他的職業就是相士。相士也是一個曆史悠久的職業,他們在曆史上有很大的名聲,主要原因就在于他們往往能提前幾十年准確預告一個人的將來,比天氣預報還要准,而名人效應更是增加了這一人群的神秘感。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對曹操的那句亂世奸雄的評語。
袁珙原先並不認識道衍,但當他看到道衍時卻大吃一驚,便如同今日街上算命的人一樣,追上道衍硬要給他算一卦(收沒收錢不知道),並給了他一個評語:"世上怎麼會有你這樣奇異的和尚!長得一雙三角眼,就像生病的老虎,你這樣的人天性嗜好殺戮,將來你一定會成為劉秉忠那樣的人!"
如果今天街上算命的人給你一個這樣的評語,估計你不但不會給錢,還會教訓他一頓。但是道衍的反應卻大不相同,他十分高興,三角眼、嗜殺這樣的評語居然讓道衍如此愉悅。從這里也可以看出,此人實在是個危險分子。
這里還要說到劉秉忠,這是個什麼人呢,為什麼道衍要把此人當成偶像呢?
劉秉忠也是個僧人,聯系後來的朱重八和道衍來看,當時的和尚實在是個危險的職業,經常聚集了不法分子。劉秉忠是元朝人,在忽必烈還是親王時,被忽必烈一眼看中並收歸屬下成為重要謀士,為忽必烈登上帝位立下汗馬功勞。
以這樣的人為偶像,道衍想干些什麼,也是不難猜的。
道衍並不是一個清心寡欲的人,洪武年間,朱元璋曾下令有學識的僧人去禮部參加考試,道衍抓住了這次招考公務員的機會,也去考了一把,考得如何不清楚,但反正是沒有給官他做,這讓道衍非常失望,他又要繼續等待了。
終于,他抓住了洪武十八年(1385)的這次機會,跟隨燕王去了北平,在慶壽寺做了主持。
如果他真的只做主持的話,也就不會發生那麼多的事了。
這位本該在寺里念經的和尚實在不稱職,他主要的活動地域並不是寺廟,而是王府,他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用同一個命題勸說著朱棣--造反。
從後來的史實看,道衍這個人並不貪圖官位,也不喜愛錢財,一個不求名不求利的人卻整天把造反這種事情放在嘴邊,唯恐天下不亂,是很奇怪的,他到底圖什麼呢?
[189]
抱負
很明顯,道衍是一個精神正常的人,他也不是那種吃飽了飯沒事干的人,造反又不是什麼好的娛樂活動,為何他會如此熱衷?如果從這個人的經曆來分析,應該是不難找到答案的,驅動他的是兩個字--抱負。
道衍是一個失落的人,他學貫古今、胸有韜略,卻因為種種原因得不到重用,在被朱棣帶回北平的那年,他已經五十歲了。青春歲月一去不返,時間的流逝增加了他臉上的皺紋,卻也磨煉了他的心。一次又一次的等待,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使得這個本應在家養老的人變成了一個火藥桶,只要有合適的引線和時機就會爆炸。
朱棣就是那根引線,這個風云際會的時代就是時機。


明朝那些事兒1 二十六、准備行動
黃子澄和齊泰准備動手了,但他們在目標的確定上起了爭論,齊泰認為先拿燕王開刀為好,而黃子澄卻認為,應該先剪除其他各王,除掉燕王的羽翼,然後才對燕王動手。


上篇:第52節     下篇:第5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