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3節  
   
第73節

《永樂實錄》記載:高皇後(馬皇後)生五子,長懿文太子標……次上(朱棣),次周王肅。這就是正史的記載,從中可以看出,朱棣是朱元璋和馬皇後的第四個兒子。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元至正二十年(1360),朱棣在戰火中出生,他是朱元璋的第四個兒子,這並沒有錯,但那個經曆痛苦的分娩,給予他生命、並撫育他長大的母親卻並不是馬皇後,那個帶著幸福的笑容看著他出生的女人早已經被曆史湮沒。
[262]
事實上經過曆史學家幾百年的探究,到如今,我們也並不知道這位母親的真實姓名,甚至她的真實身份也存在著爭議。這些謎是人為造成的。因為有人不希望這位母親暴露身份,不承認他有一個叫朱棣的兒子。
這個隱瞞真相的人正是朱棣自己。
因為朱棣是皇帝,而且是搶奪侄子皇位的皇帝,所以他必須是馬皇後的兒子,因為只有這樣,他才是嫡出,才有足夠的資本去繼承皇位。
他絕不能是一個身份低賤妃子的兒子,絕對不能!
正是由于這些政治原因,這位母親被剝奪了擁有兒子的權利,她永遠也不能如同其他母親一樣,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子女成長,並在他們長成後自豪的對周圍的人說:"看,那就是我的兒子!"
在所有的官方史書中,她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妃子,沒有顯赫的家世,沒有值得驕傲的子女,平凡的活著,然後平凡的死去。
雖然朱棣反複修改了史書,並消滅了許多證據,但曆史無法掩蓋這句話實在是很有道理的,破綻是存在的,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它就存在于官方史書中。
第一個破綻在明史《黃子澄傳》中,其中記載:"子澄曰:周王,燕王之母弟。"從這句話,我們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一個事實,那就是燕王朱棣和周王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是句廢話,因為《永樂實錄》中也記載了他們兩個是同母兄弟,但問題在于,他們的母親是誰?
于是下面我們將引出第二個破綻,《太祖成穆孫貴妃傳》中,有記載如下:"洪武七年九月薨,年三十有二。帝以妃無子,命周王肅行慈母服三年。"這句話的意思是說,貴妃死後,由于沒有兒子,所以指派周王為貴妃服三年,但關鍵的一句話在後面:"庶子為生母服三年,眾子為庶母期,自妃始。"
"庶子為生母服三年!"看清楚這句話,關鍵就在這里。正是因為周王是庶子,他才能認庶母為慈母,並為之服三年。再引入我們之前燕王和周王是兄弟的條件,大家對朱棣的身份就應該有一個清楚的認識了。
如果有人不明白,我可以用更為簡單明了的方式來描述這個推論過程。
條件A.周王和燕王是同母兄弟
條件B.周王是庶子
得出結論C.燕王是庶子。
[263]
這是正式史書上的記載,至于野史那更是數不勝數,由于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所以我們不引用野史,但另有一本應屬官方史料記載的《南京太常寺志》曾記載朱棣母親的真實身份--貢(左有石旁)妃。
這里我們先說一下太常寺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構,太常寺屬于禮儀機關,主要負責祭祀、禮樂之事,凡是冊立、測風、冠婚、征討等事情都要在事先由該機關組織實施禮儀,所以它的記載是最准確的,按說有了太常寺的記載,這件事情就沒有什麼可爭論的了,但好事多磨,又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此書已經失傳了
可能看到這里,有人就要罵我了,說了這麼多,結果是空口說白話,不是逗人玩嗎?
實在抱歉,因為這書也不是我弄丟的,即使你找遍所有的圖書館,也是找不到這本書的,但是不要著急,因為雖然本人也沒有看過這本書,古人卻是看過的,並在自己的書中留下了記錄。如《國史異考》、《三垣筆記》中都記載過,《南京太常寺志》中確實寫明,朱棣的母親是貢(左有石旁)妃,而孝陵神位的擺布為左一位李淑妃,生太子朱標、秦王、晉王,右一位貢(左有石旁)妃,生成祖朱棣。
要知道,在古代,神位的排序可不是按照姓氏筆排列,是嚴格按照身份來擺列的。
而《三垣筆記》更是指出,錢謙益(明末大學問家,後投降清朝)曾于1645年元旦拜謁明孝陵,發現孝陵神位的擺布正如《南京太常寺志》中的記載,貢(左有石旁)妃的靈位在右第一位,足見其身份之高。
