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2節  
   
第72節

此外,他還指示手下人在實錄中加入了大量小說筆法的描寫,如朱元璋生前曾反複訓斥朱標和朱允炆,總是一幅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而對朱棣卻總是贊賞有加,一看到朱棣就滿面笑容,十分高興。甚至在他死前,還反複詢問朱棣的下落,並有意把皇位傳給朱棣。但是由于奸詐的朱允炆等人的陰謀行為,合法的繼承人朱棣並沒有接到朱元璋的這一指示。于是,本該屬于朱棣的皇位被無恥的剝奪了。這些內容讀來不禁讓人在極度痛恨朱允炆等奸邪小人之余,對朱棣終于能夠奪得本就屬于自己的皇位感到欣慰,並感歎正義終究取得了勝利,好人是有好報的。
[258]
當朱棣最終完成這兩項工作時,他著實松了口氣,不利于自己的言論終于被刪除了,無數年後,這場靖難戰爭將被冠以正義的名號廣為流傳。但作為這段曆史地見證人之一,朱棣心里很明白在那些篡改過的地方原本寫著曆史的真實。他把自己的父親從墳墓里拖了出來,重新裝扮一番,以證明自己的當之無愧。
曆史證明,朱棣失敗了,他沒有能夠欺騙自己,也沒有騙到後來的人,因為真正的史筆並不是史官手下的毛筆,而是人心。
功臣
自欺欺人也好,自我安慰也好,畢竟皇位才是最現實的。在處理好繼位的合法性問題後,下一步就是打賞功臣,這可是極為重要的一步。雖然曆來皇帝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大業已成後的功臣,但這些人畢竟在皇帝的大業中投入了大量資本,持有了股份,到了分紅的時候把他們踢到一邊,是不好收場的。畢竟任何董事局都不可能是董事長一個人說了算。
這里也介紹一下明朝的封賞制度,大家在電視中經常看到皇帝賞賜大臣的鏡頭,動不動就是"賞銀一千兩",然後一個太監拿著一個放滿銀兩的盤子走到大臣面前,大臣謝恩後拿錢回家。大致過程也是如此,但很多時候,電視劇的導演可能沒有考慮過一千兩銀子到底有多重,在他們的劇情中,這些大臣們似乎都應該是在武校練過鐵砂掌的,因為無論怎麼換算,一千兩銀子都不是輕易用兩只手捧得起來的。在此也提出建議,今後處理該類情節時,可以換個台詞,比如"某某,我賞銀一千兩給你,用馬車來拉!"
以上所說的賞銀在封賞中只是小意思,我們的先人很早就明白細水長流的道理。橫財來得快去得快,真正靠得住的是長期飯票。在明朝,這張長期飯票就是封爵。
在那個年代,如果你不姓朱,要想得到這張長期飯票是很困難的,老朱家開的食堂是有名額限制的,如非立有大功,是斷然不可能到這個食堂里開飯的。
具體說來,封爵這張飯票有三個等級,分別是公爵(小灶)、侯爵(中灶)、伯爵(大灶),此外還有流和世的區別,所謂流,就是說這張飯票只能你自己用,你的兒子就不能用了,富不過三代,餓死算他活該。而世就不同了,你死後,你的兒子、兒子的兒子還可以到食堂來吃飯。
[259]
但凡拿到這張飯票的人,都會由皇帝發給鐵券(證書),以表彰被封者的英勇行為。這張鐵券也不簡單,分為普通和特殊兩種版本。特殊版本分別頒發于朱元璋時代和朱棣時代,因為在這兩個時代要想拿到鐵券是要拼老命的。
朱元璋時代的鐵券上書"開國輔運"四字,代表了你開國功臣的身份。朱棣時代的鐵券上書"奉天靖難"四字,代表你奉上天之意幫助我朱棣篡權。這兩個版本極為少見,在此之後的明朝二百多年曆史中都從未再版。自此之後,所有的鐵券統一為文臣鐵券上書"守正文臣",武將鐵券上書"宣力功臣"。
當然了,如果你有幸拿到前兩張鐵券,倒也不一定是好事。特別是第一版"開國輔運",因為據有關部門統計,拿到這張鐵券的人80%以上都會由朱元璋同志額外附送一張陰曹地府的觀光游覽券。
此外還附有特別說明:單程票,適用于全家老小,可反複使用多次,不限人數。
朱棣分封了跟隨他靖難的功臣,如張玉(其爵位由其子張輔繼承)、朱能等,都被封為世襲公侯,此時所有的將領們都十分高興,收獲的季節到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有一個人對封賞卻完全不感興趣,在他看來,這些人人羨慕的賞賜似乎毫無價值。
這個人就是道衍。
雖然他並沒有上陣打過仗,但毫無疑問的是,他才是朱棣靖難成功的第一功臣,從策劃造反到出謀劃策,他都是最主要的負責人之一。可以說,正是他把朱棣扶上了皇位。但當他勞心勞力的做成了這件天下第一大事之後,他卻謝絕了所有的賞賜。永樂二年(1404),朱棣授官給道衍,任命他為資善大夫,太子少師(正二品),並且正式恢複他原先的名字--姚廣孝。
此後姚廣孝的行為開始變得怪異起來,朱棣讓他留頭發還俗,他不干,分給他房子,還送給他兩個女人做老婆,他不要。這位天下第一謀士每天住在和尚廟里,白天換上制服(官服)上朝,晚上回廟里就換上休閑服(僧服)。
