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55節  
   
第55節

其實在這條戰線上,朱棣的工作也毫不遜色,他的情報來源比較特殊,主要是由朱允炆身邊的宦官提供的。朱元璋曾經嚴令不允許太監干政,作為正統繼承人的朱允炆對此自然奉為金科玉律,在他手下的太監個個勞累無比又地位極低,其實太監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情感傾向,他們對朱允炆十分不滿卻又無處訴苦。
正在此時,救世主朱棣出現了,他不但積極結交宮中宦官,還不斷送禮給這些誰也瞧不起的人,于是一時之間,燕王慈愛之名在宦官之中流傳開來,大家都甘心為燕王效力。
朱允炆從來有沒有正眼看過這些他認為很低賤的人,但他想不到的是,就是這些低賤的人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了這場斗爭的勝負。
除了這些太監之外,朱棣還和朝中的兩個人有著十分秘密的關系,此二人可以說是他的王牌間諜,當然不到關鍵時刻,朱棣是不會用上這張王牌的,他要等待最後的時刻到來。
黃子澄的致命錯誤
四月,朱棣回到北平後,就向朝廷告病,過了一段時間,病越生越重,居然成了病危。這場病並不是突發的,而是醞釀了相當長的時間。因為在即將到來的五月,朱棣有一件不想做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五月,是太祖朱元璋的忌日,按照禮制朱棣應該自己前來,但朱棣敏銳地感覺到如果這次再去京城,可能就回不來了。可是老爹的忌日不去也是不行的,于是他派長子朱高熾及另外兩個兒子朱高煦、朱高燧取代他祭拜。一下子派出三個兒子,除了表示自己重視此事外,另一個目的就是告訴朝廷,自己沒有異心。
朱棣這次可算是打錯了算盤,當時的形勢已經很明了,朱允炆擺明了就是要搞掉藩王,此時把自己的兒子派入京城,簡直就是送去的人質。
[193]
果然,朱高熾三兄弟一入京,兵部尚書齊泰就勸建文帝立刻將此三人扣為人質。建文帝本也表示同意,誰知黃子澄竟然認為這樣會打草驚蛇,應該把這三個人送還燕王,表明朝廷並無削藩之意,以麻痹燕王。
真正是豈有此理!五六個藩王已經被處理掉,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連路上的叫化子都知道朝廷要向燕王動手,黃子澄的臉上簡直已經寫上了削藩兩個字,居然還要掩耳盜鈴!書生辦事,真正是不知所謂。
建文帝拿不定主意,此時魏國公徐輝祖出來說話了,按親戚關系算,這三個人都是他的外甥,他看著此三人長大,十分了解此他們的品行,他對朱允炆進言,絕對不能放這三個人回去,因為此三人不但可以作為人質,而且都身負大才,如若放虎歸山,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看來,徐輝祖的算命水平已經接近了專業水准,他的預言在不久之後就得到了證實,但更神的還在後頭。
緊接著,徐輝祖特別說到了朱高煦這個人,他告訴朱允炆,在他這三個外甥中,朱高煦最為勇猛過人也最為無賴,他不但不會忠于陛下,也不會忠于他的父親。
不能不服啊,徐輝祖的這一卦居然算到了二十多年後,准確率達到百分之百,遠遠超過了天氣預報。
可是決定權在建文帝手中,他最後作出決定,放走了朱高熾三兄弟。
如果朱允炆知道在後來的那場戰爭中朱高煦起了多大的作用,他一定會為自己做出的這個決定去找個地方一頭撞死。也正是為此,他後來才會哀歎:悔不用輝祖之言!
可惜,後悔和如果這兩個詞在曆史中從來就沒有市場。
遠在北平的朱棣本來已經為自己的親率行動後悔,沒想到三個兒子毫發無損的回來了,好吃好住,似乎還胖了不少,高興得從床上跳了起來,大叫道:"我們父子能夠重聚,這是上天幫助我啊!"
其實幫助他的正是他的對手朱允炆。
[194]
精神病人朱棣
朱棣明白,該來的遲早會來,躲是躲不過了,皇位去爭取不一定會有,但不爭取就一定沒有,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退路了,朱允炆注定不會放過自己,不是天子之路,就是死路!
拼一拼吧!
不過朱棣仍然缺少一樣東西,那就是時間,造反不是去野營,十幾萬人的糧食衣物兵器都要准備妥當,這些都需要時間,為了爭取時間,朱棣從先輩們的事跡中得到啟發,他決定裝瘋。
于是,北平又多了一個精神病人朱棣,但奇怪的是,別人都是在家里瘋,朱棣卻是在鬧市里瘋,專找人多的地方。
精神病人朱棣的具體臨床表現如下:
1、鬧市中大喊大叫,語無倫次(但可以保證絕無反動口號)
2、等到吃飯時間擅入民宅,望人發笑,並搶奪他人飯食,但無暴力行為(很多乞丐也有類似行為)
3、露宿街頭,而且還是一睡一整天,堪稱睡神。
此事驚動了建文帝的耳目,建文帝便派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兩人前去看個究竟,此時正是六月份,盛夏如火的天氣,當兩人來到王府時,不禁為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可以捂蛆的天氣,朱棣竟然披著大棉被呆在大火爐子前"烤火",就在兩人目瞪口呆時,朱棣還說出了經典台詞:"凍死我了!"
