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61節  
   
第61節

他的幫手有兩個人,一個是武定侯郭英,另一個是安陸侯吳傑。這兩個人也算是前朝老臣了,具有豐富的戰斗經驗,在即將開始的這場戰役中,他們將發揮極大的作用。
郭英和吳傑固然是不錯的,但李景隆找到的最得力的幫手並不是他們,而是另有其人。
就在李景隆准備從德州發動進攻時,朱棣也通過他的情報網絡得知了這一軍事情報,對于李景隆這樣的對手,他並不擔心,在他的眼中,李景隆不過是一頭羔羊,還肩負著為他運送軍需物品的運輸大隊長職務。
他輕松的給諸將分配軍事任務,而經過前兩次的戰役,朱棣的軍事才能和威望都得到了眾人的承認,他們相信只要跟著朱棣,就不用懼怕任何敵人。
如以往一樣,朱棣還詢問了李景隆手下將領的名字,當得知李景隆軍的先鋒由一個叫平安的人擔任時,他的部下驚奇地看到,朱棣那一貫冷靜的面容上居然閃過了一絲驚慌的表情。
應該說李景隆在這次戰役中還是做了幾件正確的事情,挑選都督平安為先鋒就是其中之一。
平安,對于朱棣而言,是一個極為可怕的敵人。此人不但作戰勇猛,而且他對付朱棣還有一個旁人沒有的優勢,那就是他曾經是朱棣的部下,並跟隨作戰多年,十分了解朱棣的用兵方法。
平安了解朱棣,就如同朱棣了解李景隆一樣,要和這樣一個知曉自己底細的人作戰,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無論對手是誰,都必須打下去,打到底。
朱棣率領著他的軍隊向白溝河挺進,當他們到達預定地點時,李景隆已經和郭英、吳傑會師,正等待著他。
這一次,朱棣看到的是比上次更多的士兵、馬匹、營帳,按兵法所布,井井有條。人流來往不息,非常壯觀。
不壯觀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次李景隆也准備拼老本了,他一共帶來了六十萬人,號稱百萬,一定要擊敗朱棣。
但在朱棣的眼中,李景隆這只羊帶領的六十萬人並不可怕,在他眼中真正的敵人只有平安。
他特地囑托諸將:"平安這小子,原來曾經跟隨我作戰,十分了解我用兵的方法,別人都不要管,一定要先把他打敗!"
其實根本不用朱棣囑托,因為在得知朱棣大軍到來的消息後,平安已經開始了他的第一次沖鋒。
[216]
北軍到達白溝河後,在蘇家橋宿營,可是十分不湊巧的是,他們正好遇到了先鋒平安的部隊。平安應該算是一個極其勇猛的人,在戰斗中從來都不喊"兄弟們上"之類的話,卻經常表現出"同志們跟我來"的道德風尚。
這次也不例外,他操起長槍以身作則,帶頭向北軍沖去,在上次戰役中有良好表現的瞿能父子看見主將沖了上去,也不甘示弱,緊跟平安發起了沖鋒。他們手下的士兵被這一情景驚呆了,愣神後終于反應過來,領導都沖鋒了,小兵怎麼能呆著不動!
于是平安的先鋒軍就如發瘋般沖入北軍營中,大肆砍殺,往來縱橫,大敗北軍。北軍也沒有想到,在他們眼中一向柔弱的南軍竟然如此勇猛,毫無思想准備,紛紛潰退。
剛開戰就出現這種情況,是北軍沒有預料到的,無法之下,他們只得撤退。由此可見,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但是北軍的噩夢還沒有結束,因為另一位將領郭英已經為他們准備了一份意外的禮物。
郭英從真定出發,比李景隆晚到白溝河,他的軍隊中雖然沒有平安那樣的勇將,卻攜帶著大量新式武器--火器。而從史料分析,這些火器可以被埋在土里攻擊敵人,那麼我們就可以給這種火器一個現代的名字--地雷。
在平安與北軍交鋒時,郭英並沒有閑著,他預計到了北軍的行動路線,在他們的必經之路上埋下了大量地雷。當北軍被擊敗並撤退時,他們及時收到了郭英的這份大禮。
可憐的北軍並沒有探雷器,也沒有所謂的工兵,要想過去,只能拿人來排雷了,于是大家一擁而上,踩上地雷的只能算你運氣不好,下輩子再投胎,運氣好的算是撿了一條命。史載,此戰中燕王朱棣"從三騎殿後",我曾一直為朱棣同志這種舍己為人的精神所感動,但綜合起來看,似乎並不盡然,此舉甚有引人為己排雷的嫌疑。
殿後的朱棣沒有被地雷炸,卻也有了不小的麻煩,由于北軍大敗,情況混亂,等到休戰時已是深夜,伸手不見五指,朱棣竟然迷了路。當然,在那個地方,是不可能找民警叔叔問路的。
[217]
朱棣只好下馬趴在地上辨別河流的方向(這個動作似乎並不雅觀),找了半天,才弄清楚東南西北,這才灰頭土臉的回到自己營中。