他不但不要官,也不要錢,在回家探親時,他把朱棣賞賜給他的金銀財寶都送給自己的同族。我們不禁要問,他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
[260]
在我看來,姚廣孝這樣做的原因有兩個,其一,他是個聰明人,像他這樣的智謀之人,如果過于放肆,朱棣是一定容不下他的。功高震主這句話始終被他牢牢的記在心里。
其二、他與其他人不同,他造反的目的就是造反。
相信很多人都曾被問到,你為什麼要讀書?一般而言這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建設祖國,為國爭光之類,而在人們的心中,讀書的真正目的大多是為了升官、發財,為了滿足自己的各種欲望。但事實告訴我們,為了名利去做一件事情也許可以獲得動力和成功,但要成就大的事業,需要的是另一種決心和回答--為了讀書而讀書。
朱棣造反是為了皇位,他手下的大將們造反是為了開國功臣的身份和榮譽地位。道衍造反就是為了造反。他的眼光從來就沒有被金錢權位牽制過,他有著更高的目標。道衍是一顆子彈,四十年的坎坷經曆就是火藥,他的權謀手段就是彈頭,而朱棣對他而言只是引線,這顆子彈射向誰其實並不重要,能被發射出去就是他所有的願望。
姚廣孝,一個被後人稱為"黑衣宰相"、爭論極大的人,一個深入簡出、被神秘籠罩的人,他的願望其實很簡單:
一展胸中抱負,不負平生所學,足矣。
兄弟
建文帝時期,朱棣是藩王,建文帝要削藩,朱棣反對削藩,最後造反,現在朱棣是皇帝了,他也要削藩,那些幸存下來的藩王自然也會反對,但與之前不同的是,他們已經無力造反了。
在反對削藩的斗爭終于獲得勝利後,與他的兄弟們本是同一戰線的朱棣突然抽出了寶劍,指向了這些不久之前的戰友們,這倒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兄弟情分本來也算不上什麼,自古以來父子兄弟相殘都是家常便飯。而我們似乎也不能只從人性的冷酷上找原因,他們做出這種行為只是因為受到了不可抗拒的誘惑,這個誘惑就是無上的權力。
有權力就可以清除所有自己不喜歡的人,可以得到所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可以號令天下,可以任意妄為!自古以來,無數道德先生、謙謙君子都拜倒在它的腳下,無人可以抗拒它的誘惑,兄弟又算得了什麼?
最先被"安置"的是甯王,他被迫跟隨朱棣"靖難",為了換得他的全心支持,朱棣照例也開給了他一張空白支票"事成中分天下"。當然,朱棣這位從來不兌現支票的銀行家這次也沒有例外,靖難成功之後,他就把這句話拋在了腦後。
[261]
甯王朱權也是個明白人,他知道所謂中分天下的諾言純屬虛構,且從無雷同,中分他的腦袋倒是很有可能的,于是他很務實的向朱棣提出,北方我不想去了,也不想掌握兵權,希望你能夠把我封到蘇州,過兩天舒服日子。
朱棣的回答是不行。
那就去錢塘一帶吧,那里也不錯。
還是不行,朱棣再次向他承諾:除了這兩個地方,全國任你挑!
甯王朱權苦笑道:"還敢再挑麼,你看著辦吧。"
于是,朱權被封到了南昌,這是朱棣為他精心挑選的地方。而被強行發配的朱權的心情想來是不會愉快的,一向爭強好勝的他居然被人狠狠地魚肉了一番,他是絕不會心服的,這種情緒就如同一顆毒芽,在他的心中不斷生長,並傳給了他的子孫。
報複的機會終究是會到來的
永樂四年(1406)五月,削去齊王爵位和官屬,八月,廢其為庶人。
永樂六年(1408),削去岷王官屬及護衛。
永樂十年(1412),削去遼王官屬及護衛。
永樂十九年(1421),削去周王護衛
于是,建文帝沒有解決的問題終于由他的叔叔朱棣代為解決了。削藩這件建文帝時期第一大事居然是由藩王朱棣最終辦成的,這真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完成這些善後事宜之後,朱棣終于可以把精力放在處理國家大事上了,事實證明,他確實具備一個優秀皇帝的素質,而我們也將把曆史上明君繼位後干的那些恢複生產,勤于政事之類的套話放到他的身上。又是一片歌舞升平、太平盛世。
這樣看來,下面的敘述應該是極其乏味的。
可惜朱棣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英明皇帝,他的故事遠比那些太平天子要曲折、神秘得多,因為在他的身上,始終環繞著兩個疑團,這兩個疑團困擾了後人數百年之久,下面我們將對這些謎團進行自己的探究,以期找出真相。
母子不相認


上篇:第71節((朱棣篇))     下篇:第7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