雖然以上所說的這些證明力度不能和明史相比,但從法律角度來說,也算是證人證言,屬于間接證據,當我們把所有證據連接起來時,就會發現朱棣生母的身份應該已經很清楚了。
這里也特別注明,關于成祖生母的身份問題已經由我國兩位著名的史學家吳晗先生和傅斯年先生論證過,在此謹向兩位偉大的先人致敬,是他們為我們揭開了曆史的謎團,還原了曆史的真相。
但是遺憾的是,那位生下朱棣的母親的生平我們已經無從知曉了,我們只知道,他的兒子抹煞了她在人間留下的幾乎全部痕跡,不承認自己是她的兒子。
為了權力
朱棣又一次向馬皇後的神位行禮,雖然馬皇後確實是一位慈祥的長輩,雖然她也曾無微不至的關照過自己,但她畢竟不是自己的母親。
我也是迫不得已,為了坐上皇位,已經是九死一生,如果再背上一個庶子的名分,怎能服眾?怎能安心?
所以我修改了記錄,所以我湮滅了證據,我絕不能承認你是我的母親!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排出你的神位,提高你的身份,我能做的就是這些了。我知道這些並不夠,也不足以報答你的生養之情,但我沒有別的選擇。
您是我的母親,只在我的心中,永遠。
兄弟不相容
建文帝真的死了嗎?這曾經是朱棣長時間思考過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他思考了二十二年,從建文四年(1402)靖難成功開始,到永樂二十一年(1423)結束。不負有心人,他最終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僅僅在他臨死之前一年。
讓我們回到建文四年(1402)的那個夏天,看看謎團的開始。
六月十三日,李景隆打開金川門,做了無恥的叛徒,放北軍入城,而朱棣卻不馬上攻擊內城,他的目的是等待建文帝自己自殺或者投降,他似乎認為建文帝除了這兩條路外,沒有別的選擇。然而建文帝注定是要和他一生作對的。他選擇了第三條路。
當紮營于龍江驛的朱棣發現宮城起火時,他十分慌亂,立刻命令士兵進城,救火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找一樣東西--建文帝,活的死的都行,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朱棣十分清楚這件事的利害關系,即使建文帝死了,大不了背一個逼死主君罪名,自己的罵名夠多了,不差這一個。活著的話關起來就是了,也不怕他飛上天去。
但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失蹤,皇帝不見了那可就麻煩了。
朱允炆畢竟是合法的皇帝,而自己不過是占據了京城而已,全國大部分地方還是效忠于他的,萬一他要是溜了出去,找一個地方號召大臣勤王,帶兵攻打自己,到時候勝負還真是未知之數。
可是怕什麼來什麼,經過清查,真的沒有找到朱允炆的尸體!朱棣急得像熱鍋上螞蟻,命令士兵加緊排查,仍然一無所獲。可能有人會奇怪,朱棣已經控制了政權,要找個人還不容易麼?
不瞞你說,還真是不容易,因為這個人是不能公開尋找的。
[265]
首先不能登尋人啟事,什麼見啟事後速回之類的話肯定是不會有效果的,其次也不能貼上通緝令,寫上什麼抓到後有重賞之類的言語,因為朱棣的行動按他自己的說法是靖難,即所謂掃除奸臣,皇帝是並沒有錯誤的,怎麼能夠被通緝呢,所以這條也不行。最後,他也不能公開派人大規模尋找,因為這樣無異于告訴所有的人,建文帝還活著,心中別有企圖的人必然會蠢蠢欲動,這個皇位注定是坐不穩了。
但是又不能不找,萬一哪天蹦出來一個建文帝,真假且不論,號召力是肯定有的,即使平定下來,明天後天可能會出來兩個三個,還讓不讓人安心過日子了?君不見一個所謂的"朱三太子"鬧得清朝一百多年不得安甯,所以這實在是一件要命的事情啊。
為解決這個問題,朱棣想出了一個絕佳的計劃,這個計劃分兩個部分:
首先,向外界宣布,建文帝已經于宮內自焚,並找到了尸體,那意思就是所有建文帝的忠臣們,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
其次,派人暗中查訪建文帝的下落,具體的查訪工作由兩個人去做,這兩個人尋訪的路線也不同,分別是本土和海外。這兩個人的名字,一個叫胡熒(有三點水旁),另一個叫鄭和。
鄭和的故事大家都熟悉,我們在後面的章節也會詳細介紹這次偶然事件引出的偉大壯舉,在此,我們主要講一下胡熒(有三點水旁)這一路的問題。
胡熒(有三點水旁),江蘇常州人,既不是靖難嫡系,也不是重臣之後,其為人"喜怒不幸于色",當時僅任給事中,沒有任何靠山,可謂人微言輕。在朝中是個不起眼的人物。
但朱棣卻挑中了他,因為正是這樣的一個人,才適合去執行這樣秘密的任務。
無人問津,無人在意,即使出了什麼事也可以聲明此人與己無關,你不去誰去?


上篇:第72節     下篇:第74節