回到營里的朱棣越想越氣,自出兵以來,如此狼狽不堪還是第一次,憤怒驅使他作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不再像以往一樣整頓部隊。命令各位將領立刻整兵准備出戰,天明之時,即是決戰之日!
李景隆十分興奮,他終于看到了一次勝利,這說明朱棣也是普通人,他也是可以戰勝的,自從戰敗以來將領們的指責,士兵們的抱怨每時每刻都纏繞著他,無形的壓力使得他抬不起頭來,現在洗刷恥辱的時候終于到了。
朱棣,我的光榮在你身上失去,就從你的身上拿回來!
雙方在同一個夜晚,准備著同樣的事情,擦亮盔甲,磨礪兵器,等待著天明的一刻。對于他們中的很多人來說,這將是最後一個夜晚,他們不會去思考自己人生的意義,對于他們而言,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那個時刻的到來,然後拿起刀劍去殺戮那些自己並不認識的人。
這個夜晚無比漫長,卻又極其短暫。
決戰的時刻終于還是到來了。
朱棣率領著他的全部人馬列隊走向了戰場,在對岸等待他的是李景隆的六十萬大軍。
可怕的平安
戰役仍然是由南軍發起的,在昨天有著良好的表現的平安和瞿能更是不講客套,卷袖子操家伙就上,但你若認為此二人有勇無謀,你就錯了。他們沖擊的不是北軍的正面,而是後翼!
平安和瞿能帶著自己的軍隊繞了很大的一個圈子,跑到了北軍的後面,他們選擇的攻擊對象是房寬率領的後軍。平安一馬當先,殺入敵陣,用長槍橫掃北軍,先後擊傷多名北軍大將,竟無人可擋!在這兩個狂人的指揮下,房寬軍很快崩潰。
朱棣的作戰計劃就這樣被打亂,在紛亂的局勢中,他作出了冷靜的判斷,要想取勝,唯一的方法就是全力攻擊李景隆中軍,只要中軍被擊退,戰局就一定會大為改觀。
為達到這一目的,他命令大將邱福率軍進攻對方中軍,邱福領命後奮力攻擊李景隆中軍,卻沒有絲毫效果,李景隆的中軍巍然不動,在這次戰役中,邱福辜負了朱棣的期望,而後來的曆史事實證明,這並不是他最後一次讓朱棣失望。
[218]
邱福的失敗雖然讓朱棣有些失望,但並未影響他的計劃,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邱福只是他引開對方注意的一個棋子,那致命的一著將由他自己去下。
與朱棣交過手的人會發現,此人雖有善戰之名,卻喜歡用陰招。他很少從正面沖擊對手,而是常常從對方的側翼發動突然攻擊。此正是兵法中所謂"以正合,以奇勝"。也是朱棣指揮藝術中最大的特點。
這次也不例外,就在他對邱福發出進攻中軍的命令之後不久,他便親率大軍繞到李景隆軍左翼,他將在那里徹底擊潰李景隆,在以往的無數次戰役中他都是用類似的手段取得了勝利,他相信,這次也不例外。
可是當他到達敵軍左翼准備發動進攻時,卻聽見了自己後軍的嘈雜聲,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李景隆軍居然以其人之道反其人之身,在朱棣轉向的同時抄了他的側翼,並發動了進攻。現在北軍已陷入苦戰。
這下朱棣傻眼了,他萬沒有想到戰局會發展到這個程度,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把李景隆當成了真的白癡,要知道李景隆雖然會出現間歇性弱智的病狀,大部分時間卻還是個正常人,他已經在朱棣的這一招上吃了很多虧,無論如何都會長記性的。
此時的朱棣已經陷入極其危險的境況,他深入敵境,已成為眾矢之的。南軍已經將他團團圍住,只等著拿他邀功請賞。
朱棣的危局
在這種情況下,朱棣展現了他的勇將風范,等別人來救是不現實的,只有自己救自己。往年征戰煉就的真功夫此時派上了用場,朱棣如同困獸一般,奮死拚殺,他先用弓箭射擊敵軍,隨身攜帶的箭只射完後,他又抽出隨身寶劍,亂砍亂殺,結果連劍也被砍斷,座下戰馬已經換了三匹,鮮血染紅了他的盔甲,他也實在無法支撐下去了。
朱棣明白,繼續在這個地方呆下去定會死無全尸,這麼多人圍著,即使每人只砍一刀,把自己剁成肉餡包餃子也是綽綽有余的,他決定退回河堤。
可是仗打到這個地步,不是他想退就能退的,等他千辛萬苦到達河堤時,南軍大將平安和瞿能也如約趕到,如果不是部下拼死相救,只怕戰役就到此結束了。
眼見戰局大好,李景隆發布了命令:全軍總攻!


上篇:第60節     下篇:第6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