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0節  
   
第70節

這個所謂世子就是他的長子朱高熾,這句話在朱高煦聽來無疑是一個傳位于他的指令。于是便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攻打盛庸,在生力軍朱高煦的全力支持下,北軍大破盛庸,之後一舉度過長江,到達了最終的目的地京城。
朱高煦是肯定會拚命的,因為打下的江山將來全部都是自己的,自己不拼命誰拼命?不過他似乎並沒有仔細分析朱棣的話,朱棣其實只是說是世子身體不好,也沒有說要傳位給他。這句話絕就絕在看你怎麼理解,而後來的曆史事實證明,這句隱含了太多自由信息的話對于朱高煦來說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250]
朱高煦是大家公認的精明人,但要論機靈程度,他還是不如他的父親,他似乎忘記了支票只有兌現才有效,而他的父親很明顯並不開銀行,卻是以搶銀行起家的,這樣的一個人開出的支票如果能夠兌現,那才是怪事。
無論後來如何,至少此時的朱棣達到了他的目的,順利的過了江。下一步就是進城了,可這最後的一步並不那麼容易,我們前面說過,當時的京城是由富商沈萬三贊助與明朝政府一同修建的,城牆都是用花崗石混合糯米石灰砌成,十分堅固。而城內還有十余萬軍隊,要想攻下談何容易!
城內的朱允炆也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拒絕了逃往南方的決定,聽從了方孝孺的建議,堅守城池。這位方孝孺實在是個硬漢,當朱允炆怕守不住,向他詢問如果城池失守該當如何時,他竟然說道:"即使守不住城池,皇帝陛下為江山社稷而死,是理所應當的事!"
方孝孺雖是書生,一生未經刀兵,但大難臨頭卻有錚錚傲骨,可佩!可歎!
話雖如此,但當時京城的堅固防禦也是方孝孺敢說硬話的原因之一,朱棣連濟南都攻不下,何況京城?
可是方孝孺並不懂得,這個世界上最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被攻破的。朱棣也不是傻瓜,他敢于率軍圍城,自然有破城的方法,而且這個方法十分有效。
朱棣的攻城法就是他的間諜,現在是時候介紹他的兩位高級間諜了,這兩個人負責鎮守京城的金川門,一個是谷王朱橞,另一個是李景隆。
李景隆與朱棣自幼相識,後雖交戰,但李景隆頗有點公私分明的精神,不管打得多厲害,並不影響他和朱棣的感情。而且從他那糟糕的指揮來看,他也算是朱棣奪得天下的功臣。
雖然李景隆打過很多敗仗,被人罵作草包飯桶,但畢竟在氣節上沒有什麼問題。而其後來私通朱棣的行為卻給他戴上了一頂新的帽子--"內奸"。如果把靖難比作一場足球賽,李景隆原先的行為可以被認為是一個蹩腳的後衛踢進了烏龍球,而在他決定出賣自己的主人後,他就變成了一個打假球的人。
至此,李景隆終于解下了自己的所有偽裝,他不但不要臉,連面具也不要了。此後他在朱棣的統治下繼續苟延殘喘的活著,綜合看來,他的一生是草包的一生,無恥的一生,如果李文忠知道自己生出了這樣的兒子,可能會再氣死一次。
無恥的李景隆無恥的活了下去,並不奇怪,因為這正是他的生活方式。
在這兩個內奸的幫助下,朱棣的軍隊攻入了京城,江山易主。
[251]


