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59節  
   
第59節

只有那個人了,只能借助他的力量才能確保獲得勝利,沒有其他辦法!
但這件事情必須要仔細策劃,親自執行,因為別人是對付不了那個人的。可是大敵當前,李景隆就是再白癡,只要知道自己帶兵外出,就一定會來攻擊北平。北平能夠抵擋得住五十萬大軍的攻擊嗎?
顧不了那麼多了!死守在這里也是凶多吉少,反正已經豁出去了,就賭一把吧!
朱棣把防守北平的任務交給了自己的長子朱高熾,並鄭重地告訴他:"我把城池交給你,你一定要守住,待我大軍歸來之日即是全勝之時!"
身有殘疾的朱高熾還是第一次看到父親用如此嚴肅的語氣和自己說話,他隱約的感到,一場嚴峻的考驗即將到來。
朱高熾的感覺沒有錯,這一戰不但將決定朱棣的命運,也將影響他自己未來的人生。
[208]
目標!甯王!
朱棣一向眼界甚高,在眾多藩王中,他瞧得起的也就那麼幾個人,而甯王絕對是其中的一個。時有人評價諸王,有"燕王善戰,甯王善謀"之語。以燕王如此狡猾之輩,竟然還有甯王善謀之語,可見此人確實厲害。
而在朱棣看來,甯王最厲害的就是他手下的那支特殊武裝--朵顏三衛。這是一支朱棣做夢都想得到的部隊,也是當時戰斗力最強的軍隊。但這些部隊已經明令歸甯王指揮,想要染指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先解決甯王。
在這場削藩的斗爭中,甯王也未能幸免,建文帝對這個能征善戰的叔叔並不放心。在對燕王動手的同時,也把手伸向了甯王,而甯王顯然沒有朱棣那樣的反抗精神,他雖然不願意服從,卻也沒有反叛的企圖。不過在他的內心確實存在著兔死狐悲的複雜情感。
朱棣正是利用了這一點,他率領自己的軍隊到達了甯王的屬地,引起了甯王的警覺,雖然自己目前境況不得意,但還是不想做反賊的。他命令自己的軍隊做好准備,如有意外,就讓這位善戰的燕王受點教訓。
可是朱棣的行為讓他大吃一驚,這位王兄把軍隊部署在城外,單槍匹馬進了城,甯王這才接見了他。一見面,朱棣就擺出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痛斥建文帝對他的迫害,並表示自己已經無處可去,只好來找兄弟當中間人向朝廷求情,赦免自己,順便在這里混吃混喝。
甯王終于摸清了朱棣的來意,他欣然答應了朱棣的要求,在他看來,這位一向號稱藩王中最強的人也不過是個軟蛋,靖難靖到一半就准備投降了,信自然會寫,但朝廷是否饒恕他那就不關自己的事了。
此時一副可憐相的朱棣小心翼翼的提出了另一個要求,由于自己的部下都在城外,多有不便,能否允許手下部分官吏進城,也好安排相關事宜。當然大批軍隊是不會入城的。
甯王本來有些猶豫,但在得到軍隊不進入城內的保證後,也就同意了。他相信一群不帶武器的人翻不起滔天巨浪。
[209]
朱棣嚴格遵守了規定,沒有派大批軍隊入城,但他派入城中的人卻帶著另一樣威力巨大的武器--金錢。
朱棣就在甯王的地盤呆了下來,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就和是與甯王談天,出乎意料的是,他並沒有勸說甯王參加自己的隊伍,也沒有提出任何過分的要求。這樣的客人自然是受甯王歡迎的,但意思意思也就夠了,甯王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自己,眼前的這個人畢竟是反賊,還是早點禮送出門的好。
但還沒等他表達出這個意思,朱棣自己就主動提出來了,他表示在此地已經待得太久了,希望回去。甯王大喜過望,這個瘟神終于要開路了。他十分高興,表示要親自去送行。
送行的儀式在郊外舉行,無論真情假意,自然也有一番依依話別。甯王此時也有些愧疚,遺憾的對朱棣說:"可惜我沒有能夠幫上老兄什麼啊。"
朱棣笑了,他一把拉住甯王,說道:"既然如此,老兄和我一起去靖難如何?"
這就不是客氣話了,甯王立刻正色說道:"如大哥需要什麼可以直說,靖難之事就不要開玩笑了。"
朱棣看著他的眼睛,認真的搖了搖頭,"我確實需要你,不但需要你,還需要你的朵顏三衛和你所有的一切,你跟我一起走吧。"
甯王終于明白朱棣的目的了,但他是不會輕易認輸的。"難道你認為在我管轄的地方可以任你胡來嗎?"
"我明白",朱棣又笑了,"所以才讓你到郊外來送我。"
朱棣一聲令下,早已布好的伏兵一起殺出,控制了局勢,甯王也想動手,卻發現自己的手下已經不聽使喚,原來那些見錢眼開的朵顏三衛首領已經被朱棣派進城的人買通,變成了朱棣的人。霎那間,朱棣從客人變成了主人,除了大將朱鑒奮力抵抗戰死外,其他的人早已放下了武器。