這一定是個精神病人,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馬上就達成了共識,並上奏給建文帝。
為避禍竟出此下策,何等耐心!何等隱忍!
問世間權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明朝那些事兒1 二十七、不得不反了
收到兩人密奏,建文帝很是高興了一陣子,精神病人朱棣自然也很高興,他終于有時間去准備自己的計劃了。
朱棣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由于一個意外的發生,他的計劃破產了。
朱棣失算了,因為長史葛誠背叛了他,他把朱棣裝瘋的情況告訴了建文帝,並密報朱棣即將舉兵。一向猶豫不決的兵部尚書齊泰終于做出了正確的決斷:他下了三道命令,1、立刻命令使臣前往北平;2、授意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立刻采取行動監視燕王及其親屬,必要時可以直接采取行動;3、命令北平都指揮使張信立刻逮捕朱棣。
應該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應急計劃,但就如同我們之前所講,計劃的執行才是最重要的,這個計劃的第一點和第二點都沒有問題,壞事就壞在第三點上。
[195]
張信說不上是建文帝的親信,他是燕王親任的都指揮使,齊泰居然將如此重要的任務交給他,簡直是兒戲!想來這位書呆子是聽了太多評書,在他腦子里,抓人就是"埋伏五百刀斧手于帳後,以摔杯為號!",完全估計不到權力斗爭的複雜性和殘酷性。
張信接到任務後,猶豫了很久,還是拿不定主意,他和燕王的關系很好,但畢竟自己拿的是朝廷的工資,如果通知了燕王,那不但違背了職業道德,而且會從國家高級干部變成反賊,一旦上了這條賊船,可就下不來了。
生死系于一線,這條線現在就在我的手中!
關鍵時刻,張信的母親幫助他做出了抉擇,她老人家一聽說要逮捕燕王,立刻制止了張信,並說道:"千萬不可以這樣做(逮捕燕王),我經常聽人說,燕王將來必定會取得天下,他這樣的人是不會死的,也不是你能夠抓住的。"
我們可能會覺得納悶,這位老太太平日大門不出,二門不入,她怎麼知道這樣的"天機"?綜合各種情況分析,這位老太太很可能是受到那些散布街頭和菜市場的算命先生們傳播的謠言影響,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如此重大的決策,竟然受一個如此可笑的理由和論據影響並最終做出,實在讓人覺得啼笑皆非。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張信的決斷
張信是一個拿定主意就動手的人,他立刻去燕王府報信,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燕王府竟然不見外客,按說這也算燕王氣數已盡,來報信的都不見,還有什麼辦法,可偏巧這個張信是個很執著的人,下定決心,排除萬難,非要做反賊不可。
他化妝後混入王府,再表明身份要求見燕王,燕王沒有辦法,只好見他,但燕王沒有忘記自己的精神病人身份,他歪在床上,哼哼唧唧說不出話來,活像中風患者。張信叩拜了半天,這位病人兄弟一句話也沒有說。
張信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燕王開口,看來這位病人是不打算開口了。
張信終于開口說話:"殿下你別這樣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那意思就是你別再裝孫子了,有火燒眉毛的事要辦!
誰知朱棣實在是頑固不化,居然繼續裝糊塗,假裝聽不懂張信的話。
張信實在忍無可忍(看來想做反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站起身來大聲說道:"您就別裝了吧,我身上有逮捕您的敕令(逮捕證),如果您有意的話,就不要再瞞我了!"
于是,一幕醫學史上的奇跡發生了,長期中風患者兼精神病人朱棣神奇的恢複了健康。在一瞬間完成了起床、站立、跪拜這一系列複雜的動作,著實令人驚歎。
朱棣向張信行禮,連聲說道:"是您救了我的全家啊!"他立刻喚出在旁邊等待多時的道衍,開始商議對策。
事情至此發生變化
[196]
齊泰的後手
張信遲遲不見動靜,應該也在齊泰的意料之中,從事情發展看來,他已經預料到了這一點,因為就在張信去燕王府報信後沒過幾天,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就手持逮捕燕王官屬的詔書,率領大批部隊包圍了燕王府。
看來齊泰也早就料到張信不可靠,所以才會有兩手准備。
至此,從削藩開始,事情一步步的發展,終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把面具揭去吧!最後決斷的時刻來到了!
燕王府中的對策


上篇:第54節     下篇:第5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