明朝那些事兒1 三十、殉國、疑團、殘暴、軟弱
氣節
所謂氣節這樣東西,平日被很多人掛在嘴邊,也經常被當作大棒來打別人,但真正的氣節總是在危急關頭表現出來的。而在這種時候,堅持氣節的下場往往不會是鮮花和掌聲。
只有那些真正的英雄,才能在面對屠刀時體現出自己的氣節。
這種氣節才是真正的勇氣。
朱允炆呆坐在宮中,他並非對這一天的到來毫無預料,但當它終于來臨的時候,還是顯得那麼殘酷,皇帝做不成了,老百姓也做不成了。走上了這條路,真的不能回頭了。
而此時他身邊的謀臣已然不見蹤影,那些平日高談闊論的書呆子終于明白理論和實際是有差距的。在這最後的時刻,連齊泰和黃子澄也不見蹤影。朱允炆徹底懂得了什麼叫做眾叛親離,他憤怒的對著空曠的大殿喊道:"是你們這些人給我出的主意,事到臨頭卻各自逃命!"但此時他的怒喝不會再有群臣的響應了,回應他的只有深邃大殿的回聲。
到這個時候,無論斥責誰都已經沒有意義了,他回望著這座宮殿,在這里他度過了自己的童年,這是一個人人向往尊崇的地方,生在帝王之家,何等顯耀、何等榮光!
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但身為皇子,他卻對此地並無好感,作為皇位的繼承人,他一直以來都承擔著太多太大的壓力。在他看來,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是怪物,他們不顧一切,使用各種陰謀手段,坑害、誣蔑、殘害他人,只是為了一個目標--權力。
難道頂峰的風景就真的那麼好嗎?朱允炆苦笑,他深有體會,高處不勝寒啊,但是富有戲劇性的是,似乎每個人都知道這句話的含義,但每個人都不理會它。他們仍然不斷地向著頂峰爬去。
燒掉這座宮殿吧,把它徹底毀掉!
朱允炆的抱怨和憤怒是有道理的,但他卻低估了他的那些謀臣們的氣節,齊泰和黃子澄以及許許多多的人沒有逃跑,他們正在以一己之力挽救朝廷的危亡。
齊泰在廣德募兵,黃子澄在蘇州募兵,練子甯、黃觀在杭州募兵。這些書呆子們的行動雖然並不能真正挽救國家,但他們畢竟盡到了自己的努力,兌現了自己的諾言,所以在今天,我們可以說,他們是一群勇敢,有氣節的人。
齊泰和黃子澄先後被抓,並被處死,甯死不屈。
[252]
黃觀,我們之前提到過這個人,他就是明朝的另一個連中三元者,當時他的職務是右侍中。
他的募兵沒有多大效果,但在聽到京城即將不保的消息後,他仍然堅持要到京城去,雖然他也明白這一去必無生理。但對于他而言,履行諾言,盡到職責的意義要遠遠大于苟且偷生。
當他走到安慶時,消息傳來:京城淪陷了,新皇帝已經登基。黃觀明白大勢已去,但他卻沒有人們想象中的慌張,只是哀歎痛哭道:"我的妻子是有氣節的人,她一定已經死了。"
之後他為妻子招魂,辦理完必要的儀式,便坐船沿江而下。到羅刹磯時,他穿戴整齊,向東而拜,投江自盡。
黃觀沒有說錯,他的妻子在他之前已經帶著兩個女兒和十個親屬在淮清橋上投江而死。無論如何,他們夫婦最終還是團圓了。
黃觀作為朱允炆的親信和殉節者,遭到了朱棣的妒恨,他把黃觀的名字從登科榜上劃去,于是明朝的曆史上只留下了一位連中三元者的記載。雖然之前我們曾經提到過這件事情,但在此我還是要為這位勇敢的人再次正名:
黃觀,洪武年間連中三元,其登科名為篡權者朱棣劃去,盡忠而死。
我相信,真相是永遠無法掩蓋的。
有氣節的人並不只有以上的這幾個人,與齊泰一同在廣德募兵的翰林修撰黃岩、王叔英在聽到齊泰被抓的消息後,知道大勢已去,便沐浴更衣,寫下了他們人生最後的遺言:
生即已矣,未有補于當時
死亦徒然,庶無慚于後世!
然後他們雙雙自盡而死。對于這兩位書生而言,他們已經做得夠多了,誠如他們的遺言所述,他們一生光明磊落,無慚于後世。
事實證明,氣節決不只屬于那些士大夫們,普通人也有氣節。
台州的一位樵夫就是一個有氣節的人,他是一個沒有在曆史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人,這也很正常,因為在當時,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每天上山砍柴,然後挑到城里去賣。他賣柴從不開二價,也從不騙人。很多人買他的柴,但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都不應該與靖難扯上什麼關系。然而他這樣的一個人卻在聽說京城陷落後,投東湖而死。
也許有人會覺得他很傻,無論哪個皇帝登基,你不是照樣砍你的柴,過你的日子,但我卻認為他的行為已經告訴了我們,公道自在人心。
[253]
他雖是一個普通的樵夫,卻心系天下,作為一個普通人,他沒有辦法去表達自己的憤怒和抗議,投湖自盡就是他唯一的表達方式。
普通人也可以成為英雄的,只要你有勇氣。
除去文人和老百姓外,一位武將也表現出了他的忠誠,此人是盛庸手下的大將張倫,在盛庸兵敗投降後,北軍也希望招降他,張倫笑著說道:"你覺得我是一個會出賣自己的人嗎?"
說完毅然赴死。
張倫是一個不起眼的將領,我們之前也並沒有提到過他,他雖然沒有什麼戰功,卻是一個了不起的人,與之相反的事,如盛庸、平安這些職業武將卻全部投降了朱棣。
盛庸、平安身負大才,素有謀略,曆經百戰,卻反而不如自己的部下和一個普通的樵夫!誠然可歎。
疑團
朱允炆當然並不知道臣下的這些義舉,他燒毀了自己的宮殿,然後不知所終,于是曆史上最大的疑團之一誕生了。但其實這個疑團並不是由朱允炆的失蹤開始的,早在朱棣攻入京城時,北軍就接到了一個奇怪的命令,即不入皇城,而是退守龍江驛。很明顯,朱棣並不想背上殺掉自己侄子的罪名,他圍困皇城,給朱允炆自絕或是讓位的時間。


上篇:第69節     下篇:第71節((朱棣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