人真是靠不住啊,以善謀著稱的甯王就這樣被另一個善謀的人挾持,一同踏上了靖難之路。他郁悶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在目前這個環境中,他只能屈服,而他的這種態度也讓朱棣十分滿意,最後把他和他的子孫安置到了江西,也算給了他一個好的結局。
當然朱棣絕不會想到,一百年後,這位甯王的子孫也會依葫蘆畫瓢,去造他後代的反。這真是應了那句名言: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210]
北平的防禦
就在朱棣在甯王處籌劃陰謀時,北平也遭到了攻擊,李景隆果然如朱棣所料,親自帶領五十萬南軍圍攻北平,他在北平九門都修築了堡壘,並派兵攻擊通州,同時他還在鄭壩村設置了九座大營,作為進攻的依托。
一切准備停當後,他對北平發動了進攻。
此時駐守北平的是朱棣的長子朱高熾,朱高熾是一個身有殘疾的人,根據史料分析,他可能在小的時候得過小兒麻痹症之類的病,行動不方便,出入都要人攙扶。在很多人眼里,他只是一個廢人。但朱棣卻十分了解這個外柔內剛的兒子。他相信這個瘸子的內心遠比其外表堅強得多,而他這次將防守北平的任務交給朱高熾,也正說明了對這個兒子的信任。
但信任是一回事,守不守得住又是一回事。
事實證明,五十萬人攻城絕不是開玩笑的,南軍使用大量火炮配合攻城,幾十萬人像螞蟻一樣往城牆上爬,城內守軍雖然有思想准備,但還是被如此大的陣勢嚇壞了,正是這一愣神的功夫,戰局出現了變化。
順城門的守軍由于准備不足,大部潰散,南軍找准機會,猛攻此門,眼看就要攻破,大將梁明趕到,整頓了部隊加入防守,而更讓人稱奇的是,城內的一群婦女也發揮不愛紅妝愛武裝的精神,使用特殊武器--板磚和瓦片攻擊攻城部隊,這樣看來,板磚拍人之說也算曆史悠久,古已有之。
當然這種攻擊行為有多大作用倒很難說,但是起碼它鼓舞了守城士兵的士氣,幫助他們抵擋住了這次進攻,經過激戰,圍攻順城門的部隊被擊退,北平暫時保住了。
朱高熾的思維遠比他的行為要迅速的多,他明白這樣下去,北平遲早是不保的,要想守到父親回來,必須想別的方法,于是他制定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此時的李景隆看著這座搖搖欲墜的北平城,心中十分得意,他是李文忠的兒子,且生得相貌堂堂,但一直都有人說他不過是個紈绔子弟,沒有多大本事。當然紈绔子弟從來都不會承認自己紈绔的。他一直在找機會證明自己。
這就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他相信只要攻下北平,擊敗朱棣,就能從父親的陰影中走出來,讓所有的人都承認自己!
事實證明,打仗似乎並不難,眼前的這座城市已經堅守不了多久了,孤城一座還能玩出什麼花招,勝利入城的日子不遠了。
[211]
然而夜晚來臨時,戰局卻出現了他所想不到的變化,城內的北軍居然越城而出,分成小隊,主動對城外大軍發動了偷襲進攻!南軍萬沒料到城內的孤軍竟然還敢主動出擊,一時間大亂,為了確保安全,李景隆下令退後十里紮營。
但並非所有的人都像李景隆那麼無知膽怯,都督瞿能就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他從紛亂的戰局中發現了戰機,他准確的判斷出北軍的夜襲只是掩人耳目,爭取時間,看似混亂的時候正是破城的最好時機!
他仔細觀察了城池的防守情況後,認准了張掖門是最弱的一環,率領著自己的數千人猛攻此門,情況確實如他所料,北軍確實是虛張聲勢!在他的攻擊下張掖門的守軍紛紛潰退,眼看城門就要被攻破,李景隆卻干出了一件為人不恥的事情。
李景隆果然不負其軍事白癡的聲名,沒有辜負朱棣對他突發性弱智的期望,眼看著城門就要攻破,卻立刻下令停止攻擊,原因很簡單,他不想被人把功勞搶走(景隆忌之)。
有李景隆這樣的上司,就是神仙也沒有辦法打勝仗。
所謂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是有道理的,就在李景隆准備齊集兵力再次進攻時,老天爺出來說話了。
此時正值十一月,氣溫極低。雖然曆時數百年,此地從北平到北京,名字變了多次,但除了沙塵暴日益頻繁外,天氣是沒怎麼變的。今天的街道上不斷有化雪車清除道路,行人們穿著厚厚的棉衣和防滑鞋上班還要小心翼翼。可當時的南軍士兵們要做的卻是在冰天雪地中攻城。


上篇:第58節     下篇:第6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